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现在是对华投资的时候了

    【日本《国际贸易》五月二十九日报道】题:已经是对华投资的时候了
    日本国际贸易促进会五月十六日在一桥如水会馆举行会员座谈会,请最近以政府投资条件调查团成员身份访问了中国的通产省北亚课课长久礼彦治,作了关于“最新的投资环境”的讲演。
    久礼在讲演中说:“最近,由于中国迅速地改善了投资条件,因此现在已经是应该认真考虑合伙对中国进行投资的时候了。”
    久礼说:“日本企业对进入中国所感到忧虑的问题可以归纳为五点:(一)法律还不十分完备;(二)与中国的合营期限原则上限于十年至三十年,而且中国方面仿佛还希望尽可能缩短期限;(三)关于市场问题;(四)中国方面提供的生产要素——土地、劳动力和原材料的问题;(五)到签订合资合同为止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人力和时间。”
    他说:“我想这些问题都会逐步得到改善。最近,中国已开始把合同签署权委托给地方,从中就可以看出改善的趋势。除此之外,关于减价折旧的问题,也都有了明确的规定。这制度规定主要财产的折旧期限的最少年限,房屋为二十年;船舶和机械设备为十年;电子设备和车辆等为五年。而且,在特殊情况下,如经税务局批准,还可以缩短折旧期限。“中国要贯彻经济开放政策的势头很强,要促进合资生产的热情也不容怀疑。
    “这一年来,中国已经迅速地健全了投资环境,并且做出了今后将继续使投资环境更加尽善尽美的灵活姿态。”

丰田公司是日本最赚钱的企业

    【美联社东京六月五日电】据日本和光经济研究所的一项报告说,日本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丰田汽车公司的纳税前利润为十七亿三千万美元,创历史最高记录。这一研究报告认为,丰田汽车工业公司获得高额利润的两个原因是一些价格高的汽车销售兴旺和国内小汽车销售额增加。
    报告说,丰田汽车工业公司纳税后的利润为八亿七千五百万美元,居第一位。总销售额为二百一十三亿美元,为制造业中最多的。
    在总销售额方面,日产汽车公司把前年位居第二的日本石油公司抛到后面,居第二位。由于与信息技术有关的设备销售兴旺,松下电器公司从第五位上升到第四位。报告说,索尼公司名次大跌,五年里第一次被排除在「头二十位」之外。

会上各抒己见 会后亲切交谈 情若兄弟

    【香港《文汇报》六月二十一日通讯】题:他们又碰头啦——海峡两岸港务专家在东京联欢(特约记者:翁绍裘)
    正当台湾当局宣布要严惩出境后绕道前往大陆观光的台湾居民的时候,一位刚从日本开会回来的朋友忽然带来了一个喜讯。他说:“他们又碰头啦!”
    事情是这样的:我那朋友在奥克兰(屋仑)市港务局当货运推广部经理,最近到日本参加一个会议。
    “泛太平洋姊妹港第二届交流会议”于五月三十日至六月一日在日本横滨举行,东道国是日本,东道主是横滨市长细乡道一,参加会议的姊妹港代表团共有八个国家或地区。和横滨结为姊妹港的奥克兰港代表团一共有十人出席,其中华裔占了两位,除了我那朋友外,另一位是港务委员伍克弼。
    应邀参加会议的中国两个港口是上海和台湾基隆,这两个港口都和横滨结为姊妹港。上海港的代表团共有五人,由上海港务局副局长李级三率领,团员包括上海港务局基本建设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陈尔勋、港务局外事科科长谷正平、科员成自强和一位翻译员。基隆港派了两位代表出席会议,由港务局局长邓世卿(字玉辰)亲自出马。
    这次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太平洋地区港口在二十一世纪的展览”,上海的陈尔勋和基隆的邓世卿都在大会上发言,各抒己见,介绍了中国上述两个港口的情况、发展计划以及和太平洋各港口的联系和展览。
    这次会议最有意义的事,却是海峡两岸的同胞又碰头了。在休息时间、宴会等场合都亲切交谈,情若兄弟、十分愉快。我那朋友也凑上去分享一些同胞爱,连不会讲国语、只会说英语和广州话的伍克弼委员也很高兴,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嘛,异地相逢,当然是无限欢畅啦。我从朋友送给我的那本会议纪念册中,看到了上海、基隆代表的玉照,也看到了上海和基隆两个港口的图片,心里喜孜孜地想:都是祖国的亲人和祖国的美好海港嘛,怎么能长期把他们、它们隔离和割断呢?

