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辛普森案震撼了美国社会

    【新加坡《联合早报》10月6日文章】题:“世纪审判”震撼深远——辛普森案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作者阮次山)
    被美国社会称为“世纪审判”的前橄榄球名将辛普森涉嫌杀死前妻尼科尔及其男友戈德曼一案,已于10月3日在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经12名陪审员一致裁决无罪而落幕。各行各业陷入「停摆」状态
    在法庭宣判这天,从美国西部时间上午10时到10时10分这10分钟内,全美各行各业陷入“停止”状态:克林顿总统中止政务走到新闻秘书室观看电视转播实况;国务院新闻简报拖延了15分钟;一位参议员把是否要宣布退休的记者会延期一周;许多航空公司班机延时起飞;联邦最高法院一次审议庭暂停了15分钟;美国电话和电报公司的长途电话在那段时间内减少了49%;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和中情局局长多伊奇的午餐汇报易地举行以便收看电视转播(当时为美国东部时间下午1时)。
    由于全国各地民众都停下手中工作打开电视机收看现场转播,那10分钟内,全国用电量突增,以纽约市为例,用电量从平常的71亿千瓦突增到72亿千瓦;据估计,全美国至少有3/4的人在这段时间都经由电视机或收音机收看、收听这场“世纪审判”。这场轰轰烈烈的官司虽已落幕,而且,根据美国的法律规定,检察官除非掌握新证据,否则不得上诉,辛普森不管有否涉嫌,今后都会逍遥法外。但是,此案对美国社会,对美国司法界的震撼与影响,将余波荡漾,难以平伏。陪审团四小时的一致裁决
    譬如,辛普森究竟是不是真凶,根据《洛杉矶时报》立即进行的审后民意调查发现:50%的民众认为辛普森应该被判有罪,60%的人则认为这次审判并不公平;另外,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意见调查结果则显示,白人当中只有37%的人认为他无罪,黑人当中有83%的人认为他无罪。事实上,对此案的看法,全美国的白人与黑人几乎各处一端,大多数的白人认为他有罪,大多数黑人认为他无罪。
    问题是,这宗进行了九个多月的官司,法庭证词达1100多件,法庭文件厚达4.5万页,陪审团何以只用四个小时的时间即达成“他无罪”的一致裁决?
    此外,绝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如果他不是个既有钱又出名的美国人,此案的结果必然不同。换成一名普通黑人,涉及杀害两名白人的案件,整个社会和纳税人会花860万美元经费去审理此案吗?有人因此说,辛普森用了近1000万美元的代价换取他的自由,至于是否真正无罪,则只有上苍才知真情。稍有怀疑便不能裁决有罪
    笔者认为,此案之所以出现如此悬疑的结果,有几个原因:
    一、美国司法制度的观念是:任何人未经证明百分之百有罪,都属无罪。陪审团显然都是一般民众,但法官、律师都会一再告诉他们,必须以“合理的怀疑”态度去作裁决,即,依据实在的证据去作“合理的怀疑”;不止如此,还得“至少有合理怀疑”,只要稍有怀疑,不能裁决被告有罪。这次辛普森案的陪审团即在这种压力之下,只因“证据不充分”而开释了辛普森。据一名女性白人陪审员事后告诉媒体说:“我个人认为他是凶手,但法庭的证据不足。”换句话说,辛普森花了近1000万美元所网罗的全美刑事一流高手律师,成功地说动了陪审员,挑起陪审员心中的“一丝合理怀疑”,据此无奈地裁决他无罪。陪审团几乎是「纯黑」班子
    二、在长达九个月的审判中,陪审员被形同“囚居”在旅馆内,依法不得看报、看电视,彼此不得讨论案情,但是周末可以和家人相聚,家人可以到旅馆和他们过夜。因此,在“对外免疫”的法庭用心而言,这些陪审员并非完全“与世隔离”,透过家属在周末相聚的“枕边细语”,陪审员自然会深受外界影响。
    三、原先检辩对方共挑选了21名陪审员,12名正选,九名后备,由于长达九个月的审判,其中有七人相继被法官准许中止听审职务,这七人中有五个是白人。最后在裁决时,12名陪审员有九名是黑人,两名白人,一名西班牙语裔人士,这么一套几乎“纯黑”班子,再加上辛普森辩护律师使用的“种族”情结策略,其结果不难想象。
    四、从三年多前的黑人金恩被警察殴打后,洛杉矶地区和其余大城市一样,警察声望走入低谷,而这次警方办案的主角之一的富尔曼警官却是一名出了名的歧视黑人偏激主义者。他在法庭上公开扯谎称自己过去10年未说过歧视黑人的话,但后来发现,最近六个月曾接受一名作家录音访问即破口大骂黑人。因此,辩方律师据此力称他“有意”、“有心”陷害辛普森,在罪案现场搜证时故意“栽赃”。这种把陪审员注意力从辛普森移到富尔曼的策略显然奏效,再加上陪审员大都是黑人,且其余三人都是住在市区的人士,对警察大都不具好感,如此的“大气候”,对辛普森有利。商业利益掩盖恐怖案情
    在美国这么一个商业气息浓重的社会,是非有时候难以用传统道德标准去衡量。譬如,在这次的辛普森案审讯过程中,利用辛案发财的人不知有多少,有人写书,有人造玩具,目前已有不少书商以动辄百万美元计的代价要求主审法官伊藤,甚至于陪审员写书。
    本案主角出狱之时,即有人要和他签约,以近5000万美元的代价要他上“付费有线电视”。全美各大电视在10月3日现场转播审讯过程时,广告收费涨价15—20%,即每30秒收费1.5—3万美元之间。一时间,商业利益掩盖了这宗涉及两条人命的恐怖案情。汉谟拉比法典的影子
    由于“真凶”未被揪出,辛普森虽然自由了,但美国社会及司法制度却因而受到考验,有人认为,应把重案中需陪审员一致裁定有罪方能定谳的规定,改为10人意见一致即可,也有人主张今后不准法庭作电视转播以免影响审判。
    西方法律始祖巴比伦帝国的《汉谟拉比法典》里曾规定:富人与贵族杀害平民后,花钱可抵罪,平民杀死富人却得偿命。回头审视辛普森案即依稀看到汉谟拉比法典的影子,各方已确定的是,至少,若辛普森不是如此富裕,他不会得到法律这么“公正”的照顾的。

