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德黑兰举行示威要求霍梅尼回伊朗

    【合众国际社德黑兰一月十九日电】参加今天伊朗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游行的伊朗人宣布“废黜”了巴列维国王,要求建立“自由的伊斯兰共和国”。
    游行者还把巴赫蒂亚尔首相斥为“非法的”,并要求宗教领袖霍梅尼“接管国家事务”。一百五十多万男女在德黑兰商业区游行了将近五小时以后,又举行集会,听取穆斯林阿訇和政治家们宣读一个决议。
    这个决议说:“我们特此宣布,巴列维统治是非法的,国王已被从他和他的父亲用武力篡夺的王位上拉下来。
    “我们拒绝国王的反动制度,并要求在伊朗建立自由的伊斯兰共和国,这个共和国将由普选产生,它将根据鼓舞人的伊斯兰教教义管理国家事务。”
    这个决议还要求:武装部队参加反对国王的运动;其他国家“不要密谋反对我们人民的英勇斗争”,因为“对我们运动的任何干涉都会严重地损坏我们未来的政治和经济关系的”;议会全体议员辞职;国王出国以前任命的摄政委员会辞职;工人的罢工和示威游行要继续下去,直到建立“公正的伊斯兰共和国”为止。
    伊朗各地城镇都举行了反对国王回国的群众性示威。在什叶派伊斯兰圣城马什哈德,一百多万人示威游行,其他城市也有成千上万的人举行示威游行。
    【法新社德黑兰一月十九日电】尽管伊朗国王十六日已出走,“处死国王”的叫喊声仍然不断。然而,观察家们注意到,反对巴赫蒂亚尔首相的口号并不多。一些分析家认为,这种对巴赫蒂亚尔比较温和的态度与他采取的派摄政委员会主席德黑兰尼去霍梅尼在法国的流亡驻地谈判的步骤有关。在伊朗危机中,伊朗军队的态度仍然是一个未知因素。巴赫蒂亚尔首相今天在接见英国报界时说,军队是支持他的,但是如果他辞职的话,几乎可以肯定军队会发动政变。
    今天引人注目的情况是,在公众示威游行时没有军队出现。库姆、马什哈德、设拉子、伊斯法罕、大不里士以及靠近海湾的所有石油城镇的示威也得到相当多的人支持,不过是用和平方式给予支持。

外电报道:柬军在广大地区袭击越军后卫和补给线

    【合众国际社曼谷一月二十日电】情报部门人士说,在金边以外,分散在从越南边界附近直到泰国边界上的一个山顶上的寺庙之间的广大地区的战场上,激烈的战斗仍在进行。
    越南的大炮坦克已开近位于金边北面一百五十五英里的孤立的柏威夏寺,一小股忠于波尔布特的部队正在坚持抵抗。
    据说红色高棉部队本周早些时候用直升飞机向柏威夏寺运送了补给品,显然是要死守到最后一个人。
    泰国军方人士从泰国境内的观察哨报告说,据说越南部队昨天晚上对这个地区进行了炮击。
    忠于波尔布特的部队向有十万人的越南入侵部队的后卫和补给线发动了进攻,据说今天柬埔寨各地一系列战场上仍在进行有越南军用飞机参加的激战。
    看来战斗最激烈的是在贡布和茶胶两个省。
    【路透社曼谷一月二十日电】此间消息灵通人士说,越南人领导的部队同忠于波尔布特的红色高棉部队之间最近的战斗有许多发生在南部的茶胶省和柬埔寨北部。
    但是,这里今天收听到波尔布特部队的电台的广播说:“尽管越南控制了柬埔寨的很大地区,但是柬埔寨的人民和军队仍然紧握武器,在全国各地继续奋斗。”
    此间消息灵通人士说,越南人领导的部队控制了交通线和大部分省会,虽然有些地方不一定在他们手里。但是,有消息说他们在许多农村地区受到很大的压力。