关岛大学开设中文班

    【纽约《联合日报》报道】美国的海外属地关岛,有不少华人,他们在有意无意之间,肩负起传播中华文化的责任,影响到关岛的学术界,亦热衷于学习中国语文。
    关岛的唯一高等学府关岛大学,设立中文课程起步最晚。
    两年前,关岛大学才决定开办中文课程。校方找在校内图书馆任职的唯一中国人肖孟庆佶女士,要她在有限经费、设备不足的条件下“试试看”,肖孟庆佶主持的中文班就这样仓促“开张”了。经过她的悉心规划,关岛大学的中文课程如今终于有了一定规模,学生人数也由最初的三个增加到现今的五十余人。
    去年,关岛大学正式将中文列入“远东语文系”的课程中。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法国经济学家让·克雷芒和米
    ·桑蒂前不久在《世界报》撰文,介绍他们近八年来帮助五百多名青年企业家创业的成功经验。
    他们得出结论说,企业家若要成功地创办企业,必须具备四个要素并遵循十条金科玉律。
    成功的企业家所必需具备的四个要素是:第一,要同时具备三种才干:愿意独立制订有经济抱负的计划;决心干一番事业,并一定要干成功的志气;急切希望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的权欲。企业家的权欲,是一种很少明显外露的气质,但往往能孕育出一些“合理的”设想,并驱使企业家毫不犹豫地冒风险去实施这些设想。第二,要善于对企业进行管理。这要求企业家首先应是一个有决断的人,一个行动型的人,其次才是思考型的人;要善于迅速作出综合性的判断,善于制订行动计划,能随机应变,掌握进行管理的方法和技术,这将是未来的企业领导人的主要特征。第三,要有切实可行的纲领。任何创办企业的计划都必须以一个纲领为基础,并要不拘泥于计划的细微末节,而是注重研究阻碍纲领实施的经济和政治上的束缚。第四,要会详细分析打算采用的各种手段(商业、技术、人力和财力等)。特别需要注意使纲领、市场和贸易政策协调一致,使计划同财政手段协调一致,使计划目标同企业家的个人愿望协调一致。
    企业家应该遵守的十条金科玉律是:一、要以个人才干为基础。这种个人才干包括,熟知分配网、在某个技术领域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会制造某种电子元件和善于动员商业队伍。二、实行专业化生产。一个企业,要想满足市场的所有需要,那是异想天开。但是在每个领域里,总存在着一些需求得不到充分满足的薄弱环节,这是新企业可以采取行动的天地。三、时间安排要及时。寻求合同的商业交涉活动应当尽早开始,甚至要在公司开办前就开始。创办工业企业的过程中,不能忽视安装、调试和投产三个阶段。四、根据自己的条件创办企业。企业家应当根据自己的资金、产品、办法和顾客等情况去制订计划。企业家如没有能力在他所选择的领域创办真正的企业,那就应当毫不犹豫地部分出售或全部转包。
    五、不能等待别人给你创造条件。对于只有愿望而缺乏行动的企业家来说,创办企业只是一种空想。创办企业者没有具体的计划和办法,就不可能得到别人有效的帮助和支持。六、争取相应机构的帮助。由于法国政府鼓励创办新企业,相应的资助机构也不断增多。创办企业的设想一旦成熟,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同其他同行保持接触,争取得到最热心的机构和个人的支持。七、不能一人包揽一切。无论如何,企业家不能包揽一切。拒绝向外部求援通常是一种错误,也会带来各种问题。把“琐碎的事”交给他人去做,即便支付报酬,也比自己一个人干付出的代价少。八、要认真挑选合作者。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合伙意味着共同生活,合作者要同创办者同甘共苦。九、避免非生产性投资。作为一个企业家,优先考虑的不应是非生产性投资,而应该是在人员、商业推销、物资供应、研究和特许证等方面进行投资。十、说服亲友,争得支持。创办一个企业好比成立一个新家,说服家人和朋友给予支持也是必须的准备工作。
    (摘编自法国《世界报》)

