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哈努克同联合国秘书长等会谈

    【合众国际社联合国一月十日电】柬埔寨前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今天同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举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谈,要求联合国谴责越南对他的祖国进行的“赤裸裸的侵略”。
    随后他又同一月份的联合国安理会主席、牙买加大使唐纳德·米尔斯举行了会谈。
    【合众国际社联合国一月十日电】前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今天来到联合国代表红色高棉政府恳求越南军队撤出他的国家。
    西哈努克说:“我要求安全理事会请越南无条件地、非常迅速地从柬埔寨撤走其军队,让柬埔寨人自己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
    西哈努克说,他是凭红色高棉政府的正式证书来到这里的。他说:“我持有我们柬埔寨境内的领导人签署的证书。”
    他说,这些领导人现在正在柬埔寨的“丛林中”,每天通过北京同他联系。
    西哈努克说,他打算在美国停留两三周,并且设法会见万斯国务卿。他说,他打算在回北京之前在法国停留一两周。
    【合众国际社联合国一月十日电】联合国安理会于星期三下午秘密举行了非正式会议,为就柬埔寨局势进行公开辩论扫清道路。但是,外交人士说,苏联大使奥列格·特罗扬诺夫斯基反对立即召开公开会议,他说西哈努克不代表任何人。
    这些人士说,苏联人坚持说,应当把关于柬埔寨问题的任何讨论推迟到新的金边政府代表团抵达之后进行。
    【法新社纽约联合国一月十日电】越南人士在这里说,越南驻联合国的代表何文楼今天对瓦尔德海姆秘书长说,他的政府反对安全理事会开会讨论柬埔寨问题。
    他说,越南还反对让西哈努克亲王代表已被推翻的波尔布特政权在安理会发言。
    他说,如果举行会议,那么以韩桑林为首的金边新政府的外交部长将坚持作为柬埔寨唯一合法的政府的代表参加会议。
    【路透社联合国一月十日电】在越南驻联合国大使何文楼的要求下,联合国秘书处今天作为安理会的文件发表了星期一在金边建立柬埔寨人民革命委员会的声明全文。
    这项声明说:“于是,革命政权成立了,它掌握在柬埔寨人民手中。”这个委员会任命韩桑林为这个委员会的主席,任命洪森为外交部长。
    这里流传的消息说,这个委员会任命的一个代表团正在前往纽约的途中,可能要经过莫斯科。
    【国际交流署华盛顿一月十日电】国务院一月十日消息
    新闻发布会——霍丁·卡特是发布人。
    霍丁·卡特说,国务卿万斯“愿意”在华盛顿“会见”西哈努克亲王,如果这位前柬埔寨的君主正式要求会见的话。

南通社说主张安理会开会的占大多数

    【南通社联合国一月十日电】在期待可望于今天举行的联合国安理会的程序结局中,最新的评价是,主张安理会公开辩论柬埔寨情况的占大多数。
    所有舆论都说,鉴于使要求安理会紧急干涉的政府陷落的发展情况,安理会会议的召开是不可阻止的。

法新社记者评罗《火花报》的文章

    【法新社莫斯科一月十日电】(记者:克洛迪娜·卡内蒂)罗马尼亚在最近几周中第四次在华沙条约的队伍中散布不和。在该条约成员国中,今天只有罗马尼亚谴责外界支持柬埔寨叛乱分子,并要求从柬埔寨撤军。
    罗共《火花报》的一篇文章说“干涉另一个国家的内政,怎么说也是没有道理的”。罗马尼亚用这些词句来进行谴责。这番话是直截了当地给了苏联一记耳光。
    莫斯科的立场是,柬埔寨的局势是“内政”,并不是“外国干涉”。
    罗马尼亚最初是在去年十一月份表示同苏联有分歧的。
    当时,在莫斯科华约协商委员会会议上,罗马尼亚拒绝加强华约的力量。因为加强力量显然是针对中国的。
    同时,罗马尼亚还拒绝支持成立一个新的军事协调组织,也不愿谴责戴维营中东问题最高级会议的结果。
    几天后,在索非亚的共产党理论会议上,罗马尼亚代表拒绝同其他代表一起谴责中国的政策,相反他要求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和解。
    这次第二次发生的分歧激使莫斯科公开批评罗马尼亚的立场,还批评罗马尼亚把华约内部的分歧宣扬开来。而这种公开批评是难得的。
    罗马尼亚第三次持分歧意见是当中国—美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候。
    在苏联集团中又是只有它一国以果断积极的方式对中美表示祝贺。
    柬埔寨局势再次使罗马尼亚有机会为保持它同中国的特权关系而继续斗争。在中共主席华国锋去年访问罗马尼亚之后苏联批评了罗马尼亚,但它不予重视并大声疾呼地坚持认为它有权选择自己的朋友。
    罗马尼亚抗议“外国干涉”柬埔寨,就是忠于它自己十年前所持的立场。当时它也谴责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干涉。

