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中国商人的黄金国

    【俄罗斯《实业界报》9月24日文章】题:中国商人的黄金国(作者菲利平)
    中国伙伴在用外汇购买独联体商品问题上是非常吝啬的,易货贸易是可以的。那么双边贸易中是否存在问题?问题不少。
    首先应该说,我们的企业家对中国市场知之甚少。中国商人对每一分钱都斤斤计较,而我们常常是廉价卖出原料,又按国际市场价格买回三等商品。
    中国人很善于压价,向签合同的人行贿。其办法五花八门。由中方出资邀请负责人考察,比如说是考察中国对卡马牌汽车的需求情况。假设这种载重汽车每辆价值1000万卢布,中国人要购买20辆。这样合同价值应为2亿卢布。同俄罗斯朋友在北京某饭店商谈过程中则把合同价值压低到1.8亿卢布。而合同上实际写的是1.5亿卢布,这里出现的3000万卢布差额则是由中国人以现金的形式付给了俄罗斯官员,他也毫无愧色地把这笔钱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于是俄罗斯就又多了一名百万富翁。
    还有其他一些办法。例如,同样的卡马牌汽车是作为废车以最低价被买走的,但实际上车是停在公司的车库里,连保护油都没有擦掉。
    一辆卡马牌汽车在莫斯科卖1.4万美元,而在中国售价已达2.5万美元。但“俄罗斯朋友”不了解这一点。比如,根据合同每辆汽车售价1万美元。4000美元的差额是双方对半分。但实际上的“油水”要多得多,却都落入了中国人的腰包。
    特别应当指出的是双方都有强行勒索和蛮横无礼的现象。俄联邦驻北京使馆举办的新闻发布会说,在绥芬河边境站,俄方的工作人员公开向每位过境的中国人索要20美元。人身检查,特别是对妇女的人身检查也时常发生。
    中国方面情况不见得更好。我在北京发运行李时,中方人员刁难说:“您需要把行李再打结实一点,还请付行李运往仓库的搬运费等等。”
    中国中小型商业活动已打入俄联邦经济。现在合法、不合法或半合法地长期居住在俄罗斯的中国人就达百万人以上,而且这支队伍仍在壮大。仅在莫斯科的中国人就有大约5万人。众所周知,首都莫斯科有一个特别残忍的中国黑手党。
    这个新的“少数民族”在人数上已超过了俄罗斯一些本地民族,所掌握的资本和不动产总额达到几百亿、上千亿卢布,表现出非凡的活力。现在莫斯科正在谈论建“唐人街”的事。在远东边境地带已出现了不少中国村。这些中国村是以田地荒芜和必须扩大蔬菜瓜果的生产为借口划拨出来的。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的店铺里能有西瓜、早熟黄瓜、西红柿和四季萝卜,这些都是勤劳的中国农民在俄罗斯土地上种植出来的。
    在俄罗斯,每周有20家有中国商人投资的私营公司和合资企业登记注册。在数量上,在外国投资者中中国位居第一。
    北京各公司一方面向俄罗斯提供商品,一方面希望把所挣卢布投入地方不动产市场,以期“筑巢引凤”,再把赚得的外汇重新投入中国国内。一般来说,所有的俄罗斯—中国合资企业都不搞生产,只是从事中介活动。我所熟悉的一位杜先生很善于同资产雄厚的大经营家进行谈判,作几百万元以上的交易。例如,他很想以每辆1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卡马牌汽车。他开始经商时还是一名普通的“跑单帮”,向莫斯科贩运羽绒服、皮夹克等等。现在他的腰包也不是很鼓:仅几万美元,但他很有远见地把这些钱汇到了纽约,而不是中国。在莫斯科他廉价租了一套安有电话的住房,住房并不大,但很重要:从这里往北京打电话很便宜。他就这样不断地打电话或发传真,寻找伙伴。
    在北京流传着俄罗斯是神话中的黄金国的说法绝非偶然。这就明白了俄罗斯驻华领事馆门前为什么一大早就排起办签证的长队。
    我不想以忧郁的调子结束我的文章。但是目前尚没有什么充分的理由改变这种调子。我希望人们相信,上述的这些消极现象只是俄中贸易关系中的污迹。我相信,俄中贸易关系将会朝着健康、互利的方向发展。

中国公司对海湾发动出口攻势

    【法新社阿布扎比11月14日电】正在对海湾发动最大的出口攻势的中国,派出了147个公司的代表参加今天在阿联酋开幕的中东贸易博览会。
    组织这次活动的费吉尔信息服务公司董事法耶兹·艾哈迈德说:“中国公司对博览会寄予极大的希望,想以此加强它们在中东市场的存在。”
    展品都是工业设备,如电子仪器、电器、农业机械和建筑工具。
    过去,中国同海湾合作委员会6国的贸易微不足道,1986年中国在迪拜设立一个贸易办事处并同该地区其他国家建立关系之后,贸易往来开始增加。
    中国同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的双边贸易额1985年不到2亿美元,1992年则超过15亿美元。
    但是,这个数字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同工业大国的贸易额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它同日本的贸易额为360亿美元,同欧共体的贸易额为350亿美元,同美国的贸易额为250亿美元。
    中国的一个高级代表团今年访问了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与它们讨论了发展贸易的问题。一些官员预料,在同一些国家签署了贸易协定之后,对海湾的出口将会增加。
    中国是海湾化肥的一大买主,它还同意从该地区进口更多的石油。
    艾哈迈德说:“我们预计博览会的成交额可达数亿美元。这次博览会也是参展公司在该地区寻找推销其产品的代理商的一个好机会。”

