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中国的洲际导弹使力量对比发生变化》

    说对中国发射洲际导弹成功最害怕的是苏联;今后美中的联系将会更密切,美中同苏的关系将恶化,中苏边界十年的平静局面可能结束;预计今后美中苏三国都将增强军力,发生地区性冲突的可能性增加了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7月27日刊登弗朗兹·舒尔曼的文章】题:中国的洲际弹道导弹使力量对比发生变化
    中国五月间在太平洋上发射的射程约为6,000英里的洲际弹道导弹,将在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中激起经久不息的波澜。中国过去采取过三个重要的战略步骤,每次都使国际关系的状况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第一次是在苏联首次发射洲际弹道导弹成功后中国和苏联立即于1957年10月达成的分享核武器的协议。
    苏联同中国达成的协议(协议保证让中国发展自己的独立的核能力)引起美国更严重的关切。
    中国造成的第二次核恐慌发生在1964年10月,当时北京爆炸了它的第一个原子装置。这一次,中国的行动不仅使美国人感到惊恐,也使俄国人感到惊恐,从而加深了中苏裂痕。中国进行原子装置试验爆炸后不到两天,赫鲁晓夫便倒了台。据报道,赫鲁晓夫曾向美国大使哈里曼提出一项建议,建议美苏联合发动袭击,彻底摧毁在新疆的中国核试验设施。美国拒绝了,但是它毫不掩饰地表示:它把中国看作北越背后的最大的制造麻烦者。
    到1967年,中国的威胁导致美国和苏联制定了对付中国的反弹道导弹系统的计划:旨在击落使用液体燃料、飞行起来慢而摇晃的中国导弹的权宜之计。美国一直没有制成这种系统,但是到1968年,莫斯科周围却部署了大约64个发射装置。一年以后,苏联和中国发生了有限制的、但却是流血的边界战事。两个共产党国家血刃相见,这在现代史上还是第一次。
    使超级大国关系受到震动的中国第三次战略武器突破发生在1970年。
    那一年4月,中国人发射了他们的第一颗轨道卫星,决心使人们注意到中国的卫星在莫斯科和华盛顿上空飞行。
    可是到1971年春天,世界紧张局势开始大大缓和了。美国突然同苏联和中国同时进行缓和,其标志是与中国的“乒乓外交”和1971年5月宣布同莫斯科签署限制战略武器条约。
    当时导致世界紧张局势缓和的原因现在仍然不很清楚,但是有一些根据可以认为:美国说服中国不部署它的新导弹,作为交换条件的是改善两国的关系。中国表面的妥协也起到了为美苏限制战略武器条约铺平道路的效果。
    无论十年前使中国人放弃部署导弹的秘密动机可能是什么,和可能是由于举行了什么秘密谈判,今天这种动机和谈判已不再有效了。实际上,十年前的世界舞台上的一切几乎没有什么情况没有发生变化的。今天,中国成了美国的朋友和盟国,而苏联再次被看成是我国的主要敌人。俄国曾在1964年寻求积极的军事合作来对付中国,而今天正是美国和中国建立了事实上的联盟,并且建立了比双方过去同苏联建立的关系要密切得多的关系。
    今天,主要是苏联最害怕中国新发射的导弹,虽然它有部署了12年之久的反弹道导弹系统。许多人认为,正是这种害怕的心理——害怕能够打到莫斯科的导弹——现在正促使苏联发展尖端的粒子束和激光弹道防卫系统。
    美国持强硬路线的人无疑将会认为中国新发射的导弹是所谓“中国牌”战略的一个重大收获。“中国牌”的战略是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为把华盛顿和北京联合起来对付苏联所作的努力。
    无论怎样,中国在五月份发射导弹之后的形势已经是很清楚的:美国同中国的联系将会变得更加密切,而美国和中国双方同苏联的关系都将会恶化。中苏边界上十年之久的平静局面可能会结束。
    为什么现在会结束呢?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中国人只是在战略方面采取一些重大的行动,如果他们认为时机是合适的话。
    过去的战略行动也是这样,过去的一切战略行动都是在国际局势紧张的时候采取的,当时这种行动成为中国向两个超级大国中的任何一个或者同时向两个超级大国发出的警告:北京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今天,北京真的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北京认为苏联入侵阿富汗是苏联在中东的力量进行重大扩张的第一步,美国制定对外政策的集团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持这种看法。
    因此,发射到南太平洋的导弹是向莫斯科警告:中国不再仅仅是一个区域性的大国,而现在是洲际弹道导弹俱乐部的第三个成员了。
    无论马上引起的反应是什么,过去的迹象表明:所有这三个国家都将会增强军事力量,并且可以预料,发生地区性冲突——现在主要是在中东——的可能性增加了。

南斯拉夫最近规定今后不再任命56岁以上的人当大使和大企业领导人

    【本刊讯】贝尔格莱德消息:南斯拉夫最近对大企业的领导人和驻外大使的年龄有了新的规定。
    据可靠人士透露,为防止干部老化和提高工作效率,南斯拉夫内部最近有一个新的规定:今后不再委任56岁以上的人担任驻外大使;今后大企业领导人的候选人也不得超过56岁。

