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国报纸说:美准备在黎问题上冒同苏对抗的风险

    【德新社伦敦十二月四日电】一些英国报纸今天在这里报道,美国准备在黎巴嫩问题上冒与苏联在中东发生对抗的风险。
    《星期日泰晤士报》和《观察家报》援引西方及阿拉伯情报人士的话说,美国坚决支持以色列所采取的迫使叙利亚人撤出黎巴嫩的行动,甚至不惜冒苏联卷入的风险。
    《星期日泰晤士报》说,三日以色列空袭黎巴嫩境内得到叙利亚支持的游击队基地,就是对叙利亚自己的基地进行“猛烈打击”的前奏。
    这次打击将由以色列人发动,并且“得到美国人的支持”。
    《星期日泰晤士报》说,“两国都知道它们卷入了一场可能导致美国和苏联在中东发生对抗的后果严重的游戏。”
    美国总统里根和以色列总理沙米尔一致同意,一旦苏联干涉叙以冲突,美国人将会援助以色列。
    《观察家报》说,根据上周在华盛顿达成的协议,以色列将从美国人那里得到“前所未有的财政、经济、军事和政治优惠”。
    这些就是沙米尔曾“为进行一项重要而危险的目前尚未发生的任务”所索取的代价。
    里根显然希望加强以色列的实力以便使美国部队能在明年秋天总统选举之前撤出黎巴嫩。
    在耶路撒冷,以色列外交部发言人说,这两家报纸的消息是属推测。这位发言人说,沙米尔和里根已就一项旨在使叙利亚人撤出黎巴嫩的政治方案达成协议。
    与此同时,美国和以色列都“为苏联武装叙利亚感到不安”。
    【法新社伦敦十二月四日电】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和《观察家报》今天援引西方和阿拉伯情报人士的话说,美国和以色列正在策划进行一次联合进攻,把叙利亚军队赶出黎巴嫩。
    《观察家报》说,以色列对叙利亚的进攻对里根总统的好处,将是使他能够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以一种胜利的调子从贝鲁特撤出他的海军陆战队。
    它又说,以色列也考虑进行一次适时的进攻,因为传说叙利亚总统正在生病。
    这项以色列—美国计划是在以色列总理沙米尔和里根总统上周初在华盛顿会谈之前拟订的,并且将由定于下月召开第一次会议的联合政治和军事委员会最后决定。
    《星期日泰晤士报》说:已经安排讨论在以色列领土部署美国军事装备和医疗设施以及在地中海东部进行海空演习的问题。

英国《外事报道》说:美国防部正在中东推行秘密合作协议

    【英国《外事报道》十二月一日一期报道】题:中东的“后勤计划”
    尽管由于透露了利用约旦军队充当一支地区快速部署部队的计划带来了难题,美国国防部正在大力推行它在中东的秘密合作协议,以便援助保守的阿拉伯政权。
    这些协议在送给国会批准的机密预算附加条目中被称作“后勤计划”。它们目前处在不同的执行阶段中。协议的细节都列为“绝密”。处理时需要用密码。但人们向《外事报道》介绍的轮廓如下:约旦:一些约旦部队正被训练成为一支干预部队,来帮助同美国友好的国家对付任何国内革命威胁或是来自苏联的威胁(到那时这支部队将同美国快速部署部队一起作战)。巴基斯坦:美国人希望能在来自阿富汗的苏联轰炸机威胁海湾时利用巴基斯坦的空军基地。作为交换,他们向齐亚·哈克总统提供额外的情报,并专门训练他的保镶。另外一项协议是关于通过巴基斯坦向阿富汗游击队提供武器,办法是由美国向巴基斯坦特别勤务队提供美制武器。阿曼:正计划为阿曼建立反潜力量,虽然迄今尚未提供装备。巴林:巴林将在海湾进行某些扫雷行动。另一方面,美国正在帮助巴林扩建空军。沙特阿拉伯:除了由美国飞行员驾驶预警飞机和共同利用情报之外,协议还涉及到在沙特的机场上的美国特别给养基地。埃及:同埃及的一项(秘密)协议是关于美国提供援助来扩建巴纳斯角机场的,但穆巴拉克总统决定不接受这项援助。

合众社说美空军对叙阵地的袭击使人产生美可能扩大美军作用问题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二月四日电】里根总统今天下令美国喷气式飞机攻击贝鲁特郊外的叙利亚防空阵地。美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说:“我希望大马士革能领会意思。”
    里根说,这次空中袭击是对叙利亚控制的炮火射击美国喷气式飞机的侦察飞行的直接报复。这次空中袭击中有两架美国军用飞机被击落,两名美国飞行员大概被俘。
    里根在白宫对记者说,这次袭击是保护在黎巴嫩的美国人所必需的,曾经向叙利亚打过招呼,如果继续进攻,肯定要有这种反应。
    官员们说,这次在十二月四日华盛顿时间上午一时执行的空中袭击,是里根在二日晚原则上批准的,具体的袭击则是在美国侦察飞行遭到炮火射击后于三日晚批准的。
    这是派到黎巴嫩去的美国喷气机执行的第一次空中袭击,这一袭击立即使人们产生了是否有可能扩大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军事作用的问题。这件事发生在美国和以色列缔结了新协定以后仅仅几天。但是里根说,这次袭击与美国同以色列缔结的新协定无关。副国务卿伊格尔伯格解释说,美国的态度仅仅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希望大马士革能领会意思。”

