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北大万千校友情牵燕园

    【香港《大公报》4月28日报道】题:万千校友情牵燕园──北大人千里
送礼寿母校(实习记者 文雪莲 汪振宁)
    百年北大,像一位拥有最广阔胸怀的母亲,不断吸纳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学子
,为他们提供最丰盈广博的文化学养,待他们羽翼渐丰,又亲手将他们送上各自
的征程。年复一年,一代又一代的北大人像被风吹送的种子,在海内外生根发芽
。对他们而言,幽然宁静的燕园、碧波如玉的未名湖、悄然远望的钟楼都是生命
中最初的刻印,永难磨灭。时值母校百岁大寿,带着最虔诚的牵挂和祝愿,他们
煞费苦心地制作了各式精美而珍贵的礼品,不远千里送回母校,其心也诚,其情
也切。
    礼重情也深
    北大副校长陈章良兴奋地告诉记者:“像给母亲过生日一样,各地的校友都
赶制了各种礼品,日夜兼程地送回北大来。他们对母校的这种深情真的让我们这
些在校的师生很骄傲!”此时,他正在指挥着把鞍山校友会连夜送来的岫玉雕的
雄鹰卸下货车。这只由整块岫玉雕成的雄鹰连同一块岫玉底座重达一吨。通体墨
绿,光华内蕴,盘踞于石上作展翅欲飞状的雄鹰雕工细腻,情态生动,头微侧,
喙微张,虽凝然不动,却有临空下击的威猛之势。护送玉雕来京的鞍山校友会委
托人称,这是耗时五个月赶制而成的,仅以表达80几名鞍山校友对在北大求学
的难忘岁月的纪念和对母校华诞的祝贺。
    与此同时,由厦门校友会送来的一对威武的石狮也在“千里奔波”之后安然
“落户”北大新图书馆门前。据陈章良介绍,到目前为止,已有15个大件礼品
送抵北大。其中由黑龙江校友会送来的由数以千计的核桃切割嵌合而成的镂空花
瓶一对,净高1.998米,比香港回归时送给特区政府的同类花瓶略高一点儿
。江西校友会送来的近3米高的景德镇瓷瓶也已暂放于校办公楼内。福建、杭州
、广州校友会赠送的严复铜像、大型东阳木雕屏风“钱江潮”、书有江泽民主席
题词的金箔纪念邮票等也将于日内抵京。此外,湖南校友会的巨幅湘绣则将随迎
接校友的京九铁路专列于5月2日抵达。
    期待聚首燕园
    据了解,现已联络到的北大校友会已有58个。其中最远的是巴黎校友会,
人数最多的是广州校友会,聚集了约2000名北大校友。他们不仅以礼物的形
式表达对母校的一腔赤诚,更将于北大百年校庆之时赶回参加庆典。北大校友联
络部部长助理夏春透露,估计有4万名校友将返校参加校庆活动。其中香港校友
会110人将包乘专机于5月1日下午抵京,这是校友包机人数最多的一批。京
九铁路专列将送来的600名北大校友,则是声势最大的一批。预计到5月4日
当天,新老北大人聚首燕园,场面将极为壮观。
    对于一所像北大这样的百年名校,经久弥隆的声望、历尽风雨的校园、融汇
古今的文化传统固然弥足珍贵,但一批一批从未名湖畔走进广阔天地的新老学人
恐怕才是北大最可宝贵的财富。

盛装走进歌剧院

    【德国《商报》4月8日文章】题:上海正在经历一场文艺复兴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上海文化生活唯一的精彩亮点是,年纪较大的中国音乐
家组成的爵士乐队。乐队在外滩附近的和平饭店酒吧内,主要为游客表演。
    在临近本世纪末的今天,上海又披起了晚礼服,盛装走进歌剧院,登上艺术
的殿堂。
    新建的亚洲第一家歌剧院即将揭幕。这座宏伟的铝制、玻璃建筑,是由法国
建筑师让·马里·沙尔庞捷设计的。歌剧院要在今年9月举行盛大的开幕式,演
出歌剧《阿伊达》。这次活动也许会成为中国文化之秋的高潮之一。届时,中国
将举办一次罕见的、具有西方情韵的文化节。北京故宫正在筹备上演意大利佛罗
伦萨乐团演奏的、具有轰动效应的《图兰朵》歌剧。此外,中国演出公司还特邀
耶胡迪·梅纽因、艾萨克·斯特恩和安妮─索菲·穆特等著名音乐大师来华献艺

