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共同社注意致公党代表团首次出访

    【共同社东京六月二十五日电】题:民主党派首次访问国外
    中国民主党派的致公党代表团(团长黄鼎臣主席)二十四日已经启程离开北京去访问菲律宾、加拿大和美国等三个国家。中国除共产党以外,有八个民主党派,单独派(民主党派)代表团去国外,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第一次。
    致公党是一九二六年在旧金山成立的华侨组织,经过参加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以后,总部迂回了中国。
    据称,其访问目的是为了加强同国外华侨的团结,并促进“四个现代化”的建设。

苏《新时代》载文攻击赵紫阳的西欧之行

    说在访问中逐渐把重点从经济问题转向政治问题,在外交上全面指望同西方接近
    【苏《新时代》周刊第二十六期(六月二十二日发行)文章】(作者:达利涅夫)
    赵紫阳访问期间逐渐把重点从经济问题转向政治问题。他表示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然而中国领导实际上仍旧指望全面同西方靠近,他关于国际问题的谈话是有偏见的,特别表现在指责苏联这一点上。
    赵实际上同那些主张“充实西欧武装”的人意见一致,声称他“理解”一些西欧国家部署美国导弹的决定。按照中国总理的逻辑,苏联要对西欧出现美国导弹负责,而美国则是被迫对苏联的行动作出反应的。
    发表这样的言论是倒因为果,而且帮了华盛顿不小的忙,因为北约内部在部署美国导弹问题上意见不一致。
    赵在主张有一个“强大而团结的欧洲”、支持加强北约的措施的同时,不得不对西欧的反战运动说几句好话,而这二者是不相容的。
    中国要求首先大量削减苏美的核武器,而中国这个核大国却站在一旁。对六国首脑关于限制核军备竞赛的宣言,中国总理抱怨其中没有提“两个超级大国”的特殊责任。
    他断言苏联是对中国安全的“威胁”,认为“制度相近”的国家不一定保持友好关系。这些话是不是说给对改善苏中关系的前景感到不安的西方人士听的呢?是不是为了使帝国主义集团相信:中苏紧张关系将不定期地长久保持下去呢?

派普斯教授谈美苏关系现状和发展

    认为苏与美为敌的基本战略从未改变,但其策略则是根据需要灵活变化的。苏目前对美的强硬姿态将持续到美大选,其战术是加紧制造紧张空气
    【日本《每日新闻》六月十八日报道】题:苏联的一贯战略是削弱美国(编辑委员古森义久)
    在美苏关系日渐紧张的形势下,最近《每日新闻》采访了在里根政权的对苏政策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哈佛大学教授理查德·派普斯。派普斯教授就美苏关系的现状与发展,苏联对日本的态度等问题发表了如下见解。
    问:您怎样看待目前苏联对美国的态度?
    答:最近苏联仿佛已决定不与美国现政权进行任何正式谈判。苏联把是否在西欧部署中程导弹看作对美关系的分水岭。结果,美国还是部署了。既然如此,苏联便无法后退,除了做出如今这种超强硬的姿态之外别无他途。苏联的战术是加紧制造紧张空气,让美国选民和各盟国感到恐惧,以便让他们感到这一切都是里根总统造成的。
    问:能否说美国在西方部署导弹是促使苏联态度强硬化的原因?
    答:不,这里有更深的背景。虽然现政权以前的美国,在美苏两国关系的一些问题上采取协调态度,但一直允许苏联向第三世界等其他地区扩张,并一直允许苏联肆无忌惮地迅速地扩充军备。但是里根总统一上台就明确地提出已不能容忍美苏关系这样发展下去的政策。仍想保持以往那种美苏关系的苏联对这项政策越来越感到焦躁,最终发展成了正面攻击。
    问:是否可以说苏联对美国的政策发生了根本变化?
    答:可以把苏联对美国的政策分为策略和战略两个方面来考虑。苏联的基本战略总是与美国为敌,目的是要从实力上把美国从超级大国降为二等国,因为妨碍苏联称霸世界的只有美国。这个战略是从未改变过的。但其策略则是根据形势的需要而灵活变化的。属于策略性的对美国的政策,与其说是政治局决定,还不如说是由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国际部决定的。因此不会由于更换总书记而发生变化。
    问:您怎样看待苏联今后对美国的政策?
    答:如果西方阵营能保持团结,不放弃强硬的对苏态度,那么在美国大选之后,苏联的态度也许要发生软化。但在契尔年科政权下,不能指望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在这期间,西方仍然需要与苏联继续对话。采取强硬态度决不意味着不再与苏联对话了。
    问:您怎样看待苏联的对日政策?
    答:苏联一直轻视日本。他们认为,对苏联来说,日本不是重要的外交对手。只要苏联稍微改变一下态度,那么日苏关系就会好得多。当然,日本与美国的关系亲密也引起苏联的憎恶,但苏联对日本的态度是在这之前就形成了的。

