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卡特在北约首脑会议上发表讲话

    说苏和华约的兵力远远超过安全需要而在军事上构成对北约的威胁。除非北约更新和增添军力,否则就不能对付未来的军事威胁。表示将继续同苏谈判,寻求“有效的军备控制”
    【国际交流署华盛顿五月三十日电】下面是卡特总统五月三十日在华盛顿向北大西洋联盟最高级会议开幕式发表的讲话全文(本刊有删节)。
    今天我在这里代表美国人民向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和盟友——北大西洋联盟的领导人表示欢迎。
    我们的联盟是一个防御性联盟。任何国家都无需担心遭受我们的侵略,但是,任何国家也决不应该对我们要防止和击退向我们发动的侵略的决心有所怀疑。
    北大西洋联盟的军事力量和共同的政治目标使我们在数以千计的单项活动中进行合作,使授予我们的共同体这个名称名符其实。北约联盟使我们有信心和毅力谋求同我们的潜在的对手改善关系。
    作为一名美国人,我感到自豪的是,美国对保持欧洲的安全、独立和繁荣承担的义务与以往一样坚决。我们同你们是分不开的,你们同我们也是分不开的。
    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面临的新的挑战。
    苏联和其他华约组织国家的兵力远远超过了它们合理的安全需要而在军事上构成对我们的联盟的威胁。十多年来,苏联的军事力量不断增强,而且一直变得越来越先进。在一些重要的领域里,我们一度在军事上享有的优势已经减弱。
    今天我们有能力对付这种军事上的挑战。但是,除非我们的联盟不断更新其军事力量并且增添新的军事力量,否则,我们就不能断定我们能够对付未来的军事威胁。
    在这种努力中,美国将在常规武器和战略核力量方面发挥它应发挥的作用。我感到欣慰的是:美国的盟国正在和我们一道加强它们的军事力量。
    过去一年来,美国已经增强了它在欧洲的常规作战力量,并且正在提高它迅速把兵力部署到欧洲大陆的能力。美国的战区核力量正在更新其装备,而且美国将同苏联保持战略核均势。
    我们的联盟是以欧洲为中心的,但是,我们警戒的范围不能局限于欧洲大陆。近几年来,苏联不断扩张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多地渗入到北大西洋地区之外了。在我今天在这里讲话的时刻,苏联人和古巴人在非洲的活动正在阻挠个别国家决定它们自己的方针路线。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联盟的成员国,我们对这些事件不能漠不关心,因为我们知道这些情况对非洲具有什么意义,而且由于它们将对联盟的长远利益产生影响。我欢迎个别的北约组织盟国为了谋求非洲的和平并支持需要援助的国家和人民(最近是支持扎伊尔)所作出的努力。
    我们的强大使得有可能在加强联盟的安全的同时努力实现缓和和达成限制武器的协议。欧洲的防务、东西方缓和和全球外交这三者是彼此分不开的。
    美国将继续努力同苏联谈判限制和减少战略武器的新协议。我们的目标是要维护和促进我们的联盟的所有成员国的安全。我们将继续同我们的各盟国磋商和密切合作,以保证在实现军备控制方面的努力能适合我们的共同需要。在我们谋求实现缓和的时候,我们必须谋求我们自己以及华沙条约各国充分实施三年前签订的关于欧洲安全与合作的赫尔辛基协议。
    如果我们继续加强北大西洋联盟的基本力量,我相信我们就能在今后的年代中应付任何挑战。今后一如过去,美国政府将继续坚持我们大家作为盟国所共同抱有的实现和平和自由的决心。

