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意报文章:《莫斯科对西方政府首脑施加压力》

    说勃列日涅夫接连给意总理等西方政府首脑写信,极力想阻止中国的技术、军事现代化
    【本刊讯】意大利《晚邮报》一月八日刊登斯卡多基亚的一篇文章,题为《担心北京强大起来的莫斯科对西方政府首脑们施加压力》,摘译如下:
    中苏对立的加剧将是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一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六日访问罗马时会谈的中心议题。昨天晚上得悉,在这位莫斯科的客人来访(已准备了几个月)之前,勃列日涅夫亲自给安德雷奥蒂写了一封信,告诫意大利不要向中国提供武器或军事援助,因为不然就会使世界和平处于危险境地。
    勃列日涅夫的这一行动(迄今还是保密的)是苏联正在对西方国家施加强大外交压力的一部分。据了解,两周前,这位苏联最高领导人给英国首相卡拉汉写了信,众所周知,英国准备向中国人提供一百架鹞式飞机。而且,最近几天,勃列日涅夫的攻势显然是发展到了更广泛的方面:类似的信件送交给了法国总统德斯坦、德国总理施密特和意大利的总理。这一消息得到了接近意总理府的人士的证实。
    据可靠人士透露,信是在十一月底十二月初写给安德雷奥蒂的。读过信件的人把它说成是一种呼吁,呼吁意大利领导人要有“责任心”,不要在军事上加强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苏联人把它说成是世界均衡的一个潜在的破坏因素。
    勃列日涅夫为什么也给安德雷奥蒂写信呢?据了解,苏联领导人们暗中谈到了以一位副总参谋长为首的中国军事代表团的访问,这个代表团去年夏天访问了一些欧洲国家,其中包括意大利。
    中国人只是同意大利最大的企业进行了接触,搜集了有关一些武器的材料(特别是中小型船舰、直升飞机和反雷达火炮),他们既没有提出特别要求也没有进行任何商务谈判就离开了。
    因此,对意大利政府来说,是不是向中国人出售武器还没有成为眼前的一个具体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是存在的,它是非常微妙的。卡拉汉、施密特、德斯坦和卡特在瓜德罗普就此进行了讨论,想既满足中国领导的愿望,又不致加剧同苏联的关系,这是困难的。这个问题的战略方面同经济上的好处密切相关:中国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中国想通过同日本和西方工业强国的合作来使它的生产现代化。而且也确实想在技术发展的一切部门得到帮助,也包括军事工业。总之,提供武器成了参与同中国的贸易的一个关键。
    在最近几个月的交往中,北京领导人使人感觉到,一个抱有偏见拒绝向中国提供武器的国家在其他贸易计划中也会处于不利地位。勃列日涅夫了解北京的打算,亲自出马,接连给西方的政府首脑们写信,极力想制止中国的技术—军事现代化,或者至少是使这一进程不那么顺利。
    安德雷奥蒂还没有准备答复勃列日涅夫。意大利政府现在可能在设法搞清瓜德罗普“最高级会议”的方针,想在同葛罗米柯的会谈中进一步试探苏联的不安。

美国《纽约时报》社论:《金边再次失陷》

说越南人厚颜无耻,甚至不必用什么「民族解放阵线」去掩饰他们的入侵,侵柬越军不管用什么名称都仍然是越南军队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一月九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金边再次失陷》,全文译载如下:
    有些人还记得四年前波尔布特夺占柬埔寨首都时的长期围攻的情况,对这些人来说,这次金边迅速失陷是令人吃惊的事。但是在军事上的这种结局是可以预料到的。
    真正令人震惊的是随着越南策划这次侵略,他们的态度迅速改变了。不久之前,河内还自称体现了“民族解放”的真正精神。现在它已用它的相当大的武装力量来支持这样的说法:谁统治柬埔寨要由它来决定。
    越南人一直是相当坦率的,或者说是相当厚颜无耻的,甚至都不必用什么“民族解放阵线”去掩饰他们的入侵。相反,他们组织了一个“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但是越南军队不管用什么名称都仍然是越南军队。
    正象当初柬埔寨存在互相争斗的政权这一特点决不能成为美国干涉柬埔寨的理由一样,也不能够由于对溃败的波尔布特独裁政权的性质、是否受到人民支持、甚至是否合法持有异议而宽恕越南的入侵。大多数文明社会过去都正当地对这个政权表示了遗憾,现在也应当对摧毁这个政权所采用的方法表示遗憾。当公认的国家边界受到侵犯的时候,不管这是出于多么具有诱惑力的借口,整个国际社会都要受到损失。
    河内的进攻取得成功,并不是由于柬埔寨民众普遍抱有不满情绪,而是由于越南拥有占巨大优势的军队。这次胜利这样轻易取得,也同样是因为柬埔寨的唯一盟国中国决定不卷进那里的局势。当中国人要求美国帮助柬埔寨政权的时候,华盛顿正当地采取了犹豫态度。如果美国当初在没有牵涉到任何重大战略利益的情况下再次在印度支那进行干涉,那本来会是愚蠢的。
    但是现在,要是让越南人知道进行侵略是不能不引起后果的,那将符合美国及一切大小国家的利益。应当清楚说明,河内的士兵每在柬埔寨国土上呆一天,河内同美国及其他国家改善经济和政治关系的机会就会受到一天的损害和拖延,而改善同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关系对越南人来说是相当重要和有价值的事情。

