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俄罗斯新权贵(一)

    【美国《洛杉矶时报杂志》文章】题:俄罗斯的新权贵异军突起
    谢尔盖·沙舒林兴许是俄罗斯的首富了。此刻,他坐在自己包租的喷气式飞机中,神情怡然。飞机穿行在蓝天白云中,沙舒林从一个生意场奔赴另一个生意场。随行的还有他的保镖和助手。
    6个小时的行程也许漫长了一点。于是他们开始玩一种叫做“无聊”的游戏。他们先从一只黑塑料垃圾袋中抽出一叠卢布,然后将一把百元美钞铺成扇形。接着,几支手枪和一瓶伏尔加酒应声落地。他们感到,这种形象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快慰和刺激。典型的俄罗斯黑社会!沙舒林一边玩一边大笑:“玩美国钞票的俄罗斯强盗。”
    沙舒林体格健壮,外表酷似小恶霸。看着他不可世的样子,他能够成为暴发户也就不足为奇了。他善于占国家便宜,精于不失时机地赚钱。
    沙舒林坦言,他曾经因为屡屡作奸犯科而被送入了精神病医院。他说他骨子里就有殴打警察的爱好。四进班房,三入精神病医院,他总是成为同伴的领袖。他深有感触地说:“在精神病医院的日子要比在俄罗斯的日子好过一些。”但是,在俄罗斯从社会主义向所谓的“疯狂资本主义”过渡的混乱中,沙舒林毕竟有幸从社会底层一跃而成为最超前的俄罗斯新贵。这样一批大款们从原来的中央经济的废墟中挖掘了一个新天地。新成立的公司达5010.02万个。利息高达200%的贷款,他们敢借;甭管多大的官,他们敢贿赂;进口,他们敢做;出口,他们也不甘落后。总而言之,他们无孔不入。
    正如美国大萧条之前的强盗贵族一样,这些暴发起来的新贵大多是靠眼疾手快和不择手段而聚集财富的。然后再以钱谋权,虚情假义地借慈善之口,吃小亏占大便宜,赚更多的钱。当然,两者也还有区别:美国人花了10年或20年才得到的东西,俄罗斯新贵似乎仅用了两三年时间就大功告成了。随着俄罗斯经济一天天走向开放,莫斯科街头上逐渐出现了小型轿车,而且与日俱增。原先象征着权势的苏制伏尔加车渐渐失去了风采。一年前,高级轿车出现在街头,行人不禁张大了嘴巴、伸长脖子,看它开往何处。(一)

老挝吹起改革风

    【香港《远东经济评论》周刊11月4日一期文章】题:与世界沟通(记者保罗·汉德利发自万象)修建大桥
    对于一个以前几乎完全依赖输出电力和向外国航空公司出售飞越领空权来换取外汇的国家来说,一座新的公路大桥带来的效益当然可观。首都万象附近湄公河上的米特拉帕普大桥是第一条把老挝和泰国连接起来的现代化公路。但更重要的是,它标志着一个长期在政治和心理上实际与世隔绝的国家的开放。
    一些官员担心,这将促使国外不健康文化和道德观念入侵。在他们看来,这座大桥可能成为泰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种种弊病的传播渠道,如森林砍伐、水污染、腐败、卖淫和艾滋病等。
    尽管如此,由于贫困和失去了莫斯科及河内两个经济上传统的后盾,万象决心实行市场经济。事实上,随着援助、投资和贸易的增长,政府已经找到在实行政策中的更大程度的自主权。他们的政策与他们的意识形态及经济老师越南和苏联制定的政策截然不同。放开价格
    改革最初可以迫溯到1986年,当时政府放开了大米和其它主要食品的价格。这一措施调动了农民多种粮食并帮助实现粮食基本自给的积极性。在此后几年中,政府浮动了货币基普的汇率,放宽了利率,开放贸易,并对国外投资敞开大门,还使许多国有企业私有化。从1991年起,政府建立起包括商业、房地产和税法以及像中央银行这样的公共机构在内的法律基础结构。这些对于任何现代社会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从1992年起,电话用户可以打国际直拨长途,私人传真机也被允许使用。今年以来,个人可以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天线,经一些比较开放的官员批准,在万象被禁多年的外国报纸又获准公开发行了。公布预算
    今年早些时候,世界银行的一位官员强调了这些变化的重要性,他惊呼道:“他们第一次公布了预算!”国家预算以往被看作是国家秘密。
    这些变化的实际效应是十分明显的,至少在像万象和沙湾拿吉这样的大城市是这样。首都的私营商店数目两年内翻了一番,市场商品琳琅满目,且价格合理。而且,万象拥有自己的移动电话系统,那些新贵们坐着梅塞德斯—奔驰车巡游他们的城市时,可以用来互相通话。湄公河两岸的大部分家庭都有电视机,他们可以收看泰国的电视节目。摩托车的数量比两年前翻了一番,现在正和自行车在万象的街道上争夺空间。争取外资
    外国投资法的建立带来了外汇和就业机会。例如,1992年服装业成为老挝的第一大外汇创收业,超过了水电出口和出售飞越领空权所得收入。新的投资继续流向林业、木材加工业、矿业和旅游业。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老挝将成为另一只亚洲虎。这个国家起点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230美元。而且,全国的发展不平衡。在湄公河沿岸和南方耕种肥沃土地的人们相对富裕,而在这个国家其它广大山区生活的人们只能勉强糊口。
    副总理坎培·乔布瓦拉帕对记者说,旧的经济模式一定要摒弃。对外贸易局局长诺坎拉达纳冯说:“作为一个被经济繁荣所包围的内陆国家,我们不能停滞不前。”

