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渴望》轰动北京城

    【香港《大公报》12月11日文章】题:《渴望》一剧轰动京华(作者文生)
    在港、台、新的人情剧不断“冲出”大陆荧屏之际,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部室内连续剧《渴望》。50集仅用8个月便拍好,第一次尝试就显出室内剧的优势。这部戏在大连、南京播出并引起轰动后,10月份又开始在北京上映。京城的男女老少被剧中人物的命运深深地打动,播出的次数从每周一次、两次增至4次,使一部台湾连续剧不得不改期播映。《渴望》成功了!
    回想这部戏开机之时,记者们甚至还不能将全剧的故事梗概告诉读者。这其实正是室内剧的特点,剧本是边排,边设计边写的。制片人刘沙告诉笔者:拍到后来,演员是上午拿本子,下午进棚拍戏。当然,全剧的故事概貌是在开拍前定好的。几位作家,包括那位在中国文坛颇受非议的王朔,在一夜之中“信口开河”地编撰出来。从已播映的剧集来看,较强烈的戏剧冲突与一定的文学性确实显现了作家们的功力。
    《渴望》所反映的时间跨度从本世纪60年代末到80年代末,中国经历了一段极为特殊,充满戏剧性变化的时期。在这20年间,人们的社会地位,价值观念,人际关系统统被打死,继而又频繁地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新的“确立和组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与一个普通小市民家庭在这一背景下的恩恩怨怨,演出了一幕幕既令人叹息,又使人鼓舞的悲喜剧,从而透视出从“文革”到“改革”在普通中国人生活与心理上留下的创伤、悲痛与希望。全剧保持了浓郁的“京味”、从60年代到80年代,每个时期都尽可能保持历史原貌,选取了恰当的场景与配乐。人物语言精练、幽默,观赏性很强。
    笔者强烈地感到这部欢的成功还在于全剧的内容:从60年代到80年代,社会变迁对于每个中国人的影响都是那么巨大。多少家庭触景生情,又忆起过去发生在自家及周围那些亦喜亦悲的事悄。相对于中国电视界而言,《渴望》成功的意义更在于它积累了室内剧的经验。行家们预测,在明年的“飞天”奖及《大众电视》“金鹰奖”的评选中,《渴望》具备极强的竞争能力。

