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艾尔沙德取消孟加拉国紧急状态

法新社六日报道,这是达卡电台授引一项官方声明宣布的。

海地首都太子港六日发生爆炸事件

美联社报道,五人丧生,至少四十三人受伤。目前尚无人宣称对这起事件负责。

阿富汗抵抗力量谴责联合国通过的决议

美联社六日报道,该决议指责阿抵抗力量滥杀战俘和平民。

伊拉克将要求设在阿尔及尔的非正式的国际法庭审判美国总统布什

美联社六日报道,伊拉克说美带头实行的封锁使一千四百名儿童丧生。

里根说戈尔巴乔夫可能在苏经济危机期间实行军管

美联社五日报道,里根是在英国访问时说这番话的。

巴解要求安理会派员到以占区保护巴勒斯坦人

美联社六日报道,但美国可能会否决向以占区派员的决议。

十二个非欧佩克产油国六日在坎昆开会

埃菲社报道,它们将讨论海湾危机给世界石油市场造成的后果等问题。

菲律宾总统科·阿基诺要求能源调节委员会降低油价

美联社六日报道,她担心油价上升会引起社会动乱。

意大利埃及正说服索马里交战各方下周在开罗就停止冲突举行会谈

法新社四日报道,目前已有四个反对派同意出席,但两支游击队仍未同意。

卢泰愚希望苏对朝鲜施加影响

时事社报道,南朝鲜总统卢泰愚五日与到访的日本公明党委员长石田举行会谈时说:「为推动北朝鲜与南朝鲜的对话,使和平统一顺利进行,我希望苏联能够发挥其影响力。」

欧共体:贸易集团将成为政治联盟

    【美联社布鲁塞尔12月5日电】欧洲共同体外交部长们昨天向他们的国家元首转交了一份关于如何使欧洲共同体更加民主并且使它在政治和安全问题上代表它的12个成员国讲话的报告。
    这份文件反映了欧洲共同体国家和欧洲共同体主要机构在这个贸易集团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政治联盟,以与它在90年代末努力成为一个货币和经济联盟的雄心勃勃的运动相称的意愿。
    它将在欧洲共同体领导人12月14日至15日在罗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加以讨论。
    这份政治联盟文件除了提出其他问题之外还提出如下几点:
    ——“(欧共体国家)绝大多数愿意制订一项共同的外交和安全政策。”这两个方面如今没有包括在欧洲共同体之内。
    ——大多数欧共体成员国希望在欧共体的活动中加上外来移民问题和同贩毒作斗争的努力。
    ——大多数欧共体国家希望扩大欧洲议会的权力,其办法是使这个有518名议员的议会在起草欧共体预算和挑选欧共体执委会主席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
    ——在新规定一种“欧洲公民身分”的问题上达成了广泛一致的意见,这种公民身分将使欧共体的国民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可以居住在欧共体的任何地方,如果他们要到欧共体外部去旅行,欧共体任何国家都会给他们提供外交服务。
    报告说,最有争议的问题是使欧共体有一项共同的安全政策的建议。
    报告说:“大多数代表团认为难以把安全问题同防务问题区分开来。”
    【法新社巴黎12月5日电】法国经济部长皮埃尔·贝雷戈瓦5日在这里说,只有12个欧共体国家政府同时组建一个强大而民主的“经济政府”,才能产生一种单一货币。
    贝雷戈瓦说,只有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才会成功。
    ——成立一个直接代表各成员国行事的强大而完全民主的“经济政府”。各成员国将继续执行经济政策的主要方面。
    ——各成员国在经济上的一致性。只有12个成员国取得相似的经济和社会状况,尤其是价格和利率达到非常相似的程度,那么单一货币才是可靠的。
    ——共同体的内聚力。法国的目标仍然是“在12国当中建立显然是经济和货币上的联盟,同时建立政治联盟”。

合众国际社说:巴勒斯坦人开始改变对伊拉克态度

    【合众国际社开罗12月4日电】正当萨达姆想利用巴勒斯坦问题作为同美国谈判的筹码时,伊拉克与巴解的联盟出现分裂。
    尽管巴解领导人阿拉法特在4个月前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后尊重巴勒斯坦公众中的主流意见,支持伊拉克反对西方,但是,无论在政治方面还是在金钱方面,这种支持所付的代价都是高昂的。
    已经有一些小小的迹象,表明巴勒斯坦人与伊拉克立场的不一致。如阿拉法特在日内瓦承认,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使巴解和巴勒斯坦人丧失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他还叙述了本来就
    不牢固的伊巴联盟中关系越来越紧张的情形。
    巴解驻中东的一位温和派官员说,阿拉法特作出站在萨达姆一边的决定在当时是必要的,这样可使这位巴解领导人符合巴勒斯坦公众中的主流意见。但是他也承认,巴勒斯坦人的意见已渐渐地开始改变,变成反对伊拉克领导人。
    尽管萨达姆公开宣称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但是,他的堂兄阿里·哈桑·马吉德到现在改名为伊拉克的科威特省走马上任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围捕被怀疑不支持伊拉克侵略的巴勒斯坦人。
    萨达姆统—阿拉伯——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目标招致许多巴勒斯坦难民的反对。
    从科威特逃到约旦的巴勒斯坦人用怀疑的目光观看支持萨达姆的示威游行。某巴勒斯坦人说:“科威特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却失去了一切。科威特不再存在了,一切都成了伊拉克的。”