铁娘子时代内阁大臣纷纷作传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7日文章】题:铁娘子内阁各立自传
    在英国主政11年半、组过4次内阁的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不久前推出自传。
    在此之前,有关她政府的外交内政等内幕,由于她任命的大臣已有10余个陆续出版自传,外界早就知道不少,不过大多仅限于欧洲各国罢了。
    撒切尔夫人4次内阁任命的大臣,总共约有几十个,其中就有20位左右写过自传,比例不可谓不高。
    而出版商对撒切尔时代如此感兴趣,不断在市场上促销她的大臣们自说自话,也是有感于那时代产生了相当强烈的政治意识,以致不论写自传的人是否实话实说,都拼着命帮他们出书,以满足人们对此时代政治事务的好奇与兴趣。
    出版自传的大臣出发点各有不同。当然,每个作者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如前财政大臣奈杰尔·劳森的报酬是25万英镑、兰开斯特公爵郡大臣艾伦
    ·克拉克有15万英镑等。
    但并非每个大臣都着眼发财,他们之中有不少是想借机报复,或希望就此青史留名。而一位研究政治暨当代历史的大学教授平洛特对政治人物撰写自传的看法是,他们纯粹在满足自我,满足想在历史上留下自己观点的欲望。
    即便如此,他们的自传并没有赤裸裸地披露所见所闻。其实大部分政治人物的自传都像绝对保留最后一件衣服的脱衣舞娘,掩掩藏藏,欲露还休。
    大臣们的自传,除了矫饰的文字和伪装的技巧外,大同小异。他们指出相同的重要事件,提出类似的辩白,显出对成就的骄傲等等。他们的开端大都是政治人物如何的诚实,然后再扯回童年、成长时代、大学教育,进入政坛原动力,以及政治梦想的逐一实现。不过,当他们一旦已拥有一席政治地位后,大多不再费神解释政治欲望由来或一朝掌权的做法了。
    他们不论智愚,对第一次被称为“大臣”、演讲谈话被引述或被赞扬、太太被恭维、工作得到肯定,皆非常愉快和惊喜。除首相新闻秘书伯马德·英厄姆外,每个人都曾考虑过辞职,每个人也最后都认为人民还需要他们,他们得对历史和选民负责,而以“尚不是时候”为由打消这念头。
    有些自传对自己政绩沾沾自喜,如1989—1990年交通大臣帕金森,唯恐英国人民忘记他促成电力私有化和东西横贯铁路的功劳,不厌其烦地在书中反复陈述。有些自传描写个人成长求学等私事,对政治职位的获得自认是不忮不求,都因责任感才勉强承担。
    至于这十来本大臣自传最大的差异,在于他们对撒切尔夫人的忠诚程度和所选择的主题。
    如有人认为撒夫人主义窒碍难行;有人认为是项革命。学者普泽表示,这些自传透露一个讯息:如果一件事他们都表同意,必属可靠;如果言人人殊,唯靠读者智慧了。
    政治自传,由于读者和作者间缺乏互信基础,书籍内容能完全被相信的简直凤毛麟角。即使作者不说谎,充其量也只能代表自己的意见。
    这群纷出自传的大臣中,只有克拉克解答何谓政治家这个真正问题。他们的驱动力,抵达高峰方法,承担责任方式和感情的呈现等,他都直言不讳,大胆阐述。他说一名成功的政治家,必须野心勃勃、注意公关和压抑心底感觉。他并直率地承认曾设法越过上级争取高位,他说他一点也不觉得羞耻,毕竟这就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