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香港《明报》报道《台湾庆典燃放东莞烟花》

    【香港《明报》7月25日报道】题:台湾庆典燃放东莞烟花
    (原提要:东莞烟花恢复大量生产后,很多烟花经香港运到日本,然后运往台湾,故台湾在大庆典中燃放的烟花,不少是东莞烟花,最近东莞开一个烟花展览会,展出数百品种,吸引不少买家。)
    据本港经营烟花爆竹的商人透露,今年东莞烟花和爆竹经港输往欧美各国的数量大增,平均每个月都有2万至8万箱烟花经港输往欧美及东南亚各国,其中一位商人透露,日本订购的东莞烟花数量甚多,其中有些烟花是从日本运往台湾的。那些烟花在日本改装后,便可运往台湾,作为日本烟花进口。台湾在庆典时大放烟花,其中一部分却是东莞烟花,是由日本输入的。
    台湾亦有爆竹烟花厂,1967年,东莞烟花爆竹的生产低落,有些整套的如“仙女散花”等烟花,被极左派指为封建遗毒,没有生产,海外需要烟花爆竹的华埠,都改向台湾采购。但台湾的烟花厂生产的烟花,无论在任何方面都及不上东莞烟花。最近因东莞烟花恢复生产,加上台湾的一家烟花厂年前曾发生爆炸,而另一间厂又因地皮价涨,再加上海外订单转来香港购入东莞烟花,便结束所业,将厂地作其他用途,台湾所用的烟花,便要靠从日本输入。日本从香港输入东莞烟花转运台湾,所以台湾在庆典时所烧的烟花,不少是东莞烟花。
    前些时东莞烟花厂曾招待各国买家,其中大部分是香港代理商,到东莞去参观一个“烟花展览会”,展出全部东莞烟花以招徕生意。
    这个“烟花展览会”在晚上举行,将东莞烟花中的五百多个品种,逐一放射到天空上,给人们欣赏。据说烟花展览会共展了两晚,两晚所展出的烟花绝不雷同,参观者有不少是既做大陆生意又做台湾和日本生意的商人,亦有侨商。

香港《中报》社论:《自然的经济结合-----再评海峡两岸通商》

    【香港《中报》7月25日社论】题:自然的经济结合——再评海峡两岸通商
    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的贸易,渐渐由偷偷试探变成心照不宣,由心照不宣变成为半公开。上个月,台北《工商时报》引述香港当局的统计数字,详尽地报道了海峡两岸的非直接贸易情况,这段消息马上被《人民日报》引用,并且说大陆和台湾贸易的大幅度增加,是因为“双方都采用了方便措施”的关系。7月22日,台湾十大企业之一的声宝公司,更在本港两家左派报纸上登出半版篇幅的委托声明,委托本港一家经常与大陆有生意来往的公司,作其电器用品的代理商。种种迹象显示,尽管在政治上仍然处于对立地位,台北和北京两个政了权,在贸易上显然已经有了随潮流而动的趋势。难怪美国驻北京大使伍德科克要说:“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将会出现自然的经济结合。”
    虽然,海峡两岸的领导人事实上都容许这种贸易关系继续发展下去,但在态度上却有很大的差别。中共在今年4月3日,明确宣布台湾与大陆之间的贸易,应该算是国内地区性的货物交流,因此,可以豁免关税。同时,大陆各大都市,从北京、天津、上海以至远离海岸的成都、重庆等地,都公开发售台湾货,标明“产地:台湾”的字样。就事论事,中共在接受台湾货品这一点上,是做得比较干脆的。
    台湾多年来都有吸收大陆货品的事实,若果只吸入而不输出,经济上吃亏未免太大,而且会白白地失去应得的市场。所以在大陆开放了与台湾贸易的途径之后,台湾当局虽然没有鼓励这种贸易,但却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其实,贸易的具体行为既然已经存在,就不妨让它公开,用不着躲躲闪闪。台湾之所以不愿海峡两岸公开通商的主要原因,据说是怕中共统战。
    其实,他既可以统过来,你又何尝不可统过去,何怕之有。
    台湾军人之友社理事长陈茂榜公开委托香港代理商在左派报纸大登广告这一着,不能看成他个人的行为,而应看成是反映了一种潮流,一种趋势。人们不禁要问:伍德科克所说的“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将会出现自然的经济结合”,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港报说台湾大陆之间民间接触是必然趋势

