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苏联远东三大军事基地搜秘(上)

    【新加坡《联合晚报》文章】题:苏联远东三大军事基地搜秘(作者
    黄任立)
    苏联的军事禁区,素以远东地区的库页岛、伯力、海参崴三处基地的保密措施最为严峻。1983年9月1日,韩航007次班机误闯库页岛军事禁区上空,被苏军紧急升空的拦截机发射飞弹击落,就可看出苏联对此一地区的“敏感”到了什么程度。
    谁料,近年来在苏联国内推行的改革运动,竟然使远东这三处基地的封闭性有了急转直下的改变。海参崴
    最令人不敢相信的,自帝俄时代就笼罩于神秘纱帐里的苏联太平洋舰队基地海参崴,这座被自由世界军事家指为灰色的军事要塞,被开放为观光都市。日本《朝日新闻》的摄影队,在可鸟瞰海参崴港全景的“鹰巢之丘”上头,对金角湾苏联太平洋舰队专用码头的最新型巡洋舰及驱逐舰加以猎取镜头。
    1987年8月,以望远镜拍了黑海北岸一处商港风景的日本驻莫斯科武官一等海佐(相等于海军上校),就当场被克格勃人员逮捕,然后被驱逐出境。
    海参崴不但排除外国人的踏入,连苏联人也是被管制。现在,苏联公民自1988年9月20日就可随时进入这个港市。
    苏联当局为了宣传他们对这3处军事禁区的开放,特别把1988年10月1日至3日之间举办的“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平协力学术研讨会”移于海参崴召开。在这次会议之前,外国人都认为这是一个由钢筋与水泥所形成的军事要塞,而且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戒严都市,没有想到这是一座现代化美丽的都市,只是以往的住民多为军人的家族及世居这里的市民。赫鲁晓夫当年曾誉海参崴为“苏联的旧金山”。这里的住民所穿的服装较莫斯科人还时髦、高身材、金发,似为北欧斯堪的那维亚族人的血统。市面上的商品以日本货为主,连高官们用来点香烟的打火机都是日本制的百圆打火机呢!
    在市街中央部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总部前面的军事码头,停泊有巡洋舰塔林号(9700吨)、导弹巡洋舰伏罗希洛夫号(7700吨)、驱逐舰高傲号(3900吨)等数十艘军舰。海参崴港务局长说,海参崴不但是苏联唯一不冻的军港,同时还是拥有160多艘商船的极东船舶公司母港,更是苏联第一大渔港。
    这座军港的夜间仍然是灰暗而静寂,只有一些由苏联海军人员出入的酒吧,到深夜还有爵士音乐声,跟外国港口的酒吧不同的是,在这里的女人系以这些水兵的女朋友或配偶占多,不是卖春妇猖獗活跃的地方。
    (上)

伦敦交通工人罢工使温布尔登网球大赛遇到困难

六月二十七日开始的罢工将严重影响温布尔登网球大赛的收益,主办者正在想方设法为球迷观看球赛解决交通问题,并开辟了由伦敦到温布尔登的专门客车服务。

冷饮商在温布尔登展开激烈竞争

为抓住这个良好时机招揽顾客,冷饮商正在争先恐后抛售冷饮料,过去卖二点五六美元一杯的冰激淋现在只卖二点三三美元,一位冰激淋老板说,只要他能用低价购买到配制冰激淋的新鲜草莓,他将进一步压低冰激淋的零售价格。

英羽毛球大奖赛主办人临赛前拂袖而去

丹麦人卡尔斯伯格去年接下了耗资五万英镑羽毛球大赛的任务,但因电视转播费的问题未能谈妥,他知难而退,使这次大奖赛面临夭折的危险。

十一岁的美国飞机驾驶员托尼驾机去苏受到热烈欢迎

莫斯科是托尼只身驾驶单引擎飞机进行环球飞行的第二站,他给苏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苏联人民带去了25万名美国青年的联名慰问信。