变成废墟的喀布尔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九月十二日文章】题:阿富汗分裂加深(作者穆斯特法·达内)
    共产党政权一九九二年倒台后,阿富汗内战中出现了三个占主宰地位的地方统治者。这就是:统治北部八省的杜斯塔姆将军;占据阿富汗中部、喀布尔和东北四省的拉巴尼政府及其背后的实权人物马苏德;在南方、东南各省和西部则是学生民兵组织。在他们的统辖下,「上千小阿富汗」继续存在,国家四分五裂。在阿富汗中部产生了一条新国界。杜斯塔姆和拉巴尼各印自己的钞票,加深了国家的分裂。我的陪同(当地的一名大学生)告诉我说,拉巴尼政府最近在毫无保证的情况下在俄国印了面值为五千和一万的阿尼来粉饰衰败的经济,造成了通货膨胀。迄今只有面值一千阿尼的钞票。
    杜斯塔姆和马苏德是老相识也是死对头。在第一个圣战者政府之下,这两个不相同的军人(一个是游击队领导人,一个是革命的将军)打了个平手。杜斯塔姆被共和国的第一位总统穆加迪迪提升为四星上将,而前造反派领导人马苏德作为新的国防部长也一下被授予四星上将。马苏德在圣战者之中曾是光彩照人的英雄;而杜斯塔姆突然也被圣战者奉为「历史上最伟大的圣战者」。穆加迪迪及其继承人拉巴尼用各种方式抬高杜斯塔姆。而在从前,他们曾把他嘲笑为纳吉布拉棋盘上的小卒子。阿富汗政治家的用意可能是挑唆这两个实权派人物不和。
    他们的决斗场今天在萨朗山口。这是个通向喀布尔的小针眼。自今年五月以来双方你来我往,谁都没有最终占上风。
    一公斤糖在马扎里沙里夫以三千阿尼买进,在饥饿的喀布尔可以卖到高一倍的价格。一公斤粮食在马扎里沙里夫卖五百阿尼,而在喀布尔却卖一千三百阿尼。各色人等结伴南行,把丰富的北方市场上的东西运到商品紧缺的喀布尔。有三百万人口、一度十分繁荣的喀布尔,现在成了一个大坟场。从喀布尔河旁的清真寺举目四望,到处是废墟。
    一九九二年四月圣战者取得胜利后,拼凑各派联合政府的努力失败。出了王宫,拉巴尼没有任何权威。总理希克马蒂亚尔甚至进不了城。内阁成员只有全副武装起来才敢聚在一起开会。当时城市被分割成了六片。什叶派的联盟党控制城市西部,同政府军斗了三年。今年学生民兵组织在喀布尔市郊外出现,占领什叶派的阵地,杀死联盟党的领导人。
    什叶派的占领区今天是一片废墟。过去这里有七十万人。今天这里人烟稀少。比比戈利今年五十岁,但看上去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她在原先的院子里埋葬了自己的丈夫和三个儿子。一颗炮弹把他们炸死在那里。许多居民都像比比戈利那样,将自己的亲人埋在家里,喀布尔坟冢处处皆是,成了坟场。喀布尔人一贫如洗,许多人生活在墓地里。
    回城的一百万人没有希望找到工作。这里不生产,最多在几个建筑工地上有点活干。通货膨胀率今年达到百分之二百。犯罪、贪污、卖淫在蔓延。成千上万的妇女,甚至十四岁的小姑娘只为了一顿饭或一件衣服而出卖自己的肉体。喀布尔一位数学教授说:「今日的阿富汗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糟糕。」
    喀布尔作为阿富汗的首都不过是虚有其名。如果不能很快达成一项和平解决办法,这个国家三分天下的形势将固定下来。

