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柏林《每日镜报》文章:《勃列日涅夫的老对手不得不下台》

    【本刊讯】西柏林《每日镜报》五月二十六日发表亚历山大·科拉布的一篇文章,题为《勃列日涅夫的一个老对手不得不下台》,副题是《波德戈尔内被清除出莫斯科的领导层有一段长期的经历》,摘要如下:
    波德戈尔内下台并不意味着莫斯科的内外政策将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但是,它标志了所谓的“鹰派”对苏联“鸽派”的胜利。因为波德戈尔内是一个中间人物,是竞争派别之间搞平衡的代表人物。他的下台,并非偶然,因为根据他的性格特征,他从来未能在克里姆林宫的巨头中培植一股必要的打击力量。还有另外一种竞争:他的民族出身。波德戈尔内是乌克兰人,而这也是他与勃列日涅夫多年敌对中为什么不能获胜的一个重要情况。
    他是在建设哈尔科夫的轻工业和食品工业时开始他的生涯的。这位年轻的工程师在那里搞鼓励节制消费方面作出了成绩。这也是他在赫鲁晓夫时代步步高升的进身阶梯。但是他也拥有强大的力量,这就是在五十年代后五年和六十年代人们称之为“哈尔科夫帮”的那个集团。在二十年代,哈尔科夫是苏维埃乌克兰的首府,它在各方面都堪称是一个现代化的中心。波德戈尔内是在赫鲁晓夫时代开始他的政治生涯的。他堪称是这位当时的党首脑的追随者,他在担任乌克兰共产党第一书记时曾受过赫鲁晓夫公开指责这一点无关紧要。这一点曾多次使这两位政治家之间关系复杂化,但波德戈尔内没有参与推翻赫鲁晓夫。在一九六四年十月这次宫廷革命的决定性日子里,这些叛逆者把波德戈尔内派到比萨拉比亚的基希尼奥夫参加地区的庆祝会。政变后,他们把他召到莫斯科,并与他瓜分了最高权力,估计是期望他让在全国分布很广的“赫鲁晓夫分子”支持新政策。波德戈尔内也忠实地而且非常谨慎周到地做了这件事。但是,他对勃列日涅夫仍然保持距离。两个人都不希望发生特别的事情,而这持续了一年之久,虽然波德戈尔内已晋升为国家元首,但是他的哈尔科夫王朝权力已被所谓的勃列日涅夫的第聂伯彼得罗夫斯克集团粉碎了。诸如季托夫、索鲍利、鲁米扬采夫这些人,都慢慢地从克里姆林宫以及苏维埃乌克兰的有影响的地位上消失了。
    一九六五年五月,这些斗争首次尖锐化,当时,波德戈尔内在巴库发表讲话,反对重工业优先,反对以牺牲消费来强制搞军备。而勃列日涅夫那时已经抛弃了赫鲁晓大的消费政策,以有利于将军团和重工业方面的所谓的自吹自擂的人,他利用这个机会,来急剧限制波德戈尔内的影响。从此,波德戈尔内的星星开始失色。名义上,他还是与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一道,是领导的三驾马车的成员,但是他更多的是一块礼宾上的招牌,而不是强有力的铁腕政治家。戴高乐首次实行西方的做法,给他造成不利的影响,这种做法是,不担任国家职务的勃列日涅夫不能认为是真正的国家元首。
    这使波德戈尔内与勃列日涅夫的个人关系更加困难了。权欲熏心的勃列日涅夫不能承认波德戈尔内的代表苏联这种形式上的要求。但是,这不是推翻波德戈尔内的原因。他失败的背景是多样化的。这还涉及到今后的经济政策方案和新宪法草案。
    波德戈尔内公开地坚持忠于他以前的原则,并为缩减军备开支以利消费、以地方分权政策的名义来改变在勃列日涅夫时期已经增强的中央集权辩护。
    很明显,关于新宪法的不同观点,成了斗争的另一个焦点。勃列日涅夫以及政治局中大多数的俄罗斯人,在民族问题上主张极端的俄罗斯化政策,这种俄罗斯化政策是在“民族同化”的口号下实行的。
    由于乌克兰集团自格列奇科元帅逝世和波利扬斯基在上次党代会后遭贬以来大大削弱,而来自中亚和高加索以及来自波罗的海沿岸其他民族的代表人物又都属于勃列日涅夫的追随者,波德戈尔内的反抗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
    至于对外政策问题在这当中起何种程度的作用,暂时还谈不清楚。关于这方面的暗示最近仍有所透露。据说,波德戈尔内在访问非洲以后,根据他在那里的会谈和观察,曾警告苏联不要卷入太多。据说,他对勃列日涅夫的巴尔干政策也有这种指责,特别是涉及苏联—南斯拉夫关系的问题。但是,苏俄大国沙文主义的势力大于这位年迈的持怀疑态度的波德戈尔内。

