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短剑行动(二)

威尼斯的偶然发现
    今年年中,意大利著名水城威尼斯。36岁的年青法官弗里策·卡松在浩繁的档案卷宗中查找了1972年发生的一起爆炸事件的有关材料。在这起事件中,有3名警察被炸死。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他首次发现这起事件中暴徒使用的炸弹来自意大利北部GLADIO的一个秘密武器库。
    “GLADIO”,这几个大写字母引起了卡松的极大兴趣。他与另一名法官合作。探其究竟。最后终于得知它是一个由北约控制的秘密组织的代号。这两名法官说,这个秘密组织起初是为反入侵而建立的,但后来却转了向,他们通过初步调查得到的第一印象是:恐怖活动——红色旅——保安警察——GLADIO之间有着莫名其妙的内在联系。
    卡松把调查结果上报了有关部门。于是,意大利政界及军界人士纷纷来到他的办公室,询问有关“GLADIO”的详细原委——
    1951年,正值东西方冷战高潮时期,美国中央情报局派要员来到意大利,向意大利军方授意建立预防苏联入侵的幕后组织。随之,美意两国情报部门便共同组建了“突击队网”,并起名为OPERATIONGLADIO(短剑行动),而参加者则称为“角斗士”。按照计划,70%的“角斗士”部署在意大利北部与南斯拉夫接壤地带,因为那里内乱频仍,而且直接面临共产党威胁。
    另一部分“角斗士”则派往意共活跃的艾米利亚—罗马澳地区。其使命是,对外防范入侵,对内防止共产党上台。
    1959年,“短剑行动”组织与北约达成协议,决定接受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的保护与领导,并通过协调委员会与其他西欧国家的相应组织配合行动。
    “短剑行动”在意大利全国各地建有139个秘密武器库。1973年,这些武器库奉命封存时发现,其中12个武器库中的武器不翼而飞,至今下落不明。
    在意大利西部撒丁岛上,有一片宽阔地带。那里就是冷战网的“军事破坏行动训练中心”,系根据与北约达成的秘密协议于60年代修建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为训练中心提供了筹建资金和首批武器:手枪、塑料炸弹、燃烧弹等。今年春天,一批“女角斗士”就在这里接受了最后一次由专门情报人员及作战人员进行的破坏和游击战术的训练。
    (二)

“莫罗事件”再次掀起政坛风波

    【法国《世界报》10月21日—22日(合刊)文章】题:阿尔多·莫罗的幽灵又在意大利政界游荡
    最近在米兰发现了意大利前总理阿尔多·莫罗在1978年被红色旅监禁时草拟的数百封信件的复印件,这一发现重新引起了有关这位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总理之死的争论。
    是下层社会的政治花招?是颠覆共和国的阴谋企图?或者是迟来的历史报复?在阿尔多·莫罗被红色旅绑架和暗杀12年后,这位为国家利益而牺牲的伟大政治家的幽灵又在意大利大地上徘徊。莫罗事件从未完全得到过彻底的澄清,也从未得到全面的说明,如今,这一事件在意大利政界中再次掀起风波。
    10月中旬,在米兰过去曾为红色旅藏身处的一套房间里,发现了阿尔多·莫罗写的材料。从那时起,谴责、猜疑、含沙射影的报复性攻击便又接踵而来,毒化了政治一新闻界。因此,10月18日中午,人们在悄悄议论意大利总统本人将会被迫辞职。这是因为阿尔多·莫罗在一份过去从未公之于世、而今则由一些匿名人士向一些报刊提供的备忘录中认为,意大利现总统、1978年的天民党内政部长科西加当时完全被他的表兄、意共的“红色侯爵”恩里科·贝林格所“迷住”。他“不是自动地,而是在他人的影响下“拒绝与恐怖主义者谈判。那么是在谁的影响下呢?无疑,是在贝林格的影响下,而且也在其他更神秘的人物的影响下。
    总之,尽管12年前的意大利政府首脑朱利奥·安德烈奥蒂(他1989年再次当上总理)也被指控与美国人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但是今天所“透露的情况”首先针对的目标是意大利现任国家元首。
    10月19日安德烈奥蒂在对意大利《共和国报》发表谈话时说,他丝毫不感到后悔:“政府当时的坚定立场不仅是法律,而且也是一种职责。如果我们为了解救我们当中的一个人而同意释放一些杀人犯(红色旅提出的释放阿尔多·莫罗的交换条件),那么我们整个国家机器中就会出现混乱。”报纸所提出的问题是合情合理的:在警察对米兰的这一藏匿处进行了3次正式搜查之后,一名年轻的泥瓦匠怎么可能在拆除一块隔板时偶然发现这一历史“财宝”呢?此外,在发现这份419页手稿(其中有些并非出自莫罗之手)的同时,还在一扇窗户下发现了3件武器和6000万里拉的现款,这些手稿、武器和现款12年来是否一直就在那儿?是否有人事先将这些东西放在那里,以便在这个时候正好被人找到?为什么这些手稿都是复印件?谁掌握着原件?意大利政府首脑说:“如果警方和我们的情报部门不能使这件事真相大白的话,那么这将是很严重的。”

