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波德戈尔内下台的原因仍然难以捉摸》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五月二十七日刊登该报国际事务记者彼得·奥斯诺斯发自莫斯科的一篇文章,题为《波德戈尔内下台的意义和原因仍然难以捉摸》,摘要如下:
    苏联主席波德戈尔内本周被赶出政治局,是出人意料的,而且是迄今未加解释的,这件事在国际上引起相当大的关注,它又一次突出表明了一个确实令人气馁的有关克里姆林宫的事实:局外人一直没有一个线索来了解克里姆林宫里面的真情。
    波德戈尔内下台的意义,也许要到透露出谁接替他担任国家元首的时候才会清楚。(波德戈尔内还没有被正式撤销这一职务,虽然在所有的官方公告中,他的姓名已经消失。)那将会表明,这一变化对于在确定苏联政策方面最起作用的一个人,即共产党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究竟有何影响。
    但是,除非波德戈尔内本人或克里姆林宫另外某一位要人象赫鲁晓夫在一九六四年被抛弃后所做的那样编写自己的回忆录,否则,克里姆林宫外面的人大概永远也不会确切知道使得波德戈尔内下台的冲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而既然不了解这些事情,也就无法说什么时候它们会重新发生——对于卡特总统和其他西方国家政治家来说,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因为他们必须看出克里姆林宫是怎样行动的,以便推行他们自己的行动方针。
    为什么波德戈尔内不得不在此刻下台,以及为什么象他这样一位多年居于高位的大人物竟然没有得到比较体面的下台,其可能的原因有好几种。苏联的新闻工作者和内幕消息提供者、各国外交官和外国的记者们提出了一些说法。这些说法按其可能性的大小排列如下:
    ——勃列日涅夫已决定要得到主席的职位,使自己的身份同六个东欧国家的既有党内最高头衔又占有国家最高职位的同僚一样地显赫。这个问题达到爆发的地步,是因为这一变化要与宣布苏联新宪法一事同时发生。波德戈尔内受挫,而勃列日涅夫在摊牌中获胜。
    ——勃列日涅夫要加强他已经庞大的权力,想要把现年七十三岁且在去年夏季犯了一次严重心脏病的柯西金总理调去担任实质上是礼仪性的主席职务,从而可以让一个完全跟着勃列日涅夫走的人当总理。波德戈尔内又是作了抵抗,最后完全败北。
    ——勃列日涅夫想让另一个候选人当主席,即他的忠实的助手安德烈·基里连科,或者长期担任党的高级意识形态专家的米哈伊尔
    ·苏斯洛夫。波德戈尔内同勃列日涅夫这位党领导人的关系从来不是特别亲密的,所以一有机会就把他解职了。他本来可以继续担任一个比较小的角色,但是他拒绝了。
    ——政治局内的某一位比较年轻的人(政治局有三个人还是五十几岁的)将被提升担任主席这一个尽管权限含糊但却可能更多出头露面的职务。象其他几种说法一样,这种说法也是说波德戈尔内拒绝让位,其代价是失去了某种安慰奖。
    ——在克里姆林宫内正在进行一场全面的权力之争,其中,波德戈尔内的废黜仅仅是第一个回合,还可能有许多其他的大变动。谁将出来当主席,的确迄今还没有决定。
    最后的这种说法,也许最能够使那些对克里姆林宫近年来的稳定感到沮丧的观察家们激动起来。然而,在所有这几种说法之中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勃列日涅夫本人的交班问题。无论波德戈尔内的完结是由于什么原因,这一件事都应该看作是这一过程的一部分。
    勃列日涅夫显然正在准备一份遗产。在经过了十多年的内部争论以后,他终于做到了提出一部新宪法来代替斯大林一九三六年编写的宪法,提出一个新国歌来代替那个歌词象斯大林一样已丧失声誉的国歌
    。
    这位七十岁的党领导人显然有一个设想,即当他处于权力的高峰但却处于把握不定的健康状态之下而面对着未来时,让世界和他的克里姆林宫随从们对他有一个什么看法。
    从前只能猜测而现在已为人所知的唯一一件事是,波德戈尔内是不符合这一个设想的。
    【法新社莫斯科五月二十六日电】了解情况的人士今天说,一年多来,党的领导集团中对于国家元首波德戈尔内的支持越来越弱。
    他们说,这位七十四岁的主席、莫斯科三人统治集团中年纪最大的成员,在去年三月党的二十五大上没有获得足够的票数来维持他的职务。
    据这些人士说,但他没有马上辞职,因为领导集团渴望使这次代表大会体现出党的团结
    。
    这些人士还说,中央委员会出于类似的考虑,在去年十月开会,即大张旗鼓地庆祝党的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七十寿辰之前几个月,也没有解除波德戈尔内的职务。显然,有关波德戈尔内失宠背景的上述说法,证实了党的二十五大前和十月中央委员会会议前在这里流传的种种说法。
    这些传言提到,国家元首可能下台,总理柯西金将取得有利地位。

