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欧洲:腐败盛行的大陆(二)

    比利时人对丑闻已经习以为常。十年前,比利时首相保罗·范登博埃南因伪造文件和涉嫌金融丑闻而被判处3年徒刑,缓期执行。在讲法语的列日市,市长爱德华·克洛斯因在市政建设中接受贿赂而锒铛入狱。布鲁塞尔一位前市长被比利时报纸公开称为“百分之十”先生,意即凡事张口先要10%回扣。
    但是,对北约秘书长克拉斯构成威胁并使其它丑闻黯然失色的,是比利时从意大利阿古斯塔公司购买46架军用直升机一事。这件事已经导致一位前副首相遭谋杀,一位受人尊敬的将军自杀以及一批右派和左派政界人士倒台,其中包括最近辞职的比利时外交大臣范登布鲁克等。
    阿古斯塔案件的要害是这家意大利公司在同德国和法国公司竞争时,为了做成交易,据说向克拉斯和范登布鲁克所在的佛兰芒社会党支付了100万英镑,并向讲法语的社会党人支付了30万英镑。
    执政党贪图金钱在欧洲其它国家已屡见不鲜。例如,西班牙社会党人因一桩案子而吃尽了苦头。在这个案子中,企业从有名无实的研究机构“购买”报告单,而资金却进了社会党的保险柜。西班牙的这桩案子同比利时一桩已经在法庭立案的案子类似。在比利时的那桩案子中,企业为根本不存在的报告单支付的帐款却到了急需资金的讲法语的社会党人手里。
    如果西班牙首相冈萨雷斯执政达13年的政府在下次大选中败北,主要原因将是政府中发生的一系列丑闻。西班牙人已经听厌了诸如下面的一些丑闻:一些地方政府经常通过合同大把大把地捞钱;一些知名官员,比如路易斯·罗尔丹,据说也在为民防军建造营房中暴敛钱财。
    法国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托克维尔150年前就指出,在民主政体中,人们往往用一个政治家的不端行为,而不是他的能力来解释他在政坛的发迹。于是形成了一种将卑劣与权势、卑鄙与成功相提并论的令人厌恶的说法。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人民就会与其政府格格不入,而这与民主理想是背道而驰的。在极端的情况下,可能会爆发革命,或者挑选一位自称代表人民利益而实际上利用群众的不满来争权夺利的领导人。(二)

「夜樱花」激怒美国人

    【德国《焦点》周刊4月3日一期文章】题:致命的樱花
    按计划,日本海军的一架飞机应在1945年9月22日飞临加利福尼亚上空,将黑死病病毒撒向美国大地。战斗机飞行员应在这一夜晚带着千万只受病毒感染的跳蚤向圣迭戈俯冲,使敌人感染黑死病。这一死亡小分队的代号为“夜樱花”。但这一行动没有进行。在这一日期前六个星期,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迫使日本投降。
    50年后,太平洋战争的这一章几乎仍未引起人们注意。直到现在,在庆祝二战胜利50周年的时候,这一骇人听闻的事件才在美国曝光,引起群情激愤。
    为了试验他们的生物武器,日本医生将黑死病和其他病毒传染给战俘(其中有1500名美国战俘),同时让他们对此一无所知。幸存者一点不知道这件事。美国政府丝毫没有兴趣在后来将这件事告诉他们。
    战争结束后,华盛顿想从这些实验中得到好处,从日本敌人手中买下了他们的研究。代价是:彻底隐瞒。
    樱花计划是在日军一支秘密部队——731部队中执行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历史学家谢尔登·哈里斯在他刚刚出版的书中称日本的这个隐蔽的研究所为“死亡工厂”。
    731部队的实验室设在当时被占领的中国,战犯在那里被感染上黑死病、霍乱、伤寒、炭疽病。为了作科学实验,日本人把他们推进开水中煮、活活烧死或送进压力试验室,直到他们的眼球从脑袋中爆裂出来。
    负责作实验的是石井将军。美国专栏作家唐·费德写道:“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约瑟夫·门格勒大夫有了一位可以匹敌的对手。”
    哈里斯估计,至少有12万人死于石井的实验室。还有几十万人成了野外实验的受害者。在作这种实验时采用“夜樱花”总实验的方式,在中国的许多村子散布了这种病毒。
    这些实验如此迅速地被人遗忘,美国人也得感谢它自己的政府。如哈里斯所说,战争刚一结束,美国政府就同石井签定了一项“浮士德式的契约”:交出一切实验纪录,交换条件是不予惩罚、予以保密。
    石井的生活无人打扰,直到1959年死于喉癌。731的其他工作人员飞黄腾达:有的身居东京长官之职,有的升任日本医生协会主席,有的当上了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
    被送进“死亡工厂”的大约1500名美国战犯,据说还有200人活着。许多人自那时起一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病状。
    731部队也使美国国会忙碌起来。蒙大拿州议员帕特·威廉斯的办公室主任戴维·罗奇认为:“我们有证据表明,美国人是一次生物战大实验的一部分。”但是,无论美国政府,还是日本政府都不承认这一点。华盛顿的回答是,大多数报告都己毁掉或者失踪了。越来越多的文件透露出来,罗奇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问题不仅在于给这些人赔偿,而且也要向这些人说明,为什么他们在过去50年总是生病,这是个道德问题。”