在现代最严密制裁下伊经济仍在运转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9日文章】题:伊拉克在入侵前匆忙筹集资金减轻了制裁带来的冲击
    据消息灵通的阿拉伯金融界人士说,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两天以前,伊拉克中央银行向中东和欧洲相应的银行发出电报,要求将伊拉克的帐户转到约旦中央银行。
    没人确切知道伊拉克筹集了多少资金,估计有1亿到4亿美元。
    这一次的制裁已经被证明属于现代史上最严密和广泛的制裁。专家们说,伊拉克的经济正在慢慢地被压垮,但是,伊拉克还在继续运转。在巴格达的西方外交官和记者说,这个城市的市场货架上仍然高高地堆放着商品,工厂还在开工,最重要的是,军队仍然装备精良,零部件供应良好。
    部分原因是萨达姆有一个战争金库,金融界人士和分析家们估计这一金库有20亿到40亿美元。这笔钱来自伊拉克的国民储备,来自入侵前筹集的资金,还来自抢劫科威特银行和企业。一些阿拉伯人士说,萨达姆还尝试了许多其它方法:通过约旦、利比亚、黎巴嫩和海湾地区同情伊拉克的银行来筹集资金,发行政府债券,向伊拉克公民勒索钱财,甚至向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请求财政援助。
    大多数专家认为,这些有限的资金是不够的。一位与伊拉克关系密切的巴勒斯坦银行家说:“如果我们谈论的是今后6个月,那伊拉克人能够支撑,但是,如果我们谈论的是今后18个月,他们就支撑不住了。”

