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港报文章:谁是美国下一制裁日标

    【香港《亚洲华尔街日报》5月15日文章】题:当美国向日本挥舞制裁大棒时,亚洲感到害怕
    虽然日本是美国即将进行贸易制裁的目标,可是这个威胁也使亚洲的其他出口国家感到害怕。
    美国上周说,它将把对日本的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指责提交到刚刚成立不久的世界贸易组织。虽然把贸易争端提交世界贸易组织的做法受到亚洲国家的普遍赞扬,但是实行制裁在亚洲是不怎么得人心的。像日本一样,亚洲大多数其他面向出口的国家同美国都有贸易顺差,其中许多国家已面临美国实行制裁的威胁。
    马来西亚《商业时报》12日的社论说:“美国应当注意到它在亚洲其他地方的盟国正在密切注意它的每一个行动,因为现在它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华盛顿下一步就该对付它们了。”
    例如,下个月美国和韩国预定举行汽车谈判。华盛顿同样批评韩国限制美国进入它的市场。汉城有些人担心,美国也可能威胁要对韩国人实行制裁。然而,也有些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和日本就汽车问题进行的一场争斗,对亚洲来说也许不全是坏消息。
    如果美国对日本汽车零部件实行高关税的话,其他亚洲国家就可以夺取日本在美国的市场。
    如果美国的压力迫使日本不仅放宽在汽车领域,而且也放宽其他工业的非关税壁垒,那么亚洲其他国家也会受益。

联合国:“穿着新衣的皇帝”

    【德国《世界报》5月5日评论】题:没有穿衣服的皇帝(作者洛塔尔·吕尔)
    联合国一直没有能力结束南斯拉夫的冲突,原因有许多。秘书长加利说,联合国依赖于其成员的共同合作,它不能建立维持和平的超国家全面权威。这些话是对的。但是,恰恰是他通过1992年提出的“和平日程”用“创造和平”,甚至用依靠强制手段和武力的“实施和平”,对联合国提出的“维持和平”作了补充。他把海湾战争后可能形成的“国际新秩序”当成了现实,试图把联合国变成保障和平的中央主管机构。
    在那以后的将近3年时间里,他以军事手段在索马里贯彻国际秩序原则的大规模干预方案失败了。加利从中得出的结论是同美国一起退出干预行动。如何以军事手段保护和支持人道援助以及如何把这种方法同当地的军事干预区分开来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派蓝盔部队在战争各方中间站岗放哨以及把援助物资送到目的地这样一种典型的“维持和平”行动在克罗地亚和波黑的某些地方取得了成功,但总的看来正如联合国和欧盟的调解努力一样,维和行动没有取得预期的成功。
    联合国的“维和部队”保护不了任何人,连它本身也保护不了,因为它不被允许、也没有能力进行真正的回击,它接到的指令是不合适的和脱离实际的。如果说,已成功地通过调解实现了一次又一次新的停火,那么这只是意味着也许防止了更糟事态的发生,但形势并没有好转——迄今没有实现可靠的停火。
    解决国际危机的政策之所以遭到失败,一个共同的主要原因是,把援助的使命同以不适当军事手段进行干预的方案混在一起,同时又不采取控制危机的目的明确的行动。害怕冲突,不得不照顾到俄罗斯、各国政府对索马里、波黑、整个巴尔干以及非洲卢旺达的不同看法,使得至今无法采取控制危机的有效政策。联合国对澄清问题和促进团结都没有起到作用。东西方冲突的结束改变了联合国几十年之久的瘫痪状态,可是联合国并没有因此而成为国际上的权威,它也没有指明方向。它把本身内部的无序状态带进了它试图解决的危机和冲突之中。
    此外,尽管有种种资助,仍有财政上破产的危险,因为联合国总部显然像处理不好危机和冲突一样处理不好金钱和人事问题。然而,比薪俸和特权更重的负担是联合国领导在危机中的无能。在纽约仍没有一个有工作能力的中央规划部门和调遣7.3万名蓝盔部队的领导机构。这整个事情虽然是可以改进的,但仍存在为什么目的的问题。为了什么样的军事任务?为什么样的联合国政策服务?联合国这位穿着新衣的皇帝正赤身裸体地站在全世界面前。所有的问题都仍得不到回答。

