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柬任命将参加不结盟会议的代表团

    【路透社北京八月十五日电】(记者:麦肯齐)波尔布特的民主柬埔寨政府驻北京大使今天说,该政府已任命了以国家主席团主席乔森潘为首的一个六人代表团去参加下个月在古巴召开的不结盟国家最高级会议。
    可是,毕姜大使又说,迄今为止,古巴政府尚未答复代表团申请去哈瓦那的签证的请求,这一请求是民主柬埔寨通过其驻纽约联合国的代表向古巴政府提出的。
    今天本社记者应毕姜大使之请会晤了他。
    他指责“越南地区扩张主义者和国际扩张主义者”阴谋把民主柬埔寨代表团排除在这次最高级会议之外,尽管他的政府是“不结盟运动的正式成员国”。
    他说,代表团的另外几名正式团员将包括社会事务部长英蒂丽和驻联合国代表秀蒲拉西。
    他说,波尔布特总理和副总理兼外长英萨利将都不去出席。
    毕姜大使还说,越南一名高级官员阮基石最近曾宣布,河内将从柬埔寨撤军。这完全是不真实的,是迷惑世界舆论的一个花招。
    【美联社联合国八月十一日电】外交官们说,古巴今天由于没有邀请波尔布特总理的柬埔寨政府参加将从八月二十八日起在哈瓦那举行的不结盟会议而在这里的不结盟集团内部受到攻击。这次不结盟会议将以九月三日至九月七日的最高级会议告终。
    不结盟集团中大多数国家,仍然承认波尔布特和他的同僚为柬埔寨的合法政府。
    这些不愿意公布其姓名的外交官员说,在这个集团在这里举行的秘密讨论中,波尔布特的驻联合国大使秀蒲拉西抱怨他还没有收到古巴驻联合国代表处关于会议的文件、关于会议的材料和参加会议的请柬。提供消息的人士说,古巴打算向两个互相敌对的柬埔寨政府都发签证,并且建议由九月三日至七日举行的最高级会议来决定两者之间哪一个有权代表柬埔寨。
    与会者说,只有越南和贝宁支持古巴把这个问题推迟到那个时候去解决的企图,但北朝鲜关于不结盟集团下星期二在这里另外举行一次会议来讨论这个问题的建议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作为亲苏国家,古巴和贝宁是不结盟国家当中支持越南和越南扶植的柬埔寨政府的少数派。

英报报道《阿富汗游击队赶在雨季前开展攻势》

    【本刊讯】英国《每日电讯报》八月十三日刊登布·劳登一篇报道,题为《阿富汗游击队赶在雨季前开展攻势》,全文译载如下:
    昨天有消息说,反对阿富汗共产党统治者的游击战大大升级了
    ——叛乱分子在辽阔战线上发动攻击,以图在雨季到来之前取得进展。
    游击队的一位领导人对我说:“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可能我们就袭击阿富汗政府军。我们已动员了五万人,在埋下伏兵和设置陷阱,规模之大是过去八个月所没有的。”
    据我所知,游击队在集中进攻阿富汗东部的帕克蒂亚省和库纳尔省。但是,阿富汗其他二十六个省中的大多数省份也受到了游击队的袭击。他们进攻的主要目标,是从喀布尔往北通向苏联边境的极重要的公路。这条公路是用来运送喀布尔政府急需的军用品的。大胆的伏击游击队还在大白天对在东部那条穿过贾拉拉巴德,通向巴基斯坦边境的开伯尔山口的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公路沿线进行大胆伏击,干扰了公路的运输。游击队员说,阿富汗政府军现在只是在有保护的情况下才能乘车经过这条公路。
    战争的升级还表现在近几周来叛乱分子使用较为先进的武器,其中大多数是从阿富汗政府军手中缴获的。叛军现在第一次能用猛烈的地面炮火打击由俄国装备的阿富汗空军了。
    开战已经八个月,大多数外交官员一致的估计是,游击队现在在全国所有二十八个省内都有活动;但是他们认为,游击队还没有对塔拉基总统的政权构成直接的军事威胁。
    一位外交分析家昨晚说:“叛乱分子不能从军事上击败塔拉基。但是他们所能做的是影响他的军队的士气,以使他不得不改变方针,或者被一支反叛的军队赶下台。”
    已经看到了一些不忠的迹象:十二日在喀布尔的巴拉希萨尔要塞发生了兵变,在这之前,在东面的贾拉拉巴德要塞以及在伊朗边界附近的赫拉特也发生了类似的兵变。使河流决口放水尽管游击队的武器较差,但是他们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例如,他们没有地雷埋设到边远的机场,他们就经常秘密地决河堤放水,把机场淹没,使塔拉基总统无法用飞机把补给物资运进来。
    与此同时,在白沙瓦的游击队领导人说,在过去两个月内,有几千名塔拉基的士兵带着武器叛逃了。绝大多数现在同游击队在一起进行战斗。
    可是,尽管这样,游击队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游击队分成了十多个不同的组织,虽然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憎恨塔拉基政权和决心在喀布尔建立一个穆斯林政权。
    大多数分析家认为,虽然叛乱分子在全国二十八个省里活动,但是他们不论在哪个地区都没有取得很大的“控制”。据悉,“大多数地区的情况是,晚上掌握控制权的是游击队,白天掌握控制权的则是阿富汗政府军。”
    “我们还远没有看到游击队确实控制了大部分农村地区,尽管阿富汗军队宁愿留在大城市里。”一些“顾问”尽管阿富汗军队遇到了麻烦,但是没有迹象表明俄国对阿富汗失去兴趣。人们认为,美国过去在越南陷入“困境”和俄国今天在阿富汗的两难境地相似。
    但是,至少俄国人似乎并不这样看这一问题,而是不断地在阿富汗增加“顾问”。据估计,现在在喀布尔约有四千名俄国人。