“死亡天使”门格勒还活着?

    【法新社耶路撒冷10月1日电】以色列一家报纸今天声称,被称为奥斯威辛集中营“死亡天使”的纳粹医生约瑟夫·门格勒仍然活着,现在居住在拉丁美洲。
    据《新消息报》报道,人们普遍认为已于16年前去世的门格勒现年84岁,他与供职于一家旅行社的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
    该报这种说法的根据是最近几天内传到以色列的一种“令人吃惊的描述”。今天没有任何官方人士能证实这种说法。
    该报说:“这种说法披露了门格勒的确切住址,多年来首次出现,以色列官员已听取了关于此事的陈述。”
    《新消息报》还说,“受权机构”正试图证实此事,但该报没有提供有关此事的其他细节。
    作为奥斯威辛的头号医生,门格勒被认为应对30万人的死亡负责,这些人在二战中死于令人毛骨惊然的人体试验。
    战后,门格勒逃往巴拉圭,后来到了巴西。1985年在巴西恩布挖出一具死于1979年的男人尸体,当时确认那就是门格勒的尸体。

古巴难民的美国梦

    【巴西《圣保罗州报》9月21日文章】题:出逃的古巴人仍做着美国梦
    在大规模出逃一年后的今天,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的一万名古巴人仍在做着美国梦。
    在一间简陋、阴暗的客厅里,索妮亚·丰塞卡拿着53封信对记者说,这些信都是关押在难民营中的丈夫寄来的。丈夫在信中对她说:“你在受苦,但我受的苦更大,因为我被戴上了手铐。”丈夫写到:“我们必须继续斗争,直到实现我们的(美国)梦。”
    索妮亚的丈夫托马斯·埃斯皮奥,是在关塔那摩美军基地关押的一万名古巴人之一。一年多以前,托马斯像其他三万多名古巴人一样,企图乘小船等工具偷渡去美国。在监狱中饱受煎熬的托马斯,明年3月以前可能会踏上美国国土,因为届时这里的难民营将关闭。
    生活重担对于妻子索妮亚来说几乎难以承受,她像其她很多妇女一样,原指望丈夫到美国后能给家里提供资助,想不到丈夫遭长期关押,自己还必须为生存而挣扎。
    丈夫走后,43岁的索妮亚除照顾14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上学以及生活外,还得为邻居做饭和出售自己生产的糖果,以贴补家用。此外,索妮亚只能通过邮局与丈夫互叙衷肠。这位女人说:“他知道家中生活的不易”。
    类似这样的故事在哈瓦那海湾城市雷格拉到处都可以听到,那里的人们至今都还清楚地记得,去年8—9月一些人疯狂偷渡去美国的情景。后来,3.2万名古巴偷渡者被关押在关塔那摩和巴拿马的难民营。
    克林顿政府后来有选择地允许一些偷渡者进入美国,首先是老人、病人和带孩子的家庭。今年5月,美国当局又宣布,在关塔那摩关押的难民将被释放,其中一些人将被遣送回古巴。之后,共有100多名偷渡者被遣送回古巴。根据古巴同美国当局去年达成的协议,每年两万古巴人可以获得美国入境签证。根据协议,在美国没有亲属,又没有政治原因的人,也可以获得去美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