“南京大屠杀”的又一铁证

    【共同社波恩12月18日电】题:当年德国驻华使馆文件详细记载了南京大屠杀的情况(记者今井发自波恩)
    共同社波恩分社获得的当年德国驻华使馆文件,在53年后的今天,把日本军队进入南京城之际发生的“残暴行径”的真实记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下面从长达190页的文件记载内容来看一看当时的情况。
    1937年12月13日,日本军队攻占南京。当时在南京的德国外交官,通过自己的耳闻目睹,详细记录了日本军队的“残暴行径”:少女被多次强奸,一名妇女的脖子被割断一半,四个月后扬子江岸边还漂浮着3万具尸体……。
    大屠杀是从日军进城的当天开始的。30多名日本兵闯入市区西南“新街口5号”回民的院中。出来开门的主人被手枪打死,叩头求饶的同院人也被枪杀。同院人的妻子和一岁的婴儿起先是藏在桌子底下的,后被日军发现,并被剥光衣服轮奸,最后被日本兵用匕首刺死。日本兵甚至还对她的尸体进行了凌辱。婴儿也被匕首刺死。
    在隔壁屋子里的一名16岁少女和一名14岁少女被轮奸后杀害。试图阻止日军兽行的祖父母也被杀死。
    院主人的孩子也遭残害。两岁的儿子被日本刀竖辟成两半,8岁的女儿活了下来,她同躲起来幸免于难的4岁的妹妹在其后的两周里和11名亲人的遗体一起生活。
    在东京审判时作证的美国牧师马吉当时用摄影机将惨遭杀害的死者遗体拍了下来,并向死者的亲戚和孩子了解了这家的人员构成和死者惨遭杀害的情景(据1939年2月1日的报告和2日10日的录像说明)。
    拉贝(纳粹党南京支部长)1938年2月6日亲眼看到从沼泽地收拢120多具尸体。日军先是用机枪一阵扫射,接着将尸体点燃。由于焚烧要花很长时间,后来干脆把这些尸体抛入水中。死者的双手被铁丝绑在脑后(据1938年2月10日的报告)。美国的教会医院直到1938年1月中旬还接纳了大屠杀的牺牲者。
    “一位妇女脖子只被割断一半,她被抬进医院。其他孕妇被刺刀戳穿腹部,腹中的孩子被刺死。……在难民营,每天晚上有日本兵闯进来,他们当着受害者家属的面去满足那罪恶欲望(1938年1月15日的报告)。转移到汉口的德国大使特劳特曼在给德国情报局的信中记述了路透社记者史密斯亲眼看到的情况。
    “我看到,日本军队在野外的开阔地带将数千名中国人捆绑起来。为了将他们枪杀,一批一批地带走。中国人被压跪在地上,后脑挨一枪。我亲眼看到有100多人就是这样被枪杀的”(据1938年1月6日的报告)。
    直到1938年3月,南京市内还有许多尸体在露天放着,扬子江岸边漂浮着大屠杀后留下的约3万具尸体(据1938年3月4日的报告)。
    南京大屠杀是否发生过,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然而,在1933年2月10日德国大使馆成员罗
    森的记录材料中有这样的记载:松井石根大将在同南京自治政府委员会的高级官员会谈时曾承认“日军在进入南京时做了不光彩的事”,并表示了遗憾。
    【共同社波恩12月17日电】(记者今井)当记者获知当年德国外交官对“南京大屠杀”事件曾写下详细的现场报告,并得知这些文件一直被保存在前东德国立中央文件馆(即现在的德国联邦文件馆波茨坦分馆)一事后,最近设法弄到了它的复印件。
    历史学家、一桥大学前教授藤京彰在审阅这些文件后发表评论说:“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官方文件,而且,它是由当时日本的友好国家的外交官通过报告形式汇总的。这在目前对该事件仍有人持否定观点的情况下,将成为证明南京大屠杀曾经发生过的宝贵资料。”
    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报告上,主要署名者是德国大使馆南京分馆政务秘书罗森。

张学良访谈录(六)

    问:您父亲被日本关东军炸死后,您马上知道这一消息吗?
    答:当时我不知道。我父亲死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生日。我很迷信,总感觉父亲与我有特殊关系。我出生时,父亲头一次打了一个胜仗,起了家。父亲很喜欢我,父亲之死使我非常难过。我现在的生日是假的。我不能过生日,因为这会使我想起父亲。最初我不知道父亲被炸死,部下仅告诉我是负伤,所以我晚了几天才回家。如果当时告诉我真相,我会立即赶回去。我一点都不怕日本军,如果他们在杀死我父亲之后再杀死我,我相信一定会有比我更厉害的“张学良”出现。在政治上搞暗杀是绝不会成功的。
    问:您当时就知道炸死您父亲是军部部分人的阴谋吗?
    答:当时,不仅我,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中国人连南满铁路都接近不了,谁能做这样的事呢?而且日本人当时停止了铁路的列车,谁能做到这一点呢?停火车的目的是炸我父亲乘坐的列车。
    问:在您父亲被炸死后,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同日本人接触的?
    答:我对日本非常不满。家仇国难集于一身,同日本有不共戴天之仇。
    问:据说,床次先生曾从您那里拿到过政治资金?
    答:床次先生同我见过面,我们谈得很好。我们谈到中日悬案问题。他表示,一旦执政就着手解决悬案问题。他缺少竞选资金,我说送他2000万。他希望借,在有能力时归还。他拿到了50万,其余的钱由于竞选不成,他没有要。
    问:请谈谈东北的易帜问题。
    答:那时候,我一个命令,全东北就全换成青天白日旗。这不是因为我父亲被日本人杀死才易帜。我主张国家统一和富强。父亲不死我也会这样做。这件事促使我抗日的决心更坚定。
    问:请问杀杨宇霆的原因是什么?
    答:杨宇霆和常阴槐是我父亲老部下,不听我指挥,企图反叛。他们的反叛只能让我的部下和老百姓吃苦。让别人怕我,骂我,我也只能这么做。
    问:关于日本公使佐分利贞男之死,原因是什么?
    答:我同佐分利在日本领事馆谈过一次话,谈到深夜,谈得很好。他说回到日本后尽力解决满洲的问题。但回国后,他死了。我怀疑,他的死不是自杀,是他杀。日本军人做到这样的地步,日本没有亡国,这是上帝的恩典。佐分利之死使我非常难过。虽然我知道当时中国无力和日本军作战,也想和日本合作,但是日本军部所提的条件我无法接受。
    问:先生对东北建设非常热心,要建设与南满铁路平行的铁路。你当时有无想到这会引起同关东军的冲突?
    答:这不是关东军的问题,而是日本政府的问题。例如,兴建从大虎山到黑龙江的铁路引起很多麻烦。还有为出口大豆,我们建设葫芦岛港口也发生问题。我们从大连港出口大豆受到日本方面的刁难。
    问:是否为了竞争?
    答:不是。南满铁路是日本的,我们要有自己的铁路。当然,我们的铁路建成对南满铁路是有影响的。修铁路不是我提出的,在我父亲的年代,我们就有修铁路的计划。我想同日本合作,但日本没有诚意,只想控制我们,那是没有办法的。(六)

