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报道:韩叙访问美国伊利诺斯州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五月二十四日刊登一篇专稿,题为《北京驻华盛顿人员在伊利诺斯州会见美国人,大家都很愉快》,摘要如下:
    中国的一些正式代表终于同他们当中的一个人所说的“真正的美国人”会晤了。
    中国驻华盛顿联络处付主任韩叙从上星期六晚上开始到今天上午为止在这里进行了访问,从而成为五年前建立联络处以来到农村进行非正式的面对面会晤的第一个北京外交官。在韩叙的这次访问以前,中国的外交官们只是在美国的大城市中偶然正式露面。
    韩叙先生应众议员芬德利的邀请来到伊利诺斯州中部这个平坦而肥沃的农村,也是玉米、大豆、小麦和猪的产区,同他的第二十众议员选区的人民会晤。
    双方流露出来的热情使芬德利感到高兴。而且时间带来的变化使他感到惊奇。这种变化使他能够驾驶坐满了中国共产党人并且饰以他的竞选标志的小型客车来回于他的保守派选区。这位共和党众议员正在为第十个任期竞选。他承认要是他在六十年代第一次竞选时这样做,情况就会完全不同。
    芬德利说:“在那个时候,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就会引起争议。”芬德利最近才从中国进行第二次访问归来。“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当时就会引起很大的变化。坦率地说,如果在当时我也不会赞同这么做的。但是,伊利诺斯州的农村今天很重视任何进行谷物贸易的可能性。他们认为中国可能是个大顾主。”
    【本刊讯】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五月二十三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官员在伊利诺斯学院讲话》,摘要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方世界沉默了几年之后,允许它驻美国的最高级外交官在伊利诺斯州这个中部城市的伊利诺斯学院毕业典礼上讲话,中国联络处付主任韩叙在二十一日发表的一篇题为《友谊将一代一代传下去》的演说中,没有表明中国对美国有任何新的政策。韩叙告诫说,要继续保持友谊必须包括美国撤出台湾,然而:“中国人民下定决心要解放台湾。何时解放和如何解放完全是中国的内政,决不容许外国的干涉。”
    当韩叙祝贺伊利诺斯学院的一百二十五名毕业生和解释中国的教育原则的时候,他受到有礼貌的鼓掌欢迎。
    韩说:“培育人才在实现科学和技术的现代化方面起着最主要的作用,要完成这一任务得依靠教育作为基础。”
    这位使者说,许多年来“林彪和‘四人邦’进行了破坏和干扰,四人邦的破坏是严重的,曾使中国的科学和教育陷于混乱。”
    韩予言,在本世纪末,中国将在其他工业化的国家邦助下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韩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到二千五百多名的群众中,他说:“我们坚决站在各国人民一边,同他们和睦相处。”

日报报道:《王子造纸公司将协助中国提高纸浆生产技术》

    【本刊讯】日本《日本经济新闻》五月二十一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王子造纸公司将协助中国提高纸浆生产技术》,摘要如下:
    王子造纸公司制定了积极协助中国提高纸浆生产技术的方针。公司总经理田中文雄将于七月作为三井集团访华团成员之一访问中国。他将向中国方面提出以技术合作的方法为中心的大致的方案。
    现在以王子造纸公司计划总部为中心,正在拟就方案内容。将介绍生产品种和生产规模以及最新纸浆设备。此外,就工厂的生产体制的实例和该公司能够给予什么样的技术合作等问题,似将向中国方面作说明。
    据日本造纸联合会透露,中国纸和马粪纸的生产量达七百四十五万吨(一九七六年),大约是我国的一半,但在世界上次于苏联,居第五位。纸浆达四百八十万吨(一九七六年),次于芬兰,居世界第七位。但是,从国民每人的平均纸张消耗量来看,是低水平的。
    中国造纸工厂大约有一千家。据说,每个工厂的生产率很低。比如我国最大的王子造纸公司苫小牧工厂就业人员共两千五百人,日产三千吨,而广州造纸厂工人共有三千五百人,日产为三百吨。
    据有关人士透露,到目前为止,中国竭尽全力兴建以钢铁为主的基础产业,而象造纸等与文化有关的产业占的比重很小,这是实际情况。但是,大量进口包装出口资材的马粪纸。此外,随着人民生活的提高,在长时期内对纸的需求有增加的趋向。
    王子造纸公司鉴于中国方面的这种情况,也考虑有日中友好的意义,决定提出进行技术合作的建议。

英卫生大臣恩纳尔斯说:他在北京的会谈非常富有成果

    【路透社北京五月二十二日电】英国卫生大臣戴维·恩纳尔斯说,他今天在同中国卫生界官员的会谈中受到很大鼓午,中国官员对英国的医疗技术表现了极大的兴趣。
    他对本社记者说,他同中国卫生部长江一真和其他官员的会谈是非常富有成果的,会谈主要集中讨论了促进两国交往的问题。这包括一些中国代表团去英国研究那里的现代医疗技术。
    他说:“很明显,中国人对英国的医疗技术有着极大的兴趣。”
    恩纳尔斯说,他的访问以及中国卫生界一位高级官员即将对英国的访问将奠定卓有成效的合作的基础。

