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五十名众议员致函勃列日涅夫/抗议苏镇压持不同政见者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二月二十四日电】来自两党的五十名众议员今天对苏联总书记勃列日涅夫说,他们支持卡特总统重申对于国际人权所负有的义务。
    这些众议员在一封信中概述了他们的立场,这封信已交给了苏联大使多勃雷宁转交给勃列日涅夫。
    这些众议员在信中说:“我们认为,对于这些持不同政见者的镇压至少部分是苏联对于我们的新政府所申明的使人权成为它的不妥协的优先注意的事情之一的决心的一次考验。
    “鉴于这些情况,我们希望清楚地表明,美国国会反对苏联无视它签署的赫尔辛基协议,而且,我们打算充分支持我们重申的对于我们两个国家于一九七五年商定的人权条款所承担的义务。”

卡特举行记者招待会谈美内外政策

    【美新处华盛顿二月二十三日电】题:卡特二月二十三日记者招待会记录
    以下是卡特总统二月二十三日的记者招待会记录(本刊有删节):
    总统:我想简单讲几句话,向美国人民报告一下在某些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问题上的进展情况。
    我们已经向国会提出授权我改组政府的行政部门的法案,国会现在正在考虑这项法案。因此,由于美国人民、国会和我自己都希望完成这项十分重要的计划,我认为,国会为授予我这个权力正在非常迅速地采取行动。
    我们将在本周完成设立一个新的能源部的拟议中的法案。现在这项拟议中的法案已送到我的办公桌上了。它将在下星期一提交给国会采取行动。
    我们还很可能在我向国会联席会议发表讲话时(大约在四月二十日前后)向美国人民提出一项全面的能源政策。
    我们对通货膨胀率十分关切。我的经济顾问们正设法估计引起通货膨胀压力的所有政府计划和私人行动。
    现在我愿回答你们的问题。
    弗兰克·科米尔先生有什么问题。削减防务预算问题
    问:总统先生,你在民主党纲领委员会上曾说,你认为目前的国防开支可以减少五十亿到七十亿美元。我认为自从那时以来,你可能对你的立场有所修改。显然,在你就职以来的短短时间内,你还没有找到机会作出象在你的前任的预算中作的那样削减。
    但是,是否明年的国防预算也很可能会超过今年的预算?
    总统:这个,因为通货膨胀的压力,因为不可能对其他国家对我国的潜在威胁作出估计,因此就难以准确地预言国防开支将有多大。
    在我们所能得到的对前届政府的预算进行研究的短短时间里,在约三周的艰苦工作中,我们已经能够把所建议的开支削减差不多三十亿美元,我想大约是二十七亿五千万美元。在这样做时并没有削弱我们的国防能力。
    在国防开支方面的大力实行节约,仍然将使我们保留一些力量。这种节约将在这样的方面进行,如使武器保持健全状态,制定长远计划,对分配国防合同采取较为认真的态度,对于已经签订尚未履行的关于建造和修理的国防合同作出估价,对于研制将来可能变得极其昂贵的新武器的轻重缓急重新作出估价,在军事人员进行调动之前,延长他们在一个基地驻扎的时间,强调纠正退役制度中的不公正和不公平现象。中央情报局的活动
    问:总统先生,你认为中央情报局给侯赛因国王和其他外国领导人津贴的做法是恰当的吗?你在采取什么步骤使你对中央情报局所做的事情能够增加了解,和进一步说明情况?
    总统:我已经采取的政策就是不直接议论中央情报局的任何具体活动,我将不会放弃这个政策,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已经开始全面分析中央情报局的所有活动,这种分析将在下周内完成。我已经收到很多报告。我研究了最近几天公布的人们透露的争议比较多的情况,有些是十分错误的,有的有一定程度的正确性。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情报监督委员会以及我的前任福特总统也研究了这些活动。
    我没有发现任何非法和不正当的事情。今后将早日作出估计,如果这种估计中,我发现有这样的不正当和非法行为,我不仅将立即采取行动加以纠正,而且还将让美国人民知道。
    我对现在能够接触这种情报的人数之多感到不安。昨天和今天,我一直在同国会的领导人十分密切地进行工作,以便减少接触这种情报的总人数。
    这位女士,你要提什么问题?人权问题
    问:你在写给萨哈罗夫先生的信中说,美国将进行斡旋以便使本着良心行事而被捕入狱的人们获释。你说过,你想要继续塑造一个对人类的愿望抱负责态度的世界。你们都知道,其他许多国家也都存在着人权问题。其中有些国家象伊朗或菲律宾,我们还以武器和美国的援助给予支持。许多人认为,我们在这些国家能比我们在苏联起更大的影响。
    那么,你打算做些什么事情来帮助那些国家的受到政治迫害的人呢?
    总统:我认为,全世界各地开始对人权问题表示很大关心。我认为,在大约十多个国家内都发生了这样的情况。现在我们这个政府以及我们这个自由国家采取什么立场的问题正在引起人们的兴趣。显然,存在着剥夺人权的情况,而且甚至比我们迄今所谈论的情况还要来得残暴。
    在乌干达,那里采取的行动使整个文明世界都感到憎恶。
    但是这是一个安德鲁·扬大使和我本人都已对那里的情况表示极为关切的例子。英国正考虑要求联合国去乌干达考察那个国家显然正在发生的可怕的杀人事件,那些触怒了阿明先生的人们横遭迫害的事件。
    我已对南朝鲜、古巴、南美许多国家——更确切地说是几个国家——被监禁的政治犯表示关切,我要继续这样做。我从来不曾想到要单单挑出苏联作为剥夺人权的唯一地方。
    我想,我们有责任、有合法的权利来表明我们是不赞成侵犯人权的,赫尔辛基协定,就是所谓第三篮子的规定,保证应当维护某些人权。我们是赫尔辛基协定的签字国。
    因此,我认为,我们大家应当在我国、在我们的朋友和盟国以及我们的潜在的对手当中采取这样一种立场,就是认为人权是我们应当负起主要的领导责任的一个问题。我已向苏联和东欧集团其他国家表明,我不是在试图对它们提出单方面的批评;我正试图在我们本国规定一项标准,并向全世界各地表示我的关切,而不是单单针对某一个国家。美古关系
    问:总统先生,你是否准备解除对古巴的贸易禁运,作为实现关系正常化的一个步骤?
    总统:我认为,在我们同古巴的关系方面采取任何重大行动,都必须等到同他们进行了间接的进一步讨论之后和我们方面获得某种确实的证据证明他们愿意在古巴恢复涉及到现在被拘留着的那些犯人的人权,等待看看他们对象在安哥拉进行的那种海外冒险以及其他问题的态度如何。