法报文章:缅甸平息种族游击战进展顺利

    【法国《解放报》5月10日文章】题:缅甸对种族游击战的平定工作进展顺利
    仰光执政委员会对造反种族的“绥靖”攻势最近几日越出了边界,进入了泰国境内。从缅甸人闯入10天以来,那里就成了战场。
    自缅甸1948年独立以来,中央政权首次准备把国家统一起来,结束少数种族中经常出现的武装暴动,这些少数种族反对垄断仰光政权的缅甸多数种族的控制。在北部的克钦邦和掸邦,缅甸军队最终“制服”了12个反叛种族,所使用的手段是:提出对他们实行大赦、给他们以事实上的自治和提出农村发展计划。在东部的克伦邦,缅军击溃了克伦民族联盟的武装——克伦民族解放军,迫使后者撤退到泰国。为了免遭克伦民族解放军那样的下场,克伦族的“表亲”克伦尼族3月7日同意无条件停火,并放下武器。孟族人目前正同政府谈判。
    只有金三角地区的主宰者昆沙领导的私人军队蒙泰军继续对抗1988年上台的军政府——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并取得了成功。除了克伦人和昆沙的军队之外,“平定”少数种族的必由之路是贸易,特别是毒品贸易的自由化。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从1989年起提出的交易条件很简单:前暴动者们在保留控制各自地区的同时,要让从中国或泰国进口的商品过境。作为交换,他们保留自己的政治军事机构,继续征收木材、宝石和鸦片税。14个游击组织现已经同意与缅甸政府和解。然而,这些和平协议还很脆弱,主要是因为发展农村的许诺得不到遵守。

麦克纳马拉著书遭起诉

    【法新社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5月15日电】四位越战老兵今天对60年代一度担任国防部长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提出起诉,说他试图借着在那场冲突中战死的将士的故事写书赚钱。
    这四位兄弟要求麦克纳马拉赔偿1亿美元的损失,并要求禁止他从这本书中捞取油水。此书名为《回顾:越南战争的悲剧和教训》。
    四人中最年轻的里克·博拉尼奥斯(44岁)说:“他的所作所为是令人深恶痛绝的象征。他居然想从他给美国真正的爱国者们造成的痛苦中捞取好处,令人惋惜。”起诉书说,麦克纳马拉当时拒绝公开表示反对越战,没有尽到国防部长的职责。这四位起诉人在越南战争中都受过伤,但未造成永久残疾。

英刊认为:莫斯科亲伊朗疏伊拉克

    【英国《情报文摘》周刊5月12日一期文章】题:俄罗斯和伊朗轴心对莫斯科重要得不能放弃
    正如所预料的那样,克林顿总统和叶利钦总统首脑会晤的结果是叶利钦总统在向伊朗出售核技术的问题上作出了一些挽回面子的让步,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俄罗斯必须同伊朗保持密切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担心。伊朗能够把伊斯兰革命传播到中亚、外高加索和俄罗斯本土的穆斯林地区。
    莫斯科十分清楚,如果在已经受到严重削弱的俄罗斯帝国的周边地区出现这种不稳定,就可能导致俄罗斯政治上的进一步崩溃。
    俄罗斯面临的问题是它还需要美国的友好,而华盛顿已对伊朗奉行一项固定的政策。莫斯科应该采取些什么行动来缓和美国对它的亲伊朗政策的愤慨呢?
    俄罗斯在同伊朗核交易的“军事方面”作了一些挽回面子的让步,但是,除此之外,我们还从阿拉伯人士那里听说,莫斯科可能准备不像过去那样强烈支持取消对伊拉克的制裁。
    俄罗斯外交部现在也私下表示,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政策对俄罗斯并不有利。德黑兰比巴格达更重要。莫斯科准备抛弃萨达姆·侯赛因,如果为了确保俄罗斯同伊朗结盟而又不至于同华盛顿彻底决裂的话。

