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芦荟素-------A具有抗癌作用

    【台湾《青年日报》四月二日报道】日本籍的铃木郁男博士以《芦荟素—A之抗肿疡活性》为题,在三十九届日本癌医学总会中公开发表专题演讲,并提出动物试验之卓越疗效,以为佐证:一、“芦荟素—A”抗癌之医药学理“芦荟素—A”是单糖体蛋白之精制产物。①大量注入“芦荟素抗癌剂—A”之六只老鼠中;有四只之癌肿获痊愈。十二只中腹水消退,证明仍具抗癌作用。②“芦荟素抗癌剂—A”之治癌率达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六十七。“芦荟素抗癌剂—A”之副作用甚微。二、芦荟的古老用途中国人沿用芦荟已有数千年之久,是百合科之多肉植物,先人用于便秘及胃肠病、口内炎、痔疮,有“让医生没饭吃”之谑称。
    原产地为非洲及马达加斯加,古埃及和古中国即采为药用,十七世纪传至日本,今收载于日本药局方正式认定其药效。
    日本制造之峻下剂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用芦荟为原料,医药界对此生药之研究不遗余力。
    一九六八年,世界上有二十二个国家(包括英、苏、奥、美)撰述探讨芦荟之药理。
    根据医药界之研究,芦荟之药效以峻下剂及苦味胃肠强壮剂为主,其成分为“芦荟苦味素”、“芦荟大黄素”及“树脂”等十数个配糖体成分。
    最令医药界惊奇者:芦荟素且可治愈因X线透视所造成之内脏伤害。对于皮肤构成细胞而言,用芦荟生汁涂于结合组织,可使正常细胞再生。
    铃木博士指出,芦荟所含未知之生理活性物质即高分子物质,美国医药界以“芦荟抗原”名之。
    三、芦荟所含物质成分极精密芦荟液汁对于红血球具有凝集性质。含有对细胞膜反应性质物质。
    其次,芦荟之成分和动物血清成分可能结合为同一物质,此项结论显示:芦荟素足以破坏癌细胞之凝集。即代表性免疫担当细胞的淋巴球细胞膜之膜流动性会因而产生变化。
    芦荟素A、芦荟素B二种高分子物质,其分子量为一万八千,高分子之糖蛋白质亦极精致。一公斤芦荟可精制零点零二六克之芦荟治癌素—A白色粉末。仅约原物四万分之一。两年间,铃木博士仅仅制成十克之芦荟抗(治)癌素A。四、芦荟治癌之医学理论芦荟治癌素—A具有生理活性,尤有强烈之免疫学理论基础。可增加NK—细胞(即扑杀生体内癌细胞的正常性细胞)。
    将芦荟治癌素—A投于体内,可扼杀细胞伤害性细胞T—细胞之功能。
    芦荟治癌素—A之基础研究,经动物试验确认具有治癌作用,又可提高人体之抗癌免疫能力。铃木博士一直努力朝《免疫疗法》之方向迈进,所以在日本药界先行推出“免疫赋活剂”,且已问世。
    新鲜芦荟生叶虽含微量芦荟素—A,但在体内分解而遭破坏。惟有服用芦荟制剂方可收效。

