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对苏联人来说,一个并不太欣喜若狂的节日》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十一月七日刊登该报记者威利斯发自莫斯科的一篇文章,标题为《对苏联人来说,一个并不太欣喜若狂的节日。经过了六十个岁月:在国内外遭到的挫折使革命热情减退》,摘要如下:
    这里为庆祝布尔什维克革命六十周年而小心翼翼地配合起来的协调和谐的气氛,被一阵意外的不协调的调子破坏了。
    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显然都不是克里姆林宫希望在目前这个大庆日子里发生的事情。有种种迹象表明,高级领导层越来越意识到今后日子难过。
    这种不协调的调子从国内到国外都有。在国内例如两位宇航员未能使联盟号宇宙飞船对接,不得不几乎马上返回地球。在国外例如同西班牙和法国共产党新近关系紧张,并且总是同北京处于敌对状态。
    有的事情只取得一半成功,例如超音速图—144型飞机的确作了第一次载客飞行,但不断报告说这种飞机有缺点,所以每周只作一次飞行。有的事情必定令人非常失望,例如新近传说,即使莫斯科附近城市的商店里也缺乏肉类。
    正当克里姆林宫大概是在努力尝试要全力以赴地向前迈进的时候,在国外报纸上出现了一系列直言不讳的头条新闻。
    这些头条新闻包括最近对囚犯的大赦,但大赦令在涉及具体人物时,不包括象夏兰斯基和奥尔洛夫这些持不同政见者,美国抗议苏联秘密警察克格勃,在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试图讹诈一个美国外交官,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十一月二日作的讲话的语调特别阴郁,他说前面的道路崎岖艰难。
    还有消息说,粮食收成比预料的低,只有一亿九千四百万吨,而世界其他大多数产粮国却获得了丰收,西班牙共产党头头卡里略在莫斯科没有作一次为欧洲共产主义辩护的简短讲话就离开了苏联,从而感到恼火。
    分析家们注意到,另一方面克里姆林宫也取得了一些成就。
    这个国家有了一部新的宪法和一支新的国歌,并且还有了一种形态上的新的世界观。勃列日涅夫今年早些时候说,资本主义国家包围苏联的敌对的包围圈,终于被社会主义国家的力量所打破。这个论点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论点,但意识形态在这里仍然是重要的。
    同美国举行的限制战略武器会谈似乎取得了进展。在人权问题上还有紧张局面,因为夏兰斯基、奥尔洛夫和金兹伯格将受到审讯。
    勃列日涅夫在十一月二日竭力重申莫斯科有资格领导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虽然中国、西班牙、南斯拉夫、法国和意大利全都不同意)。
    从勃列日涅夫十一月二日讲话的压抑的调子来判断,克里姆林宫仍然担心任革命之后六十年革命热情的丧失。这可能是在节日碰到的挫折中最大的一项挫折。

西德三家大报评卡特推迟出访

    【路透社波恩十一月七日电】西德三家大报今天发表了社论,对美国卡特总统推迟世界之行进行了评论。
    保守的波恩报纸《世界报》说:“卡特接受了在对外政策方面的困境,以便避免国内的困境——这是一个迹象,表明他感到多么没有把握。
    “人们批评他的临时凑合的倾向,在作出决定方面反复无常,以便使决定对公众产生作用。这种批评越来越响亮了。
    “目前看来,能源辩论的结果将决定他是否会是只任一期的总统。华盛顿的气候变化是很快的,在他之前的其他总统已发现了这一点。”
    独立的《法兰克福汇报》说:“卡特总统取消他对四大洲的九国为期十天的秋季之行的理由,比使他计划进行这次旅行的理由要充分一些。
    “他的旅行计划是很长的。对于最急迫的问题——中东问题,他绕一个大弯子避开了。
    “对这位总统来说,最坏的事情是,他又一次开始做了他没有贯彻到底的某种事情。他的威信和对他的判断的正确性的信心至少在目前将受到损害。
    “在国会就总统能源计划进行的斗争已激烈地持续了几周。他个人的权威正处在危险之中。”
    慕尼黑《南德意志报》发表社论说:“卡特由于推迟了他的世界之行,就使人们重新对他作为总统的表现和担任白宫职务的资格进行讨论。
    “首先,宣布出访就不是表明他有力量的一个迹象,而显然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兰斯事件的注意力而要的一种花招。
    “取消这次出访也不是表明有力量的一种迹象,这是承认,卡特不能把自己的内务整顿好。”

万斯宣布卡特推迟出国访问

    【美新处华盛顿十一月七日电】国务院十一月七日消息
    新闻发布会——发言人是新闻处处长约翰
    ·特拉特纳,他讲了以下消息:
    国务卿万斯今天宣布,已推迟卡特出访的日期,以便在国会考虑政府的能源计划时,总统可以留在华盛顿。
    下面是万斯发布的公告的全文(本刊有删节):
    上星期末,已通知卡特总统预定于十一月二十二日到十二月二日去访问的九国政府的首脑,由于他需要在国会考虑政府的能源计划期间留在华盛顿,因此他将推迟他出访的日期。总统在这一通知中表示,他希望能为不久的将来进行的访问找到一个对双方来说合适的日期。

