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控制日本的六大企业集团(四)

    然后,由各个会员企业的总经理组成总经理会,但这个总经理会是在拥有股票的基础上组成的,并不是单纯的总经理们的友好俱乐部。各个企业的总经理虽然并非都是自己公司的大股东,但却代表着本公司拥有的集团中其他企业的股票,因此,总经理会实际上行使着大股东会的作用。另外,还以相互作为对方大股东的形式进行相互控制,所以,总经理会亦可称为相互控制的机构。
    战后,银行(金融机构)和综合商社是持股的主要力量,它们作为系列贷款和扩大事业的组织者使集团不断发展壮大。而且,它们以巨额资本为支撑,联合向成为时代大潮流的产业投资,比如过去的石油化学和原子能,今天的城市再开发、信息通信、生物工程和宇航。这种联合投资进一步加深了它们作为命运共同体的利害关系。
    当我们观察这些企业集团目前的状况时,我们发觉非常有趣的是,如果把成员企业的“子公司”纵向相加,6大企业集团便如庞然大物呈现在我们面前。
    大企业称1985年前后为“合并决算元年”。从那以后,大企业将“子公司化”作为走向21世纪的经营战略的支柱。
    即使按照公正交易委员会的标准,参加各总经理会的成员企业(母公司)和子公司(出资50%以上)及关联公司(出资10%以上50%以下)也算在6大企业集团内。
    这样算来,1987年度6大企业集团所属的企业数量为11999家,从数字上来看,只不过是日本全部企业的0.6%。然而,资本总额却达到了日本全部企业资金总额的32.03%,总资产达到26.95%,销售额也达到25.2%。
    在日本企业总数中所占比率不足1%的一小批企业,却占据着整个日本经济的1/4到1/3,这不能不令人惊讶。(四)

法国和加拿大队进入第十二届民办男子排球锦标赛半决赛

进入半决赛的另两支队是意大利和荷兰队。

德国网球明星贝克尔表示明年将重新加入德国戴维斯杯网球队

他今年曾因个人原因拒绝参加该队比赛。

印尼队进入亚洲十六岁以下足球锦标赛半决赛

进入决赛希望较大的南朝鲜队已被淘汰。

世界网球明星韦兰赫将不参加 年底在德国举行的网球大满贯杯赛

韦兰德是第一个拒绝邀请的运动员。

加拿大获一九九二年高尔夫球业余团体锦标赛主办权

这是世界业余高尔夫球锦标赛组织作出的决定。

美国拳击手杰克逊获世界拳击组织中量级拳击冠军

他在同英国选手派亚特的比赛中打满了十二轮,以比分高而取胜。

瑞典公司大幅增加在欧洲投资

    【英国《经济学家》9月1日文章】题:瑞典公司向欧洲扬起风帆
    尽管瑞典公司没有咄咄逼人的公司侵略者的名声,但是,它们最近一直在争购欧洲各国的公司。跨国国际公司的统计数字显示,1990年上半年,瑞典公司花在欧洲跨国公司上的钱超过了任何国家的投标者,共向96家公司投资近116亿美元,已超过了法国。关于建立所谓“欧洲经济空间”的争论已使瑞典的企业家们感到焦虑不安。旨在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6个成员国瑞典、挪威、芬兰、冰岛、奥地利和瑞士更紧地捆在12国欧共体周围的谈判在布鲁塞尔已陷入僵局。斯德哥尔摩担心,如果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不能与欧共体达成协议,瑞典公司的结局就是被欧共体当作贸易障碍。
    瑞典的企业家们不想等那些官僚和政客们发完了牢骚再采取行动,他们要跟上形势发展的步伐。据瑞典经济与社会研究所提出的一份研究报告,这个国家40家最大的公司都计划在今后几年增加在欧共体国家的投资。
    瑞典公司突然疯狂购买欧共体公司的原因有四:国内市场狭小,国内经济失调,开发欧共体市场的机会以及对在布鲁塞尔所酝酿的事情日益感到担心。

