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比利时评罗苏关系《红色汽油战》

    【本刊讯】比利时《晚报》八月十三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红色汽油战》,摘译如下:
    齐奥塞斯库在一九七八年一月十八日六十岁诞辰之际,克里姆林宫授予他列宁勋章。但是说来奇怪,尽管自从那时以来齐奥塞斯库两次会晤勃列日涅夫,然而罗马尼亚总统要得到这个勋章,不得不等十八个月之久。
    授予勋章使得他挽回面子,并稍加缓和一下苏联和东方国家同罗马尼亚之间的关系的现状的令人不快的印象。
    诚然,罗苏关系不好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秘密。只消提一下下面这些事实,就可以知道罗马尼亚对莫斯科—布加勒斯特路线缺乏热情,这些事实是:华国锋访问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拒绝参加华沙条约组织的增加军费和军事演习,它谴责越南入侵柬埔寨,经常拒绝参与对北京进行意识形态的指责,最后,罗马尼亚支持以埃条约。
    然而,罗马尼亚和其它兄弟国家之间关系的温度还从来没有降到一九七九年八月一日这样低。这一天齐奥塞斯库去拜访勃列日涅夫,布加勒斯特强行“按西方货币收费”,换句话说,它强迫经互会国家侨民用西方的硬币偿付在罗马尼亚买的汽油。
    对共产党国家的领导人来说,“按西方货币收费”是有障碍的。
    罗马尼亚决定在同其它共产党国家的贸易中使用西方货币,这等于削弱了(虽不是取消了)“可兑换卢布”的垄断地位,而卢布是经互会货币体系的骨架,也是东方国家之间贸易上记帐的基础。一位驻布加勒斯特的外交官说:“罗马尼亚人在一天之内对东方集团的团结造成的损害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一周之内所造成的要大……。”
    布加勒斯特的石油最后通牒已经引起了报复(例如,匈牙利对罗马尼亚过境往奥地利的卡车和大轿车规定了类似的措施),并且在华沙条约各成员国之间引起了以前从未发生过的最猛烈的公开互相指责,这是不足为奇的。
    人们说,目前在东方,每个加油站工人有两个助手陪同,一名医生和一名警察。医生是为了抢救在看到汽油价格后有发生心脏病危险的顾客;警察是为了询问那些打算购买汽油的那些还活着的人的收入来源。布加勒斯特最近增加了第三个人:一名共产党宣传人员,他向顾客们解释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大家庭是什么……。

苏报说流氓醉汉正在苏联制造麻烦

    【路透社莫斯科八月十二日电】苏联《真理报》今天在报上号召要求采取强硬措施维持法纪,流氓及酗酒者正在苏联制造麻烦。莫斯科一家电台引述该报称:「酗酒者可以随心所欲,胡作妄为,恶毒的流氓犯罪行为也不少。」《真理报》说,投诉有关违法事件愈来愈多。
    据悉酗酒一直是苏联一个严重的问题。

美政府就美发生的强奸案件发表研究报告

    【美联社华盛顿八月十三日电】美国政府星期一发表的研究报告说,年龄在十六岁到二十四岁的妇女被强奸的危险性最大。报告还说,在美国,典型的受害者是穷人和未婚者。美国政府的这项研究是根据在二十六个城市发生的案件进行的。研究结果包括:
    ——在下午六时到午夜间这段时间最危险。
    ——大多数袭击是在街头和公园等露天的公共场所发生。
    ——进行反抗的妇女经常能够阻止强奸,但更可能受到其它的伤害。
    ——大多数袭击(占百分之八十二)是由陌生人进行,据受害者透露,袭击者一般看来年龄超过二十一岁。

外电据匈通社报道:经互会与西方财团在西方建立了三百七十六家联合公司

    【法新社布达佩斯八月八日电】匈牙利通讯社今天在这里估计,到去年年底的时候,在西方已经有三百七十六家由经互会和西方财团建立起来的联合企业公司。
    匈通社说,相比之下,在一九七六年年底时,这个数字只有二百一十五家。最新的统计数字表明,这些联合公司有十亿美元的资本。
    工业制造公司很少,贸易公司约占总数的百分之七十五,运输公司占百分之十三,服务行业的公司占百分之十二。这些公司当中有苏联参加的共有八十五家。

美联社报道:意共总书记贝林格去苏联度假

    【美联社罗马八月十四日电】意大利共产党今天宣布,意共总书记贝林格昨天离开这里前往苏联的克里米亚,他将在那里作“短期休息”。
    这里简短的公告说,他的全家陪同他前往。
    党的发言人说,贝林格去苏联休假已不是第一次了。
    【本刊讯】意大利《晚邮报》八月七日以《贝林格去苏联度假吗?他受到东方的许多邀请》为题报道:
    我们向意共的一位官方消息灵通人士问道,贝林格真的将到苏联的雅尔塔度假吗?他回答说:“书记还没有决定到什么地方度假。他过几天才能决定,那时,在政府信任投票之后,政界人士将有一小段时间休假。他打算离开意大利到国外去。
    “他将到什么地方去呢?每年他都收到东方共产党领导人的邀请。卡达尔要他无论如何到匈牙利去。东德共产党书记昂纳克一再邀请他,甚至答应让他乘帆船游览,以此来诱他。当然,他也可能决定到苏联去,但是,我需要再说一遍,还没有决定。我只能再补充一点:象可能的那样,如果书记到国外去的话,他将携同他的妻子和子女一同前往。”

