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亚洲旅游业》杂志文章:一位多次到过中国的旅游领队谈中国旅游业

    【本刊讯】在香港出版的《亚洲旅游业》杂志六月号刊登一个曾几次到过中国的旅游领队谈我国旅游业的文章,摘译如下:
    从兰州来的火车于凌晨三时三十七分到达内蒙古最大的工业城市包头。车外的气温在零度以下。车内睡着二十五名美国游客,他们已被穿越宁夏自治区的荒原进入内蒙古的十九小时旅程搞得精疲力尽了。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有九十开外;大多数是六十多岁。有的人携带着三十多公斤的行李。所有的人都患了重感冒。虽然这些人常出门旅行,却习惯于第一流的舒适条件,而这些条件是中国无法提供的。
    他们从广州出发,迂回北上,最后到达北京,这段日程排得很紧的三周旅程,已经走了三分之二。这些旅游者不仅以前没有到过包头,就是那些陪同他们的导游人员也是头一遭。看来,要把这批人和他们的行李迅速弄下火车,再弄上汽车,然后送进旅馆让他们上床睡觉的希望是微乎其微的。然而,不到一小时,这些美国人和他们的行李居然都进了包头友谊宾馆的房间!靠个人的努力来推动旅游业中国之所以能够掌握这种局面,靠的不是中国国际旅行社的良好组织工作,而是该社工作人员个人的自觉努力。这些工作人员下决心要搞好旅游业。中国国际旅行社包头分社的多数工作人员和友谊宾馆的经理都到车站去接兰州来的这趟火车。
    在这次特别令人兴奋的旅行中,妥善安排旅行团的活动,关键在于中国旅行社总社和地方分社的导游以及旅游领队三方的合作。中国导游和旅游领队在一起既要安排旅游者住进和离开旅馆,接洽乘坐火车、飞机等事宜,又要适应现在已为大家熟悉的中国强加于所有旅游者——不管年龄大小——一天十四小时的日程安排。
    这种艰巨的三周旅行十分需要的导游翻译是由中国国际旅行社总社提供的。
    这些导游对同外国人打交道的兴趣和能力大不一样。他们当中不少人是从北京语言学院毕业的,英语程度还算过得去。但给旅游者当导游,信心就不那么足了:他们对中国的艺术、历史和传统信念的多方面知识十分有限。
    地方导游只管本城的事。他们的人数在不断增加,但补充新人的做法看来没有个章法。他们往往年纪太轻,没有经验,不能胜任对他们要求很高的工作。有些人不是本地人,也不了解本地情况。有的人对英语一知半解。兰州有个导游,她毕业于上海的电机学校,一边担任这项工作一边现学英语。北京有个导游在汽车经过这个城市的主要名胜时却在埋头大声朗读一份新闻稿,还不时请旅客纠正他的发音。
    中国旅行社的地方分社似乎只依靠总社提供的粗略情况来进行工作。
    安排活动时,根本不考虑旅游者前面已经进行过的项目,结果造成许多重复。有一个团体连续在三个城市都定好要参观幼儿园。由于中国旅行社各分社联系不够,许多事情不得不等到了一个地方之后,才由个人临时加以解决。每到达一个城市,领队、总社和地方的导游都要浪费许多时间去重新安排当地的活动。往往只是在请示了地方上的负责人之后才勉强改变安排,而领队是见不着这些负责人的。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旅行路线完全由总社控制。中国旅行社可以取消同旅游公司商定的事情,它还有权事先不通知就改变日程,——而这种权利并非希望能游遍那些漂亮的小册子上描写的地方的旅游者所能一下子接受的。新的代替旧的什么样的大轿车都有,有破旧的二十六座的老式中国车,也有很讲究的四十座的日本车。在有些城市,丰田牌面包车代替了老式的大轿车,不过就是这些车上也没有暖气
    ——给包头这样的地方买这种车的人是很缺乏想象力的,这里冬天的气温在零度以下。
    另一方面,火车还是不错的,它把舒适和旧世界的情趣有效地结合了起来。在中国旅行想要准时到达,最保险的还是乘火车。火车上,外国旅客和中国旅客是隔开的,如果是长途,就让他们乘坐四个床位的讲究车厢。
    宽敞的餐车上饭菜很好。兰州到包头的列车上有一位手艺高超的厨师,不但会做中国菜,还会做法国菜,用膳者可以自由选择。
    在中国乘飞机可享受不着这么好的口福,飞机上只有中国民航的害羞的女服务员分给旅客一些巧克力维夫饼干和糖果而已。往来于广州、桂林、上海之间的俄国造小飞机上没有供膳设施,因此飞机不得不中途降落,以便旅客用餐。不过有迹象表明,空中旅游业正在进行现代化。比如上海到兰州的线路上,正在用三叉戟飞机代替那些以坏天气刚有点苗头就不起飞而闻名的小飞机。
    旅途中能否过得舒适和遇上高效率全靠碰运气。
    同一旅程的先后几批旅客,住的是标准不同的旅馆,在每个城市逗留的时间有长有短,乘坐的汽车类型不同,导游的质量也不相同。目前,在中国旅行的特色似乎就是:一切均无法预料。

