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尼尔·布什在美国最大的经济丑闻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三)

    发现尼尔经常在丹佛社交场合坐在显眼的斗桌的一批骗子,便开始按他的方式下睹注。其中第一人是丹佛商会主席比尔·沃尔特斯。尼尔在同沃尔特斯石油公司交易中,收到15万美元用以交换JNB石油勘探公司的6.15%的股份。沃尔特斯还给尼尔一笔他的彻里—克里克全国银行的175万美元的信贷限额来吸引尼尔。而沃尔特斯最终却从西尔韦拉多储蓄贷款银行获得两亿美元的贷款并且累积了4300万美元的西尔韦拉多股票。他利用这家银行倾销其许多有争议的资产,从而大发其财。
    数月以后,另一个投资者又出现了,他急切地向尼尔“倾盆大雨般地”抛掷金钱。这个名叫肯·古德的“大人物”身穿丝质服装,神气地开着意大利马塞拉蒂牌小汽车,住着一所价值1000万美元的豪华住宅,频繁地前往内华达州著名的赌博城市拉斯韦加斯市进行赌博旅行。
    有关肯·古德的各种故事已经在一些报纸上沸沸扬扬,对他的行事方式方法提出了种种疑问。他的生意靠来自西尔韦拉多储蓄贷款银行的一系列的贷款来支撑。肯·古德曾向尼尔保证提供74万美元贷款和150万美元投资,而这些贷款和投资是通过其“朋友”沃尔特斯的彻里—克里克全国银行安排的。
    在情况败露时,尼尔说,1984年10月,古德借了一笔10万美元的特别个人“贷款”——“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可爱的交易”。古德利用这笔钱以尼尔的名义在商品市场上进行交易。尼尔解释说:“当时我不愿扫他的兴而拒绝他。”尼尔完全按他自己的方式行事,利用家庭的名义而不是家庭的钱这一方式行事。那年秋天,里根—布什的选票正朝着压倒胜利的方向发展,那时尼尔家庭的名誉背后有着“巨大的势头”。共和党最大的基金募集者之一(募集百万美元以上者)是丹佛人。此人是麦道控股公司(一家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拉里·米泽尔,他处于这一活动的中心。米泽尔通过其巧妙的手法后来终于掌握了西尔韦拉多控股公司的35%以上的股票,他利用该银行进行少量的投资以获取巨额利润。据订约者说,米泽尔曾提出这样的交易条件:他们应暗中给他支持的候选人以政治上的贡献。(三)

“你好!总统先生”

    【法国《问题》周刊9月24—30日一期文章】题:你好!总统先生
    9月14日下午5点30分,在布拉迪斯拉发论坛旅馆的会议厅里,弗朗索瓦·密特朗得知乔治·布什要同他联系。当时密特朗总统正在回答捷克斯洛伐克记者和法国记者的提问,他的助手突然打断他,递给他一张纸条。密特朗迅速看了一遍,不易觉察地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他又回答了两三个问题,然后征得坐在他右边的东道主瓦茨拉夫
    ·哈韦尔总统的同意,结束了记者招待会。
    人群散去,捷克和斯洛伐克总统同达尼埃尔·密特朗在旅馆大厅里进行私人长谈。而弗朗索瓦·密特朗则溜到离大厅最近的一个房间去。新闻记者们以及代表团的其他人员都不知道密特朗躲到哪里去了。事实上,他正在同乔治·布什通电话。爱丽舍宫听从白宫的建议,安装了一条特别通讯线路,使国家元首周围的亲信同布拉格随时保持联系。总统府秘书长让—路易·比昂科当时正在同布什的翻译接触。他们确定了两位总统谈话的具体时间,并决定由这名美国翻译一人来担任翻译。谈话持续了20多分钟。第二天在为研究如何驳斥伊拉克军队闯入法驻科使馆之举而召开的小型会议结束时,密特朗才透露了这一消息。
    自海湾危机爆发以来,密特朗同布什每周通两次电话。他还同戈尔巴乔夫和其他外国领导人通话。在危机时期和日常生活中,电话成了领导人最喜爱的工作工具,是最快、最有效的通讯手段。
    这些秘密谈话更增添了与权力有关的神秘感。总统电话的神秘性使“总统府电话和电报中心”成了法国电信部门最神秘的单位。有25人在那里简朴舒适的环境中工作。他们的办公室的大门朝向爱丽舍官的庭院,天花板很低,庄严朴素。其中一间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面光荣榜,上面有第三共和国建立和梯也尔先生当总统以来该中心历任主任的亲笔签名。
    国际通话通常由密特朗的外交顾问卢瓦克·埃纳基纳来安排。如果总统想和布什通话,埃纳基纳就同白宫负责同法国关系的外交顾问联系。他们俩向各自总统的秘书们询问总统的日程安排之后确定电话会谈的时间。
    只要是通过秘书处和电话总机进行的国际联系,一般来说,对话双方都有译员。因此密特朗同白宫的电话讨论要在4个人之间进行。密特朗用法语讲话,布什的译员译成英语,密特朗的翻译又把白宫国家元首的话再译成法文。当涉及到两人面对面单独会谈的时候,则使用同声传译。即翻译通过话机把译文传到元首的耳里,可以避免噪音,而且内容连续。
    人们对爱丽舍宫的电话采取了严密的安全措施。它们通过分开的线路接通总统府,并且能够译成密码。还安装了一个装置可以使密特朗和布什的谈话绝对保密。美国人最近还在总统的特别秘书处安装了一个特殊装置。在法国总统隔壁的办公室里,有一部可以同翻译接通的电话,通过严密保护的密码直接线路与美国驻巴黎使馆接通。然后,位于爱丽舍宫不远的加布里埃及大街的美国大使馆再与白宫取得联系。总统同苏联的联系就没有这样的电话系统。但是他可以使用同苏联联系的特别电报线,况且总统府配备有电话传真文字传送设备。
    为适应总统的四处奔波而建立的流动电话系统明显地补充了这一固定电话网。当总统住在朗德省某地时,他的国际电话都通过爱丽舍官的总机传送。当他出访时,他就使用一条由传送专家特鲁尤少校负责的特别保护电话线。9月14日密特朗总统在布拉格同布什的通话就是使用的这条线路。