    【香港《星岛日报》7月17日社论】题:台湾与大陆的民间接触
    日前一项外电报道称,中华民国政府已成立一项机构,负责研究与中国大陆进行“非政治性接触的各种可能方式”。此项透露,包括在国府“关于本年5月第一次国建会的报告中间。”报告中又提及上述机构也要负责研究对付中共统战行动的反措施,并称外交部已向国外各代表机构发出指示,令其协调并鼓励海外华人与来自中国大陆人士的相互接触,包括学者与学生在内。这电讯虽语焉不详,但相信确是代表中华民国政府一种新的方向,不再一味以消极方式应付中共的统战策略,转而鼓励民间的积极接触。
    一个国家分裂为两个政权——一个共产政权,另一个为非共或反共政权
    ——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产物。
    中国情形,是中共政权拥有最大部分的土地与人口,中华民国政府仅局促于台澎一隅,30年来,中共屡有武力进侵台澎企图。国府方面,为了本身的生存与安全,势不能不采取严密戒备,对于中共统战攻势加以抗拒。因此至今在大陆与台澎之间,一直没有像两个德国那样种种交流,或像韩国那样的南北对话。
    只是这种隔绝情势,在民间已造成无数悲剧与痛苦,与众多家庭的分裂。甚至一些在台有亲属关系的人士,在大陆获得合法出境,却格于国府功令,仍不能赴台与亲属团聚。在经济方面,以大陆的物产丰富,与台省工业的高度发展,过去也未能发挥相辅相成之效。近年来中共对外门户有局部开放,台省与大陆之间开始了物资交流。来自台省的游客,有许多人前赴大陆探亲;台省与大陆之间的间接贸易,据港方统计,亦达7,720万美元之巨。以是中华民国政府之谋求与大陆之间的民间接触,无宁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台湾当局制定入出境三项原则

    【《香港时报》7月9日消息】目前(台湾)政府对入出境的管理,坚持三项原则;第一是便利人民旅行必须同时兼顾国家安全;第二是从大陆逃出来的难胞或曾去大陆旅行的侨胞,必须透过严格的个案审查,始可准许入境;第三是违法、涉嫌叛乱或为中共工作者,均限制其入出境。
    关于曾经去过大陆的侨胞,政府是采取个案审查的方式。比如,有些人并无任何偏见,只是纯粹为了观光或探亲,曾到过大陆,政府是欢迎其来台湾作比较观察。但是有些人则是有共产主义思想,甚至企图来台湾为共党从事宣传或情报工作,不论其是否到过大陆,均是政府拒绝来台湾的对象。

台湾四所学院改名大学

    【台湾《中国时报》6月12日报道】教育部昨日宣布“私立中国文化学院”、“私立淡江文理学院”、“私立逢甲工商学院”自即日起改名为“私立中国文化大学”、“私立淡江大学”和“私立逢甲大学”。“私立中原理工学院”则自今年8月1日起改名为“私立中原大学”。

梁厚甫文章:《(美国)大选进入第二阶段以后》(中)

