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路透社报道:泰国南部人民武装胜利出击

    【路透社泰国宋卡二月十九日电】泰国南部夜幕降临时,偏僻哨所的警察小心翼翼地注意外边动静,因为共产党游击队多半在天黑搞袭击。
    叛乱分子很少击垮南方的正规军,主要因为正规军驻扎于防御严密的营地并有优势火力。
    在前线,较小的警察前哨据点通常是游击队的打击对象,成股的共产党把这些前哨据点彻底打垮了。
    然而,游击队最近变得更加大胆了,二月十三日,他们袭击了一个驻有二十五名警察的大警察所。
    凌晨两点一刻左右,一支有一百人的游击队从两辆运木卡车中跃出,向这个警察所发动了进攻。
    经过一小时枪战后,警察投降了。在这次交火中,有三名警察被打死,九人受伤。
    叛军缴获了一部发电机、许多步枪和一些现金,并放火完全烧毁警察所。
    同时,另一股叛军袭击了附近的警察宿舍。
    游击队捣毁了当地的县办事机构,
    毁掉了有关这个地区行政工作的全部文件。这样,他们就完成了夜间任务。
    最后,叛军用缴获的一辆警车,把他们掳获的东西运往班塔山区,这个地方几乎是他们控制的。
    所造成的损失估计为三百万铢(十五万美元),但是,对于幸存的警察的士气的打击大概要更为严重。
    据《曼谷邮报》说,袭击者中约有三十人是年轻女子,据信其中有些人是在去年十月六日曼谷军事政变之后逃到丛林中的左倾学生。
    班塔山脉的丘陵地带是游击队理想的活动地方,他们还控制了丛林边缘上的约八百个村庄。
    据估计,班塔山和班塔山周围有一千名装备精良的共产党战士,再往南在靠近马来西亚边界的地方还有二千名马共成员。
    虽然泰国人和马来西亚人声称最近在边界地区向游击队发起的联合军事行动获得成功,但是没有听说同游击队有真正接触。
    【法新社曼谷二月二十二日电】为了扫荡现在控制着几个县的大约六百名共产党游击队,泰国政府军在曼谷南面的素叻他尼府发动了进攻。

印度国大党宣布:英·甘地和桑贾伊在北方邦参加竞选

    【法新社新德里二月十五日电】国大党今晚宣布,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夫人和她的小儿子桑贾伊·甘地将在三月份在他们的家乡北方邦参加竞选。
    英·甘地将在赖巴雷利参加竞选,她七一年曾在那个选区以十万票的多数当选入下议院。国大党青年组织的领袖、三十一岁的桑贾伊将在赖巴雷利旁边的阿梅提选区竞选。他的对手是反对党人民党的拉文德拉·普拉塔普·辛格,也是一个青年领袖。执政党今天还宣布了在北方邦八十五个选区的全部候选人。北方邦是印度最大的邦。在公布的候选人中大多是已解散的议会中的议员,其中包括铁道部长卡姆拉帕蒂·特里帕蒂和能源部国务部长K·C·潘特。

路透社认为巴人民党将在竞选中取胜

    【路透社伊斯兰堡二月十八日电】由于各反对党已联合起来向布托总理的政府挑战,巴基斯坦的竞选运动已成为一场只有两匹马的竞赛。
    九个大反对党已捐弃它们之间的嫌隙而在巴基斯坦民族联盟的旗帜下联合起来。
    这个联盟已迅速巩固了这一团结,一致同意在三月七日举行的国民议会选举和三月十日的省议会选举中,联合提名候选人同布托的巴基斯坦人民党对抗。
    当布托在一月七日宣布要举行大选的时候,结果似乎是事先就可以断定的——巴基斯坦人民党将得到压倒多数的支持,继续执政五年。
    但是现在看起来前景已不如此明朗了。由于巴基斯坦民族联盟的崛起和各大城市地区反政府情绪的扩大,布托多半已不可能大获全胜。观察家估计巴基斯坦人民党仍然能取胜,不过只能得到较少的多数。联盟包括了各种各样的政治色彩,从极右翼的宗教性政党巴基斯坦贤哲会和伊斯兰党,到左倾的民族民主党,独立运动党是坚守中间立场的。
    有一个重要的反对党没有参加竞选,就是瓦利·汗的民族人民党,它是一九七五年被取缔的,当时最高法院认为它要对西北边境省和俾路支省的颠覆、怠工和恐怖活动负责。
    这个党在一九七○年上一次的选举中取得了这些省内大多数的议席。它的领袖现在正因为阴谋罪而受审。
    【路透社拉合尔二月二十日电】巴基斯坦总理布托今天排除了进一步实行工业国有化,如果他在下月大选中继续当选的话。
    布托先生和他的巴基斯坦人民党政府在他们的五年任期内已将十三个基础工业——从炼钢和重型机械到造船和银行业实行了国有化。
    布托先生在这里的一次大规模的竞选集会上宣布,如果他的巴基斯坦人民党在三月七日的选举中重新当选的话,在今后五年内将不再搞国有化了。
    他这样公开作出保证还是第一次。观察家们说,他这样做是设法讨好实业界人士和鼓励私人投资者抱有信心。

苏印签订换货协定

    【路透社新德里二月二十一日电】印度和俄国十九日在莫斯科签订了一项协定,苏联向印度出售一百万吨原油,以换取同样价值的印度货物,主要是生铁和建筑用钢。
    加上这个协定的贸易额,印苏一九七七年的贸易额将增加约十七亿卢比(二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一百亿卢比(十一亿七千多万美元)。
    两国都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发展。
    俄国原则上同意在今后四年里向印提供五百五十万吨原油。

