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米德尔顿军事分析文章:《北约面临的问题》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五月二十九日刊登该报记者米德尔顿的军事分析文章,题目是《北约面临的问题》,《苏联势力的扩大是人们关注的最重要的问题》,摘要如下:
    北大西洋联盟本周在华盛顿举行的最高级会议的中心工作是制订一份复杂的长期防务计划,但是这些领导人很可能将用较多的时间研究联盟面临的眼前的紧迫问题。石油供应可能受到威胁如果苏联真的进入非洲之角和中东,对欧洲从波斯湾得到的石油供应造成直接威胁的话,北约打算怎么办呢?美国、西德、法国、英国和意大利在一月份曾谋求解决这个问题,那时它们同意不对要求在非洲之角进行直接军事干涉的压力作出反应。
    在波恩、巴黎和伦敦有一些明显的迹象表明,人们现在对这一立场感到遗憾。法国国防部的一位官员说,缓和之所以对苏联在非洲和中东的行为不起作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国人确信,北约,特别是华盛顿并没有制止这些行为的一致意见或决心”。
    因此,人们期望在华盛顿参加会议的欧洲领导人能支持确定一种始终一贯的西方立场,并就苏联在非洲和中东进行进一步军事和政治扩张的危险向它提出严重警告。
    没有一个掌权的人谈论武装干涉的问题。但是一些军事和政治领导人都认识到可以施加包括诸如贸易信贷和粮食销售等在内的各种不同的经济压力,他们认为,可以运用这些压力来约束俄国人。对铁托继承人的关切使欧洲的分析家和制订计划的人感到焦急的第二个眼前问题,是北约为应付铁托总统死后南斯拉夫可能出现的各种局势所作的准备。
    人们对在苏联陆军和空军支持下,亲俄国的南斯拉夫人在贝尔格莱德夺取政权的可能性是很重视的。
    卡特总统在他当选前发表的一次谈话中禁止美国在铁托元帅死后可能引起的混乱局势中干涉南斯拉夫。这使北约盟国各国防部的焦虑加剧了。人们的希望是,本周的会议将能产生一项对付南斯拉夫意外事件的一致商定的(即使是秘密的)政策。人们看到“越来越大的挑战”北约组织情报部门最近的一项报告在谈到苏联军队时指出,俄国人“也在取得一种改进了的和比较灵活的战术核能力”,并且说,“总的来说,他们的大规模的有效军事力量由于质量的明显改善而大大加强了,并且构成了对北约组织的越来越大的挑战。”
    有些问题是军事问题;西德和英国的军事装备有很多已经陈旧,在联盟东南翼的土耳其陆军和空军越来越衰弱,而荷兰政府连一个旅也不愿意进一步向东调到可以加强在德国北部平原进出口一带的北约组织力量的地方。
    但是有些问题是政治问题,并且已超出一个联盟内部正常摩擦的范围。
    一个最重要的也是最没有被人们认识的问题是美国国防部官员和军事领导人在同西德人打交道时所遇到的不寻常的困难。

苏间谍在旧金山部电子工业区搜集情报

    【合众国际社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五月十九日电】一家技术刊物今天说,苏联在旧金山南部电子工业的“硅酮谷”派有五十名间谍。他们每天都通过轨道卫星向俄国传送一批技术情报。
    这家杂志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人士的话说,苏联间谍持有的小型发报机“每天”都在俄国的卫星飞过我国上空时向卫星发射“大量的最新的半导体情报”。
    该刊物说,他们发出的情报大概是在这个地区的进行非常先进的技术研究工作的大公司打电话时利用电子设备窃听搜集的。
    在帕洛阿尔托出版的《电子战争与军事电子学》杂志、在五月份一期透露了俄国间谍使用不算是最先进的设备就能收听到洛克希德导弹和空间公司以及其他公司的通讯联络的情况。
    这家刊物说,对芝加哥贸易委员会进行的类似的电话窃听活动大概使得俄国人获得了秘密贸易情报,这些情报在最近几年里使他们能够同美国达成了对他们有利的小麦交易。
    这家杂志说,在距离最远的电话通讯中发射的微波信号可以用“方向性很强的小型微波反射器”收到,如果反射器对准正确的方向的话。它说,这样的接收机可以在二十英里远的地方探测到直线微波发射信号的“旁瓣”能量。

苏授予美石油公司董事人民友谊勋章

    【美联社莫斯科五月二十五日电】在克里姆林宫三十分钟的仪式上,美国石油公司董事哈默被授予人民友谊勋章,他同苏联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一九二一年。
    一位外国企业家能得到这种奖赏是不寻常的。
    过去接受这种奖赏的外国人通常是积极从事促进社会主义事业的活动。
    哈默早就同苏联国家的缔造者列宁有来往,多年来一直同苏联领导人保持联系,并同这个国家大规模地做生意。
    最近的也是最大的一笔为期二十年、总额为二百亿美元的交易规定苏联人提供氨、钾碱和尿素,以换取西方石油公司在佛罗里达矿区开采的磷酸盐经过浓缩提炼出来的过磷酸。
    哈默还为兴修莫斯科国际贸易中心提供了一半的经费,他希望这项工程能在一九八○年这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前完工。这项工程还包括修建苏联第一个高尔夫球场。