罗安达电台宣布:安哥拉内图政府挫败一次反政府事件

    【美联社约翰内斯堡五月二十七日电】据来自安哥拉的消息,忠于安哥拉总统内图的军队五月二十七日平息了显然由执政党内反叛的激进派组织的一次叛乱。
    罗安达电台在内图开始向全国发表讲话前说,“叛乱已被粉碎”。南通社援引协助内图的马克思主义政府的古巴士兵说,“反动派已被制服”。
    执政的人运政治局的一项公报说,叛乱是由前内政部长阿尔维斯领导的。阿尔维斯五月二十一日被清洗,因为他反对内图要撤走驻扎在安哥拉的一万到一万五千名古巴军队、鼓励西方投资并恢复同前殖民国家葡萄牙的联系的计划。
    据悉,内图想吸引葡萄牙人和其他西方人回到安哥拉以便恢复这个国家的经济并减少它对古巴人的依赖。
    阿尔维斯曾号召只同苏联、古巴和第三世界的激进国家保持联系。他被认为受到苏联的巨大影响,他去年出席苏联共产党第二十五次代表大会时访问了苏联。
    安哥拉国外的观察家相信,分裂还反映了种族对立。阿尔维斯和其他黑人反对他们所认为的象内图这样的混血儿在人运领导机构中的过于巨大的势力。
    【美联社约翰内斯堡五月二十七日电】在叛乱者夺取了电台并试图进攻总统府、陆军总部和那些被清洗的领导人被关在内的监狱后,政府军平息了这次叛乱。
    【法新社罗安达五月二十七日电】安哥拉的内图总统说,对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持不同政见者所发动的叛乱的为首分子将采取严厉的措施。
    内图总统在叛乱据说被平息了以后发表讲话说,在这次事件中打死了一些人。他认为这次事件是人运中的“分裂”分子搞的。
    叛乱部队在拂晓前的进攻中控制了国家电台达数小时之久,直到最后为古巴人支持的政府军所逐出。

美副总统蒙代尔说:美国反对古巴派军队去埃塞俄比亚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五月二十六日电】副总统蒙代尔今天说,美国反对古巴染指埃塞俄比亚。他说,如果报道中所说的五十名古巴军事顾问是为开赴这个非洲国家的更多的古巴人打前站的话,“那将是很严重的”。这位副总统今天是在全国广播公司的一次电视节目中说这番话的。
    蒙代尔说:“作为政策,我们是反对古巴染指很多非洲国家的。在安哥拉有一万多名古巴军队。其它国家也驻有古巴军队。有时候我们也不确切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总之有很多人。我们认为,这是对这些非洲国家的外来干涉。”蒙代尔说:“甚至现在我们也不十分清楚这四、五十人在那里干什么。我们疑心他们也许是军事技术人员,但是我们不清楚。”
    他说,如果这意味着有古巴军队正在途中,“那将是很严重的。我们把这看作是破坏稳定的因素”。
    他说:“这是把外来力量引进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在非洲,我们希望这些国家中的每一个国家都将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决定他们自己的道路。”
    【美新处华盛顿五月二十五日电】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人是霍丁·卡特,他谈到以下几点:
    发言人证实在埃塞俄比亚有“五十名左右”的古巴“军事技术人员”,这件事是《华盛顿邮报》五月二十五日刊登的一条发自摩加迪沙的消息报道的。这家报纸还报道说,预料不久还会有数百名技术人员前往埃塞俄比亚。卡特说,如果所报道的还会有四、五百名古巴军事技术人员前往埃塞俄比亚的消息“证明是确实的话,那将是一种严重的事态发展”。
    他说,“我们已经清楚表明,古巴在非洲的干预行动是一种可能阻挠”华盛顿和哈瓦那“改善关系的事态发展”。“因此,我们将注视这种事态发展以及古巴在非洲的别的活动”。

哈比卜和布朗抵东京同日谈美从南朝鲜撤军问题

    【法新社东京五月二十七日电】美国总统卡特的两个特使哈比卜和布朗将军今天从汉城飞抵这里,向日本领导人简要地谈谈计划中的从南朝鲜撤出美国地面部队问题。
    外务省的一位高级官员昨晚说,日本政府特别想知道美国撤军的规模和速度,以及用什么代替在南朝鲜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司令部作为维护和平机构问题。日本官方一直认为,突然改变分裂了的朝鲜半岛上的均势是不可取的。
    这位官员说:“当这两位美国人访问我们的时候,我们主要是听取意见,而不是说明我们的看法。”
    但是,日本政府领导人认为,朝鲜的和平与安全对日本和北亚来说都是“至关紧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