前泰国总理他侬不当和尚了

    【美联社曼谷二月二十一日电】前泰国总理他侬二十一日弃僧还俗。他从新加坡流亡中返回泰国,暂时进入一家佛寺栖身。
    他的返泰,曾经掀起了学生示威,在去年十月间促成暴动和一次军事政变。
    他侬穿上一件黄色袈裟,参加了卸脱袈裟的仪式。
    他侬预定二十二日举行自他回国后第一次记者招待会。
    尽管泰国政府决定阻止他进入泰境,他侬在去年九月十九日还是回到曼谷,探视他的患病的父亲,并过着僧侣的生活。

石油大鳄(十三)

    初战马科斯·桑苗尔决心用自己的办法来打击洛克菲勒。在他的贸易界的伙伴帮助下,他秘密地准备一场主力决战。
    他在远东地区关键性的分销商港建立了大批油库,他又下令建立一支新油船队,使这支油船队走黑海—地中海—苏伊士运河—红海—印度洋到远东来的缩短了的航线,避免了绕非洲好望角走一个大圈的旧航线。他和苏伊士运河的英国董事们作了桌子底下的交易,获得了他们的支持。
    马科斯·桑苗尔大展雄图,震动了老洛克菲勒,他运用他的魔手,在伦敦组织了反击桑苗尔的强大攻势,要阻止桑苗尔的蚬壳油船队通过苏伊士运河。标准石油公司秘密雇用的英国律师奔走在英国外交部,国会议员索里斯伯利爵士发表演说,对“桑苗尔的行为”表示“关切”,英国刊物《经济学家》引述了“反对派”的意见,攻击油船计划的“希伯莱精神”。
    但这时的桑苗尔在伦敦已经是个大人物,他在英国政府中有自己的势力,“爱英国”、“为了大不列颠的利益”的口号,成为他最好的护身符。
    油船队胜利地建成了,继“摩鲁克斯号”航经苏伊士运河之后,第二艘、第三艘油船陆续东来。到一八九三年终,蚬壳油船队便常川地载运俄国石油到远东各个商埠的蚬壳油库,成为美国标准石油的强大对抗者。
    洛克菲勒组织了多次反击,力图打垮新兴的蚬壳势力,恢复他的世界性垄断。他大幅度地削减油价,迫使数以百计的石油小生产者、小规模贸易商纷纷破产。但桑苗尔和他的辛迪加由于拥有日益扩大的油船队,有供应不绝的俄罗斯石油,它在各地建立的贸易据点仍然得以生存。
    桑苗尔拒绝了美国标准石油公司提出的收购建议。一八九七年,他成立了蚬壳运输和贸易公司,他个人占全部股份的三分之一,他的家族有效地控制了这家公司。苏门答腊的财富这时候,蚬壳在伦敦的总部还是具体而微,职员不多。它还不能跟洛克菲勒的庞大的组织机构相比。
    桑苗尔本人的石油生产知识不足,他的公司也未能在欧洲市场居统治地位。标准石油集团从美国横越大西洋,把廉价石油倾销欧洲大陆。但桑苗尔是个狡猾的商人,英国政府又在背后支持他,他牢牢地抓住远东地区,积累越来越巨大的利润,特别是在日本。
    这时候,另一家小规模的石油公司也在百老汇发动的“石油价格战争”中苦苦挣扎而得到生存。这是一家在东印度群岛开发石油的荷兰公司,一八九○年注册为荷兰皇家公司。
    荷兰皇家公司的创办人是荷兰商人让·克斯勒。克斯勒到当时还是荷兰殖民地的苏门答腊去监督美国钻井队探测石油。苏门答腊果然发现了石油。他于是组织了一家推销石油的公司。
    克斯勒得到了两个大有冒险精神的荷兰青年的帮助。一个叫胡柯·劳顿,出身于一个长期在东印度群岛经商的荷兰豪富家族。另一个叫亨利·迪特汀,是一位船长的儿子,他在新加坡一家银行中开始了他的事业,有理财的专长,也懂得石油业务。这人十分活跃,被人称为“天生的买卖人”。他负责全权管理荷兰皇家石油公司在远东地区的业务时,只不过二十九岁。
    荷兰皇家石油公司不久就跟壳牌石油公司、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发生了正面冲突。这三个垄断集团之间的明争暗斗,持续了十六年。他们分别成立了一些子公司,有时甲乙联合对付丙,有时乙丙联合对付甲。
    蚬壳拥有运油船队,拥有自己的市场,资本也比荷兰皇家公司雄厚。它在这场三角斗争中,比荷兰皇家公司占有优势。进入得克萨斯州一九○一年当美国得克萨斯州“纺锤顶”发现油田的消息传到英国伦敦时,桑苗尔立即动手布置一个新的行动计划。
    他迅速地跟美国海湾石油公司创办人葛菲中校谈判,跟葛菲中校签订了一个二十一年的合同,由海湾石油公司以固定价格每年供应壳牌石油公司十万吨石油,这个数量等于当时海湾石油公司每年产量的半数,二十一年价格不变。
    这样,蚬壳的油船便直开美国得克萨斯州,把得州石油运到欧洲去销售。他有了这个可靠的来源,便在德国开了一家公司。德国本来是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垄断的市场,这时被蚬壳闯开了。得州石油生产者和蚬壳结成的,是一个强有力的联盟。(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