蒋帮《中国时报》文章:《中共对美国科学技术界的渗透》

    【本刊讯】蒋邦《中国时报》三月二十九日刊登该报驻华盛顿特派员傅建中的一篇题为《中共对美国科学技术界的渗透》的文章,摘要如下:
    自从一九七二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打开了中共与美国间的往来之门后,中共已大大地加深了它对美国科学技术界的渗透。
    据所获得的统计数字显示,美国各公司已陆续派遣了五百名科技专家,协助中共安装设备、训练操作及保养人员;另一方面,大约四百名中共技术人员,也已陆续在美国接受了训练。进行科技买卖对美不利目前,中共正在叫嚷所谓的“四个现代化”——其中之一便是所谓的“科学技术现代化”。在可予见的将来,中共势将继续邀请美国专家,前往北平工作;同时更会极力拉拢更多的旅美华人科技专家,返回“祖国”,贡献所长。
    事实上,目前美国的技术和人员流往中国大陆的数字日增的现象,非仅不利于美国,更隐藏着相当大的危险。
    诱请华裔美笈科学家访问中国大陆,并付予临时或永久性的研究任务,这是北平政权目前的政策目标。
    自一九七三年上半年起,至少已有四十一家专门销售重机械、工厂或高级技术的美国公司,与中共签订了买卖契约。其结果,派遣了许多美国技术人员前往中国大陆,监督安装和训练工作的进行。借讲习会窃取技术情报此外,许多美国公司均曾应邀派专人至北平举办讲习会,介绍各自的产品。中共往往在讲习会结束后,即与该公司签约,购买他们所介绍的产品。但是,美国公司往往发现,这些讲习会的目的,显然在获取美国的技术情报。
    一位可靠的人士评论说:“许多公司进入中国大陆,希望做一笔大买卖,结果却发现自己透露了许多原本不愿透露的情报。”
    据美国人士所撰写的第一手报道透露,中共向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学习科学技术的方式,存在着许多问题和偏差。
    譬如说,中共对于自己的工业设备、地点和统计资料,一向加以隐匿。因此,除非不得已,中共一向不肯让来访的美国技术人员亲眼看看它的技术发展的实况。
    得州休斯顿道威尔石油设备公司的一名负责人抱怨说:“我们对于对方(中共)毫无所知,虽然一再提出问题,并且告诉他们:如果我们知道得多些,我们将能提供更佳的协助;但是始终只能得到一些含混的回答。”
    访问中国大陆归来的美国工程师,都有着共同的不满。一名工程师回忆说,中共只在讲习会结束后,才安排他参观了一所工厂,而这所工厂与他所主持的技术讲习会,性质上毫不相干。
    此外,中共的“自大”与过分强调“自立”,也使美国专家普遍感到不满。由于“自大”,中共学习人员,往往不肯在课堂中接受教授者的指令。一群中共人员某次在讲习会上将一组零件分解开之后,拒绝将它们重新结合。虽然他们坚称,这件事情太简单,他们一定能做到;但是事后证明,事实并非如此。所购机器不会使用保养在若干例子中,中共赴美受训人员曾要求美方安排,让他们完全接收一整坐工厂,尝试由自己开机动工,一直到关机停工。但是,依照美国公司的规则和安全法令,这是不可能的。一家美国公司断然地拒绝了这种不合理的要求。该公司人员反问中共受训人员:“你们会容许我们在你们的工厂里这么做吗?”
    另一问题是:中共拒绝购买美国方面所推荐的零件和保养服务。这与中共企图自制零件与自行保养维护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这种短视与过分狂妄自大的结果,却使得中共所购得的美制机器、设备,无法获得正确的使用或保养。美国厂商往往发觉,中共使用不当的零件或错误的维护方式,结果在造成机件故障后,却指责美国公司的产品有缺陷。这种事实,非仅令美国人士沮丧,也破坏了美国厂商的信誉。
    中共受训人员对于设计的技术,似乎格外有兴趣,因此他们在课堂中所提出的问题,往往不外:某某机械的某部分是如何制造出来的?他们似乎并不了解,设计本身并非一成不变的,设计者在某一套机械的制造途中,可能随时有新的构想,而将某一部分零件改变设计。中共人员因此经常为原始蓝图与成品不完全一致,而感到丧气不已。
    缺少称职的翻译人才,可能是北平企图吸收美国科学技术过程中,最严重的困难之一。一名美国人说,这些翻译大多十分“差劲”。一般而言,他们不但缺乏必要的技术经验和知识,连英语也十分浅陋。一名仅接受了一年半英语训练的年轻翻译,在讲习会开始后,完全无法展开翻译,最后只好被撤换。由于翻译的拙劣,训练课程不仅要拖得很长才能完成;讲习会本身的效果,自然也大大打了折扣。例如:联合技术公司所设计的喷射引擎讲习课程——一般以英语讲授只需六周,使用翻译时,需要九周——但是对中共学习人员讲授时,却不得不延长为十一周,才能结束。
    另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是:中共为了害怕“美国资本主义分子”刺探它的工业技术“秘密”,一直不肯让美国公司派遣代表在中国大陆直接训练中共的工人。因此之故,中共只得急着派人到美国接受训练。
    无论如何,虽然存在着上述种种问题和偏差,中共确实正在逐渐渗入美国的高级科学及技术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