英国《泰晤士报》报道:《捕鱼问题使东京和莫斯科重起争端》

    【本刊讯】英国《泰晤士报》二月二十六日登载彼得·黑兹尔赫斯特发自东京的一篇报道,题为《捕鱼问题使东京和莫斯科重起争端》,全文如下:
    由于日本政府拒绝承认苏联在四个以前是日本的岛屿周围实行二百里捕鱼区的决定,东京和莫斯科今天又卷进一场新的领土争端。这四个岛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被苏军占领的。
    在鄂霍次克海的齿舞、色丹、国后、择捉四岛的所有权的三十年的争端,由于首相福田赳夫先生今天召开内阁高级阁员紧急会议研究莫斯科的决定,使这一争端又复活了。
    据日本官员说,福田先生和外相鸠山一郎先生都批评莫斯科的决定“是不友好和令人遗憾的行为”。
    在休会后,官房长官园田直先生说:
    “苏联单方面采取行动把日本北方四岛包括在苏联新的捕鱼区之内,这样做是令人遗憾的。日本政府不能接受这一决定。”
    日本人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关于把日本领海从三里扩大到十二里的新立法,将包括四个有争议的岛屿,这就使争端尖锐起来。
    作为对抗行动,塔斯社昨天宣布莫斯科的新的二百里区将包括这四个以前属于日本的岛屿的周围地区。
    这四个有争议的岛屿是莫斯科和东京关于缔结和约的谈判的主要障碍。日本始终坚持必须先归还这些岛屿,然后才同莫斯科签订和平友好条约。
    苏联则声称对这几个岛拥有领土权利,这几个岛目前正被用作监视日本和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军事活动的前沿观察哨。
    这一争端还可能影响本周要在莫斯科开始的渔业谈判。
    据东京的官员说,日本代表团将试图把领土争端同今后日本渔船在苏联水域的权利的谈判分开来。
    人们担心苏联将坚持一揽子交易,这样将加强莫斯科对这些岛屿的主权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