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泰国《新中原报》社论《越南为什么迫害华侨?》

    【本刊讯】泰国《新中原报》五月三十日发表社论,题为《越南为什么要迫害华侨?》,摘要如下:
    越南政府领导人曾口口声声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感恩戴德,念念不忘。但言犹在耳,曾几何时?越南这班领导人却恩将仇报,竟把中国当作仇人,惨无人道地迫害华侨!这是许多人感到大惑不解的,到底是什么原因?
    若非受到外来的挑拨离间,越南政府当不会如此;若非有超级大国作靠山,越南政府亦不敢如此。这个超级大国是谁?只有苏联。所谓“前门拒狼?后门进虎”,是前几年人们已经感到担忧的事,现在果真逐渐出现。
    今天,印支三国,除高棉外,越老两国已向苏联一边倒,军事外交都在莫斯科掌握之中。最近有消息称,苏联在老挝沙湾拿吉建立了大型雷达站,全由苏联人员管理。越南最优良的军港金兰湾,苏联欲作为控制东南亚地区的海军基地,现在正有大批苏联军事人员在那里活动。这些事实,不正表现出当今霸权主义的魔掌已伸进了印支半岛。苏联要包围中国,必须利用越南来堵住中国南方的大门。苏联要控制东南亚,必须利用越南作跳板,渗透老柬二国,搞“印支联邦”,然后矛头指向东盟。
    越南政府全面迫害华侨,为虎作伥,象古巴一样,甘愿替霸权主义着服务。光一个古巴,已把非洲大陆搞得鸡犬不宁,如再多一个越南,今后东南亚地区以及整个亚洲,必将永无宁日!
    为了捍卫正义与真理,为了维护亚洲地区的和平,我们必须正告越南政府领导人,应该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华侨的行为,早日恢复中越两国的传统友谊。

塔拉基对科威特记者谈阿富汗政策

    【本刊讯】阿富汗《喀布尔时报》五月二十三日刊登阿富汗民主共和国革命委员会主席、共和国总理塔拉基在革命委员会总部向科威特记者巴德瓦·法米发表的谈话,摘要如下:
    问:阿拉伯和穆斯斯兰教感到担心。你认为林世界对阿富汗的伊斯兰教感到担心。你认为伊斯兰教在你们国家里安全吗?
    答:关于维护阿富汗的伊斯兰教问题,我有勇气声明,遵奉伊斯兰原则的阿富汗人民起着先锋作用。是阿富汗人民自己在维护他们的宗教“伊斯兰教”和他们的可取的民族传统,他们做得比任何一个“比家庭女教师还慈善的人”还好。那些关心阿富汗的伊斯兰教的国家,最好更多地去关注他们自己的劳动人民的自由、正义、进步和福利,而不要去对阿富汗这个自由国家的事情表示关心。
    问:你是否认为你们的政策最终将转向共产主义?
    答:我们的革命是一场民主民族革命,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民主共和国。我们的政策是建立在民主和民族原则的基础上的。
    问:为什么外国通讯社说你是共产党?
    答:现在全世界都知道,谁谈国家独立、人民自由、民主、进步和社会公正和劳苦大众过幸福生活,谁就马上被说成是“共产党”。
    问:你们说你们是民主政权,你们将选择哪一种民主道路,因为全世界——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使用这同一个词?
    答:我们的民主政权所信仰的民主,是对阿富汗人民中各民主阶级和阶层实行的民主,即对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从事手工业、经营商业和民族企业的人实行民主。
    问:观察家们认为,你们的革命是亲苏的,因为苏联在半小时内就承认了你们的政权。他们注意到,你们派出的头两名代表是派往苏联和古巴的。
    答:我们的革命是亲阿富汗的劳苦阶级的革命。苏联在十月革命后始终是阿富汗人民的朋友,今后仍将是阿富汗人民的朋友。苏联是第一个承认阿富汗独立的国家,苏联过去和现在都是第一个向阿富汗提供无条件的无私的经济技术援助的国家。它是第一个承认回历一三五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共和国的国家,是第一个承认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的国家,不过不是不到半小时就承认了,而是在几乎过了一百个小时后承认的。
    问:你在记者招待会上提到,在革命前,你们党要求成立一个阵线,你现在要同各个穆斯林运动和“火焰党”组成一个阵线吗?
    答:我们已经宣布,要没有例外没有歧视地同我国所有同意(旧历)二月七日革命目标的爱国分子和爱国力量统一行动。
    问:你们准备开始同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进行任何接触吗?
    答:我们赞成同所有的兄弟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的人民建立友谊和兄弟关系。

合众国际社报道:柬越边界南段冲突近来有所加剧

    【合众国际社曼谷五月二十六日电】越柬边境一带的战事在相对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又加剧了,双方都使用了新武器。
    最近从越南来的游客、河内新闻机构和情报机构人士提供的详细情况表明,越南武装部队的反击迅速而有力。
    这些消息一致认为,最近几周的战事规模比去年和今年一月初出动许多营的接触小了,但是自从春季出现的奇怪的沉寂以来又扩大了。这些人士一致认为,最近几周战斗最激烈是在共同边界的南段,即从鹦鹉嘴地区到南海一带。
    越南现在也受到一个人们所熟悉的印度支那战争主题的牵制:现在是大国打一个小国。

