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通知台湾当局美在台机构将称为“美国在台协会”

    【本刊讯】台湾《中央日报》一月九日报道:
    据悉,美国政府已通知我国,未来美国在华设置的机构名称拟定为“美国在台协会”。
    有关人士表示,我国是否接受此种安排,将视该协会以及我国拟在美设置的机构所享有的待遇内容而定。
    可靠人士指出,中美双方互设机构所享有的待遇,将是互惠的,详细内容有待双方进一步的磋商。
    我国政府已指派正在美国的外交部次长杨西昆为我国谈判代表。上述关于互设机构事将为磋商的重点之一。
    【法新社台北一月九日电】今天从这里可靠方面获悉,美国前驻台北使馆将以“美国在台湾协会”的名义继续行使职能,其工作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这些人士说,美国这个新机构的第一任负责人将是五十七岁的丁大卫,丁大卫过去一直是美驻北京联络处第一副主任,曾当过美驻台北大使馆的政务参赞。他还是蒋介石夫人家里的朋友。
    美国这个新机构的名称显然是效仿日本的“交流协会”,这个新名称并不能使国民党政府感到满意,因为国民党政府要求两国今后的关系是“政府对政府”的关系。
    台湾今后驻美使团的名称还没有宣布,但是普遍认为,将同美国使团的名称相似。
    【本刊讯】台湾《联合报》一月八日刊登该报特派记者施克敏发自华盛顿的报道:
    驻美国的总统特别代表杨西昆,获中华民国政府任命为中美未来关系谈判代表后,可望从八日起,开始与美方从事缓慢的谈判。
    美国方面的谈判代表,将是国务院主管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霍尔布鲁克或是主管政治事务的国务次卿纽塞姆。过去三个礼拜来,杨次长曾与霍尔布鲁克会谈过四次,与纽塞姆会谈过两次,在未来几个礼拜之内,杨次长与美方谈判的主要问题,将是双方互设代表机构的问题,这将涉及代表机构的名称、外交特权豁免权、编制、性质及分支机构的细节。但是,目前已有明显迹象显示,美方对建立代表机构事,似将急速采取片面行动,宣布并设立机构。
    国务院主管官员说,他们希望代表机构在二月二十八日以前,能全部设立,俾使接替双方过渡时期大使馆的业务。

张光世谈台湾去年经济情况

    工业增长率为百分之十三点三,农业减产百分之一点五,物价上涨百分之五点七
    【本刊讯】台湾《经济日报》一月一日报道:经济部长张光世说,我国六十七年(公元一九七八年——本刊注)的经济继续成长,国内外投资增加,对外贸易顺畅,物价稳定,实质经济成长率估计为百分之十二点八,平均每人所得估计为一千三百零四美元,较六十六年的一千零八十八美元,增加二百一十六美元。
    张部长在元旦前夕,就六十七年的工农成长,对外贸易,国内外投资以及物价情形,提出下列说明:
    (一)工业成长,初步估计为百分之二十五,较六十六年的百分之十一点七,增加百分之十三点三。
    (二)农业成长,由于受到气候的影响,较六十六年减低百分之一点五。
    (三)对外贸易总值,估计全年为二百三十四亿美元,较六十六年的一百七十八亿七千二百万美元增加五十五亿二千八百万美元,增加百分之三十。
    (四)投资方面,侨外投资约为二亿零八百万美元,较六十六年的一亿六千三百万美元增加百分之二六点九,国内投资新台币一千五百三十亿元,较六十六年的一干一百二十亿元,增加百分之三十六点六。
    (五)物价方面,批发物价估计全年上涨百分之三点三,较六十六年的百分之二点八,仅增加百分之零点五,消费者物价上涨百分之五点七,较六十六年的百分之七,降低了百分之一点 三。

国民党文宣小组举行座谈会

    【本刊讯】香港《华侨日报》一月八日刊登该报台北航讯:
    中国国民党中央工作组文化宣传小组六日上午举行座谈会,邀请大专院校教授和研究生四十五人参加,由召集人沈昌焕、王唯农、赵守博共同主持,就当前文宣工作的具体作法交换意见。与会人士提出的意见重要的有:针对邓小平将赴美国展开统战的阴谋,我应拟订各种具体因应措施。
    面对中共对我进行的各种阴谋,应及时加强国人的自信,坚忍图强,同仇敌忾的斗志,应订青年报效国家的具体办法,以引导爱国力量。在不妨害国家安全的前提下,尽量让民众知道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情。

希腊在台成立有关外贸的办事处

    【本刊讯】台湾《中央日报》一月一日报道:
    为增进我国和希腊两国间的贸易关系,“希腊共和国外贸促进组织驻华名誉代表办事处”,将于今天起在台北正式展开作业。担负起拓展希腊对中华民国输出及促进中华民国工商界对希腊投资与进行技术合作事宜。这一办事处的成立,将使中希两国的经贸关系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中国向外开放,出了什么事:旅游者来到,各人顾各人》