西哈努克抵达北京后向记者发表书面谈话

    【路透社北京7月29日电】前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今天在这里说,他已退出政界并将继续在中国和北朝鲜流亡。
    亲王是在今天到达北京的。他拒绝“采取第三种道路”来寻求解决柬埔寨问题,说这是“胡闹”,他个人拒绝同金边的韩桑林政府或反对它的民主柬埔寨政府打交道。
    西哈努克亲王抵达北京后对记者发表讲话时,也排除了去新加坡或泰国访问的可能性。
    他说:“我将不走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个我所流亡的国家的领土之外去。”
    泰国外长西提·沙卫西拉现在也在北京同中国外长黄华围绕柬埔寨问题举行会谈,但是没有迹象表明泰国外长将会见西哈努克亲王。
    西哈努克亲王在讲话中说,他的北京之行完全是私人性质的,他和他的夫人在北京停留两个月期间将进行一次身体检查。
    他说:“我将不同中国领导人举行政治讨论。”
    亲王说,他同中国的关系一向是友好的,没有“政治性质”。
    他说,他不会同曾把他软禁在金边的红色高棉即民主柬埔寨政权合作。
    他接着说,“在我的国家继续是越南的殖民地时,我是不会回到柬埔寨去的。”
    他说,他决不会承认金边亲越叛徒政权是“合法的”,也决不会承认遭人民唾弃的红色高棉是“合法的”。
    西哈努克亲王也拒绝由他领导一个联合政府的主张。
    他说,“我将不领导最终可能成立的联合政府,因为我退出政界的行动是不可更改的。”
    他还说,“某些国家”在谈论主张采取“第三种道路”来解决柬埔寨问题,他是不会听任它们利用的。他说:“这是胡闹,因为它将一事无成。”
    亲王说:“真诚热爱高棉人民的国家和人民应当停止直接和间接地使高棉人民蒙受牺牲,给他们以和平,使他们能生存下去,重建家园。”
    【法新社北京7月29日电】柬埔寨前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今天再次说他不会主持他的国家将来的任何联合政府,并且否定了认为他在这里停留期间将同中国领导人举行政治性会谈的想法。
    他在到达这里以后向报界发表的书面声明中说,他这次前来“纯系私人访问”。他将在这里住两三个月。
    西哈努克亲王还说,只要柬埔寨还是“越南的殖民地”,他就不回柬埔寨。这与他今年春天说过的一些话相反。

埃及为巴列维举行安葬仪式

    【法新社开罗7月29日电】午后,随着21响礼炮,结束了在清真寺为伊朗国王举行的安葬仪式。
    然后,达官显贵们向国王的遗孀和他的四个孩子表示哀悼。
    参加葬礼的外国官员包括摩洛哥宫廷事务大臣哈菲兹·阿拉维和至少四名大使——美国、法国、以色列和西班牙等国大使。
    【合众国际社开罗7月29日电】被废黜的伊朗国王,一个有国而不能归的可悲的人,今天被放在由六匹马拉着的黑色炮车上拉到了自己的坟墓。没有几个人来安葬他,更没什么人赞美他。
    载着他棺材的炮车开始了两英里(3公里)的送葬行程,沿着宽敞的穆罕默德·阿里大街往南向神圣的里法伊清真寺走去,这是最后目的地——一个4米长3米宽的寝宫,他的父亲就曾埋葬在这里。
    寝宫内已喷洒过消毒剂,然后洒了香水,地上铺撒了沙子和香草。
    这是一种国葬礼,但是,参加葬礼的唯一的国家元首就是命令举行国葬的人——埃及总统萨达特。
    在曾对国王表示过敬意的几十名国际领导人中,前来参加葬礼的仅仅有受到贬辱的前美国总统和一位被废黜的君主——尼克松和希腊前国王康斯坦丁十二世。出席葬礼的美国代表是美国驻埃及大使艾尔弗雷德·艾瑟顿。数以千计的警察、治安部队和便衣人员守卫着总统府、送葬沿途和清真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防备万一发生袭击棺材或国王家属的情况。
    沿途观看和跟在送葬行列后面的人都默默无言,只偶尔听得一声“只有真主”和“真主伟大”。

西哈努克致电霍梅尼呼吁释放美人质

    【合众国际社北京7月30日电】西哈努克亲王今天呼吁霍梅尼在伊朗前国王去世之后释放52名美国人质。
    西哈努克从他在中国首都的住所发给霍梅尼的电报说,伊朗国王的死是“受到了上天的正义惩罚。前国王死时精神和身体都备受痛苦,是在悲惨中去世的”。
    西哈努克接着说,“真主对他的惩罚促使我今天请求您阁下怜悯被拘留的美国人和他们的家属。”
    亲王说,释放这些人是有利于世界人民对伊斯兰和霍梅尼本人的看法的。

外电评西哈努克到达北京

    【合众国际社北京七月二十九日电】流亡国外的柬埔寨亲王西哈努克在北朝鲜住了数月之后,于今天到达北京。
    西哈努克是乘专机从北朝鲜抵达这里的,副总理姬鹏飞前往迎接。
    中国精心安排的欢迎使人们猜测,北京仍然在积极努力促进这位亲王和波尔布特政权之间的某种联合。
    中国是波尔布特的最强有力的支持者,但是西哈努克迄今仍拒绝任何类型的主张。
    然而,他的前景仍然和过去一样是一团疑云。他虽多方试图组成一种积极的联盟,以力争通过武力重新控制柬埔寨,并暗示过他可能永久退出政界,而后又说他愿意返回柬埔寨帮助他的人民,即使越南人仍然占领着大部分国土。

朱抚松在答复询问时表示台湾当局绝不与苏联作任何形式的往来

    【中央社台北7月25日电】外交部长朱抚松今天坚定表示,中华民国绝不与苏俄作任何形式的往来。
    朱抚松下午在国建会政治外交组分组研究会中,答复与会人士询问时,作了以上表示。
    台湾大学教授余雪明,在会中建议,各公民营机关与苏俄进行低层次的经济、文化往来,以扩张对外关系。
    朱抚松斩钉截铁的说,中华民国反共复国基本国策,绝不因任何国际局势的演变而有所动摇。与苏俄交往,无论是那一阶层,那一层次,我们都不能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