苏核能源计划面临困难

    【法新社莫斯科9月23日电】苏联核能源计划遇到西方国家能源计划所碰到的同样困难——大家都想有更多的能源,但是谁又都不希望在它的后院有一个核反应堆。
    能源和原子工业部副部长鲍里斯·尼基佩洛夫上周对此间的一批记者说,一些工业企业被告知,它们今年冬天的能源供应将被削减20%。
    切尔诺贝利事件过去4年多后,核能源计划遇到了日益强大的敌视核能源的生态学运动,而中央的权威陷入了瘫痪状态。
    目前15个核设施的民用核能量增加到37.5兆千瓦,还有6个核设施正在建设。但是,这还远远落后于1985年的核计划规定的到2000年达得190至200兆千瓦的目标。
    尼基佩洛夫说:“当公众意识到除了核能源别无其他办法和能够建成安全的核反应堆后,我们希望,他们的态度会改变。”

苏学校公司派人出国学做生意

    【美国《商业周刊》文章】题:苏联人出国学习做生意
    为了培养出新一代经济管理人员和对外贸易专业人员,苏联首都莫斯科的一所高等商业管理学校以及其他学校和单位派出了4000到5000名年轻的管理人员到国外学习。
    据这所高等商业管理学校负责人维塔利·萨耶夫斯基说,他的学校派出的大多数学生先在国内上了两三个月的速成班,然后再花三四个星期的时间到国外学习销售、财会、金融和企业管理等。
    除象莫斯科的这所高等商业管理学校派学生到国外学习之外,一些公司也派有培养前途的年轻人出国学习。学习的时间不等,有的是几星期,有的长达一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去西德和美国学习。他们在国外参加速成班、参加交易会和参观外国公司。
    但是,要掌握市场概念和术语对苏联学生来说并非易事。虽然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外语,但是,讨论生意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个新课题。有12名苏联学生在法兰克福贸易学院学习。他们在听关于微观经济的讲座时发呆,不知所云。来自莫斯科能源研究所的一位培训生说,授课用词听起来好象都知道,但意思却完全不同。他说,当他们用西方方式做资产负债表时,他们的同学要花好几个小时才能把帐作出来。
    一些人认为,派人到国外学习,与其说是学习,还不如说是给了外国公司推销产品的机会。
    在西德毕业的一些苏联学生已经同西德公司签订了购买西德货物的合同,价值约600万美元。来自乌克兰的一家大型管道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说,在一些情况下,接受培训的人公开打听搞合资企业的机会。
    他说,他那个小组的大多数学生正在观察他们能在西德为自己所在的公司买些什么东西。他还说,他想买到几个小型制砖厂,用国内的原料做砖,然后在国内和西德出售。但是,一些批评家认为,派人到国外进行短期学习未必能使他们所在的公司与苏联其他企业进行竞争,更不用说去同外国公司竞争了。他们说,采用这种方法是在搞急救。

限制经理职工开设私人工厂

    【南斯拉夫《政治报》9月22日报道】题:企业有权禁止经理和职工在一定期限内开设私人工厂
    南斯拉夫联邦政府最近向联邦议会提交的企业法修改补充法规定,南斯拉夫企业可以自行制定条例,以规定本企业经理和职工在何种条件下不能建立私人公司,以免这种私人公司损害该厂利益。
    南斯拉夫联邦议会原于今年8月通过的一项企业法补充法规定,离职经理和职工及其家属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建立与其职业类似的私人企业,以保护企业的利益。
    现在联邦政府提出的一项新的企业法修改法规定,将这种限制权限下放到企业,由企业根据本身的情况,通过企业章程和条例规定完全或部分禁止本厂离职职工建立与本人职业类似的私人企业,并规定其期限。在违反规定的情况下,企业可以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赔偿损失。企业也可要求法院注销对其造成损害的私人公司。