美国运动员在国际业余田联大奖赛上表现出众

    金登以13.13秒夺得100米男子跨栏冠军,索厄尔以10.99秒摘取女子百米短跑桂冠。此外,男子1500米和男子百米跑冠军也均被美国运动员夺得。

美官员说是恢复安哥拉和平的重要一步

    【美国《华盛顿邮报》6月24日新闻分析】题:美国称赞安哥拉会谈是“分水岭”
    布什政府昨天称赞安哥拉政府和美国支持的反叛势力领导人萨文比之间的会谈是非洲外交的“分水岭”,并说解决莫桑比克内战问题的类似进程正在进行之中。
    白宫发言人马林·菲茨沃特称这一会谈是恢复安哥拉和平的“非常重要的第一步”。国务院发言人塔特怀勒则说已经朝结束冲突的方向取得了““重大突破”。
    塔特怀勒还高度赞扬了“许多”非洲领导人,“特别是”扎伊尔总统蒙博托。她说,这些非洲领导人以自己的“威望和政治影响”来促进这一和平努力。
    她说:“我们没有参与。这完全是非洲采取的主动行动。”
    美国官员说,古巴决定从安哥拉撤出全部军队,苏联支持实行政治解决,国会不断通过一些决议,要求安哥拉先同意同萨文比会谈,然后美国才能停止对他的军队提供军事援助,所有这一切都是压安哥拉开始同萨文比谈判的因素。
    美国另一位高级官员说:“这是非洲领导人采取的外交主动行动。”他还说:“最重要的事情是,现在是由非洲领导人来告诉他们的兄弟应当如何在没有美国的飞机、没有英国的调解者、没有外界人参与的情况下解决某个问题了。”这些官员都称这件事是非洲外交的“分水岭”。

苏报说象征政治外交的重大突破

    【塔斯社莫斯科6月23日电】《真理报》观察家今天在《真理报》上发表评论写道:“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总统多斯桑托斯同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领袖萨文比在确认安哥拉停火协议的21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在场的情况下在巴多利特的握手,象征着政治外交战线上的重大突破——展示了新前景的突破。”
    观察家写道:战争使安哥拉历尽苦难近30年。开发这个国家极其丰富的自然资源的工作实际瘫痪了,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足以说明这一点的是,据一些国际组织的统计。这里的残疾人、孤儿、难民的比例是世界上最高的。由于战争而引起的直接损失就达几百亿美元。现在,为彻底结束这场恶梦创造了现实的条件。
    一些非洲国家的总统、非洲统一组织提出的和平解决冲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由于国际社会、首先是苏联和美国、联合国的努力,在这一地区形成的新局面促成了这一点。安哥拉的停火是完全有可能转化为和平的。

古巴揭露高级将领贩毒事实

    【埃菲社哈瓦那6月22日电】哈瓦那政府今天指控被捕的7名军事将领为来自哥伦比亚麦德林贩毒集团的6吨可卡因通过古巴领土提供方便,他们因此而获得340万美元。
    曾参加安哥拉战争的陆军中将阿纳尔多·奥乔亚,他的助手豪尔赫·马丁内斯上尉和内务部的上校安东尼奥·德拉瓜尔迪亚显然是卷入19次秘密贩毒活动的主要人物。
    今天公布的官方报告说,奥乔亚曾想在非洲开办可卡因工厂和印制假美元。
    报告说,没收了被捕者藏在“严密的皮包内、隐蔽处和亲密朋友或家属家中”的1353378美元。
    豪尔赫·马丁内斯上尉1988年5月前往哥伦比亚,在麦德林会见了该市贩毒集团头子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据报告说,“马丁内斯和埃斯科瓦尔很快就通过古巴贩运可卡因取得谅解。”
    据报告说,奥乔亚将军和安东尼奥·德拉瓜尔迪亚1986年决定从事这种活动,他们几乎是同时进行,但是单独活动。
    奥乔亚1986年同贩毒者达成第一个协定,当时他负责同其它国家的军事合作。奥乔亚的助手马丁内斯上尉在去巴拿马工作期间,接受了意大利籍美国人弗兰克·莫尔法提出的参加转移赃款的“建议”,这位将军“欣然”同意。
    另外,德拉瓜尔迪亚和他的合作者通过内务部官员米格尔·鲁伊斯同巴拿马的贩毒者建立了联系。
    在他们被捕之后,发现他们存有大量的钱,几乎都是外币,总额已超过106.5万美元。仅奥乔亚将军以其助手马丁内斯上尉的名义在巴拿马一家银行的存款就有20万美元。