美报说中国面临水资源匮乏危险

    【美国《纽约时报》11月7日文章】题:中国水资源匮乏(作者帕特里克·泰勒)
    中国水利部长钮茂生最近在北京说,“在中国的农村地区有8200万人取水困难”。有越来越多的水源正在受到工业污染或杀虫剂的污染。
    正当中国的11亿人口为历史上最大的丰收感到高兴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环境科学家担心中国的水资源和耕地跟不上扩大耕种的要求。
    一位为美国国务院在中国进行为期一年科学研究的物理学家警告说:“中国社会的生态支柱正面临危险。”
    面临缺水问题的不仅有中国,还有几十个国家,尤其是中东和非洲国家正面临水资源枯竭和人口增长过快的问题。甚至在美国,灌溉中西部小麦和玉米带的大含水层也严重枯竭。
    确实,自80年代以来华北平原的降雨量一直低于平均值10%到20%,但这并不比本世纪内周期性上升和下降情况更严重。
    一些分析家说,现在与以往不同的是,由于华北人口稠密,工业发达,城市在扩大,对该地区的水供应提出了额外的要求。50年代,北京的水井在地表下16英尺处就能打上水来。现在该城的4万口井平均井深达160英尺。
    加拿大的环境科学家瓦克勒夫斯米尔说,中国的土地和水资源正在接近它们所能承受的人口增长极限,到本世纪末,中国的人口将增加大约1.2亿,大致相当于日本的全国人口。

台拟取消高官等公费免税规定

    【台湾《经济日报》11月9日报道】题:高级官员民意代表公费免税规定拟取消(记者林文义、陈美珍)
    立法院财政委员会8日一致决议取消已存在17年的政府高级官员与民意代表公费免税的规定。如果这项决定获立法院三读通过,将成为政府进行租税改革,扩大税基,取消不合理免税待遇的起步。
    财政部长林振国对立委主动提案,取消公费免税规定,表示赞同。
    立委谢长廷表示,公费制度早期由资深立委以薪资过低为由,将薪资一半列为公费免缴所得税,此后国代、监委、总统、副总统及各部会首长所颁的公费也比照免税,成为特权。
    立法院财政委员会昨天审议通过立委谢长廷等人所提的所得税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将所得税法第4条中有关公费免税规定取消。这一提案将提交院会讨论。

路透社宣称:中英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很小

    【路透社香港11月12日电】(记者戴维·斯坦普)分析家说,就香港选举改革问题作成一项交易的可能性现在已经很小。
    英国外交大臣赫德本周说,英国准备做到,作成一项交易需要多少轮会谈,就同中国举行多少轮会谈。
    但是,分析家说,由于中英双方在会谈中已经各唱各的调,赫德在伦敦的讲话也许只不过是在旷日持久的选举改革谈判走向失败的道路上一个分散人们注意力的小举动。
    赫德着眼于定于11月19—20日举行的第16轮会谈。他11月10日开完内阁委员会会议以后表示,如果中国迅速就“没有争议的问题”达成协议,会谈就可以在后面几轮中讨论较有争议的问题。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约瑟夫·陈说,赫德的评论表明气氛有了改善。但对会谈结果一直看法悲观的这位教授说:“现在有什么刺激因素可使中英双方达成协议呢?我看不出有什么新的重大刺激因素。”
    中英对抗集中在英国统治下在香港举行最后3轮选举上,即明年和1995年的区议会选举和1995年的立法局选举。
    赫德旨在打破谈判僵局的方案难易问题分开谈——并不是什么新主张。
    中国的反应似乎是积极的。中国高级官员王启人说:“先解决有关1994年选举的较容易解决的问题,然后再解决1995年的选举问题将是个好办法。”
    但双方似乎还在各唱各的调。赫德表示要把所有选举问题放在一起来谈,而王启人则表示中国坚持把明年的区议会选举与1995年的选举分开来谈。
    即使容易处理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大得多的问题依然存在,如有关让1995年当选的立法局议员跨过主权移交日任满4年的规则问题。

公费

    公费目前是总统、副总统、五院院长、副院长、部会首长、立法委员、考试委员、国大代表、总统府资政等政务官以上高官、民代才有资格领取的薪水以外加给。这项费用与“特支费”不同的是,公费可以在完全没有支出证明之下,享受免税待遇。
    特支费现已改称“主管加给”,这项薪资外的所得只要是基层单位股长级以上的主管都有,但必须检附支出收据才可以免并入薪资课税。财政部长林振国认为,领取“特支费”的人数众多,暂时不宜取消免税,以免扩大打击面。
    公费免税是在民国66年1月30日财政部修正所得税法后开始有的规定。
    公费的给付按职等高低有不同的限额。以总统为例,每月公费约为40万元,月俸加公费近80万元。公费取消免课所得税规定后,财政部估计,如果每位领取公费的政府高官、民意代表适用的所得税课税税率是30%(包括总统),政府将可以收回约1.1亿元的税款,此次主动提案废除公费免税规定的立委,每年要多付27万元税款,总统则要多缴100万元税款。(台湾《经济日报》)

短讯

    ▲台《联合报》十二日报道,台有关部会决定,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架构下,两岸相关单位可以函电往来,联系有关事宜,但不违反两岸间接通邮的现行政策。
    ▲台《中央日报》十二日报道,李登辉向台湾商人发出呼吁,要他们在向大陆投资和同大陆进行贸易时要将台湾的「国家利益」放在最优先考虑的位置。
    ▲中央社报道,台首家民营银行「中国信托商业银行」香港办事处十二日成立,来港主持办事处开幕仪式的「中信」董事长辜濂松表示,「中信」在港设据点,为拓展国际业务踏出了重要的一步。
    ▲《新香港时报》十三日报道,台工商界「三巨头」工商协进会理事长辜振甫、工业总会理事许胜发和商业总会理事长王又曾,联名函请各所属会员,共同支持国民党提名的各县市长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