希腊雅典暴雨成灾

    【路透社雅典十一月三日电】经过一夜的暴雨,在雅典和比雷埃夫斯两个城市,至少有二十六人被大水淹死,营救队今天正在泥土和瓦砾中寻找尸体。
    雅典和距它八公里的这个港口城市被宣布处于紧急状态,部队被召来帮助警察和消防人员进行大规模的营救活动。
    从山上流下来的数以吨计的泥土淹没了一些建筑物、小汽车和居民,营救人员正在铲除这些泥土,两个城市的很多地方今天仍然处在水中。
    十五年来最大的这场暴雨造成了水灾。
    当局表示担心,死亡总数可能多于二十六人。他们认为,可能有许多人被水冲到法利龙湾附近的海里去了,因为当时洪水流过一些街道有时达一米深。
    死的多数人是儿童。其他人是躲在不能开走的小汽车里被淹死的。
    卡拉曼利斯总理召开了一次高级部长会议,并发出命令,对那些房屋和财产遭到损失(如果说没有被摧毁的话)的数以千计的人给予帮助。
    【合众国际社雅典十一月四日电】警察、消防人员和城市工人,今天清除由于洪水泛滥,覆盖在雅典一些街道上的数以吨计的泥土和瓦砾。
    四个小时的倾盆大雨在这个城市降了六点五英寸的雨。气象局说,二日倾盆大雨的降雨量等于一九七五年在雅典地区全年的降雨量。
    政府在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比雷埃夫斯、法利龙湾滨海城郊和雅典的西部郊区——宣布紧急状态。当局发出命令,要尽最大的努力清除泥土和瓦砾,恢复电线和电话线的联系。
    据政府一位发言人估计,这次损失将达几千万美元。

卡里略回到马德里说西共不会同苏共断绝关系

    【美联社马德里十一月四日电】西班牙共产党领导人卡里略今天说,虽然西班牙共产党显示了对莫斯科的独立性,但它不会由于苏共没有让他在布尔什维克革命六十周年的庆祝会上发言而同它断绝关系。
    卡里略在中断了对莫斯科的访问以后说:“我们不考虑同任何人断绝关系。我们主张在彼此尊重对方的思想的基础上同苏联党和其他一切人保持关系。”
    卡里略由于宣扬根据他的欧洲共产主义路线对莫斯科保持独立性而受到苏联主要党报的抨击。他说,他没有被告知为什么他事先草拟好的七分钟时间的讲话不让讲。他说,在他把讲话稿提交翻译以后,他就再没有被从后座招呼到前台就座了。
    卡里略说,在他登上飞机动身回国以前,苏联官员提议他“可以到地方上去讲话”。
    卡里略说,西班牙共产党将继续奉行温和路线,包括同苏亚雷斯首相的中间派政府进行合作,以推动西班牙走向民主。
    他说:“我们还显示出,西班牙共产党是‘独立的’。我不认为此行是失败的。”
    卡里略说,他没有会晤任何苏联领导人,包括勃列日涅夫,只同欧洲共产主义的领导人贝林格作了简短的交谈。他说,党与党之间不应有从属关系,划一是危险的。
    【路透社马德里十一月五日电】西班牙共产党领导人卡里略说,对他在莫斯科受到的冷遇,苏联领导集团中是有分歧的,这件事给克里姆林宫同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的“欧洲共产主义”党之间日益激烈的争吵,注入了新的摩擦因素。
    昨天从莫斯科返回这里的卡里略说,反对他的只是一部分苏联领导人。
    他对记者说,“我认为,甚至在苏联领导人中间也是有分歧的,因为直到最后一分钟我还不知我是否要发表我的讲话。”
    虽然他不肯对克里姆林宫中的“鸽派”和“鹰派”点名,但他隐隐暗示,苏联的意识形态负责人苏斯洛夫领导着对“欧洲共产主义”的进攻。

苏《真理报》总编辑谈:卡里略未在莫斯科庆祝会上讲话问题

    【塔斯社莫斯科十一月六日电】题:阿法纳西耶夫向记者谈话
    西方的各种报刊上出现了一条消息,说什么似乎没有给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卡里略提供机会在莫斯科庆祝会上讲话,因此他才决定于十一月四日急忙离开苏联首都。塔斯社记者走访了苏共中央委员、《真理报》总编辑,因为是他迎接西班牙共产党代表团并一直与其保持接触的。下面就是阿法纳西耶夫对记者的谈话。
    西班牙共产党总书记卡里略是十一月二日晚,在苏共中央、苏联最高苏维埃和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为庆祝伟大十月革命六十周年而举行的庆祝大会第一天的会议结束几小时后抵达莫斯科的。抵达后,他在机场上对迎接他的苏联同志说,由于他先已有任务,他应当不迟于十一月四日离开莫斯科。苏联同志对卡里略说,由于他抵达莫斯科大迟了,他可能没有机会在克里姆林宫讲话了。但是将一定给他提供机会在莫斯科的一个庆祝大会上讲话,或者,如果他愿意的话,也可在任何其他城市的庆祝大会上讲话。
    但是,卡里略拒绝了这些建议,并在大会结束后于十一月三日发表了显然是歪曲事实真相的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