英首相收到勃列日涅夫第二封信

勃列日涅夫再次压英不要向中国出售鹞式战斗机
    【法新社伦敦一月八日电】今天据这里宣布,苏联主席勃列日涅夫在不到两个月的期间内,第二次写信给英国首相卡拉汉,告诫他说,如果向中国出售鹞式垂直升降战斗飞机的话,那将会对缓和产生严重的影响。
    卡拉汉的一位发言人说,第二封信是在卡拉汉启程去参加星期五和星期六在瓜德罗普岛举行的西方四大国首脑会议前不久收到的,它的内容和十一月二十二日收到的第一封信的内容是相似的。这位发言人说,对第一封信的回信还未寄出。发言人又说,卡拉汉在瓜德罗普岛会谈之后将去巴巴多斯进行访问,至少在他星期三结束访问回国之前,他不准备就最近的这封信给予复信。
    卡拉汉在瓜德罗普岛同美国、德国和法国领导人会谈时曾说,出售鹞式飞机对东西方关系不会有持久的影响,不过他又说,他准备忍受苏联的暂时的不满。

西德报纸报道:《勃列日涅夫致波恩的信》

    【本刊讯】西德《法兰克福评论报》一月八日以《勃列日涅夫致波恩的信》为题报道:
    十一月份,联邦总理施密特也收到了苏联国家和党的首脑勃列日涅夫的一封信,在这封信里,这位首脑告诫说不要向中国人出售「防御性的武器」。
    据一月七日波恩人士证实说,目前,施密特准备在同北约盟友协商后作出答复。

美《时代》周刊文章:《美国新农夫》(二)

    加工和流通过程中的费用不断上涨造成了一种奇怪的矛盾现象。农产品价格上涨,马上引起食物零售价格上涨,可是在农产品价格急剧下降的时候,食物零售价格还是可以继续上升的。举一个例子:一九七二年苏联购买美国谷物和其他方面的巨大出口需求,给农业带来了几年空前繁荣的好光景。农业的净收入在三年之内增加了一倍以上,一九七三年达到了创纪录的三百三十亿美元。可是飞涨的食物零售价格,加上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勒索,使得美国出现了两位数字的通货膨胀率。一九七六年和一九七七年农产品价格大大下降;一九七七年全国农业收入降低到二百零五亿美元。于是很快出现了美国农业运动这个喧嚣一时的组织,它让农场主们把他们的隆隆作响的拖拉机开进华盛顿和其他州首府(有些拖拉机价值三万美元,少数拖拉机的驾驶室内还有空调设备和播放立体声录音胶带的设备)。
    目前,随着收成的大量增加,农场主的财产也增加了。九月份的农产品售价平均比一年前提高了百分之二十三,而他们购买工具、化肥和消费品的价格却只提高了百分之十。今年大多数农产品产量都很高,以致食物零售价格在经历了冬春之间的惊人的高涨之后也趋于平稳了。农业部预言一九七八年玉米、大豆、干草和秋马铃薯都将得到创纪录的好收成。由于玉米收获量极大,中西部的农场主不得不把玉米贮放在街道上和运动场、网球场上。
    农业这个部门的产品是多种多样的,在这个部门里,一个农场主走好运可能就意味着另一个农场主倒霉。加利福尼亚州的美国银行一位研究农业贷款问题的专家说:“要是今年你不能从养牛方面赚到钱的话,你就太无能了。”理由是:一方面肉类价格很高,另一方面相对说来玉米和其他饲料的价格又很低。
    今年全国农场净收入预料将达二百五十亿美元,比一九七七年大约高百分之二十五,是有史以来的第三位。种植谷物和养牛的人咒骂通货膨胀,就和消费者咒骂面包和牛肉的价格的程度是一样激烈的。
    由于通货膨胀,以及由于投资者认识到农业用地是一个饥饿的世界上的一种重要资源,美国的农业用地的价格比一九七二年提高了一倍以上,今年二月份达到平均每英亩四百九十美元;在中西部适于种植玉米和大豆的最好的土地每英亩售价为两千美元。一九七四年售价为一万六千美元的拖拉机现在可能要卖两倍的价钱。于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农场主不得不作出像公司的会计要作的那种复杂的财务决定。以高达百分之十二的利率借钱来购买或租用额外的土地以及购买机器,可以提高农场的生产率和利润
    ——它也可以毁掉一个在农产品价格下降的情况下发展太快的农场主,一九七六年和一九七七年许多种植者就遇到这种情况。
    与此同时,一九七三年通过的联邦农业法进行了全面的修改,这迫使农场主不能不变成市场专家。现在,几乎所有的农产品都必须在私人市场上出售。如果市场价格降低到政府规定的“目标价格”以下,华盛顿就要向农场主支付现金。政府还鼓励农场主在自己的土地上储放他们不准备马上出售的所有产品,办法是向他们提供修建仓库的低息贷款。在整个中西部都可以看到用耀眼的镀锌金属板建造的新的尖顶仓库。
    其结果是农场主不再按照几百年来——实际上是有史以来的老习惯,在收获季节卖掉他们的全部收成,而是在全年陆续卖掉他们的农产品。这就迫使他们不得不去解决一些复杂的问题,比如说:到明年三月的时候小麦、玉米或大豆的价格是否会比现在高一些;如果高一些,是否值得把百分之八十的收成贮存起来到那时再卖。
    当今之世,一个成功的农场主必须具有足够的工程和科学知识,才能参加正在改变着土地面貌和农作物性质的技术变革。设在戴维斯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蔬菜系主任拉帕波特说:“农业目前正处在日新月异的变革之中,目前还看不到这一变革的尽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