合众社认为苏在安理会上将运用否决权

    【合众国际社联合国一月十日电】(记者:索奇)联合国安理会计划明天开始对柬埔寨问题展开辩论,目的在于恢复印度支那半岛的和平。但是预料中国和苏联之间将发生激烈的外交对抗,因此几乎不能指望联合国能采取有效的行动。
    一些外交人士预料,对于任何直接或间接有利于柬埔寨的老的红色高棉的决议或因越南对这个邻国采取军事行动而要求对它采取任何审查的决议,苏联都会运用他的否决权的。

法《新报》文章:《柬埔寨:两次“解放”》

    【本刊讯】法国《新报》一月九日发表吉尔贝的文章,题为《柬埔寨:两次“解放”》,摘译如下:
    经过一年的越柬敌对之后,最近一次闪电般的进攻使金边落入河内之手。
    这个事件是史无先例的。人们曾看到苏联的坦克开进布达佩斯和在布拉格巡逻。但人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共产党政权被另一个共产党政权通过战争赶走。
    诚然,为了装门面,占领柬埔寨首都的不是越南部队,而是越南操纵的高棉组织——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
    但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弄错。一九七七年十二月的头几次进攻正是从越南发起的,一年来进行决定性的猛烈打击的正是河内军队。此外,刚刚在一个月前为了这个事业的需要,才建立了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这个傀儡组织。它的侵入金边的成员是由越南军队训练、装备和配备干部的。他们正是靠了越南的直升飞机(美国的老式飞机)才侵入了首都。
    没有人会对被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同伙打倒的血腥的波尔布特的命运伤心。他的政权的恐怖行径达到了极其不人道的程度。以致于在今天从昨天的解放者手中解放出来的柬埔寨,已不能设想还能干出更坏的事了。人们顶多可以预料新的革命者会仿效他们河内主子的榜样,普遍进行清算和清洗:柬埔寨将从大批的屠杀变为普遍化的古拉格岛式的迫害。况且并没有结束流血,如果象人们所确信的那样,红色高棉人在丛林里建立了牢固的游击队根据地,并有着可以支持一场长期战争的大量武器和生活品储备的话。
    一九七○年那一天的事情已很遥远了,当时在广州,越南人和柬埔寨人互相信誓旦旦地表示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方面的“兄弟情谊”和“无限忠诚”。而这一次,帝国主义在河内,它的扩张主义企图自从去年十一月同莫斯科结成联盟以来就不再有界限了。
    在老挝,驻扎着四万河内军队。老挝人士对一个在越南指挥棒下的大印支联邦的前景持谨慎态度,但也感到不安。东南亚国家也已表示了对这个危险的新帝国主义的担心。

共同社报道:《新政权成立后将陷入内战的泥潭》

    【共同社东京一月九日电】题:依靠越南的新政权成立后将陷入内战的泥潭
    柬埔寨反政府势力“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八日在越南强有力的支援下成立了新政权,波尔布特派似乎也在具备了利用游击战进行反击的态势,将有可能发展成为长期的内战。救国阵线在八日的声明中公布了“柬埔寨人民革命委员会”的主席是由一个月前成立的救国阵线的领导人韩桑林担任,并公布了八位阁僚成员的名单,但是(他们)都是无名的人物。该委员会今后在对外方面要加强同苏联、越南的合作关系;同时,在内政方面,将缓和波尔布特政权执行激进的政策,竭其全力来争取民心。新政权的本质未必是明确的,但是从这次完全依靠越南的军事力量成功地推翻了现政权的经过看来,据认为,今后在整个内政外交方面也必须得到越南的强有力的支援,可以说它很有可能成为货真价实的“傀儡政权”(如西哈努克殿下所指出的)。另一方面,据一部分消息透露,干脆放弃金边的波尔布特派主力似乎已逃到接近泰国边境的卡尔达蒙山脉。由于这条山脉同柬埔寨西南部的基里隆山脉都是面临暹逻湾的密林地带,所以,这里是有可能从外部获得供应,适合于游击战的地方。它也是在一九七○年以后的解放战争中的有力的革命根据地。
    据说波尔布特派除此以外还在吴哥窟所在地的暹粒地方建立抵抗线,多数人的看法是,波尔布特将重整态势以备随时进行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