以色列官员说:以美一致同意对叙施加政治压力

    【美联社耶路撒冷十二月四日电】以色列外交部官员今天说,以色列和美国已一致同意对叙利亚施加政治压力,以说服它从黎巴嫩撤军。
    一位官员——他要求不要披露他的姓名——说:“美国和以色列已对苏联大力加强叙利亚的军力一事表示非常关注,并且一致同意找出政治办法来使叙利亚撤出黎巴嫩。”

苏联对联邦德国说安德罗波夫正在康复

    【路透社波恩十二月四日电】苏联对西德说,克里姆林宫领导人安德罗波夫正在康复之中,外交官们认为,这是平息最近人们对他的地位感到捉摸不定的情绪的一项行动。
    一家报纸援引首席发言人彼得·伯尼施的话报道说,安德罗波夫的健康状况已有好转。波恩政府今天证实了这则消息。
    伯尼施说:“苏联人曾对我说,安德罗波夫可能于十二月十日恢复工作。”
    安德罗波夫从八月份以来一直未公开露面。莫斯科只是说他患了感冒。
    这则消息的宣布,正值波恩和莫斯科的关系由于美国的新型潘兴I式核导弹最近运抵西德而出现紧张之时。
    外交官们说,莫斯科透露其领导人健康状况的消息是不寻常的,除非这涉及正式的访问。
    一位外交官说:“莫斯科也许急于消除西方认为苏联外交混乱的印象。”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十二月四日报道】题:一位苏联作家说安德罗波夫已瘫痪
    安德罗波夫患多种疾病。他除了心脏有病外,只有一个肾,还患有糖尿病,最近已瘫痪。这一消息是由五十二岁的俄国持不同政见作家弗拉季莫夫提供的。弗拉季莫夫是今年五月被驱逐出苏联的。弗拉季莫夫说,他的消息是“由高级人士提供的,因此应当是可靠的”。不管怎么说,安德罗波夫是个临时任命的过渡人物。

西方军界人士评:苏轰炸机飞往金兰湾的意图

    【时事社曼谷十二月四日电】题:曼谷人士就苏联轰炸机飞往越南分析说,想收到多种战略效果
    曼谷的西方军事人士,三日就所传苏联的八至十架图一95熊式轰炸机最近已飞到越南的金兰湾基地指出,此举有以下四个目的,并表明看法说:;“这是想要收到多种战略效果的苏越两国根据高度的军事判断而采取的行动。”这四点目的是:(一)从侧面支援在柬埔寨发动旱季攻势;(二)调整同中国的空军均势;(三)确保在南海的制空权和对美战略;(四)炫耀苏越军事同盟关系。

欧洲经济共同体首脑会议开幕

    【合众国际社雅典十二月四日电】(高级编辑:巴里·詹姆斯)欧洲经济共同体各国领导人今天在这里开始举行为期两天的首脑会议。会议的目的是要解决面临着破产和分裂危险的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集团——十国共同市场——的问题。
    希腊总统康斯坦丁·卡拉曼利斯在向欧洲各国的元首和政府首脑所致的欢迎词中说:(解决这些问题是必要的和迫切的,如果我们想防止出现可能损害共同体团结的那种不适时宜的危机的话。」
    卡拉曼利斯说,如果包括二亿七千万人口的共同体发生分裂,就会「使欧洲陷入混乱」。他说,共同体的进一步萧条将导致「退化和失败」。
    希腊总统说,在「混乱和不负责任」的情况威胁着和平的时候,参加首脑会议的各国领导人有义务进一步向「欧洲联合的光明大道」迈进。
    外交官们说,尽管就共同体面临的问题在较低的级别进行了成百个小时的讨论,参加首脑会议的领导人将不会达成任何轻而易举的解决办法。

苏在警察部队设立政委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美国《纽约时报》十二月四日文章】题:苏联加紧从政治上控制警察部队
    苏联已经在穿军服的警察部队中设立了政治委员,这是一种异乎寻常的行动。
    这一制度同苏联武装部队中长期存在的制度是类似的,看来,这是苏联领导人安德罗波夫领导的加强社会各阶层纪律性运动的一部分。
    特别是因为警察队伍中的青年人越来越多,因此,这个步骤的目的是要确保警察部队在政治上更加可靠。
    在警察中设立政委的决定,是在苏联政府报纸《消息报》十一月二十五日发表的即将出任警察部队第一政委的格拉德舍夫少将向该报记者发表谈话时宣布的。
    记者问格拉德舍夫将军,为什么必须要设立这一制度。他说,警察工作的效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思想说服工作和他所谓的警察在“政治上的成熟程度”。
    他说:“在这方面仍然存在着不足。一项重要的任务是向所有警察,特别是新警察灌输党的革命老传统。”
    格拉德舍夫说,之所以必须要加强政治工作还因为,在同犯罪作斗争中,警察同公众的接触越来越广泛,同时也因为,在辅助警察部队中,文职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跟在武装部队中的情况一样,在警察部队各级建制中都将设立政委和警官,政委负责思想和政治工作,警官负责警察的实际工作。
    过去,负责领导警察的内务部没有政治教育司,它应负责对各级警察的政治说服工作。但是,在各级警察部队中并没有一种系统化的制度以保证党的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