(六)他们自然有所畏于产业萧条,但是有限度,限度是萧条而不会引至他们失业,只要萧条而不失业,则萧条不过是他们的话题,而不能影响到他们去到票匦前边的抉择。(七)他们乐于听到减税,但要看减的是甚么税。减公司税呢?还是减私人之所得税呢?他们与大公司大企业不同。大公司大企业自然乐于听到减少公司税,但亦乐于听到减少私人的所得税,因为私人所得税的负担减少,私人购买的东西增加,蒙其利者,也是大公司大企业。但作为私人,如果减税不减到自己的身上,那末,减税是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共和党的经济政策
    明乎上开的三种人,又明白三种人的利害,我们就可以回头去看共和民主两党的候选人,在经济上所创制的是甚么的类型:
    就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经济政策而论,实际是一句话:宁冒“通货膨胀”的危险,政府一定要“减”30%的所得“税”,加倍拨款来发展军需工业,以期“产业繁荣”,以期“减少失业”。
    因此,积极方面之型有三,即:
    (一)产业繁荣
    (二)减少失业
    (三)减税
    消极方面之型有一,即:
    (一)通货膨胀
    从国外的人来看,一定认为共和党的经济政策为好事。试想,美国能税收减少,能就业增加,能产业繁荣,还何所求?但是,我们必要注视通货膨胀这一条大尾巴。这条大尾巴,在美国1亿6千万的选民中,至少有1亿2千万人,认为是坏至无可再坏的事。只有富人才支持共和党完全能接纳共和党的政策的,是丙种人,即是以资本作为谋生之道的人,亦即是大企业的资本家以及小商店的主人。他们乐于看见“租税减少”,“产业繁荣”,他们亦无所畏于“通货膨胀”。
    但是,不能接纳共和党政策的,是甲乙两种人。甲种人靠养老金和救济金为生,他们有定额收入,什么都不怕,只怕通货膨胀,他们绝对没有理由去支持共和党。
    乙种人是以就业作为谋生之道的,共和党有减少失业这一条,看来必然为乙种人所同意了。但是,我们要注意,乙种人不等于失业的人,乙种人实际是现在有业的人与失业的人的总和。“增加就业”的口号,不能吸引全部乙种人,而仅能吸引乙种人中之已经失业者。美国目前的失业率为7.8%;乙种人约有1亿1千万,7.8%不过为850万人。
    即使在850万人当中,不见得每一个人都支持共和党的政策。因为,共和党以扩展军需,作为增加就业之道,即是说,只有高级的技术人才,才能蒙受其利,试问:在失业的人的队伍中,此种高级的技术人才,能有多少。事实上,目前的卡特政府,也不是没有扩展军需。以美国西部而论,目前许多军需工业,都已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厂内的成员中,能在外间介绍来一个高级技术人员的,介绍人可以领取奖金,高级技术人员之渴市,于此可见。由此,共和党之所谓增加就业,实在是“济富”而不是“周急”。在850万的失业大军中,不见得每人都认为共和党的政策是好事。劳动人民不支持共和党
    共和党有减税之一条,这一条,对乙种人(即是以就业为生的人)的利益甚少。共和党之减税,以减少公司税为主,以减少私人所得税为辅。作为中等工人,能蒙受到减税之利,不过为每年六七百元,但共和党对通货膨胀,没有压制之道,每年纵多得六七百元,也被通货膨胀所吸收去了,结果还是等于零。
    从“造型研究”来看,支持共和党的经济政策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超过3千万。纵使3千万人全去投票,也不能产生一个总统。民主党的经济政策
    共和党经济政策之不成功,反转来,就可以看到民主党经济政策之成功。
    民主党的经济政策是:(一)宁冒“产业衰退”的危险,一定要“收缩通货”。
    (二)“产业衰退”,必然带来失业。“失业增加”,就设立“减低失业震撼程度的垫子”。
    (三)非到“产业衰退”到无可挽救的时候,决不“减税”,即以减税作为“减低产业衰退震撼程度的垫子”。由此,民主党积极方面之型有一,即:
    (一)通货收缩
    消极方面之型有三,即:
    (一)“产业衰退”
    (二)“失业增加”
    (三)1980年内,非到万不得已时期,不会“减税”。收缩通货是民主党的杀手锏
    如果作为经济学家,看见民主党的造型,一定摇头太息,叫道:“那还得了!”不过,作为大选问题的研究者,反而要认为民主党的竞选僚幕,确具思巧。
    在这里,不妨举甲乙丙三种人的反应,作为示例。
    对民主党的政策,叫苦连天者,当然是丙种人,他们以资本作为谋生之道,产业衰退,当然打中他们的要害,但是,不要紧,他们在选民的比例中,人数不多,不过是2千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