美报认为:美国的巴尔干政策惨败

    【美国《洛杉矶时报》5月7日文章】题:春天的觉醒——美国对巴尔干地区政策的彻底失败
    由于塞族和克族又起战火,美国对巴尔干地区外交政策的不光彩失败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虽然美国对此很反感。由于华盛顿不能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部取得一致,不能在联合国安理会随心所欲,又不能戒掉向塞族说危言耸听的空话和给波黑人发空头支票的毛病,因此美国对巴尔干地区的外交政策只能是不光彩的失败。
    沃尔特·李普曼曾经给外交政策中的“清偿债务能力”下了个定义,说这种能力是力量与责任的适应。换句话说:不要许你不能履行的诺言,不要确定你达不到的目标,不要说空话吓唬人,事实上却不想或不能付诸行动。按照这个定义,美国对巴尔干地区的政策自战争爆发之时起就不具备清偿债务能力一一而且正使我们付出很大代价。
    问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白宫和国会领导层都恨塞族,都想让它受到惩罚。而且,白宫和国会对任何和平解决方案都有顾虑,因为塞族罪行太严重,这样解决将太便宜它。由于这些原因,华盛顿敦促联合国、北约组织和它的盟国采取强硬的反塞族态度,并利用各种手段在经济上,甚至军事上惩罚塞族。
    情况像目前这样已经不错了。但是华盛顿政府很清楚另一种情况:除非军事力量对比发生不利于塞族的变化,否则它决不会作出重大让步。白宫和国会清楚,它们能向塞族发出的唯一威胁只是说空话。
    从逻辑上讲,问题很清楚。既然没有军事干预塞族不会被迫作出重大让步,进行军事干预又是不可能的,那么很不幸,唯一明智的办法是找到一种能使塞族接受的和平解决方案。
    然而华盛顿不是一个有逻辑头脑的城市,因此另一种政策取得了主导地位——痴心妄想。结果还是不能清偿债务:华盛顿说大话吓唬人,塞族对此持蔑视态度。
    李普曼的定律——目标应该与力量相适应——应该说很容易遵守,但是美国外交政策处于一个艰难的过渡期。冷战结束,美国在世界的地位正在削弱,而我们却没有相应地降低我们的目标。结果是我们一心奉行不能实现的宏伟政策。

漫画:仲裁人

图中左边提冲锋枪者为克罗地亚军人,右为塞族武装,中间为联合国维和士兵。(原载德国《星期日图片报》)

伊朗总统要求美改变敌对态度

    【美国《纽约时报》5月16日报道】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昨天试图直接向美国人民发出呼吁。他断言,由于美国今年3月迫使一家石油公司取消与德黑兰达成的价值10亿美元的协议,美国错过了与伊朗改善关系的机会,他还敦促华盛顿取消最近对伊朗实行的贸易禁令。
    在谈到与休斯敦大陆石油公司荷兰分公司达成的在近海开发两个油田的协议时,拉夫桑贾尼说:“我们邀请一家美国公司并达成了价值10亿美元的协议。这是向美国发出的信息,却没有得到正确理解。由于伊朗国内的舆论,我们邀请美国公司来这里参与这样一个项目困难很多。”
    贸易禁令本身对伊朗经济的影响很小。
    但是拉夫桑贾尼今天也承认,它将产生心理上的影响。他说:“这种挑衅可能引起一些焦虑。不过实际上不会产生很大影响。”
    拉夫桑贾尼敦促美国重新考虑其政策。他说:“我建议你们政府不要做目前正在做的不成熟的事。我们并不要求美国与我们建立关系。我们要求美国改变对我们的敌对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