苏联卫生保健问题多

    【英国《经济学家》三月二十二日文章】题:欧洲病夫
    苏联在卫生保健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其他所有国家也同样如此。然而,即使是在没受过医务训练的外行眼里,苏联人的生活环境也说不上良好。按照西方的标准衡量,苏联老百姓的饮食很差,公共卫生更是糟糕。许多苏联人嗜酒好烟,这些癖瘾对体质虚弱的人尤其有害。
    七十年代中期以来,苏联很少公布关于人民健康状况的统计数字。但是,据专门研究苏联人口问题的美国著名专家默里·费什巴奇说,苏联人平均寿命和婴儿成活率从七十年代开始惊人地下降,到八十年代仍继续有减无增。今天,苏联男性的平均寿命估计只有六十岁,比六十年代中期减少了六岁。而在美国,男性平均寿命一九六五年约六十七岁,一九八三年提高到七十一岁。
    苏联婴儿的死亡率在五、六十年代大幅度下降,一九五○年一岁婴儿的死亡率是千分之八十一,到一九七一年下降为千分之二十三,但是现在又上升为大约千分之三十五到四十。而在美国,婴儿的死亡率一九七○年是千分之二十,到一九八三年下降为千分之十一强。在工业国家中,苏联大概是平均寿命和婴儿成活率不断下降的绝无仅有的一个国家。
    在苏联,酗酒是造成死亡的最主要的原因,每年都有大批人死于酒精中毒。据统计,仅一九七六年就有近四万人,而美国只有四百人。此外,在心脏病死者中,有一半人是因饮酒诱发心脏病致死的。
    造成死亡的第二大原因是癌症,特别是胃癌和肺癌,而胃癌一类的病症通常在不怎么发达的国家才较常见。据费什巴奇说,苏联死于肺癌的比例一九六一年是十万分之二十六,一九八二年上升为十万分之七十四。
    苏联一些机关的内部诊所和医务所一般管理得都比较有效,但是许多公开医院的医务人员医术低劣,医疗设备匮乏。苏联官方提供的数字表明,苏联的白喉患者一九七九年有二百人,到一九八四年增加到一千六百余人;伤寒患者在同期里则从一万六千人增加到一万九千人。在西方,由于广泛地进行保健教育和有相当高的卫生标准,这类疾病以及类似的其他病症几乎已绝迹。

美日共同研制新型核反应堆

    【日本《日经产业新闻》四月二十三日报道】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和日本原子能发电公司达成了共同研究新型的中型原子能发电成套设备的协议。
    两公司共同研究的是在沸水型核反应堆的基础上改良的反应堆。例如,这种新型核反应堆是在反应堆上面设置貯水槽,核反应堆内的冷却水的水位下降过度时,可立即补给水,设置的安全系统比过去简化,造价可降低。

苏核电站上的四项缺陷

    【英国《每日电讯报》五月二日文章】切尔诺贝利反应堆有一些严重的缺陷:
    一、石墨减速器运转时温度超过七百摄氏度,比我们的反应堆同样部位的温度高得多。如果空气进去,石墨就有可能着火;
    二、所有的反应堆系统在设计时都要考虑到如何对付冷却剂发生变化时出现的局面。如果切尔诺贝利反应堆冷却剂中的蒸汽阱增加,核反应就会增强,这就更难以控制;
    三、俄国的反应堆没有完全加防事故保护外壳;
    四、蒸汽与炽热的石墨靠得很近,这很可能是发生切尔诺贝利灾难的原因。

非亲属骨髓移植成功

    【德新社蒂宾根四月二十九日电】联邦共和国第一次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把非亲属的骨髓移植给他人的手术。二月二十三日,蒂宾根大学医院为一个患白血病的小姑娘进行了骨髓移植。因为多数并发症往往在移植后的头两个月里出现,所以这家医院现在才宣布这一消息。目前,这个十一岁的孩子的健康状况良好。

雪冰变换机

日本制钢所室兰制作所研制出了用雪来造冰的雪冰变换机。
    这种机器只要给雪加压,就能在短时间内制造出冰来。
    这种机器根据雪的种类不同,自动调节压力和加压速度,通过最合适的压力和压速来制冰。(肖)

“黄金峡谷”行动计划(五)