中英正研究在中国繁殖麋鹿问题

    【路透社北京五月二十日电】(记者:埃里克
    ·霍尔)戴维鹿是中国古代统治者狩猎的一种鹿(即麋鹿,又称四不象——本刊注)。它是由一位法国牧师发现的。后来由于一位英国公爵的努力才使它未被人们遗忘。这种鹿可能不久就要重返它的中国老家的原野中去。
    这种以十九世纪法国牧师阿芒德·戴维的名字命名的麋鹿,一直被认为是稀有的珍贵动物。
    中国的最后一只糜鹿已在八十多年前死去了。一九五六年,八只麋鹿作为礼物从英格兰送到了北京动物园。但是它们在这里并没有大量繁殖。
    北京动物园已退休的园长陈邦杰教授对本社记者说,英国送来的那八只麋鹿仅有十二只后代在中国的动物园活了下来,其中九只在北京,另外三只分别养在中国的三大城市的动物园中。
    使糜鹿重返野生环境的努力尚未开始,但是陈园长和牛津大学的研究生博伊德,正设法找到一大片平坦的沼泽地,建立起保护区,以便使它们可以在那里自由地生活下去。
    目前正在这里代表英国方面讨论实施这一计划的博伊德说,如果他们的努力获得成功,那位英国公爵将送来一群有繁殖能力的麋鹿。这位公爵的贝德福庄园,是大约五百五十只存活下来的麋鹿的栖息之地。

只要质地优良总会畅销

    【印度《商业旗帜报》五月二十九日报道】十家香港的鞋厂每月生产五十万双式样新颖的女式皮鞋和凉鞋。这类皮鞋销往美国的售价大抵与美国从意大利进口的高档皮鞋不相上下。
    据德鲍尔有限公司的经理方艾迪先生说,在一九八四年,美国市场每月可能要吸收七十五万双这种高档皮鞋和凉鞋。
    香港输出的鞋占美国每年进口皮鞋的百分之五左右。方先生说,他自己的工厂每天制造一千三百双皮鞋,每月出口二万八千双到三万双鞋。这种鞋是用从意大利进口的机器缝制的,鞋面采用的全部是意大利和印度的仔牛皮。鞋的式样通常是由顾客提供的。这批鞋作为时兴的高级皮鞋在美国各地行销,每双价格约为十二美元。
    方先生说,在一般情况下,他总是在收到定单后一个月便交货。因为式样变换很快,每种新设计的定货通常不超过一千双。购买这种鞋的人多数是女职员和中产阶级的家庭主妇。
    方先生说,他所销售的鞋是不能在中国用廉价劳动力来制作的。因为在中国生产往往时间拖得很长,而他是经不起拖延时间交货的。如果优质时髦皮鞋在生产时拖晚了,等这批鞋运到美国,式样可能就过时了。
    方的生意经的核心是,他坚信只要女鞋质地优良,在美国总会畅销。他说,“我从不出口质地低劣的鞋,如果有一双这样的鞋,我便失去一个主顾。我对鞋的质量亲自把关。我还把赚回来的钱全部用来经营鞋业,迄今我花在购置机器上的钱已超过一百万美元。”
    他接着说,“我从美国人那里得到鼓舞的是,不断涌来定单而不是资金。我厂出产的鞋价格合理,他们不断给我寄来定单,因为他们相信我能造出他们所需要的优质皮鞋。”
    方艾迪每年去美国两次,并且走访顾客征求意见,以确保他出产的鞋双双质地优良,令人你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