历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美国《今日美国报》报道】题:历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1990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苏联)
    1989达赖喇嘛(中国西藏)
    1988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
    1987奥斯卡·阿里亚斯·桑切斯(哥斯达黎加)
    1986伊利·威泽尔(美国)
    1985世界医生防止核战争联合会
    1984德斯蒙德·图图(南非)
    1983莱赫·瓦文萨(波兰)
    1982阿尔娃·米达尔(瑞典)和向方索·加西亚·罗夫莱斯(墨西哥)
    1981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设在瑞士)
    1980阿道弗·佩雷斯·埃斯基维尔(阿根廷)
    1979特里萨嬷嬷(印度)
    1978梅纳赫姆·贝京(以色列)和安瓦尔·萨达特(埃及)
    1977大赦国际(设在英国)
    1976梅里德·科里根和贝蒂·威廉斯(英国)
    1975安德烈·萨哈罗夫(苏联)
    1974肖恩·马克布莱德(爱尔兰)和佐藤荣作(日本)
    1973亨利·基辛格(美国)和黎德寿(越南,他拒绝受奖)
    1971维利·勃兰特(西德)
    1970诺曼·博劳克(美国)
    1969国际劳工组织(设在瑞士)
    1968勒内·卡森(法国)
    1965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1964马丁·路德·金(美国)
    196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协会(设在瑞士)
    1962莱纳斯·鲍林(美国)
    1961达格·哈马舍尔德(瑞典)
    1960阿尔贝特·卢图利(南非)
    1959菲利普·诺尔—贝克(英国)
    1958乔治·皮尔(比利时)
    1957莱斯特·鲍尔斯·皮尔逊(加拿大)
    1954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设在瑞士)
    1953乔治·卡特利特·马歇尔(美国)
    1952阿尔贝特·施韦泽(法国/德国)
    1951莱昂·儒奥(法国)
    1950拉尔夫·本奇(美国)
    1949约翰·博伊德奥尔(英国)
    1947英国教友会和美国教友会
    1946埃米莉·格林·鲍尔奇(美国)和约翰·罗利·R·马特(美国)
    1945科德尔·赫尔(美国)
    1944国际红十字会(设在瑞士)
    1938南森国际难民救济局(设在瑞士)
    1937塞西尔勋爵(英国)
    1936卡洛斯·德·S·拉马斯
    (阿根廷)
    1935卡尔,冯·奥西茨基(德国)
    1934阿瑟·亨德森(英国)
    1933诺曼·安吉尔爵士(英国)
    1931简·亚当斯和尼古拉斯·M
    ·巴特勒(美国)
    1930拉尔斯·瑟德尔布罗姆(瑞典)
    1929弗兰克·凯洛格(美国)
    1921费迪南·比松(法国)和路德维希·克维德(德国)
    1926阿里斯蒂德·白里安(法国)和古斯塔夫·施特雷泽曼(德国)
    1925奥斯汀·张伯伦爵士(英国)和查尔斯·G·道威斯(美国)
    1922弗里德乔夫·南森(挪威)
    1921卡尔·H·布兰廷(瑞典)和克里斯蒂安·L·兰格(挪威)
    1920利昂·布尔热瓦(法国)
    1919伍德罗·威尔逊(美国)
    1917国际红十字会
    1913亨利·拉方丹(比利时)
    1912伊莱休·鲁特(美国)
    1911托比亚斯·阿赛尔(荷兰)和阿尔弗雷德·弗里德(奥地利)
    1910国际和平局(设在瑞士)
    1909奥古斯特·贝尔纳特(比利时)和德康斯坦·德雷贝克(法国)
    1908克拉斯·阿诺尔德松(瑞典)和弗雷泽里克·贝耶(丹麦)
    1907埃内斯托·莫内塔(意大利)和路易·勒诺(法国)
    1906西奥多·罗斯福(美国)
    1905贝尔塔·冯·苏特纳(奥地利)
    1904国际法研究所(比利时)
    1903威廉·R·克里默爵士(英国)
    1902埃利·迪科门和阿尔贝·戈巴特(瑞士)
    1901亨利·杜南(瑞士)和阿尔贝·帕西(法国)
    (注:没有列出的年份没有评出诺贝尔和平奖。)

重建科威特需要多少钱?

    【法新社马德里12月5日电】科威特前财政大臣贾西姆·卡拉菲5日说,重建被占领的科威特需要花费400亿美元。
    卡拉菲说:“由于伊拉克的破坏和洗劫,重建可能要花费150到200亿美元。但是,由于冻结科威特财产,失去私人企业和无法进行石油生产的影响而造成的‘无形损失’,可能还要花费150到200亿美元。”
    卡拉菲和其他4位科威特议会议员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公布伊拉克入侵给科威特人民带来的灾难。

玛·撤切尔计划进行旅行讲演

    【法新社伦敦12月9日电】据《观察家报》9日报道,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计划进行一系列的国际旅行讲演以“宣传自由市场、坚挺的货币和可靠的国防”的优点。
    《观察家报》说,刚失掉保守党领袖和相位的撒切尔夫人将建立一个拥有1000万英镑的基金会,这笔钱将从支持者们那里募集。
    该报说,撒切尔夫人及其丈夫丹尼斯已把其市郊的住宅出售,将搬到伦敦市内切尔西的一所大住宅,撒切尔基金会也将设在那里。该报说,撒切尔夫妇说,这所大住宅价值650万英镑,而家具为300万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