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德《经济周刊》谈中国西德贸易

    【本刊讯】西德《经济周刊》在一月十五日出版的第三期上,刊登奥托·沃尔夫·冯·阿梅尤根写的一篇关于对华贸易的文章,题目是《中等企业也会获利》,摘要如下:
    中国希望在今后的几年中,把每年的工业增长率提高约百分之十,鉴于最近二十年的增长情况,这被认为是现实的。
    在许多新的建设项目中,象通常经济发展一样,要考虑采用最新的科学技术,这是不言而喻的。因此,中国人对普遍的国际科技合作感兴趣。例如,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一九七八年十月初签订的关于科技合作的协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从某些个别项目的规模来看,只有与尽可能多的西方工业国家进行合作才能实现所有的计划。因此,由中国方面来分配定货单是有道理的。在几个中国代表团了解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有提供援助的可能性后,中国的兴趣首先是集中表现在希望德国在矿山建设项目方面能给以帮助,并希望德国能提供一个联合钢铁公司的成套设备。在这期间,正在讨论其它各种大型项目。
    因此,不仅对德国的大企业,而且对许多中等企业来说也明显地有了一种可以作为供货单位来参与这些项目的可能性。当然,现在还不能肯定地说,这些企业也会得到定货单。因为在这些项目上也估计必定会有激烈的国际竞争。
    在价值数十亿马克的那些大型项目中,筹资问题是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但德国的银行家们是满怀信心的,他们认为,在银行集团的范围内提供必要的贷款将是没有问题的。当然,只有在有足够的国家出口保证或担保的情况下,这些银行才能为这样的定货筹资。
    另一个问题是,中国对提供的设备如何支付的问题,这或许是个关键性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中国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还是避免接受外国银行的贷款。但现在这种立场有了转变,因为人们认识到,为实现宏伟的发展计划,接受外国的财政援助是必不可少的。但由于贷款要付利息,还要偿还,所以中国必须竭尽全力,通过扩大出口量的办法来筹集必要的资金。中国必须一方面有将来向西方市场出口的合适商品,另一方面,要在布鲁塞尔创造经营管理方面的前提条件,以便能够把这些商品打入共同市场。

罗德里克报道美专家谈我钢铁生产情况

    【美联社北京一月十三日电】(记者:约翰·罗德里克)一位美国专家说,这里的首都钢铁公司“是一个协作得很好的公司,是中国人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设备——也不是很多——的最好的榜样”。
    首钢在靠近北京西山的地方,是一个已有六十年历史的喷火冒烟的联合企业,在中国努力争取到二十一世纪初实现现代化的时候,这家公司就是中国在技术方面的障碍和困难以及希望和干劲的一个见证。
    美国伯利恒钢铁公司正在帮助这家公司。依靠进行技术革新、工作努力和发扬合作精神,这家联合企业的原始的铁矿、高炉、转炉和轧钢厂去年共生产了一千一百万吨铁矿石、二百三十万吨生铁和一百三十万吨钢,大大超过全年的生产定额。
    这位不愿披露姓名的美国人说,同美国或西欧的钢铁厂相比,首都钢铁公司几乎是博物馆里的陈列品,“就设备而言它是一九五五
    ——五八年的技术水平,而人们的生产成果,也不一定达到了最高效率”。
    他还说:“必须把这些情况联系他们当时的历史条件来看。批评他们现在的落后情况是容易的。但是必须记住,他们是在俄国租借式的援助下开始建设的。俄国人抬高价格,给他们的是一九五五年的技术,但要的却是一九六三年的价格,中国人不得不从不断摸索中取得经验。”
    他还说,在钢铁工业方面,中国最大的资产是拥有高质量的工程师,极大的献身精神和决心。他们所缺少的只是技术。
    伯利恒钢铁公司将帮助距北京二百五十公里的河北省迁安露天铁矿实现现代化,这是一项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工程。根据去年十一月缔结的第一阶段协议,这家公司将提供一百五十四吨的载重卡车以替代现在使用的二十七吨的载重卡车,还将提供二十立米的电铲以取代现在使用的四点五立米的电铲,此外,还将全面地帮助这个铁矿扩大设备能力。美国艾利斯—查默斯公司的人也即将同中国签订一项检验铁矿石质量的合同。
    英国达维茨公司已参加了使这里的首都钢铁厂实现现代化的工程。日本、西德、法国和美国也参加了这项工程,但是参加情况没有说明。在现代化到来之前,中国的钢铁产量——一九七八年已创纪录地达到了三千一百万吨,到一九八五年计划将达到六千万吨的目标
    ——将主要靠中国工人的吃苦耐劳和富有智慧来提高。
    当中国钢铁工人在严寒的气候中穿着臃肿的衣服,处理铁流,把它铸成钢锭并把这种具有延展性的金属轧制成长长的炽热发光的钢轨时,他(她)们脸上满是烟尘,就好像是来自于另一个星球上的男男女女。
    他们现在采取的种种临时凑合的办法,使人们回想起中国共产党人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住在靠近戈壁沙漠的窑洞首都延安时期的情况。那时由于被断绝了同外部的联系,他们不得不凑合搞些代用品来代替他们所得不到的东西。今天,在有了先进的西方设备和技术之后,预计他们会大踏步地前进。