《当共产主义几乎来到开罗之际》

    【本刊讯】印度《东方时报》五月十一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当共产主义几乎来到开罗之际,一个为中央情报局工作的KGB特务传送了情报,从而致使阴谋破产》,摘要如下:
    据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介绍,一个与莫斯科有着直接联系的完全不同的政权现在可能已在开罗掌权。这本书披露了间谍、双重间谍和三重间谍进行阴谋活动的世界。俄国的卫星国六十年代末期,埃及差点变成俄国的卫星国,就象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或者波兰一样,成为苏联集团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情况是由于苏联渗透到埃及政府和情报机构中一些重要部门所造成的。
    今天的埃及远不是苏联式的埃及社会主义共和国,它目前与美利坚合众国有着密切的联系。挫败苏联在中东的计划,与美国政府建立牢固的个人关系都应归于一个人的政治敏锐性,这个人就是萨达特。
    劳伦·佩因写的一本关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如何进行活动的新小说,描绘了萨达特是如何防止他的国家被接管的。这是一本有关间谍、双重间谍以及如何渗入其他国家间谍网的小说。书名为:《中央情报局在起作用》。
    一九五五年,埃及驻莫斯科贸易代表团的一位官员似乎引起了苏联人的注意。当时,他只是一个职位相当低的官员,但是他后来却对俄国人具有无法估量的价值。据推测,他在莫斯科工作期间,被苏联情报机构KGB雇用。不久,这位官员,萨米·谢里夫逐渐进入高级圈子,他成为埃及内阁总理阿里·萨布里的助手。他的迅速提升毫不足为奇,因为据认为,阿里·萨布里本人就是KGB的人。
    但是谢里夫变得比阿里·萨布里自己更为重要。他获得了一个对那位统治埃及的人——纳赛尔——施加影响的显赫的职位。到一九五九年,他当上了纳赛尔所信任的情报机构头目,这是一个极好的职位,能用他的KGB情报官瓦季姆·基皮钦科向他提供的情报影响这位埃及领导人。
    到六十年代初期,萨米·谢里夫已在一个重要的领域获得了进一步的影响。他的工作之一是监督由密探组成的精锐的“总统府卫队”,这些人暗中监视政府官员和外交官们。他们直接向萨米·谢里夫汇报。不久,他便控制了埃及所有情报机构的情报,几乎包括纳赛尔总统看的全部简报。从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上,苏联的特务头子们能够影响甚至操纵这位埃及总统。三重间谍为了加强他们作为一个有效的间谍部门的形象,并说明他上送给纳赛尔的情报质量高,曾耍了一些诡计。总统被告知说,某些东欧间谍已投奔埃及方面。事实上,根本没这回事。他们不是作为双重间谍“适当地”为这个国家的利益进行工作,而是象过去一样效忠于苏联集团,递送能够用以巩固苏联政权的反美情报。
    这些三重间谍和由谢里夫建立的全部间谍网,是为了使俄国人手中掌握更多的牌,以便进行一场最大的赌博。那就是推翻埃及政府,以一个完全与莫斯科一致的政权取而代之。对俄国人来说,对象纳赛尔这样伟大的民族主义者施加影响还是不够的,他们需要的是完全控制。
    据说,苏联人曾设法在土耳其、约旦、墨西哥和危地马拉试行过这种计划。但是都失败了,然而他们在埃及却差点就要成功了,这使他们大为丧气。
    到一九六七年,谢里夫成为这个国家的第二号最重要的人物,但是他享有民族主义者名声。有一段时间当苏联的影响在政府成员中似乎到了泛滥的地步时,只有他被看作埃及政府中唯一不受苏联豢养的高级官员。国防部长穆罕默德·法齐和内政部长沙拉维·戈马都以他们与苏联的关系而闻名,副总统阿里·萨布里受苏联支配达数年之久,这也是人所共知的。全国性的混乱这使谢里夫处于一种对纳赛尔总统有着巨大的心理重要性,特别是在战争的阴影笼罩中东之际。
    谢里夫递送KGB提供的假情报,使纳赛尔相信,英国人、美国人和法国人在一场驱使埃及屈服的消耗战中,将在最后关头抛弃埃及,支持以色列。甚至在战争来临,苏联人已经知道最初的打击将在何处进行的时候,他们不让埃及总统知道这一情报。于是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使这个国家遭到了丢脸的失败。
    全国性的混乱状态是必要的,这将是使一批效忠于苏联的新领导人上台的好条件。
    这是二件即将成功的事——谁都不知道已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就在计划执行的前夕,纳赛尔死去了。
    他的继任者不是一个苏联所喜欢的人——萨达特不是可以被东方或西方所收买、影响或吓倒的人。他主要是一位埃及民族主义者。苏联进行接管的计划搁浅了。
    一九七一年四月,谢里夫和其他重要的埃及官员访问了莫斯科,与他们在KGB和外交部的对等官员就国内局势进行了紧急的会谈。他们认识到,鉴于萨达特是难以被影响的,因此必须把他除掉。他们对埃及社会的各阶层都进行了全面的渗透,最高层尤其如此。只是萨达特妨碍了彻底的控制。一场搞掉萨达特的政变已在策划中了。双重间谍但是为时晚矣。已经有人向萨达特密告了他们的活动。每一个间谍或者特务所恐惧的恶梦发生了,在KGB中有一位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的特务。于是,这些秘密被一位在莫斯科工作的双重间谍泄露了。
    结果是萨达特进行了打击。谢里夫,这个俄国人所控制的埃及情报头目被逮捕了。阿里·萨布里、穆罕默德·法齐和沙拉维·戈马等部长也被捕了。萨达特总统又发现了另外九十个阴谋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