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克林顿外交政策中的定时炸弹

    【美国《洛杉矶时报》11月7日文章】题:同日本的关系:克林顿外交政策中的滴嗒作响的定时炸弹(作者吉姆·曼发自华盛顿)
    过去几周,克林顿总统开始声称他对日本的政策取得成功。10月14日,在为政府对海地和索马里危机的处置辩护的同时,这位总统说,他在影响美国的前途和安全的最大的一些问题上有了良好的记录,其中最突出的是他在建立华盛顿和东京之间的新关系方面所做的工作。
    这个断言是值得怀疑的。事实上,按克林顿为其政府规定的压倒一切的优先考虑项目——减少美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来评价,那是弥天大谎、。
    在4月份同前首相宫泽的最高级会谈时,克林顿说,美国正谋求使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重新保持平衡”。他的政府是以“结果”而不是讨论的“质量”作为重点的。但是上月底,在总统赞扬他的日本政策一天后,新发表的贸易数字表明,自克林顿上台以来,两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更加严重了。
    1992年,美国对日本的逆差是500亿美元,占美国对世界的贸易逆差总额的59%以上。10月16日,商务部报告说,今年头8个月对日本的逆差大约是400亿美元。按照这个比例计算,今年的逆差将会达到600亿美元。
    作为一种解释,政府官员们可能指出,日本目前正处于衰退之中,因此购买美国商品就更加困难得多。就目前情况来说,事实确实如此。但是,如果克林顿提出这样的论据,他就会使人听起来酷似布什政府。布什政府在1992年提出了同样的论据,克林顿竞选班子曾毫不留情地对此予以谴责,认为是找借口。
    连克林顿政府的一些成员私下也承认,华盛顿在缩小贸易逆差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并且说,对抗正隐约出现。如果说美日之间的关系目前似乎风平浪静,那只是因为总统在国外问题上满脑子想的是索马里和海地危机,在国内问题上考虑医疗保健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所以推迟了这一不可避免的摊牌。
    同过去一样,日本官员们一直善于争取时间和采取拖延战术。不管东京出现了怎样的政治局势,日本都会找到理由强调说,现在不是美国在贸易问题上逼人太甚的时候。或许克林顿是希望先得到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胜利,希望取得日本的帮助来说服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完成关贸总协定的乌拉圭回合谈判以及要等到他能够稳住美国同中国的不牢靠关系之后再来同日本对抗。
    但是,如果华盛顿和东京之间的经济关系继续在目前的道路上走下去,1996年竞选时克林顿可能必须自我显示的唯一变化就将是声称他有更好的胃口而不会在宴会上呕吐。

波黑一炸药厂变成「世界末日炸弹」

    【路透社波黑维泰兹11月12日电】克罗地亚人已把前南斯拉夫最大的炸药厂变成“世界末日炸弹”,并扬言宁可炸毁这个工厂,也不要发动进攻的穆斯林部队占领它。
    记者昨天参观了位于波黑中部维泰兹小镇的这个炸药厂,听说工人已准备引爆几千吨炸药和酸性液体。
    厂长克里扎诺维奇说:“我们这里有各种炸药和酸性液体,能把拉什瓦河谷的一切炸毁。现在到了全世界防止发生一场灾难的最后时刻。”
    装满炸药的炸药箱已经用导火索同硫酸和硝酸桶连起来。这个炸药厂的面积同小镇的面积一样大,工厂过去一度有职工3500人。
    联合国一位武器专家说,在某些情况下炸药和酸性液体爆炸后可能形成一种毁灭性的燃料空气炸弹,最初的爆炸将把酸性液体抛到空气中,气化的酸性液体会引起第二次大爆炸。
    正当工人们在储存炸药的各厂区之间用汽车来回搬运炸药时,穆斯林部队从这个工厂以北几百米以外的地方射出的子弹在人们头顶上呼啸而过。
    这个工厂是波黑军队的一个主要目标,他们已把拉什瓦河谷的65000克罗地亚人包围起来。
    克罗地亚人说,如果这个工厂被穆斯林攻占的话,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工厂炸毁。