美官员认为:古打击贩毒可能为美古合作开辟道路

    【美国《世界新闻报》六月十九日文章】题:古巴高级军官因被清洗而受到指控
    古巴政府为使两名高级官员失宠提供了新的内容。这两名官员被指控为参与国际贩毒。
    美国国务院说,如果这种指控属实的话,那将意义重大,因为这是古巴政府第一次承认它的政府官员参与了贩毒。
    然而,一些古巴专家对给上述官员强加贩毒罪名表示怀疑。
    他们认为,这是以一种巧妙的方式来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被授予最高勋章的古巴军人阿纳尔多·奥乔亚少将因没有赞同卡斯特罗主席的政策而被逮捕和解职。
    据在华盛顿听到的古巴电台和共产党官方报纸《格拉玛报》说,奥乔亚及其几名部下被指控为「与国际贩毒分子有接触并与他们达成了协议」。
    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克莱本·佩尔说:「这一逮捕可能会为美国与古巴之间的互利的合作开辟道路,以打击我们领海和领空中的贩毒。」
    古巴驻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和尼加拉瓜军队前司令奥乔亚是古巴授予最高勋章的军人之一。
    据古巴—美国基金会成员梅德拉诺说:「指控奥乔亚犯了贩毒罪,是向其它高级官员发出了这样一个信息,即一旦他们越轨,就将遭到同样的命运。」

12国竟有5个看守政府

    【美联社马德里6月26日电】纠缠于欧洲经济同盟计划的共同体12国领导人中有5位具有类似的国内问题。最近的选举和政治分歧已使意大利、爱尔兰、荷兰、希腊和卢森堡正在寻求组成新的联合政府,所以在马德里代表这5国参加欧共体首脑会议的领导人都是看守内阁的首脑。
    意大利总理德米塔是5月19日辞去5党联合政府总理职务的;爱尔兰总理豪伊的党在6月15日的选举中,在议会165个席位只获得77个席位;荷兰首相吕贝尔斯的联合政府5月初因在一项环境计划问题上各党各持己见而解体;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在他的泛希社运因金融丑闻在最近的大选中被击败后被迫辞职;在弹丸之国卢森堡6月15日的大选中,雅克·桑泰总理在所有主要政党都损失了席位后,正重组新的联合政府。

路透社认为:莫桑比克是南部非洲和平的下一站

    【路透社哈拉雷6月25日电】题:莫桑比克大概是南部非洲和平掮客的下一站
    随着安哥拉实行停火,人们的注意力大概要转移到南部非洲外交益智分合板上的下一块拼板——在莫桑比克的战争。
    外交官们认为,大前天多斯桑托斯总统和叛乱分子领导人萨文比在扎伊尔的握手言欢,对莫桑比克来说是一个强有力的象征。
    莫桑比克总统希萨诺参加了上周在扎伊尔举行的安哥拉和谈。他把这种和谈看作是他自己国家效仿的一个榜样。他已要求右翼的莫桑比克全国抵抗运动宣布放弃战争而接受现存秩序,并意味深长地补充说:“这并不意味着现存的秩序不能改变。”
    私下里,在向马普托的外国使馆分发的一项文件中,希萨诺更进了一步,第一次设想了同莫桑比克全国抵抗运动叛乱分子举行可能的对话。虽然还不到表示愿意谈判的程度,但这已超过了1987年年底提供的大赦。
    外交官们说,莫桑比克的冲突同安哥拉战争有类似之处。但是这两个叛乱分子运动的性质迥然有异。
    萨文比的安盟,虽然由于接受南非支持而为其他非洲政府所躲避,但却有着可以追溯自60年代的一个非洲正宗解放运动的历史。它还有着明确的政治形象和一个无可置疑的领导人。
    而莫桑比克全国抵抗运动是70年代为白人统治的罗得西亚作为一支反起义部队创建起来的,并没有前者的这些特点。相反,它还一直被西方政府指责为屠杀平民、实行强迫劳动和进行可以同柬埔寨的红色高棉相比的恐怖统治。莫桑比克全国抵抗运动的领导机构和政策都是漂浮不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