合众社报道:阿富汗政府军一机械化旅起义

    【合众国际社伊斯兰堡八月十三日电】据说,一个配备有坦克和远程大炮的拥有一千二百人的旅,参加了穆斯林叛乱分子的队伍,并正开往阿富汗首都以便同亲苏的政府摊牌。
    阿富汗人士说,叛军的这个旅企图同现在潜伏在喀布尔及其周围的一万五千名叛乱分子会合,伺机等待对塔拉基总统的政权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这些人士昨天同在白沙瓦的阿富汗移民通电话时说,这个“机械化旅”整旅投奔穆斯林叛乱分子。
    叛军八月五日对喀布尔发动的一次进攻被坦克和飞机击退了,但是从阿富汗来的旅客说,塔拉基政府“惊慌万状”。
    这些旅客说,肯定将在今冬以前再次对喀布尔发动一次大规模进攻,并且可能把塔拉基赶下台。
    拥有十万人的阿富汗陆军几个月来一直因为军队倒戈而大伤脑筋。整个机械化旅的倒戈是对政府军企图挡住叛乱分子而作的努力的最沉重打击。

《青年非洲》周刊文章《一个妇女换十二头骆驼》

    【本刊讯】在巴黎出版的《青年非洲》周刊六月二十日一期刊登艾贝尔·安德里亚马拉拉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个妇女换十二头骆驼》,摘译如下:
    在距离塔那那利佛五十多公里、靠近阿里沃尼马莫的一个马尔加什村庄里,哈贾和尼沃两家人聚在一起,为两个年青人订婚。举行这一仪式之前,双方就下列问题进行了多次协商:家族、文化程度、财产、可能还谈到爱情……只有一个问题除外:即未婚夫给未婚妻家的聘礼。这个棘手的问题将在订婚的时候专门讨论。每家都要花钱请一个懂得和善于运用依照习惯求婚的各种诀窍的职业媒人帮忙。
    未婚夫妇都很害怕的命中注定的时刻来到了。在女方家长同意之前,媒人以男方名义向女方“家长表示敬意”。表示这种敬意的形式是付给一笔现款和一定数量的牲口和布匹。
    当然,媒人在谈到主题时,通常都非常小心谨慎。但是,只要这点象征性礼品低于另一氏族估计的价值,那就会开始讨价还价,耻笑就会代替有分寸的谈话,侮辱代替有礼貌的话。如果这个“仪式”不以决裂或打架而告终,它将会因此而持续六、七个小时之久。
    这类引起许多纠纷,有时造成凶杀的丑闻不是马达加斯加所独有的。关于非洲这种对家长权威表示的“敬意”和给予的“补偿”——聘礼是有许多故事可以讲的。
    SK是个扎伊尔人,他在一家法国企业工作。他将要娶一位法国女郎,并且拒绝在自己家乡度过假期。他对我们说:“我本应该同跟我一个部落的年青姑娘结婚,这个姑娘是由我和我的双亲共同选定的。但是,当我们谈到嫁妆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要预备很多礼物来送给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之中的每个成员,我得准备价值二十万西非法郎的现款、布匹、香料或者半导体收音机。于是我把一切都放弃了并且逃走了”。
    这种情况似乎以各种方式存在于非洲下撒哈拉地区,甚至成为一种诈财行为。
    一个喀麦隆布鲁族青年说,贪财和贫穷促使父母进行法律和理智都不允许的投机活动。“尽管法律文件禁止未成年的女子结婚,但是,在我们部族里,人们至今仍可看到一些七岁或八岁收到嫁妆的姑娘,随着她们逐渐长大,她们的双亲也就接受各种候选人的礼物,一直到十八岁,她们最终会有一打求婚者。于是,一切都将成为拍卖:双亲将他们的女儿许给付钱最多的人。”他厌倦地补充说:“这就是说嫁给最富有的,不可避免地就是最老的、最坏的。”但是,据他说,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因为双亲或者是经常地,甚至于在婚后还要求一些补充的礼品,或者他们鼓动女儿离婚,以便寻找新的摇钱树。
    坚持要娶自己选择的那位年青姑娘但又什么都送不起的青年男子只有抢走他的情人,成为不法之徒,或者放弃举行正式婚礼的结婚。然而,还有一种中间的解决办法:分期付彩礼。要付款项记录在一个证书上,证书有有关方面和三、四个证人的亲笔签字,还有一条严格的规定:所欠款项应该在婚礼之后马上完全付清。
    然而,非洲姑娘开始反抗,她们感到自己是被当作商品看待的。一位乍得姑娘说:“我们的双亲驱使我们卖淫”。但是,一位喀麦隆姑娘反对这种意见,她说:“通过接受彩礼,我们使未婚夫确信我们是贞洁的。万一不是贞洁的,退还彩礼可不是一件小事”。
    贞洁的观念在整个非洲大陆都是很受尊重的。如果丈夫发现他的妻子已经“受损”,他就有权要求退还彩礼,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是个丑闻。如果女方家里在她结婚前就用掉了彩礼,那就更糟糕。今天,在城市里,送彩礼的传统不再被如此滥用。况且法律也作出了规定。某些国家,如马里,规定最多不超过两万西非法郎,在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土里,彩礼的象征大约是六百西非法郎的东西。然而,这并不排除家庭之间的特殊协定。人们经常看到一百万西非法郎从一个人手中转到另一个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