    【本刊讯】意大利《时代》杂志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刊登斯
    特拉诺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向外国人开放,出了什么事:旅游者来到,各人顾各人》,摘译如下:
    一九七七年和一九七八年,华国锋和邓小平巩固了他们的权力,同时,旅行社(中国的旅游机构)也修改了自己的政策,大赚旅游者的钱。
    在多年的文化上的闭塞之后突然向旅游者开放,并不是没有痛苦的事。除了可以收集硬通货以外,这种开放所获得的第一个结果是使中国人生活在矛盾之中,这种矛盾是由于两种大不相同的思想、生活和处理问题的方式的会合而产生的。
    事件(常常是有趣的事件)是数不胜数的。最有意思的是今年夏天在北京发生的一件事,所有的出租汽车司机(他们常把车停在北京饭店门前)都拒绝让外国顾客上车。什么理由呢?十来个旅游者聚集在售票处没有排队,而且在互相推挤着,高声咒骂着,严厉指责售票员,售票员临时举行了会议决定怎么办之后也效法出租汽车司机,放下工作不干了。这类事件他们叫作“人民内部矛盾”:但是,事实是,要对这种事进行调查的话那是得费些周折的。
    在距中国首都市中心几公里的友谊宾馆,一个意大利旅客在以中国的方式“受审”(被告在会上提出自己的理由,但他如果成了少数就得做自我批评),因为他打碎了一块玻璃。在另外一些饭店里,服务员们经常拒绝为那些晚归者提供晚餐,或者临时召开服务员和厨师会议,对某些游客的行为提出批评,因为这些游客在正常的工作时间之外要求提供服务。在北京市中心的旧式前门饭店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个意大利商人把房间的钥匙掷给了服务员,并且嚷道:“这些房间你送给一个四级工去住吧,不要给我。”幸运的是没有人想把这句话翻译给那个吃惊的中国人听。作为一种补偿,意大利领队(一位妇女)同那位激动的游客也同样发生了可怕的冲突。
    如果说这是“人民内部矛盾”的话,那么更严重的是政治事件,即中国人所说的“对抗性矛盾”。下面就是今年访问过华国锋的国家的大约四千名意大利人的叙述和回忆中所谈到的两件事。去年冬天,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里,一伙游客来到一家旅馆。这伙游客中有一个穿戴很讲究的先生,他的穿戴完全是俄国式的:皮毛帽子和长长的皮大衣,皮靴子,宽大的哥萨克式短上衣。中国的官员对此嗤之以鼻以示挑衅,他们要陪同人员密切注意,不要惹出麻烦来。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但是几天后,当旅行团离开旅馆时,服务员在那个亲苏分子住过的房间发现毛的画像被撕破扔在桌上。总之,这是一种驱逐政治敌人的特殊武斗。结果是,这位先生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再也不许到中国。
    不知道怎么搞的,几个星期前,这位游客又加入了一个旅游团,这也许是由于旅游者突然一窝蜂似地涌入,而使得检查签证的机构放松了这一事实帮了他的忙。而且恰恰是他这个旅游团碰上了,在一次有中国旅游机关的一些官员参加的宴会上,他举着“茅台”酒杯大声喊着:“哎呀,哎呀,啊啦啦!”这使参加宴会的同席者都感到吃惊,更感吃惊的是翻译人员,他们不得不详细解释这个法西斯专用招呼语的含义,这当然是有点为难的。另一个游客在参观上海的一所学校时喊了“蒋介石万岁”,没等翻译出来,教师和学生一起离开了教室,把旅行团留在了空教室里。撇开这些无礼的情况不说,外国旅游者和中国人之间的互不理解已通过坦率的讨论被克服了。那么,罪过都在旅游者方面吗?不是。从中国方面说,开门开得太快,但没有同时在旅馆和交通设施方面做好相应的准备(翻译常常由大学教授或党的高级官员担任)。虽有良好而迫切的愿望,但缺乏经验。例如,中国人照抄日本的旅游组织。把旅游者集中在一天去参观长城,而这本来是排在整个一周之内进行的。这样,大批旅游者涌到了过去保护中国免遭鞑靼人侵略的古老城堡,他们离去后留下来的是满地的废纸、空瓶子和面包屑。另外,这几个月以来,在古老的墙上除了中国人写的唐代和明代的古体诗文以外也刻上了“安德雷亚爱玛丽亚”或“维托里奥和他的朋友们到此一游,一九七八年六月二十三日”等字样。
    要想同如此复杂的、同我们的文化相差很多的文化沟通肯定是困难的,在北京代表意大利的各级人物也都了解这一点。撇开各种事件不说(一位著名外科医生坚决要租一架直升飞机游览北京,或者一个商业代表团离开上海一家旅馆时为了作纪念把十几条毛巾装进了旅行袋,后来不得不对此表示歉意),因特公司董事长伊瓦诺埃
    ·弗拉伊佐利和一伙旅游者在中国几个月的观光期间的无礼行为是不少的。弗拉伊佐利在一次正式的宴会上搂住一名举止文雅的中国官员高声对他说:“我宁愿搂个女人。”使得主人很感惊讶。
    一伙运动员以及六十来个工业和商业界的人在北京饭店门前挥舞着一叠美元要求得到一间单人房间。
    我国大使方济曦向我们解释了中国的情况,这是一个所有各级都有文明行为的国家,方济曦正在一个大厅里等待参加欢迎我国足球队的一次宴会。几天之后,我国足球队的队员们也不高兴了,在一个人民公社为欢迎这些足球队员而举行的一次丰盛的宴会结束后,当一位官员正要宣读他们在农业方面所获得的成就的报告时,这些运动员钻进汽车不辞而别了。由于千百年来的好客传统,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
    自然,并不是所有的旅游者都是这样行事,但确定无疑的是,作为“开放”的第一年,一些事不是进展得很不错的。特别在最近,中国人作了局部的自我批评,并且把签证的数目削减了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旅行社许多官员的不满,也迫使中国政府重新考虑它所走过的路。旅行社的人不得不照料的客人们的无礼行为使他们不满,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比较年青的人想调换其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