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孙立人再次申请离台遭拒绝

    据纽约《华语快报》最近报道,被台湾当局软禁近三十年之久的台湾前陆军总司令孙立人,“最近透过友人向有关单位表示希望到美国探亲”,但遭到拒绝。这是孙立人“第五次被有关单位禁止出境”,为此他“连续十多天大发脾气,闷闷不乐”。
    孙立人原籍安徽舒城,清华大学毕业,早年曾赴美就读于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获工程学士学位,后转入弗吉尼亚军校学习,毕业回国。一九四○年十一月任新三十八师师长,一九四一年远征缅甸,因在滇缅战役中取胜并解救英军,获英国皇家勋章,升任为新一军军长。一九四五年后开赴东北,曾任长春警备司令,后被解除兵权。不久调往台湾,任编练司令,负责新兵训练。一九四九年出任台湾防卫司令,一九五○年三月升任台湾陆军总司令。
    孙立人“自恃有学识和战功”,于一九五○年十二月召开“良心会”,让许多高级军官“听取士兵的良心话”。他在此会上说:“现在社会黑暗,人心不古,不但做事骗人,说话也骗人,所以社会动荡不安,就是彼此不能开诚相见,埋没了良心之故。”对此,蒋经国立即反击,推行“庆生会”活动。
    一九五四年六月,孙立人被免去陆军总司令职务,调任“总统府参军长”,旋即因其一名部属郭廷亮少校的所谓准备发动“兵谏”的罪名,被当局看管侦讯。同年十月三十一日台湾当局宣布对孙立人的处置是:“免去总统府参军长职务,特准予自新,毋庸另行议处,由国防部随时察考,以观后效。”
    孙立人从此被软禁,至今已达三十年之久。纽约《华语快报》认为,台湾当局“一直不让孙立人出境,有两个因素:第一,他与美国军政界很熟,又是美国弗吉尼亚军校出身,而且,他说话直率,因此国民党‘政府’担心他到美国后对台湾会有不利的影响。第二,国民党政府怕他赴美后,返回中国大陆老家,如果这样,国民党政府将颜面尽失。”
    (刘茂剑)

就江南遇刺身亡一案美联邦调查局派人去台与陈启礼等谈话

    【中央社旧金山一月九日电】负责侦办刘宜良案的戴利市警察局督察汤姆·雷斯今天在此间说,三名联邦调查局干员已要求国务院许可前往台北,与涉及刘案的嫌犯陈启礼、吴敦谈话。雷斯说,在中华民国政府证实下会把陈启礼及吴敦引渡到美国的,戴利市警察局及联邦调查局决定派员到台北。
    雷斯证实,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上周已把本案四名嫌犯人陈启礼、吴敦、董桂森、俞大钧的指纹送交华盛顿的联邦调查局总部,随时会转送到戴利市。

一些台独分子在美成立“台湾革命党”

    【纽约《中报》一月四日报道】历经八个月的筹备,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政党”的“台湾革命党”,于一九八五年元月一日正式成立。新当选的该党总书记洪哲胜称,该党的主要标志是“使台湾的劳工组织起来,推翻国民党政府,将台湾建设成一个符合民主社会主义原则的新社会”。
    台湾革命党于二日宣布,该党已于一九八四年底在美东某地召开建党大会。洪哲胜、林哲台、许信良、田台仁、黄佑嘉、马镇山、郑自才、柯柏,及洪大铭等九位当选中央委员。其中,洪哲胜当选总书记,许信良当选第一副总书记,林哲台当选第二副总书记。陈文功、林瑞源、柯台立、陈南城,及蔡加男当选监察委员。
    台湾革命党在其“章程”“总纲”中指出,该党是坚持民主的社会主义政党。该党称其当前任务在于推翻“蒋家外来独裁政权”,建立台湾民主共和国,阻止中共“入侵威胁”。