中东最新动态

    ▲据美联社报道,一家法国电台5日说,美国总统布什将于12月17日在华盛顿会见伊拉克外长阿齐兹。可是白宫说,会见日期尚未确定。
    ▲据路透社报道,法国外长迪马5日说,联合国安理会五个成员国将于今后数天内在欧洲举行会晤讨论和平解决海湾危机问题。
    ▲据法新社报道,欧洲议会代表团5日到达巴格达。萨达姆在会见他们时重申,在历史上,科威特本是伊拉克的一部份。
    ▲据法新社报道,也门副总统比德在会见萨达姆、约旦国王侯赛因和阿拉法特后,呼吁召开阿拉伯首脑会议。
    ▲据合众国际社报道,伊朗外长韦拉亚提5日同法国外长举行了一小时会谈。伊朗认为,为使伊拉克撤出科威特可进行某种程度的妥协,但法国坚持伊拉克必须无条件地执行联合国决议。

以色列对美伊对话感到不安

    【法国《费加罗报》12月3日文章】题:以色列的惊讶
    对于布什总统向萨达姆提出的对话建议,以色列感到惊讶,甚至不安。为了安慰希伯来国,美国国务卿贝克急忙强调说,美国不想同巴格达签订一项有损于耶路撒冷的协定。以色列科学部长内埃曼把贝克说成是1938年签署慕尼黑协议的英国首相张伯伦。他说:“贝克的巴格达之行与张伯伦的慕尼黑之行极为相似。”
    以色列总理沙米尔的一名顾问说:“以色列总理将于12月中旬前往美国,向美国明确说明,以色列决不同意为华盛顿和巴格达可能的和解付出代价。”以色列认为,外交解决海湾危机,使伊拉克军事潜力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是最坏的前景之一。据以色列专家说,巴格达只要一二年就可以造出原子弹。
    另一个不安因素是,如果伊拉克部分或全部撤出科威特,以色列将处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压力之下,它们会要求以色列撤出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国土报》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萨达姆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像阿拉伯民族的救星。”

美报文章:萨达姆力图重新确立阿美关系格局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2月4日文章】题:萨达姆力图重新确立阿美关系格局
    美国作出的要同巴格达直接对话的姿态不仅给阿拉伯世界带来了以折衷的办法解决海湾危机的希望,而且还开创了将使阿美关系更趋平衡的新纪元。
    阿拉伯国家的一些官员说,如果美国只是保证伊拉克在海湾地区的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其中包括让伊拉克获得进出海湾的一个港口,那萨达姆是不会满意的,但会努力重新确立阿美关系的基础。
    阿拉伯国家的官员说,即使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不坚持非要把海湾危机和巴勒斯坦问题直接相联系,那他也会向美国明确表示,只有华盛顿表现出它尊重并承认阿拉伯民族的利益,其中包括巴勒斯坦人的愿望,美国人在这一地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护。一位高级阿拉伯外交官说:“萨达姆向美国人发出的信息是,他们再也不能象过去那样,不认真考虑阿拉伯的民族利益就理所当然地随意占有这一地区的石油了。”
    阿拉伯的一位高级外交官说:“如果华盛顿和巴格达能够达成一项考虑到伊拉克利益的解决办法,那么,萨达姆将会以阿拉伯世界官方发言人的身份出现。”
    但是,西方一些分析家说,布什发出了开始一种难以预料的外交进程的信号,但这一进程未必就能按照华盛顿公开所希望的方向进展。

从宪兵变为消防队员

    【法国《费加罗报》12月5日文章】题:法国在非洲从“宪兵”变为“消防队员”
    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法国部队在非洲大陆从加蓬到科摩罗,从卢旺达到乍得,进行了4次军事干预。
    尽管出兵的理由已从“历史责任”变为“人道”考虑,但是有关巴黎对非洲内政的影响的问题仍然没有明确答案。由于缺乏固定政策,巴黎对各种危机的反应各不相同。出兵卢旺达的行动巩固了一个摇摇欲坠的政权,而在乍得采取“不干预”政策,致使一个政权陷入绝境。然而,这两种情况有极为相似之处:反对派在叛军首领指挥下从邻国攻入国内,并可能得到外国的支持。此外,这两个政权都没有实行多党制。密特朗总统一直把是否实行多党制作为法国提供援助的标准之一。
    这是双重标准。尽管这两次行动都被称之为“人道行动”,但是乍得的哈布雷是以法国的“历史责任”的名义被抛弃的,而法国在卢旺达的利益促使法国保住了哈比亚利马纳总统的政权。
    实际上,法国再也没有推行一项协调一致的非洲政策的手段。经济数字非常明确:法国在黑非洲的私人投资从1980年的830亿法郎降至1988年的360亿法郎。非洲的灾难迫使非洲的6600名法军不停地四处干预。如今,法国不是非洲“宪兵”,而是非洲“消防队员”。

戈尔巴乔夫的地位没有动摇

    【共同社东京12月5日电】苏联塔斯社新社长列夫·斯皮里多诺夫5日接受了共同社记者采访。对于戈尔巴乔夫总统越来越受到保守派和激进派两面夹击的问题,这位新社长说:“总统依然是第一把手,他有绝对权威,他掌握着内外政策的决定权。”他强调说,“总统提出的计划将带来政治稳定。”关于签署新联盟条约的可能性,这位社长表明了较为乐观的看法。他说:“这份文件将得到人代会的批准,大部分加盟共和国将签署这项条约。”
    关于共产党独裁体制将崩溃,新政党将相继诞生的问题,这位社长指出:“诚然,在这一年里,有150万人离开了共产党,但仍有1700万人留在党内。在苏联还没有能与共产党并驾齐驱的政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