日军「南京大屠杀」后销毁尸体十五万

    【美联社东京12月14日电】题:日本军官说,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销毁了15万具尸体
    据日本《每日新闻》今天报道,前日本皇军的一位军官说,在1937年南京大屠杀之后,至少有15万具尸体被销毁了。
    这家报纸说,它得到了太田知雄中佐的一部有44页的关于南京大屠杀后销毁尸体的影集,从这部影集可以看出,在臭名昭著的南京大屠杀之后,数以万计的尸体被销毁了。
    据这家报纸说,这种证据被弄到日本来还是首次。
    太田当时是一名少佐。他和大约800名日本兵把1.9万具尸体转送到了扬子江边。
    他写道,这些士兵把尸体从卡车搬到江岸上,接着又有30艘船运来了1500具尸体。此后,他帮助焚烧了3万具尸体。
    他写道,当时其中的一些人仍然活着,但是,“他们被用刀砍头刺胸,活活地被杀死了”。
    这些军人销毁掉了10万具尸体,另一支部队销毁了5万具尸体。
    这些数字出于太田1954年3月3日的口供中。当时他57岁,与大约1000名其他日本战犯被拘留在中国抚顺一个战犯中心。他1956年返回日本,1964年去世。

港台短讯

    ▲台《联合报》十七日报道,台「交通部」官员十六日称,有关当局正研究建议「大陆工作会报」,考虑于适当时机先行开放悬挂外国旗的权宜船舶直航海峡两岸。
    ▲台《中国时报》十六日报道,台「陆委会」将成立「业务协调会报」,由「陆委会」副主委马英九担任召集人。
    ▲台湾《联合报》十五日报道,据台「中央银行」统计资料显示,从去年年底至今年十一月底,新台币贬值百分之七点九。
    ▲台湾《民众日报》十四日报道,合将于明年一月十日发行第一期建设公债三百亿元。
    ▲台《民众日报》十四日报道,郝柏村十三日说,台可利用其巨额外汇存底,到岛外寻找矿源或购买开采权,木材燃料也可购买。
    ▲台《民众日报》十五日报道,台民进党新竹市党部十四日正式聘任主张「台独」的黄华、陈婉真、陈昭南为该市党部顾问。
    ▲中央社十五日报道,台「教育部长」毛高文十五日说,该部计划在未来六年内增设四所大学,包括为侨生而设的暨南大学,另外,还设两所艺术学院、六所技术学院,以及十所专科学校。
    ▲《香港时报》十七日报道,「大陆与香港青少年问题与对策」研讨会,十七日在香港举行。

漫画

    说明:金融机构的保管箱最安全。可是一位台北县民把财物存放在中央信托局保管箱仍然被盗领。保管箱存放的财物都不保险,还有哪儿更安全?(原载台湾《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