舒尔茨在乔纳森研究所发表讲话主张:西方采取积极措施对付国际恐怖活动

    【美联社华盛顿六月二十四日电】国务卿舒尔茨说,西方民主国家可能有必要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来对付他所说的苏联和其他国家结成的一个国际“恐怖联盟”。
    舒尔茨在一篇事先准备好的讲话中重申了里根政府的一项政策。他说,他认为,“纯粹的消极防御”对恐怖活动和发起恐怖活动的国家起不到足够的威慑作用。
    他说:“现在是时候了,应该绞尽脑汁长期地认真考虑采取比较积极的防御措施——也就是在恐怖组织发动袭击之前,通过对其采取适当的预防性或先发制人的行动来进行防御。”
    舒尔茨的讲话准备在乔纳森研究所发起的一次恐怖活动问题会议上发表。乔纳森研究所是一个民间研究机构。
    舒尔茨说,对恐怖活动的一种最有效的威慑力量是肯定对恐怖活动分子采取“迅速的、有把握的”措施。他说,由于加强了安全措施和各国政府愿意使用武力抵制恐怖分子的要求,劫持飞机、政治绑架和占领大使馆的事件已经减少。
    舒尔茨说:“当苏联及其仆从国对全世界的恐怖分子提供经济、后勤和训练支持时——当意大利红色旅和德国红军派以共产党意识形态的名义向自由国家发动进攻时,它们希望能动摇西方的自信心,削弱它抵制侵略和恫吓的意志。”
    舒尔茨接着说:“现在我们正注视着意大利当局解决当代的大问题之一:苏联集团是否参与了谋杀教皇的活动?”
    据公开报道,意大利调查人员已初步断定,苏联的亲密盟国保加利亚策划了一九八一年的谋杀活动。
    许多人声称,“对一个人来说是恐怖分子对另一个人来说则是自由战士”。舒尔茨说,这是一种“阴险的”说法。

美将领特雷纳认为美苏可能打有限战争

    【美国《华盛顿邮报》六月二十二日文章】题:同苏联打有限战争被认为是“几乎不可避免的”
    海军陆战队一位高级将领今天说,这代人同苏联打有限战争“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美国应该做好准备,以便在这类冲突中取胜。
    负责计划、政策和行动的副参谋长特雷纳中将说,苏联正在加速这类冲突的爆发,它扩大海军的力量,在以前一直属于美国活动范围的大洋区域向美国挑战。
    特雷纳说,“从苏联力量部署的情况看,在我们一生的某个时候可能发生冲突,那时全世界的人多半会认为是我们打了他们,因为战争是在……我们的地盘上进行的。”
    特雷纳在这里的海军军事学院为文职人员和军官举行的有关和平时期和有限冲突时使用军队的专题讨论会上讲了话。海军部长约翰·莱曼也发了言。讨论有许多集中在官员们讲的苏联和古巴海军日益增长的威胁上。
    特雷纳说,由于“升级困难”,两个超级大国将尽量避免互相冲突。他说,由于这个原因,冲突很可能发生“在我们预料不到的地方,在恶劣的情况,在最坏的时间”。
    特雷纳说,由于担心升级为核战争,冲突一开始,美国、苏联以及其它一些国家就会努力结束冲突。他说,这些努力可能导致短期冲突,即“同苏联发生不会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非原子的、常规的、区域性冲突”。
    他说,如果美国不能在这类冲突中“打败”苏联人,那可能给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造成严重问题。

美民主党通过新施政纲领要求削减美国防开支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六月二十四日电】经过数小时激烈辩论,民主党政纲委员会通过了一项新的施政纲领;该政纲呼吁削减美国的国防开支、减少对尼加拉瓜叛乱分子的援助。
    政纲委员会否决了支持在中东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的建议。
    施政纲领要求通过降低军费开支增长率和取消里根总统的第三年削减所得税计划来减少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
    政纲要求民主党把第二阶段限制核武器条约再次提交参议院审批。这个政纲包含了哈特的许多建议;其中有军事改革、对中美洲的援助侧重经济而非军事。在民主党施政纲领中使用了蒙代尔的竞选语言,即在海湾动用美国军事力量仅仅是一种最后手段。

波党报发表文章说:中国的经济改革趋势越来越明显

    【波兰《人民论坛报》六月二十二日文章】题:中国十亿人问题
    两个事实雄辩地说明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任务。五十年代以来,中国的人口翻了一番并已大大超过了十亿。五十年代后,中国经历了建设人民公社运动,即大跃进。后来,又经历了“文化革命”。结果使国家的正常发展推迟了大约二十年。
    如果说,所谓的责任制已经在农业经济几乎所有部门中都得以实行的话,那末,工业管理体制的改革则正处在试验阶段之中,并且只在部分企业中实行,发展也不平衡。
    建立所谓的特区可算是改革的一个方面。从特区在沿海地带所占的面积看,地方是很小的,实际上是允许特区获得外国的投资。据估计,截至一九八三年六月,外国资本的投资总额大概是十八亿美元,这同中国的投资总额相比,数字并不大。截至去年六月。西方银行给予的贷款大约为一百亿美元。
    中国对西方资本开放的问题也引起了一系列的反对意见。反对者们认为,照搬资本主义的生产方法和单方面地同西方建立联系会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依附于西方,并为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破坏制度基础开辟道路。
    近五年来,中国经济中的改革趋势越来越明显。许多迹象表明,这种趋势会进一步巩固和发展,虽然,成型措施的普及还要看初步的经验和就改革途径、范围和内容开展的激烈讨论的结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