十年河东转河西

    【法国《解放报》10月11日文章】题:国际银行制度动荡的危险(作者蒂埃里·菲利蓬帕斯卡尔·里歇)
    几年中间,银行把对交易所公开出价收购股票和对不动产投机的资金供应,象倒进漏斗那样,大笔大笔地记入它们的帐目中。此外还有金融市场上一些新的活动以及在它们企图解决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过程中一系列的这类爆炸性事情。今天,醒悟是痛苦的。
    法国银行半年的利润平均下降15%至20%,日本银行和群岛大证券商行的利润下降50%。英国银行受到不动产危机和企业破产的动摇。最后在美国,人们估计,储蓄银行的救助将要花5000亿美元。而且处境困难的银行已增加。因此,在德崇证券商品有限公司破产后不到一年,大通曼哈顿银行(国家第二大银行)面临的困难开始叫行长们感到恐惧。
    10年的欣喜和放手乱来使得主要工业化国家的银行卡特尔爆炸性地发展。由于缺乏保护措施,银行眼睁睁地看着它们的营业帐目和它们的资产负债表越来越糟。背景是什么?90年代的银行与80年代初的银行不再有什么关系。在此期间,刮过4次台风,金融家们称之为“四不”。不通货膨胀:价格上涨曾使存款银行得到特殊利益:存户把非报酬性的钱存入银行,这些钱每年都贬值,被通货膨胀一点一点地吃掉。存户因为把钱存入银行而付出代价。由于实行通货收缩,银行资源的“实际”成本就增加了。不通过中间人:大企业今后可以不通过银行到市场上弄钱。因此,为了保留企业客户,银行不得不明显地降低自己的要求。
    不规则:银行、金融市场、信贷、存款、产品、边界章程都不规则。不限制(信贷):随着通货膨胀的结束,限制信贷变得无益了。3年前彻底废除了这种限制。
    所有这些改革使银行不仅在国内竞争,而且在世界竞争。在任何发明都不能得到专利证保护的一个部门里,这种竞争是激烈的。结果是不可避免的:银行利润迅速减少。它们的资金来源变得要价更高了,银行贷款要的利息无意中就变得少了。
    为了弥补利润的这种减少,银行增加了自己的活动量:不动产信贷和消费信贷在西方国家发生了爆炸。另一个办法是开展有偿服务,例如,为企业作财政上的安排。最后是,银行高兴地跳进股票市场的旋涡(当时是上升的)。今天,活动停滞了,股市下跌了,债务人无清偿能力的危险性遍布世界各地。冲击增长率午休问题不再是看它来不来,而是看它何时来。“它”是什么?它是经济放慢速度。没有人或者说几乎没有人再排斥这种可能性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望对工业化国家有一个小的冲击,估计来年平均增长率将为2.4%(1989年为3.4%,1988年为4.4%)。交易所行市暴跌到处都发生了股市暴跌,金融市场(股票和债券)的所有环节都发生了这种暴跌。这种影响在银行好几级都看得出来。最明显的,是在交易所标出的它的全部股份上。行市下跌起着剪刀的作用。它迫使银行动用准备金来补偿其资产价值的下降,这减少了它们潜在的利润。
    交易所危机的另一个后果:经纪活动和金融业务变成了亏损。
    最后,由于这种潜在的增值没有了,银行的自有资金便迅速减少。
    人们预料会产生冲击。但冲击最厉害的是在哪方面呢?是在不动产的发展业务上?还是在给个人贷款的业务上?这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什么样的后果?银行倒闭的危险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认真对待。行情专家们都预料疏忽大意的现象会越来越多,尤其在美国。一个月前,总审计署(属于国会)发出了警报:从现在起一年内,美国头400家银行中,有35家将需要得到援助,否则就将倒闭。
    另一个后果是银行减少提供资金。
    今天,已有人宣布出现了“储蓄短缺”现象。储蓄是为将来提供资金的。所以,这些分析家预告,将来的银行业会是不景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