西德《世界报》谈克格勃操纵恐怖活动的情况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七月二十三日刊登罗伯特·莫斯的一篇文章,题为《一位英国人说:莫斯科的克格勃是这样操纵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摘译如下:
    在对奥地利联邦总理克赖斯基不久前以国宾的礼仪接待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主席阿拉法特一事的一片愤怒声中,一件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实几乎被遗忘了。这一事实就是,如果西方各国政府由于自己的举动而帮助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为巴勒斯坦人的合法代表,那么西方各国政府就是犯了悲剧性的错误。它之所以不能成为合法代表,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恐怖行动直接地受到苏联的支持,在某些事件中甚至于受苏联操纵。
    现在我可以公布新的、重要的证明材料来说明,苏联人参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行动已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在莫斯科附近和黑海海岸一带设有一些营地,苏联人目前在那里培训好几百名巴勒斯坦人——另外还训练来自激进的阿拉伯国家的新兵和精心挑选出来的非阿拉伯人,如国际上通缉的化名为“卡洛斯”的这类恐怖主义分子。在保加利亚的瓦尔纳和捷克斯洛伐克也设有这样的训练营地。
    被选送到苏联接受破坏和恐怖活动训练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员的主要入门训练地点是,克里米亚的辛菲罗波尔军事学院。据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员说,那里有专门为巴勒斯坦人的需要设立的课程。这些课程包括教授如何渡河和进行各种破坏的方法。五十名至六十名按一定比例从各个游击队组织中挑选出来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新兵组成混合小组参加这种训练。根据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说法,参加辛菲罗波尔典型教程的新兵来自各个不同的组织,如法塔赫、闪电组织、巴勒斯坦解放阵线和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
    在训练期间以前存在于这些敌对的恐怖组织之间的意见分歧显然已隐匿下来——当然这有利于集体的生存。但却有两个巴勒斯坦组织拒绝向这个训练班派遣人员。其中一个是设在伊拉克的阿拉伯解放阵线——出于对法塔赫优势地位的忌妒。
    第二个拒绝的组织是以哈瓦特迈赫为首的巴勒斯坦马克思—民主解放阵线。原因是:作为共产主义者他们在苏联早就享有了进行训练的机会,而其它的巴勒斯坦人则没有这种可能。
    说明问题的是,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新兵从黎巴嫩和叙利亚的集合营地出发之前,就开始向他们灌输有关苏联制度优越的思想(旅行时新兵持有伪造的约旦、伊朗或黎巴嫩的护照)。法塔赫“政治部”的军官,比如象哈立德·侯赛因(他以前曾在夏蒂拉集合营地呆过),举办速成学习班来介绍布尔什维克革命和苏联社会模式的成果。
    在莫斯科新兵则由阿尔·沙阿尔和阿布·蔡特来接待,他们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苏联办事处的主任及其副手。
    天赋比较高的巴勒斯坦新兵,有时也被送到克格勃的学校和苏联军事谍报局的学校中去学习专门的课程。俄国人在那里也经常训练来自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和南也门的谍报军官。
    对于苏联人来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来自他们队伍中的巴勒斯坦人第一能够作为突击队来使用,按照已倒台的乌干达独裁者阿明的贴身卫队的榜样。第二可以作为搞颠覆的间谍来使用,比如说在波斯湾的酋长国和在沙特阿拉伯的间谍网中使用,目前在这些国家中随时都可以把刀放在亲西方的国王的脖子上。第三可以作为多用途的恐怖分子,俄国人不会由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行动而受窘。
    此外,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还可以作为“民族解放运动”的联系人和武器提供者出现。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所拥有的苏联武器的单子既长又使人印象深刻。这份单子包括各种反坦克、防空导弹,迫击炮弹,直至自动手枪,据意大利弹道学专家们的调查,莫罗就是被这种手枪打死的。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
    ——只要俄国人推荐——从不吝啬地为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集团打开他们的配备完善的武器库。戈克戴尼兹将军在同土耳其军队杂志的一次谈话中,证实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给土耳其造反者提供武器方面所起的作用。人们可以例举一些令人不安的事件,这些事件的伴随现象至少使人可以作以下的假设,即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他们的辅助部队负有搞阴谋活动的委托,而这些阴谋是为了特有的苏联利益。
    这样的事件之一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曾计划把在西柏林的燃料库炸毁。另一个这类事件是,一个巴勒斯坦突击队曾试图在一九七五年在荷兰袭击来自苏联的犹太流亡者所乘坐的一辆列车。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内的红军派与东方的联系
    ——它们与法塔赫和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阵线共同搞一些恐怖阴谋活动——已得到了详尽的证实。在该集团还没有以自我声明是一个恐怖主义组织出现的时候,就存在着这些联系。还在乌尔里克
    ·迈因霍夫——红军派的创始人之一——和她的朋友们成为恐怖分子之前,东柏林就付给他们钱,并且以后还成了巴勒斯坦恐怖主义分子的出发基地和逃避处,这些恐怖分子在西欧在巴德尔—迈因霍夫地下集团帮助下进行阴谋活动。
    在这个月初我参加了一个讨论国际恐怖主义的会议,这个会议在乔纳森研究所的主持下在耶路撒冷召开。
    这次会晤有着重大的意义,这首先是因为来自不同国家的七十个代表一致认为,苏联直接卷入了国际恐怖主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