法报文章:《德斯坦是摔倒伊朗国王的人吗?》

    说德斯坦在瓜德罗普会谈时说服了卡特放弃支持伊朗国王;法主张伊朗军队和霍梅尼的运动结合起来,以保持伊朗稳定
    【本刊讯】法国《解放报》一月十八日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雅尔纳克:继美国突然改变态度后,德斯坦是摔倒伊朗国王的人吗?》,摘译如下:
    在美国国务院的分析家们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们还在脚踏霍梅尼和毛拉两只船、受伊朗国家安全情报署和朝臣们的毒害、促使卡特宣布完全支持伊朗国王的时候,在讲法语的自由的知识界和军队(许多高级军官都是由法国训练的)中有着广泛接触的法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就已经预言到国王的下台,并劝政府彻底玩霍梅尼这张牌。这就说明了霍梅尼为什么能被允许在诺夫勒勒夏托领导反对国王的斗争(这是违反政府关于政治避难的通常的政策的)。据《国际先驱论坛报》一月十七日引述的法国外交部负责人的说法,是德斯坦在瓜德罗普会议期间提出的法国的分析最后说服了卡特“放弃”国王的。这种分析是头脑清醒的人的分析:支持国王斗争到底,就必定会为伊朗共产党创造条件,并为苏联干涉这个国家开辟道路。相反,在霍梅尼的宗教人士和军队之间建立联盟是完全可能的:这个国家的两股主要力量都具有同样的民族主义、同样从内心反对共产主义、并常常是同一阶级出身。只有作为军队的首脑、但又是宗教人士的死敌的国王阻碍军刀和圣水盘之间可能建立联盟,这种联盟是西方国家感到高兴的,因为它们首先操心的是要保护它们的经济和战略利益。这就是爱丽舍宫发言人亨特在一月十六日所简要说明的:“法国希望连续性的力量(军队)和新的愿望(霍梅尼的运动)结合起来和保证伊朗的稳定。”德斯坦并不满足于给霍梅尼提供一块地方让他从这里发出圣战的号召,他还在最近几个月派他的亲信波尼亚托夫斯基五次前往伊朗(还不算外交部的官员的纷纷出动),他同霍梅尼增加了接触(特别是通过大使沙耶从中斡旋),最后,他还“加速”在施密特和卡拉汉的支持下促使卡特觉悟。目前,由于第一个目标(国王的下台)已经达到,法国的外交官们正在施展手腕,使美国人同意霍梅尼返回伊朗,这就是说使卡特接受巴赫蒂亚尔政府的垮台。然而,美国人表面上似乎对于引起宗教人士和世俗的、亲西方的、得到军队支持的反对派的分裂并不绝望。这一想法在巴黎看来,在同鼓吹不惜一切代价支持国王的想法同样不现实,因为这最终也会导致武装斗争。卡特最近在国王出走时的讲话再一次表明,美国最终可能采纳法国的路线,他说:“我们希望,在伊朗渡过目前的变动后,它仍然是我们的朋友之一,并将是一个稳定的因素……。”
    我们也许将看到协和式飞机把霍梅尼运送到德黑兰。

印尼国会呼吁从柬撤出一切外国军队

    【亚洲通讯社组织—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一月十九日电】印尼国会呼吁凡是目前派有军队在柬埔寨的国家从柬埔寨撤出它(或它们)的军队,把这个国家的内政留给柬埔寨人自己解决。
    这个呼吁是达尔亚特莫议长昨天同来访的亚洲议会联盟的日本小组时代表团讨论柬埔寨局势时发出的。

德赛说印度接到要求时将承认柬「新政府」

    【路透社新德里一月二十日电】德赛总理今天说:
    印度在接到柬埔寨要求时将承认柬埔寨新政府。
    德赛在这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
    「我们还没有接到柬埔寨政府的任何要求。
    「只要我们一听到他们有这种要求,我们就承认它。」

丰田生产方式(二十九)

    但是,假如机器停止运转不能制造时如何才好?在用“传票卡”方式由后一道工序向前一道工序领取必要的物品时,机器停止运转不能生产时怎么办?无疑这确是难办。
    因此,丰田生产方式便使“预防”措施渗透到全部工序中。如果以机器发生故障为前提实行库存的话,那么为什么在这之前不考虑防止机器发生故障于未然呢?
    我在丰田生产方式逐渐向丰田汽车公司内外扩大和渗透的过程中,曾让大家开动脑筋想办法,防止机器发生故障和工艺出问题。丰田生产方式中牢固地确立了预防思想。
    我说过,丰田生产方式的两根支柱“非常准时”和“自动化”相互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同时又形成素质强的生产线。素质强的生产线,直接适用于素质强的企业。可以说,丰田的坚强素质不是通过治疗形成的,而是靠“预防医学”造成的。福特以后没有福特吗?
    我一直从福特和他的事业中寻觅福特体系所代表的美国的,不,当今支配世界的大量生产方式的原点。
    丰田生产方式,在“流水作业”这一点上,也从福特体系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福特体系始终是在美国的国情中诞生的。而且,我充分考虑了福特体系是以大量生产T型福特汽车(它带来了汽车大众化时代)的形式产生出来的之后,开始探讨了一个问题:是不是也有适合日本国情的日本式的生产方式?
    正如福特指出的那样,人总是受着沿袭已久的陈规的摆布。这在个人生活中也许是可以允许的,但是在属于工业领域的企业当中,恶劣的陈规陋习就必须打破。
    甘居现状就不会取得任何进步。就生产现场的改良和改善而言,也同样如此。如果一味漫不经心地走下去,大概甚至不会提出一个疑问来。
    我最近(一九七七年九月十五日到九月二十八日)参观了中国的工业。中国想要热心地推进现代工业化。
    我认为,从亨利·福特一世时代起,到我们在战后着手于丰田生产方式为止,然后,在中国地区重新着眼于工业的情况下,作为普遍因素,就是福特所指出的真正的“效率”。
    亨利·福特一世指出:“效率,说来也很简单,就是抛弃笨方法,以我们所能知道的最好方法去进行工作。”
    丰田生产方式正是本着与此相同的想法去办理的。
    所谓“效率”,绝不是数量和速度的函数。正象福特在提出这个问题时所指出的,就汽车工业来思考“我们的行动是否过快”这个命题,就不能否认一直是以数量和速度为两大因素来追求效率的。但是,丰田生产方式却始终控制过量制造、采取能够经常适应市场需求的生产方法。
    在高速度增长时代,由于市场需求旺盛,过量制造的浪费没有显现出来。但是,在低速度增长时代,不管你愿意与否,生产过多就暴露出来了。
    这种浪费正是只追求数量和速度的结果。
    (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