    上海新歌剧院的对面,是新建的上海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内陈列着有数千年
历史的青铜器和陶瓷收藏品。在30年代曾被誉为“亚洲巴黎”的上海,如今正
在经历一场文艺复兴。沙尔庞捷甚至想在浦东经济特区以纽约为样本,建造一个
“中央公园”。但是,在上海最蔚为壮观的建筑,事实上还是这个“大剧院”。
“大剧院”总面积达3.2万平方米,这个建筑学上的杰作,为这座亚洲最激动
人心的城市增添了一道奇妙的景观。
    这项兴建歌剧院的计划是由江泽民总书记亲自批准的。这位政治家也是一个
歌剧爱好者。在政府领导人中,有一批喜爱音乐的行家。他们曾在北京为维也纳
国家爱乐乐团鼓过掌。
    在建筑方面,新歌剧院引人入胜的地方,在于它的铝制吊顶──一个倒置的
门拱。它是用多辆码头大吊车吊装上去的。歌剧院的大厅可容纳2000名观众
。这个项目耗资超过10亿元人民币。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纪念堂附近兴建
的宏伟的现代化歌剧院,可容纳6500名观众。
    兴建上海歌剧院使用了新技术。上海某家造船厂的工程师,也被请来参与施
工。剧院的外形让人联想到一叶扁舟。整个建筑由6根大柱子支撑。法国圣戈班
公司提供玻璃,西门子公司提供电子设备,三菱公司提供能够移动部分舞台和布
景的升降设备。
    在上海歌剧院开幕之后,将上演什么节目还不清楚:上海没有世界知名的芭
蕾舞团和歌剧团,没有顶尖的管弦乐团。过去在邀请以色列或奥地利的著名乐团
和指挥来华演出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自掏腰包,不要报酬,因为他们想在中
国登台演出一次。
    法国设计师沙尔庞捷建造上海歌剧院也是亏本的。他是以其他生意做铺垫。
但这种慷慨之举,多半在不久的将来难以重现,因为音乐家和艺术家想从中国人
手里拿到报酬。

图片新闻(三)

    中国导弹驱逐舰“青岛号”和一艘海军训练舰,27日晚在奥克兰的公主码
头亮起彩灯。这些舰只目前正在新西兰进行友好访问,下周将赴澳大利亚。
(路透社)

北京日记之一 百姓社交场──公园

    编者按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干部片寄浩纪在1996年1月至1998
年4月担任这个协会驻北京和上海事务所所长,其间写下随笔《北京日记》,相
继刊登在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机关报《国际贸易》周报上,本报从今日起陆续
摘发。
    1996年10月16日
    上次常驻北京是1977年,也就是中国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之前那年。近2
0年后重返北京,北京乃至全中国的发展、变化着实令我吃惊。足足用了半年的
时间,我对北京才逐渐习惯。随着生活的安定,我想把这次常驻中所见所闻介绍
给读者。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北京事务所及我的宿舍,就在建国门外的国际大厦。
从那里向北走5分钟,便可到达日坛公园。为了解决运动不足的问题,我从春天
开始经常早上到日坛公园散步。
    公园内清新、整洁、感觉良好,令人心情舒畅。
    早上来公园的人很多。除散步的人以外,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些打太极拳
和以女性为主跳“集体舞”的人们。另外,还有跳交谊舞、做气功、唱京剧、练
声、读书、遛鸟、打羽毛球、练武术和慢跑的。男女老少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充分
享受早晨的时光。
    公园里虽然没有日本那样的专门设施,但实际上却呈现出充满生机的和谐气
氛。大多数人都有各自的活动团体。我也参加了一个武术班,不过更令人愉快的
是练武术之后的聊天。可以说,公园是百姓的一个社交场所,它在提高百姓文化
方面发挥着意想不到的巨大作用。