国际钢铁业协会说:一九七八年世界钢产量创新纪录

    【美联社布鲁塞尔一月四日电】国际钢铁业协会说,一九七八年世界粗钢产量创下七亿一千二百五十万吨的破纪录高峰,较一九七七年的六亿七千二百三十万吨增加百分之六,较一九七四年前次高峰七亿零八百八十万吨亦上升百分之○·五。
    以区域分,国际钢铁业协会估计一九七八年苏俄产量为一亿五千二百万吨,高于一九七七年的一亿四千六百六十万吨;一九七八年美国产量为一亿二千三百八十万吨,而一九七七年一亿一千三百二十万吨,一九七四年一亿三千二百二十万吨;欧洲共同市场一九七八年为一亿三千二百四十万吨,一九七七年一亿二千六百一十万吨,一九七四年一亿五千五百六十万吨:日本一九七八年一亿零二百一十万吨,一九七七年一亿零二百四十万吨,一九七四年一亿一千七百一十万吨。
    东欧各国一九七八年产量估计为二亿一千一百九十万吨,较一九七七年产量增加百分之三·八,较一九七四年(一亿八千五百一十万吨)上升百分之十四·五。(原载台湾《经济日报》)

港报文章:《大松博文与日本女排》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日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大松博文与日本女排》,转载如下:
    名闻世界的“东洋魔女”排球队教练大松博文突然死了。大松今年只五十七岁,他是在冈山县指导练球后当夜心脏病猝然发作不治死去的。
    大松之所以闻名,是他用独特的训练方法,训练成功了贝冢女子排球队。这支女排所向披靡,创造了长胜的奇迹。一九六四年东京奥运会时击败了当时世界女排霸主苏联队,为日本夺得了金牌。这是日本自奥林匹克运动会有史以来第一面女排金牌,而当时被击败的又是炙手可热的苏联女子队,顿令世界排坛为之震惊。从此日本女排在世界排坛上成为不可轻侮的一支队伍。这些都得归功于大松。
    大松的一套训练方法十分苛酷,受过他教练的女子排球队员都称他是“鬼大松”。但是,没有“鬼大松”,就没有“东洋魔女”。他这一套训练方法,到现在还是日本排球教练法中宝贵的遗产。
    大松的训练方法,是从严从难。
    他在一分钟内可以连扣一百四十个各种角度刁钻的球,命令球员必须一一扑救。而且他一训练就是几个小时。在球场上,只见大松一面吆喝,一面一个接一个将球如排炮一般砸出去,队员就在地板上翻、滚、跌、扑,不消十分钟,手腕、膝头便红肿了,但是大松还是照样,连百分之一秒的空闲也不放过,连续发球。他要求每一个队员发挥超人的体力和反应,经过这样苦练,“魔女”们确实练就了一副钢筋铁骨的好身手。大松又指导她们发旋转球,接球时怎样将球旋转回去和各种假动作,总之诡计多端。
    大松一生都与排球分不开。青年时在关西学院读商科,就是著名的校际排球选手。一九四一年毕业后进入“日本纺织厂”工作。因为他爱打排球,就在厂里担任了女子排球队的教练。到一九五五年,他训练的“日纺”女排得到了全国综合排球赛、企业排球赛和国家体育赛三项冠军。他的一套训练方法已使他崭露头角。但是他的野心是:一定要拿到世界冠军。一九六二年,他以日纺贝冢女排队为中心,组织了一支十七人的强劲队伍,目标是击败苏联,夺取冠军。他领导她们日夜苦练,针对苏联女排的长处和短处研究破敌之道。他知道苏联女将的扣球一如男选手有力,就在发球和旋转球上下功夫,果然,同年在苏联举行的第四届世界女子排球赛上夺得了冠军。这时苏联才第一次知道日本女排实力,到了一九六四年东京奥运会上,苏联做了充分的准备。这是一场势均力敌之战,“魔女”夺标后,日本全国振奋,魔女们喜极而泣,这才意识到大松的教练有方。赛后大松自己也歉意地承认,他的训练方法,无论是在医道上和人道上都是不能容许的,而且使许多队员耽误了青春。原来,“魔女”之中有些早已过了花信之年,如主将河西昌枝已经二十八岁了,为了苦战苏联,一再推迟结婚,直到夺得奥运锦标,魔女们才纷纷出嫁。但在婚礼时都请大松到场当主婚人。大松的女弟子对她们的老师绝无半点怨言。她们在集训期间除了苦练之外,心不旁骛,全队上下一心,才能凭团结对敌取得胜利。
    大松最得意的时期,是他在一九六五年退休前,领导贝重女子排球队转战世界及国内,连胜一百七十五场。绝大多数是三比○直落取胜。有谁能赢得“魔女”一局已算不易。
    周总理十分赞赏大松的训练方法。一九六五年十月,他应周总理邀请,到中国来访问,并指导中国的女子排球。在北京,大松指导中国女排练球时,周总理常常亲自到场观看,一面勉励队员好好学习。在那样苛酷的训练法之下,中国女子队员不顾膝盖红肿和浑身碰撞受伤,按照大松的要求一个一个地将扣来的球救起,这种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使大松引为惊异。当时周总理也有点看不过去,要求大松手下留情。
    大松这一次在中国充当客座教练,对中国排球的指导起了良好的促进的作用,他预言中国队将会是一支劲旅。近两年来,中国排球确实大有进步,曾经击败过日本国家队。
    大松之死,对日本,甚至对世界排球界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