泰国的针灸医疗

    【泰国《民族评论报》文章】松陶温太太由于患脊髓炎而下肢瘫痪了九年,她到针灸医疗所经过七年的针灸治疗,现在已能拄着拐杖在屋子里行走了。
    十七岁的阿伦尼和二十六岁的巴潘多年患头疼病,工作受到影响。服止痛片和打针效果越来越差。他们经过一个疗程(十次)的针灸,现在可以很长时间不用服止疼片了。
    差央在工伤事故中一只手受了重伤。手指既不能张也不能合。开始每隔一周针灸七天,治了三十天,然后每周一次,又治了三年。如今,他的手已可以活动自如了。
    西利拉医院针灸医疗所主任拉达万在谈到针灸和针灸医疗所取得的突破时说:“建立针灸医疗所是萨拉教授的主意。”
    他说:“萨拉教授去中国学习针灸,回来后情绪异常高。她坚定地认为,针灸配合西药可以治疗疼痛病,所以十年前建立了这个针灸医疗所。”
    后来,萨拉教授的助手拉达万到中国的广州和北京学习了三个月针灸。他说:“泰国处在南北两个世界的中间。但是,我国医生接受的医道大都从西方来的。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把中国的医学都学到手。那需要五六年的时间,而且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学的。但是,我懂得了针灸是医生应当掌握的一种技术。”
    拉达万说:“在西利拉针灸医疗所,我们把中国针灸技术与现代西方医学结合起来。由于过去很少有人在这方面下功夫,所以我们不断发现新的方法。”
    针灸医疗所每周接待七八百名病人,其中百分之七十的人患头疼、颈疼、关节疼、后背疼、膝盖疼、腿疼。拉达万说:“我们发现用针灸可以消除大部分此类病疼。”
    泰国目前有十个针灸医疗所,有七十名医生从事针灸治疗。其中大部分都是在西利拉医院针灸医疗所接受过三个月的针灸训练。拉达万说:“我们医疗所既要为病人治病,又要搞研究,还要从事教学。”
    曾与拉达万一块学习过针灸的法国医生考克林说:“针灸治病再也不能被忽视了。我在针灸医疗所看到的成果令人欢欣鼓舞。”

法新社说:去年是中国关键性的一年

    【法新社北京十二月二十五日电】(年终专稿)题:关键性的一年(记者:雅克·瑟雷)
    一九八四年在中国历史上可算是关键性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中国领导人决定把自一九七八年以来成功进行的大胆改革推广到城市;这一年又是邓小平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取得凯旋式胜利的一年。
    中国共产党于今年十月举行的三中全会对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事实上,三中全会通过了一项文件,实施这项文件必然会使中国城市的经济和社会面貌发生深刻的变化。
    今后,中国的企业将更讲究效益,必要时也会借用资本主义的某些方法。在恢复“真正价格”的同时要部分地运用市场法规。
    不过,改革也可能产生某些弊端,这主要指在给予企业更大的自主权之后,可能产生的腐化堕落、黑市和行贿受贿现象。

意奥利维蒂公司打算对我投资

    【安莎社北京一月七日电】意大利奥利维蒂公司经理卡洛·德贝内代蒂向中国政府表示,该公司打算在中国投资,使银行和铁路运输系统电子计算机化,并共同制造电子机器。

里查德·庞秋斯在中国(一)