首相夫人创新篇 家居不入唐宁街

    【香港《南华早报》12月9日文章】题:决心维持正常家庭生活的第一夫人
    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楼下的大客厅里,就在约翰·梅杰接受首相任命之后不久,谈话的主题转到了把去职首相撒切尔夫人的东西搬到达利奇的问题上。
    梅杰夫人诺尔玛随便说了一句:“我们不需要家具搬运车。”第二天,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就十分清楚了。因为新闻官宣布,她“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到唐宁街来”,而撒切尔夫妇所钟爱的伦敦西北郊的首相乡间官邸现在“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将是空的”。
    首相夫人的意思是,她将同她年幼的孩子们住在他们位于亨廷登的家里,而不到唐宁街10号那个雅致的、有四间卧室的住所来住。
    换句话说,梅杰夫人已下决心继续保持她不爱出头露面和勤俭持家的作风。她已经这样做了,而且行动得那么快,那么明确。
    这一切表明,她远不只是一位议员的尽职尽责的温柔的妻子。先前的几位第一夫人对搬到首相官邸居住也曾有过疑虑,但是她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敢这么明确地说出来过。
    然而,梅杰夫人已断定,她丈夫的突然升迁已完全打乱了她自己的正常生活。
    曾经看过她陪同梅杰竞选电视的一位老朋友说,她看上去很疲倦,“诺尔玛是位非常精明的妇女,她会预见到将发生什么事情。她显然有些惊慌,这倒不是因为她没有能力担负起这个工作,或是因为她怕见人,而是因为她知道,她的生活将不会再与从前一样了。总会有保安人员跟着他们,家庭生活从此结束了。”
    在她作为首相夫人的最初几天里,她生活中的欢乐与尊严都呈现在公众眼前,她连续两天都穿着同一身服装就使许多人瞠目。对于她的穿着打扮,分分秒秒都在有人评论。甚至有人去问心理学家,她的服饰在试图说明什么问题。为了寻求片刻平静与安宁,梅杰夫人甚至溜出唐宁街10号后门去散步,而周围的人们竟没认出她。在丈夫竞选首相的三位夫人中,梅杰夫人是知名度最低,因而也是最使人感兴趣的一位。从表面上看,她是一位典型的议员夫人,她也参加一些赞助和慈善活动。

布什表态

    1、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是不能接受的,我要求联合国予以制裁……
    2、我将向海湾派出地面部队,以便向那个残暴的独裁者传递信息……
    3.我已把美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团结起来,反对巴格达在科威特的野蛮行径……
    4、我认为,伊拉克把无辜的平民当作人质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5、我决定把海湾的地面部队增加一倍,以向萨达姆·侯赛因表明,侵略现在不能,今后也永远不能得到好结果!
    6、我已成功地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批准使用武力把伊拉克赶出科威特……
    7.无言
    8.……我只希望萨达姆同我谈谈……
    (原载香港《南华早报》)

斯大林的替身

    【苏联《苏维埃爱沙尼亚报》11月27日报道】题:斯大林的替身(作者
    科兹洛娃)
    1935年,斯大林想寻找一个同他长得相象的人。在乌克兰文尼察工作的会计师叶夫谢伊·卢比茨基被选中了。同年9月,卢比茨基告别了家人,来到了莫斯科近郊的一座别墅。
    理发师、裁缝、化妆师对卢比茨基的外表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和化妆。半年后,斯大林会见了自己的替身,并且同他谈了话,表示满意。
    卢比茨基首次作为替身出头露面是会见苏格兰矿工。他会见的这个代表团的成员都没有见过真斯大林。假斯大林表演得非常精彩,甚至连翻译和克里姆林宫的工作人员都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有时,斯大林让替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听取叶若夫等人的汇报。斯大林本人则躲在隔壁听汇报。卢比茨基住在别墅里,有着十分优越的生活条件,有娱乐活动。拜访假斯大林的人都事先得到叮嘱:不得向领袖提问题。结果,没有人能够猜到在他们面前的是真斯大林还是假斯大林。就连服务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对假斯大林产生过任何怀疑。
    假斯大林经常出现在剧院,在列宁墓前检阅节日游行队伍……只有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马林科夫等斯大林最亲近的人才能分出真假。
    卢比茨基后来住在杜尚别,一直活到1981年。最早透露这一秘闻的是加拿大记者赫罗尔,他采访过卢比茨基,一起进行过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