香港《亚洲周刊》载文披露:解放前夕国民党如何将黄金运往台湾

    【香港《亚洲周刊》4月27日一期文章】题:南京到台北 海空运黄金(
作者 童清峰)
    原文提要 国民政府战败退守台湾前夕,将中央银行库存黄金白银运往台北
,过程众说纷纭,至今还是历史悬案,当年押送的文武官员透露详情。
   吴嵩庆逝世五年后真相显露
    1948和1949年,国民政府从大陆撤退台湾前夕,当时国民党总裁蒋
介石曾下令将大陆中央银行黄金分批运到台湾,为台湾早期币值的稳定、经济的
发展,作出很大的贡献。对于黄金如何运送,外界所知不多,有的也是断简残篇
。一年多前,美国加州大学医学院教授吴兴镛在他父亲吴嵩庆逝世5周年的纪念
文中,对这段半世纪前的珍贵历史,作了完整的陈述。
    吴嵩庆是当年的国军财务署长,在他任职的15年期间(1947至196
2年),正当国共内战激烈及台海危机重重,国家军费支出一度占总预算80%
以上,此庞大军费均掌握在他手中,被称为“吴军需”。
    据吴嵩庆旧属、机要秘书詹特芳的回忆,蒋介石亲自下条子,要吴嵩庆将中央
银行总库全部黄金、银元及外币提做军费运去台湾。从近代史料看,央行黄金运
台总共分三批。据前海关总税务司长李度指出,第一次是在1948年12月1
日,用海关缉私舰“海星”号,从上海运到基隆,计有黄金80多吨及白银12
0多吨。吴兴镛表示,他父亲当时人在南京,未参与第一批黄金运台之事,但第
二、第三批金银运台,都有参与。
    李光烈掌管黄金提调
    1949年前后,国共内战白热化,金元券狂贬,财务署遵照国民党总裁蒋
介石指示,对主要作战部队发放黄金、银元。解放军攻下武汉后,上海中央银行
即将80万两(约合29.5吨)黄金、无数的银元运至厦门,存放在鼓浪屿的
交通银行地下仓库。据吴嵩庆任财务署长时的旧属,时任财务署预算科长的李光
烈告诉《亚洲周刊》,他被派到厦门掌管支付军费方面黄金、银元的提调。
    黄金白银运送全靠挑夫
    李光烈回忆,黄金块有大、有小,外表都用牛皮纸包好。金银均装箱,箱外
有封条,写上重量及数目。鼓浪屿没有汽车,金银的运送全靠交通银行雇来的挑
夫,由他们把这些贵重的箱子挑上交通船送去厦门,再运上飞机或军舰。
    有一部分黄金则运送台湾。李光烈说,他印象中至少三次以军机押送黄金到
台湾,最多一次曾运13万两,分别放在13个木桶里。他记得那次任务,只有
他一人负责押送,其他三四个空军人员,包括飞行员等,都听他指挥。
    中正纪念堂原为藏金库
    黄金运到台北后,交给台湾收支处长王永涛,由他负责点收、保管。李光烈
说,黄金是存放在财务署的库房,也就是现在中正纪念堂的园地里,这里原来是
日本管理军费的一个处,地下很深,面积约330平方米。银元则是存放在台湾
银行仓库。
    国府的策略是军机运黄金,兵舰运银元。李光烈指出,有一次军舰载运80
0多箱银元,为了慎重起见,还由海军总司令桂永清亲自押送。当年也有一些到
大陆当兵的台湾兵随舰返台湾。
    当时国府为何不直接将黄金白银运到台湾,而要先存放在厦门鼓浪屿?李光
烈表示,蒋介石当时原打算到西康打游击,根本没想到要退守台湾,可是兵败如
山倒,国军一下就被共军打得溃不成军,才不得不撤退到台湾。
    上海第三批金银运台,则是在1949年5月上海即将落入共产党手中前夕
。吴兴镛指出,当时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与吴父以军费名义将央行剩余的金
银提出。吴指出,从他父亲遗留的资料发现,黄金银元的运用,完全由蒋介石一
手掌控,财政部长徐堪无权调拨。
    至于当年运到台湾的黄金究竟有多少?中央银行副总裁许嘉栋表示,央行在
台复业时有部分资料已不可考,因此无法确知当初究竟从大陆运出多少黄金。央
行目前库存黄金约420吨,其中仅33吨来自大陆,占全体黄金存量的7.9
9%,大部分黄金是50年代之后才购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