血制杂志封面 唤起世人警觉

    【路透社慕尼黑11月12日电】题:德国一家报社用血印制杂志封面
    德国《南德意志报》专门准备了人血来印制其周刊封面上的标题,以引起人们注意前南斯拉夫境内妇女所受的苦难。
    在波黑许多妇女经常受到强奸。
    血是由前南斯拉夫难民中的妇女自愿捐献的。与油墨混合后,它将用来把美国艺术家珍妮·霍尔泽设计的《妇女在死亡》的标题印到杂志的封面上去。
    霍尔泽对记者说:“我想以此来抗议在战争中发生的有组织的侵害妇女的事件。”

爱说脏话的议员

    【法新社耶路撒冷11月10日电】平日里动辄赌咒发誓、互相侮辱的以色列议员今天成了《晚报》发起的清洁语言运动的主要对象。
    该报列举了以色列议员去年互相谩骂时使用过的38种脏话,包括粗鲁的色情脏话和各种各样的暗示性侮辱之词。
    虽然犹太民族在纳粹大屠杀中失去了600万人的性命,可是议员们1仍然毫不含糊地骂自己的同事是“小希特勒”、“法西斯分子”或“种族分子”。
    本周一,工党议员约拉姆·拉斯骂极右派议员雷哈瓦姆·泽维是“纳粹分子”。
    不过,最常用的侮辱用语是“蠢猪”、“恶棍”’和“低能儿”。
    其它一些龌龊用语有“猥亵”、“卑鄙小人”、“吃人者”、“谋杀者”、“恐怖分子”、“撕人魔杰克”等。

港刊文章:左右巴基斯坦的封建领主

    【香港《亚洲周刊》10月27日一期文章】题:无论谁上台执政,控制权依然在封建地主手中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给封建地主减税或者免税,有可能是贝·布托首先要采取的行动之一。她在为10月6日的大选进行竞选时说,她将“重新审查农业税收政策”。
    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没有封建首领的支持,贝·布托的巴基斯坦人民党及其盟党就永远也不能横扫农村的几乎所有席位。现在他们在201席的国民议会中控制了121个议席。得到大商人支持的谢里夫的穆斯林联盟,在包括贝·布托的家乡卡拉奇在内的城市里取得了胜利。伊斯兰堡伟大领袖大学的伊克巴尔
    ·奇马说:“毫无疑问,她和封建领主及一系列大家族结成的联盟心照不宣,这使她能够完全彻底地控制农村地区。”
    联合起来反对谢里夫的主要家族有:西北边境省的赛义夫拉家族,信德省的布托家族和哈拉家族,旁遮普农村地区的库雷希家族、吉拉尼家族、查塔家族以及莱加里家族。伟大领袖大学的教授拉加·埃赫桑·阿齐兹说:“农村的精英们不可能同圈外人达成管理巴基斯坦的协议。”在信德省竞选时,遭到围攻的谢里夫发誓要“消灭全国的封建领主”。他说:“我们一旦上台,就要把他们扔到印度河里去。”然而,由于谢里夫得罪了封建领主,他自己反而掉到水里去了。
    几个世纪以来,无论谁统治印度河谷地,只要得到几个家族的同意就行。巴基斯坦独立后,出现了新的政治上强大的家族。但是,真正的权力依然在旧的封建地主手中。每一个家族都控制着一个地区,并且有足够的影响力来操纵5—6个国民议会的席位和10多个省议会的席位。每届政府(无论是民主政府还是军政府)里都有这些家族的成员。在上届议会里,农村贵族们的代表占据了几乎3/4的席位。10月6日的大选没有改变这种局面。
    布托家族也许是巴基斯坦最负盛名的王朝。祖父沙赫纳瓦兹·布托曾得到英国人的宠爱,并得到大量的资助。父亲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在70年代像巨人一样控制了国家的政治舞台。但是,当他领导的人民党的社会主义纲领威胁到地主利益时,他们就转而拥戴齐亚·哈克将军。布托随后被处死。当齐亚·哈克在一次神秘的飞机爆炸事件中丧生以后,布托的大女儿继承了父亲的政治衣钵。从此,她就小心翼翼地使那些大家族站在她的一边。
    这些家族在政治纷争中总是脚踏两只船,以确保他们家中至少有一名成员掌权。西北边境省的赛义夫拉家族是当地最有势力的家族之一。前总统伊沙克·汗的女婿安瓦尔·赛义夫拉·汗在伊沙克
    ·汗总统和谢里夫发生冲突之前一直呆在谢里夫的内阁里。随后,他支持贝·布托。但是他叔父阿斯拉姆·哈塔克却仍留在谢里夫阵营里。他们的战略行之有效。哈塔克与谢里夫一道下台,但是,赛义夫拉却作为贝·布托的盟友进了国民议会。
    随着如此激烈的政治角逐,家族内的不和是难以避免的。在布托家族里,贝
    ·布托与其流亡大马士革的弟弟穆尔塔扎之间出现了分裂。当身为巴基斯坦人民党两领袖之一的母亲努斯拉特支持他作为候选人去竞选两个国民议会议席和5个省议会议席时,忠于布托家族的人不知道该支持谁。最后,穆尔塔扎失去了除一个省议会席位以外的所有议席。
    一个有效的政府要在一个由几大家族控制的社会里扎下根来是困难的。贝
    ·布托上次任总理期间,甚至连一项重要的立法都未能通过。目前,贝·布托是否能继续进行看守总理库雷希推行的改革,可能取决于那些家族是否同意。