    【美国《旧金山观察家报》一九八四年十月十四日至二十八日连载文章】(作者:该报音乐评论员里查德·庞秋斯)几年前,艾瑟克
    ·斯特恩及其一家与一个电影摄制小组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们摄制了这个国家音乐艺术情况的纪录片。
    影片《从毛到莫扎特》引起了全世界专业音乐工作者和业余爱好者的兴趣。影片展示了一个相当开放的共产主义社会,群众接触西方音乐的机会越来越多。影片中有北京和上海音乐学院的学生的镜头,这些有求知欲、有天赋的年轻艺术家们梦想着在国内和国际上取得事业的成功。银幕上一张张充满朝气的面孔和斯特恩所辅导的小提琴手们眼睛里的喜悦光芒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想与这些学生在一起,表达我对音乐的爱,为这个经过十年动乱之后努力建设的国家,在培养她的人民对艺术有较高的欣赏力方面作我力所能及的贡献。
    我在一九八一年看了斯特恩的电影。两年后,我到了中国,在上海音乐学院教指挥课。我在中国呆了整整一年。这一年是对一个国家及其人民产生热爱的一年。这一年正好是中国社会内部发生伟大和非常积极的变化的一年。
    音乐学院的生活是繁忙的。我每周授课十几个学时。除了附中和学院的乐团之外,我和学生们还创办了一个室内乐队。我得给一些室内乐小乐队、一些独奏演员以及准备出国参加国际比赛的学生辅导。
    我们干得最成功的是一个全部由勃拉姆斯的作品组成的难度惊人的节目。这使学院的乐团得到了最好的发挥。
    和所有其他长住的教员一样,我的工作既受过表扬,也受过批评。我坦率直言的美国方式,往往无视中国那种保面子的传统,得到有些人的赞许,也使另一些人不理解。
    学生的负担沉重,当然他们大多数时间用于练习自己专攻的乐器。大多数学生想当独奏演员,以便提高自己的地位,先是学生,而后是专业工作者。按实际情况,大多数毕业生将会作为交响乐团的演员度过他们的一生,但是他们更愿意利用在校的几年时间准备成为独奏演员。在一个强调人人平等但是又为特别有天赋的人广开门路的社会,这样有可能取得成功。
    不难理解,音乐学院的学生们都很想取得到海外学习的机会。学院的老师在大多数领域都很出色,音乐学院接受的人都是中国音乐界的精华,学院的教育是均衡的,课程中包括中文、世界史、英语和政治。室内乐教学的迅速发展将会提高对风格与和声的理解,还能培养听的技巧和分辨能力。
    除了本国的教师之外,每年都有一些外国客人来校作短期的辅导和讲课。(一)

中国拟建立机动电话系统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计划利用西德菲利普通讯工业公司的专门技术来建立机动的电话系统。这一系统开始时将在北京的官员小汽车上使用。
    根据一项合同,中国在一开始将进口全套的机动电话系统,但到八五年底时,中国将在菲利普公司的专门技术的帮助下开始自己生产这种电话系统。菲利普通讯工业公司还将帮助中国训练这方面的专家。

纽约《时报》报道:《录音带暗藏玄机 江南案谜团将解》

    【纽约《中报》一月十一日报道】题:录音带暗藏玄机、江南案谜团将解!
    洛杉矶一名前竹联帮成员向本报证实,有关江南命案的一卷录音带,确实已由台湾带来美国,目前正在有关人士手中。
    美国联邦调查局、戴利市警局及洛杉矶的警局均已根据《文汇报》及其他消息来源,获悉录音带的消息,并全力追查其下落。
    香港《文汇报》在本月八日首先独家报道有关这卷录音带的消息。该报说,江南命案嫌犯陈启礼自美返台,曾制作一卷自述案情经过的录音带,该录音带已被带来洛杉耍。《文汇报》该项报道是据来自旧金山的消息。本报得自台湾、洛杉矶及旧金山的不同消息来源,亦证实这卷录音带的存在。
    戴利市警方则表示,他们早在一个月前已听说有关陈启礼在一卷录音带中自白的消息,而当局追查这录音带的下落,亦已有一个月之久。戴利市警局刑事组长雷斯九日下午表示,当地警方日前已派出探员前往洛杉矶调查此事。
    日前,经办江南案的洛杉矶联邦调查局人员曾向本报透露,该案侦办工作可能在不久可获致重大突破,其所谓重大突破,可能意指陈启礼录音带之事。
    《文汇报》在该篇报道中称,陈启礼从美国回台湾后,立刻发现“上当”并且非常后悔,遂马上采取应变措施,录了一卷录音带。
    该报说,陈启礼表示,当初答应的理由,出于江湖义气。他透露了是何人指使他干的,并说此人告诉他,“江南是个孤儿,由蒋经国一手带大,并把他派到美国,但江南到美后,不思图报,反而倒咬一口。杀江南,就是要叫所有受过蒋家恩惠的人,到了海外,不可‘叛党叛国’”。录音带还透露,吴敦在那里受训、练习枪法。陈启礼还说,杀江南,赚了一大笔钱。
    一位熟悉内情的华裔洛杉矶人士对本报所作透露,基本上与《文汇报》的说法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