纽约一千五百名群众举行反核示威

    【美联社纽约五月二十七日电】大约有一千五百名支持裁军的人(其中包括一大批来自日本的人)今天把一些请愿书交给了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据说在请愿书上签名的一共有二万七千人。这次示威游行和集会是这里计划在为期五周的联大裁军问题特别会议期间举行的反核示威的一部分。联合行动的领袖之一德拉姆宣读了八项要求,其中包括要求禁止核武器,结束核试验和核研究,减少核贮存,停止向外国出售一切武器,削减国防预算百分之十五并把它用于满足“人的需要”和“保证使目前从事制造军事装备的所有雇员得到像样工作。”

港报连载:《尼克松回忆录摘要》(二)

    上午谈话可能涉及水门爆窃事件最明显的征象就是这次谈话之后才几个小时,我们在当天下午又讨论到同一的问题。午后的谈话内容是:我们自己的人,不管属于哪个官阶,有没有把我们卷入这个尴尬的局面;还有,一切调查与口供,假若从每一可查的角度作过分的追究,是否会让民主党据为竞选的主要课题。
    我觉得从古巴角度去说明爆窃事件,可以对我们有两点好处:第一,可以保我们不会因为竞选连任委员会卷入一事之外泄而使我们遭受政治上的冲击;第二,可以促请外界注意美国国内的古巴侨民都害怕民主党参议员麦戈文一向对古巴首领卡斯特罗采取天真政策,从而狠狠打击民主党。
    六月二十日是忙碌的一天。就水门事件而论,我当晚步行回官邸时,心里充满信心。我当初最担心的是怕有白宫的人被牵涉到,但霍尔德曼和科尔森已经就这一点请我放心。霍尔德曼同样对我保证米切尔跟此事无关。
    有了这些保证,我准备采取攻势。
    (原编者按:尼克松不久就知道水门案并不象他当初所想象的简单与易于控制。例如,他从霍尔德曼处获悉水门行动的主脑是戈登·利迪。这个人以前是白宫的职员,后来成为竞选连任委员会财政组的法律顾问。这时候联邦调查局看来有办法追究出水门爆窃人物身上现款的来源,而最后则追究到竞选连任委员会。米切尔和白宫的年轻顾问约翰·迪恩想出了一个主意,要联邦调查局停止调查那笔钱的来源。)
    据霍尔德曼说,中央情报局付局长将打电话给联邦调查局代理局长请他“别管这件事,我们不要你作进一步的调查”。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之间,早有互不干涉对方秘密行动的协议。
    不久,我可以觉得出来,外界对于白宫的怀疑仍然存在。不过,我相信这只是公共关系方面的问题,只须公共关系做得好,就可以消除。
    到了一九七二年十二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和次年一月初,情形开始有变,尽管是微妙地变。水门案就快开审,各被告所受的压力越来越大。白宫已感觉到震动。
    外界开始普遍产生一种印象,以为此案的真相已被掩饰。到了二月间,我对于这种印象之存在,仍表焦虑,但毫无办法。不过,正如我对科尔森说的,“我们根本没有掩饰什么真相”,所以“因掩饰问题而让总统蒙受的损失,必须消除”。科尔森非常同意我的观点。
    我在二月十四日口述的一段日记,总结了我个人在新年最初几星期所看到的形势。
    日记
    科尔森的真正忧虑,是亨特有爆出来的可能。鉴于这种情势,我可以料想得到,假若法官把亨特叫到面前,拿三十五年的刑期来恫吓他,他很可能为了免受刑罚而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盘吐露。
    事情似乎一天天变得更加复杂了。
    一九七三年三月二十一日,星期三,上午十一点钟甫过,迪恩踏入我的椭元形办公室。他告诉我,亨特和利迪曾经带着中央情报局的配备潜入心理治疗专家埃尔斯伯格的写字间。
    “竟有这种事——”我说。
    迪恩说他们两人干这种事,是想偷走埃尔斯伯格的医疗记录。这些记录与一批五角大楼文件有关。不过迪恩似乎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埃尔斯伯格曾经承认把那批五角大楼文件交给各报发表,现在他正以盗用文件罪受审。这批文件就是越南战争的秘史。)
    (原编者按:迪恩说了上面的话后,又发表一篇详细的报告,说出白宫和竞选连任委员会的几个闻名人物与水门爆窃案的关连,以及事后的掩饰企图。他透露总统的私人律师坎姆巴克曾受命筹款给那几个爆窃分子。迪恩接下去说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总统的内务顾问埃利希曼,竞选连任委员会主席米切尔,以及他自己,都与此案有关。“这是阻挠司法的举动”,迪恩说。接着,他谈到问题的核心:竞选委员会的一名律师接到亨特——就是从前在中央情报局工作的那个人——的一封信,索取十二万二千元作为律师费与个人的费用。据迪恩说,亨特指定交款的最后限期是“昨天交易所收盘的时间”。)
    我问亨特想要多少钱。迪恩估计在今后两年内,可能一共要付一百万元给各个被告。
    我说这可不容易办,但我知道我们可以从什么地方弄到这笔钱。
    还有亨特希望宽赦的问题,假若他存心想获得自由,光是金钱是不会令他满足的。
    “提出此事是不对的,这一点应无疑义,”我说:“不过,此时此刻,你难道不同意你最好是把亨特的问题妥为应付么?我的意思是说,此时此刻,这是值得一为的。”“不错,值得去拖延一点时间,”迪恩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