路透社评述:苏召开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

    【路透社莫斯科五月二十七日电】苏联议会的首脑们今天通过了可望改变克里姆林宫领导班子的新宪法草案。
    在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会议上,党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和意识形态学家苏斯洛夫讲了话,苏斯洛夫提出了宪法草案和新国歌。
    但由塔斯社和莫斯科电台广播的会议公报没有提到波德戈尔内是否出席了会议。
    上午,在莫斯科纷纷谣传,主席团是在克里姆林宫开会的。据认为波德戈尔内可能马上被解除主席团主席的职务。
    他在名义上仍然是主席团主席,今天的会议应由他主持。但外交官们在分析了今天的消息之后说,几乎可以肯定他没有参加。
    分析家们认为,他会在六月十六日举行的最高苏维埃全体会议上失去职位。许多外国观察家认为,这个职位会由勃列日涅夫来接替。
    这种猜测很快被叫做说明克里姆林宫为什么要改组的“勃列日涅夫理论”。
    由于主席团今天决定在十月份召开最高苏维埃的一次特别会议,这种理论更有根据了。
    按照这种理论,勃列日涅夫到庆祝十月革命六十周年时,就能以党领袖和国家领袖的双重身份主持庆祝活动了。
    这个理论得到往往了解内情的一些苏联人士的支持。
    这些人士说,这样,勃列日涅夫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就获得了一顶合适的王冠。议会的宪法起草委员会是由勃列日涅夫负责的。
    据认为,勃列日涅夫还感到,当主席在外交方面对他有帮助。
    共青团中央今天也在莫斯科开会选举了它的一位书记四十四岁的鲍·帕斯图霍夫作为它的新领导人,以取代叶·佳热列尼科夫。

苏决定六月四日公布宪法草案

    【塔斯社莫斯科五月二十七日电】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今天在克里姆林宫开会,会上审议了由宪法委员会起草,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提交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讨论的,关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宪法草案问题。主席团还审议了批准苏联国歌问题。
    苏共中央总书记、宪法委员会主席勃列日涅夫作了关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宪法草案报告。
    法令规定于一九七七年六月四日在中央、共和国、边疆区和州的报纸上公布苏联宪法草案。
    主席团认为,为了审议苏联宪法草案,于一九七七年十月召开苏联最高苏维埃特别会议是适宜的。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听取了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共中央书记苏斯洛夫关于苏联国歌的公告。
    主席团通过了批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国歌词曲的法令。决定自一九七七年九月一日起全国都采用新的苏联国歌。

西德《世界报》评论:《把武器交易当作武器》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五月二十一日发表一篇评论,题为《把武器交易当作武器》,摘要如下:
    卡特总统——象魏兰德·西格弗里德一样
    ——已准备好去斗龙,因为他决心不仅是减少他本国的,而且也减少全世界的武器交易。他虽然不想杀死这个称为军火交易的怪兽,但要拴上结实的绳子,使它象一头听话的警犬,只听它主人的命令。对他这一意图的道义动机是无可怀疑的,尤其是因为他用以开始这一事业的庄严宣告的仿佛每一个字眼都由于愤怒而在颤抖。
    所采取的措施是否有用?其结果是否倒会使美国的朋友生气,使敌人的声势得到助长?确实:到处都把出口军备物资看成一种几乎是刑事犯罪的行为,因为大炮就是有着给人带来破坏和毁灭的名声。所以把这种军用器械不供应好战的民族,而只给爱好和平的盟友的努力,可以指望到处受到欢迎。
    但事实上大炮和其他军事器械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为战争服务的;它甚至常常发挥和平手段的作用,因为它能够把力量的不平衡变为平衡,也就是使对立不发生作用。
    这样看来,关于要按政治利益精确控制武器交易、因而使之完全失去纯经济活动性质的要求是完全有道理的。然而,或多或少限制军火买卖的尝试,有走向所企求的目标的反面的危险。
    如果考虑到苏联根本不想为了道德而停止向亚洲、美洲和非洲的所谓解放运动提供军事支援,那么上述危险就特别明显了。莫斯科以这种方式扩大其势力范围的努力,只有通过向决心反抗它的人提供适当援助才能有效地对付之。有足够例子证明这一点。
    可是,不仅苏联的行为同那种把美国的打算说成是有意义的倾向相矛盾。欧洲的需要也同样是同美国的方针相违背的。我们这个大陆的军火工业需要有输出其产品的可能性。

法新社报道波德戈尔内的像已被取下

    【法新社莫斯科五月二十六日电】苏联周家元首波德戈尔内的肖像,今天突然在这里一个官办的展览会上消失了。
    他在二十四日失去了共产党政治局委员职务。
    他的肖像昨天还挂在那里。
    它和其他一些人的肖像一样挂在克里姆林宫附近的一个展览大厅里。
    此间观察家们解释说,取下波德戈尔内的像,预示不久就要取消他的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的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