美俄核潜艇仍在潜行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1月7日文章】题:在新的世界秩序下面,导弹潜艇仍在潜行(记者保罗·奎因—贾奇)
    在苏联消失两年之后的今天,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潜艇依然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深水里潜行,等待来自首都的发射弹道导弹的命令。
    分析家们说,在任何一天,都有一艘俄罗斯北方舰队的“德尔塔”4型核潜艇潜伏在大西洋中的某处,其导弹射程可达美国。同样,任何一天都有四到五艘美国核导弹潜艇潜伏在射程可达俄罗斯的地方,执行类似的监视任务。同时,至少还有一艘美国的潜艇从太平洋的某处对准中国。
    另外,假如北朝鲜果真袭击南方,美国的最后反应可能是从太平洋上的核潜艇发射弹道导弹。
    核潜艇早就是美国选择的在爆发核战时消灭苏联的武器。
    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将军说:“不论我们同苏联前加盟共和国的关系变得多么热乎,我们都总要把信心寄托在我们的潜艇上,而不能寄希望于别的东西。”
    现在,俄罗斯也开始这样想,尽管它的经济状况一团糟。它的战略家说,在下一个十年中,它剩余的战略核弹头大半以上都要由潜艇携带。
    潜艇也开始吸引第三世界国家的注意力。俄罗斯高质量的柴油潜艇正在以比较合理的价格进入市场。令西方更加担心的是,像伊朗这样的国家正在悄悄地利用这一点来发展自己的水下舰队。
    美国和俄罗斯持续不断的核巡逻突出反映了华盛顿和莫斯科的军事决策者对于核武器近乎精神分裂的态度。
    美国针对俄罗斯的最新核攻击计划已开始生效。这项计划确定的攻击目标——军事的、工业的和政治的——逐渐从1985年的16000个这个最高数目降了下来,但是高度机密的最新计划中包括的分布在俄罗斯以及其他核共和国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的目标很可能还有几千个。
    美国拥有22艘弹道导弹核潜艇,它正在逐步淘汰旧的,代之以较新的“俄亥俄”级潜艇。到本世纪末,海军将拥有18艘弹道导弹潜艇,全都是“俄亥俄”级的。
    与此同时,俄罗斯正在左右为难。一方面,它希望继续做一个核超级大国,另一方面,它却没有钱。
    从理论上说,这就意味着,到本世纪末,俄罗斯57艘战略潜艇中的大部分都将过时。俄罗斯人士今年早些时候说,到2000年,他们的海军将有20艘携带弹道导弹的核潜艇。
    然而,俄罗斯高级海军官员仍在谈论将在下世纪初问世的新一代核潜艇。据说俄罗斯海军正在研究一种新的潜艇发射弹道导弹。
    上周俄罗斯新军事原则正式宣布。虽然那份报告没有明确提出俄罗斯的潜在敌人,但是现在已知,这一新原则的基础是这样一种假设:最有可能的威胁将来自中国和北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