日报报道《以风力渡过石油危机 研究油船帆船化》

    【本刊讯】日本《读卖新闻》七月二十二日刊登一篇报道,标题是《以风力渡过石油危机研究油船的帆船化》,摘译如下:
    大型帆船在十七世纪时曾在世界的海洋上称霸。随后由于研制成功蒸汽机和发动机而完全绝迹了。但是,设在津市的日本钢管公司津制作所在认真进行帆船的研制。研究的起因是往日和今天的石油危机。由于燃料重油不足、已出现严重的影响,如无法搞远洋渔业生产等,想要利用风力渡过这个危机。根据至今所做的实验,据说使一万吨级的油船或货轮实行帆船化,在技术上是十分可能的。
    帆船的研制,是该公司的装帆商船委员会同财团法人——日本船用机器开发协会从去年夏天开始的。经该公司技术研究所的风洞实验,确定帆的形状和大小后,去年年底着手改造津制作所的实验船“大王”号(七十七吨,全长二十五米),今年四月起在伊势湾进行海上实验。往后即进入数据分析。装在“大王”号上的帆是长方形的“硬帆”、“软帆”
    ——金属的格栅数多的是硬帆,高均为八米左右、宽约四米——和三角帆(长约八米)共三张。除三角帆外,另外两张帆都是电动式,按钮操作,没有风时可折叠、缩小。
    迄今做的实验,只用帆每小时可出三海里速度(只用发动机时速度五海里)。速度所以意外地慢,是由于实验船做成的形状虽然稳定性好,但水的阻力非常大。根据数据计算,二万吨级的货轮装上帆,秒速十五米的风从正侧面、斜面或后面刮来的情况下,可获得相当同级货轮的发动机推力。
    问题是,帆的操作难度大,帆影响船桥上的视界,雷达屏上出现影子等。该制作所决定今后研究帆可根据风向和风力而自动改变方向或张挂程度的装置。

建在美北卡罗来纳州的大风车开始发电

    【路透社华盛顿七月十二日电】(记者:卡尔森)世界上最大的风车——叶片和一架波音707的机翼一般大
    ——开始发电。
    美国官员们希望这个实验性的造价六百万美元的风车,将成为利用风力作代替能源的第一步。
    这座风车建在北卡罗来纳州蓝岭山脉的山顶上,风速每小时四十公里时,风车发电足供五百户用。
    虽然风力发电成本还不能和常规装置发电成本相比,官员们认为,风力发电成本最终将低于煤、石油或核燃料发电成本。
    他们估计,到公元二○○○年,美国需要的电量有百分之四到百分之六将由风力叶轮机提供。
    这座风车是由能源部、国家航空和航天局和通用电气公司在美国建造和启用的四座风车之一。

美在夏威夷岛海面上利用阳光照热的海水发电

    【美联社檀香山八月四日电】在夏威夷岛海面的一艘驳船上,将利用阳光照热的海水发电五万瓦,官员们把这称为开发代用能源方面取得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突破”。
    州长乔治·有吉在三日写信给卡特总统,把这项工程的情况告诉他,说它是“可用的、可再生的、基本上取之不尽的能源,这种能源很快能够供电”。
    夏威夷州的官员们说,在实验室条件以外,用一种自持的方法——称作海洋热能转换——产生电能,这将是第一次。
    州的计划主任河野说,这次突破是在二日上午实现的,当时九盏五百瓦泛光灯和一台电视机完全由海水发的电供电。
    河野说,现在需要四万瓦电作海洋热能转换机器的动力,实际可供使用的电还剩一万瓦。
    有吉说海洋热能转换方法“特别干净”,不象煤、石油或煤气。
    他说,“电是由加热的氨膨胀作动力的涡轮机带动的发电机发出的。氨的膨胀和增压是‘燃料’即我们利用的阳光照热的热带海水直接造成的”。
    这项实验工程的费用将超过三千万美元。

王云五在台湾病死

    【中央社台北八月十四日电】九十二岁的王云五先生,在临终前念念不忘的是国家民族的前途,中华文化的复兴。王云五最近因发烧住进荣民总医院,今天上午六点多心脏病突发逝世。
    中山学术基金会总干事阮毅成说,王云五先生在病中一直关心国家大事,世界大局,曾经不只一次说,现在大陆上乱得很厉害,我们一定要团结奋斗,反共大业必能成功。
    王云五说:“我虽然不是国民党党员,但我一向支持国民党的政策,希望党员和非党员们,都能了解国家的处境,大家精诚团结。”
    【合众社台北八月十四日电】一位自学成名的学者王云五在荣民总医院逝世。他曾发明四角号码词典,并曾写数本关于中国历史、哲学及教育的书籍,是蒋经国总统的高级顾问。
    他一九四六年任经济部长,一九四七年任行政院副院长,一九四八年任财政部长,而在一九五四年至五八年任考试院副院长。(转载香港《快报》)

美加利福尼亚大学研究人员从木屑制出一桶油

    【路透社科罗拉多州戈尔登六月六日电】今天这里宣布,能源研究人员成功地从木屑制出了一桶油,成本同进口原油的价格不相上下。
    研究组组长厄尔冈估计一桶木屑油可以用大约二十六美元生产出来,和六号船用重油价格不相上下,适于作发电厂的脱硫燃料用。
    厄尔冈于本周在这里举行的一个能源会议上提出了这个研制结果,说制作这第一桶油用了大约九百磅木屑。
    他说,制作程序是在高温和高压下用一种化学催化剂处理木屑,这种方法可用于处理城市垃圾和各种有机废料。木屑油的研制工作,是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能源部设在俄勒冈州奥尔巴尼的一个实验工厂进行的。
    厄尔冈说,能够从木屑制作甚至更高级的燃料油。奥尔巴尼厂将予改建,以便进一步研究从木屑制造燃料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