卡扎菲“严阵以待”
    卡扎菲说,“里根总统现在仍然是个演员,不过他现在玩弄的不是棍棒,而是飞机、军舰和导弹。”他认为,里根现在“也变成了一个疯子”,非常危险。所以,自四月六日白宫宣布美国准备再次袭击利比亚,尤其是四月八日美国“珊瑚海”号和“美国”号航空母舰重返地中海中部水域以来,卡扎菲连续采取措施,以防不测。
    从利比亚方面的报道看,卡扎菲对里根的威胁毫不示弱。四月九日,他宣布已同他的高级军官一起制定了一个对付美国最近威胁的军事计划,“如果美国侵略利比亚,我们就来个暴力升级,在世界各地袭击其军事和非军事目标”。四月十一日,在里根决定寻求西欧盟国与美国一起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时,他警告说,“我们已经把欧洲南部的所有城市都列入我们的反击计划,如果北约组织参加袭击利比亚,我们就要袭击它的成员国的城市”。四月十三日,他说,“美国要袭击利比亚兵营和油田,现在我们的军队已撤离兵营,让外国雇员和工人住进了兵营和沙漠油田区,其中约有一千名美国人”。他还宣布,“如果利比亚遭到进攻,它将不得不参加军事联盟,甚至可能要利用华约的军事力量”;他要求阿拉伯国家同美国断交和对美国实行经济制裁。
    但另一方面,他又想方设法阻止美国对利比亚进行袭击。他反复声明“利比亚与恐怖活动无关”,他“反对恐怖主义”,并于十四日致电马耳他总统巴巴拉,建议召开地中海国家会议,讨论联合反对恐怖主义问题,以缓和地中海的紧张局势。自锡德拉湾事件以来,他一直同沙特阿拉伯保持联系,四月十一日又派特使去利雅得,希望沙特阿拉伯从中斡旋,避免美利冲突再次发生。甚至在四月十四日接见意大利电视台记者时说,“从逻辑和政治观点上看,美国和利比亚不存在麻烦问题”。
    此外,四月六日以后,卡扎菲也作了一些秘密安排。据透露,利比亚有军用飞机五百八十架,为保存实力,他把其中四百架悄悄转移到了苏丹,同时还把一些军用运输机转移到了内地沙漠地区。为避免遭到袭击时有人乘机闹事,他在四月九日召集高级军官开会时明确宣布,没有他亲手批条,任何人不得从武器库里领取军事装备和弹药;由在利比亚的部分民主德国和捷克斯洛伐克军事顾问监督桥梁、电站和供水项目的安全工作;由二千名年轻的革命委员会委员负责政府部门的保卫工作。同时,加强了的黎波里和班加西的空防工作。
    在试图阻止美国袭击利比亚的努力都遭到美国拒绝以后,卡扎菲便于四月十四日上午九点通过电台宣布,“我们已经严阵以待,如果美国胆敢袭击利比亚,我们就让它付出比越南战争更为惨重的代价。”
    当天下午五点,里根在白宫说,“卡扎菲已经发出挑战,我们必须坚决应战。”接着,他就向第六舰队司令凯尔索中将发布了执行“黄金峡谷”行动计划的命令。
    (五)

苏联青年中「迷惘的一代」

    据合众国际社报道,在莫斯科市郊,在远离外国游客和克里姆林宫的地方,有一座青年俱乐部。从市中心驱车前往要花大约四十五分钟时间。
    这座俱乐部不大,没有激光灯,也不象巴黎豪华的舞厅,但每天都吸引了数百名青年人。
    这个俱乐部不象外交官和外国游客光顾的迪斯科舞会,要用外汇购买门票,这里只要有卢布就行。
    常来这里跳舞的年青人自称为“游手好闲的人。”他们是苏联青年中“迷惘的一代”。不过他们的祖辈都是工人和农民,他们的父辈是上层分子。
    不少人的父辈在政府各部工作,有的在研究所或工厂任要职。
    满头亚麻色头发、身穿超短裙的女大学生叶连娜说:“我们并不希望象他们所希望的那样。我们并不只想结婚、生孩子,吃饭,睡觉。”
    她又说:“我们只是为眼前而活。一切都会变。我们不关心政治,喜欢到这里来跳舞。不过就连这里的一切马上也会消失。我们是‘迷惘的一代’,因为他们(政府)不理解我们。我们比他们象我们这种年龄时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要多得多。我们希望看看世界。”
    另一位姑娘玛莎说:“我们是没有远大理想的人。”
    虽然因戈尔巴乔夫严禁酗酒,这座俱乐部已停止售酒。但是走私来的杜松子酒、伏特加酒和威士忌酒藏在桌子下面,或放在女人的提包里。桌子上放满了果子露和苏制可口可乐。(玉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