美报报道:《逃离越南的华人诉说遭到折磨和被迫离开情况》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五月二十九日刊登巴特菲尔德五月二十八日的香港专电,标题为《逃离越南的华人诉说遭到折磨和被迫离开情况》,摘要如下:
    逃离越南的华人难民的种种叙述可以证实北京的指责。北京说,河内折磨他们,没收他们的财产,并且迫使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自愿”迁往艰苦、杳无人烟的穷乡僻壤。
    同时,记者所采访的近几个月内离开自己在越南的家到达香港、台湾以及到达泰国难民营中的华人的情况也说明,引起这场风波的一部分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河内断然废除私营企业、强迫中产阶级居民离开越南各城市的措施触动了华人。难民们都说,在这场于今年三月间突然开始的运动中,许多越南本国人也受到了冲击。
    从难民讲的话来看,情况是:有些越南官员、军人和警察利用这场运动发泄宿怨,特别是迫害华侨。
    北京今天说,在这场随之而来的一片种族仇恨、恐惧不安的气氛中,近两个月来已经有九万华人越过边界进入华南地区。看来他们当中多数人原来居住在越南北半部山区,是北越总数达二十万人的华侨中的一部分。其他一批批从据估计有八十万华人的胡志明市来的华人是趁船或者乘难民飞机逃到东南亚其它地方的。
    上周到达泰国的一个三十岁的中国血统妇女说:“越南人不喜欢华人。我们在越南没有前途。”
    她本来是个店员。她说,当河内在今年三月取缔私商时,北方的官员和军人来到她家开的小店,命令商店关门,抢走了所有货物,甚至拿走了一些个人的衣服和食物。
    她说:“我们没有活路了。”
    越南官员还对她说,她一家人必须在一些文件上签字,表示“自愿”在一个月内移居乡间的所谓新经济区去。这个妇女说,她家三代都住在城市里,根本没有务农的经验。为要保证按期离开西贡,这些官员对她说,期限一到,他们就要把她家的房屋没收。
    这个女店员所说的情况大都得到了其他华人难民的证实。胡志明市原来的一名教师,乘了一架难民飞机去台湾,因为他持有国民党中国的护照。他说,尽管他在国外的一个亲戚已经替他买了飞机票,并且把飞机票寄给了他,可是他还是被迫不得不付票钱。
    他回忆说:“那些官儿们对我说,如果我想要用这张飞机票,我就得自己出钱买。他们对我说,我必须用美元付款,后来,我真的用美元付了款,可是他们又因为我还有美元而罚了我的款。”
    他说,为了弄到出境签证,他不得不用七盎司黄金(按今天的市价约合一千二百美元)贿赂一名北方官员。“他们的态度是:‘你们华人有钱,花得起。’但是当我离开西贡时,我几乎只有身上穿的衣服了。”

台北美国军方发言人说:美注意到苏舰经过同美利益攸关的地区

    【法新社台北五月三十日电】一位美国军方发言人今天拒绝猜测四艘“经过同我们的利益攸关的地区”的苏联军舰的意图。
    美台协防司令部的新闻官保罗·汉利中尉在回答本社记者的问题时发表了下述声明:
    “我们注意到了苏联(军舰)经过同我们的利益攸关的地区,但是我们不想猜测它们在离开本地区以后的意图是什么。”

西德《世界报》评论《河内的内外困境》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五月二十九日刊登克伦普的评论,题目是《河内的内外困境》,摘要如下:
    有两种说法,但景象却不说自明:甚至持怀疑态度的人也不可能再怀疑,是越南人驱逐中国人出境。光是“恶意的造谣”不可能引起这种大规模的逃亡。
    现在从权力方面来看,越南不得不在两条战线战斗。然而还不是两线战争。但是现在产生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这种压力迫使河内要么在柬埔寨问题上让步,要么更坚决依靠莫斯科。第二条道路迟早要把河内的领导人引向同中国发生直接的对抗中去。从边界线上和中国南海过来的被驱逐者的惨状有损于越南的国际威望。在过去几个月里,这个国家的政治家们用许多手段和计策努力向所谓好战的柬埔寨表示一种简直是修养有素的对和平的热爱。外交活动也不是完全没有成效的。但是,河内的这幅骗人的照片却曝光太弱了。
    事实上,越南下了太大的赌注。一九七五年,它违背条约占领了南越。一九七六年,它同有三百五十万人口的老挝签订了一项“友好条约”,这项条约是要把这个国家的依附性确定下来。最后是一九七七年,河内着手借助于颠覆和政变把由于自我损耗而变得极其衰弱的柬埔寨置于它的间接统治之下。但是,柬埔寨却采用游击战的折磨人的手段进行自卫。
    这场战争迫使河内政权花费了浩大的开支。经济发展的曲线降得更低了,包括现在执行的经济计划在内,越南欠东方集团国家的债务几乎高达六十亿美元。受到刁难和被没收了财产的中国人企图在华的国度里避难。柬埔寨根据自己的法则行事,并且毫无顾忌地打击越南人。河内想同中国人、高棉人谈判。先控制印支,尔后控制整个东南亚的计划失败了。越南已经到达了它的力量的尽头。如果另外两方还始终不同意它的空洞和平,那么它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