漫画

(原载新加坡《联合早报》)

“新春大捷”:美在越南彻底失败的前奏

    【南斯拉夫《政治报》5月3日文章】题:越战综合症仍在困扰美国(作者
    米·拉赞斯基)原编者按整整20年以前,即1975年5月1日,美国驻西贡大使卷起国旗,从大使馆的屋顶乘直升机逃离该市。美国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是否向白宫提供了正确的情报和作出了正确的估计?
    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不久前在自己的回忆录里承认“美国在越南犯了错误”。这件事在美国公众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早在几年前,美国在越战中的军队总指挥威斯特摩兰将军曾状告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因为该公司在其播放的纪录片中说,将军向约翰逊总统提供了有关敌军及其战场胜利的错误资料。越战题材的电影片和描写越战苦难的众多书籍,使有关美国政府在1964——1975年期间作出的政治和军事决定正确与否的猜测更加扑朔迷离:究竟是谁在越南战争中犯了灾难性的错误?
    在著名的1968年春季攻势中,对有关南越解放武装和北越军队总兵力的错误估计或者是出于谨慎而提供的错误情报,也许是越战中最具争议的一件事。
    因为,在美国战略家眼中,这次攻势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军事失败的前奏。一个月以后,威斯特摩兰将军被解除在越美军总指挥的职务。
    当时,130万装备精良的美军、南越军队及其盟军,遭到了南越解放武装和北越军队的有力打击,以致于美国随后对北越目标进行的狂轰滥炸,丝毫未能减少对美军和傀儡军的压力。
    其实,有关敌军正在准备发动春季攻势的消息,美国和南越军事部门及时得到了情报,但是他们并未料到这场攻势竟会如此之强大。当时美国的精锐部队多部署在非军事区沿线,士兵们也正在构筑“麦克纳马拉防线”。他们以为,敌军要到4月份才有可能发动较大规模的攻势。另外,在湄公河三角洲只驻有美国的一个旅,他们绝无力量迎战拥有数千人的南越解放武装。
    1月30日凌晨,西贡的多处目标受到袭击:美国大使馆、南越傀儡政府大楼,还有其他建筑和设施。九天以前,由大约五万名美国军人防守的一个军事基地曾遭到袭击。这是美国针对北方的整个防线中最强大的基地,距“麦克纳马拉防线”西部的胡志明小道非常近。
    遭突袭后,西贡仍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这只是一场攻打军事基地的战斗呢,还是有更大的行动?紧接着1月30日,南越解放武装又向西贡、顺化、岘港、芽庄、归仁、大叻等11个大中城市发动了攻势。
    南越武装和北越军队同时发动的攻势,其势头之猛烈,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非常出乎美国军官的意料。“新春大捷”是美国在越南的战争遭到彻底失败的前奏。
    南越解放武装通过这次攻势,成功地迫使美国放弃了平定南越的努力,在战略和战术上取得了主动,同时在国际舆论方面赢得了声誉。不久,威斯特摩兰将军被解除了职务;5月份美国和北越代表团在巴黎举行会晤,并开始就停火问题进行谈判。
    春季攻势引起了对约翰逊政府奉行的政策的激烈争论,因为这一政策所取得的效果与军界人士的要求背道而驰。
    美国士兵终于返回了家园,而美国大使则是从美国大使馆的屋顶上最后一个撤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