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萨达特同法外长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

萨达特说侯赛因和巴勒斯坦人都愿意在约旦和巴勒斯坦国之间建立联系
    【合众国际社开罗二月二十二日电】萨达特总统今天说,约旦国王侯赛因和巴勒斯坦人都愿意在约旦和阿拉伯国家设想的巴勒斯坦国之间建立联系。
    萨达特在同来访的法国外交部长德居兰戈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还说,他怀疑今年五月以色列的选举是否会使这个犹太国家的日前立场发生任何变化。他说,不过这不应当妨碍目前为恢复和谈所做的努力。
    在记者招待会开始时,德居兰戈重申了法国关于解决阿一以之间问题的指导原则的立场。他说,这些原则就是“撤出一九六七年占领的全部(阿拉伯)领土;承认巴勒斯坦人拥有家园的权利;承认这个地区包括以色列在内的所有国家都享有在安全、公认和有保障的边界内生存的权利”。
    德居兰戈说,法国认为,“通过谈判求得实现全球公正和平的解决办法的条件现在比前几年更有利”。
    在记者招待会之前,德居兰戈与萨达特举行了一小时会谈。
    【中东社开罗二月二十一日电】萨达特总统重新确定了在召开由所有有关方面参加的日内瓦会议时埃及的和平战略,即签署一个和平协议——它第一次结束自以色列建立至今一直存在着的同它的战争状态——以及以色列撤出一九六七年以后所占的阿拉伯领土。
    总统说,我在日内瓦会议上的政策是:在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并有一条连结这两个地区的通过以色列的通道;同时,在这个国家同约旦之间有一种正式的、公开宣布的联系。总统强调,以色列撤出一九六七年以后所占领土是一件不容谈判的事情,否则,我们就是奖励以色列的侵略。他强调,如果以色列打算要持久和平,如果美国开始负起自己作为一个对世界和平负责的超级大国的责任,那么,取得一项和平解决办法用不了一个月。
    这些是萨达特在向英国独立电视台发表的讲话中说的。

万斯说阿以分歧明确而深刻

    【合众国际社亚速尔群岛拉日什二月二十一日电】美国国务卿万斯今天说,他发现了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之间“明确而深刻的分歧”,但是他们也有足够的共同立场可以进行于今年晚些时候召开日内瓦会议的准备工作。
    万斯在六国之行结束时说:“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必须小心谨慎而不要乐观过了头。”
    万斯今天在总结此行时说,“所有各方都同意必须实现和平。同我会谈过的每个领导人都指出削减军事开支而将资源用于社会需要的重要性。”
    万斯在他访问过的六国——以色列、埃及、黎巴嫩、约旦、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的领导人中还发现了以下这些意见一致的方面:
    ——他们都准备在一九七七年的下半年前去参加日内瓦会议。
    ——大家都同意,如果程序问题得以解决的话,他们都准备在日内瓦讨论所有实质性的问题而不提先决条件。
    ——万斯说,在最棘手的问题,即如何让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参加日内瓦会议的问题上,他并没有取得进展。
    他说:他确实发现大家普遍同意这样的主张,就是使最后终于成立的巴勒斯坦国家成为同约旦缔结的邦联的一部分。阿萨德总统在另一个同美国记者举行的招待会上也表示赞同邦联的主张。
    以色列人前些时候说,他们赞成这个主张,因为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将是不稳定而软弱的(因此也是容易遭受外界的颠覆的),否则就是太强大,成为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身边的一种经常性的威胁。
    万斯说,他发现各方普遍同意,有三个核心问题需要解决,但是对于如何解决却有不同的意见:
    ——中东和平的性质。他说,以色列人认为应该是建立“完全而正常的关系”。而阿拉伯人则认为和平就是没有战争(至少开始时是如此),然后,在某些创伤愈合以后再建立完全的关系。
    ——以色列撤出被占领土。阿拉伯人——正如阿萨德总统所说的
    ——“坚持归还每一寸土地”。
    以色列人愿意基本上归还在一九七三年和一九六七年战争中所夺得的一切领土,但是他们希望作某些边界调整以便使他们的边界更可靠些。
    ——巴勒斯坦问题的决议。万斯说:“就是在阿拉伯人之间,对于如何处理巴勒斯坦问题也有分歧”,虽然,万斯也发现,在一个巴勒斯坦国家的形式和政治组成上有广泛一致的意见。
    根据万斯和阿萨德的谈话,更不好解决的是下面这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即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否还是宣布过的全体巴勒斯坦人的代表?
    阿拉伯各国一九七四年在拉巴特授权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巴勒斯坦人,但是美国的外交家指出,像阿萨德这样的一些阿拉伯领导人已再次开始谈论“巴勒斯坦人民”而不是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了。
    万斯说:“在对待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方面,各方在关键性的程序问题上有着严重的分歧。”

石油大鳄(十二)

    “国王”洛克菲勒是最著名的了,它的孙子在一九七○年代甚至当上美国副总统,从后台老板直至登上前台,扮演重要的政治角色。
    但发迹的不只洛克菲勒家族。梅隆家族是另外一家,还有摩法家族、泰格家族、卢夫金家族、华纳家族、巴劳家族,他们都是经由石油这种黑色金子而汇聚了天文数字的财富,他们喝着石油工人的血汗止渴,脚下踩着同业被淘汰者的尸骨跳舞。他们在美国建立了事业的基础,然后把目光望向国外,掠夺外国资源,占领市场。美国的对外政治,以至这政治的继续——战争,特别是美国历次直接和间接参加的中东战争,适合于他们的需要。
    美国写书的人说,美国石油工业和它的垄断资本家,是“非常美国化”的。果然如此。它带有美国这个资本主义世界中十分年轻而后来居上的国家的一切特质,野蛮、粗暴、最赤裸裸的侵吞与掠夺。
    在美国这五家大石油公司成长的同一时间,隔着大西洋,欧洲两家重要的石油公司也发展起来,它们和美国公司争夺世界市场,在东半球和西半球互相施展诡计,有时勾结,有时对抗。“国王”洛克菲勒的各种战略策略,被他的徒子徒孙应用到国际范围。由五家美国公司和两家欧洲公司组成的“七姊妹”,成为七条环球性的超级大鳄鱼。三、大不列颠与石油“爱国”的豪门英国人一开始就意识到他们在石油时代的脆弱性。七十年代英国北海发现丰富的海底石油资源之前,英国除了在苏格兰有小规模的油母页岩开采提炼工业外,他们基本上没有石油。
    英国消费的石油,一直靠海外供应,经历遥远的水路,运回本国。航运的问题因此比美国更为尖锐。美国人习惯上用“桶”来作计算石油数量的单位,英国人用“吨”。“吨”是船只计算载重量的单位。英国用“吨”,是因为英国使用石油一开始就跟船只运输分不开。
    对于英国来说,石油一直是遥远的国外资源,它关系大不列颠帝国的生存,它和英国的外交政治分不开,石油利益被视为大不列颠帝国的利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有这个背景,因而使英国诞生的两家石油公司,即“七姊妹”中的两位姊妹,在本国获得超过美国五家石油公司在美国得到的地位。英国统治阶级努力使国人获得这样一种印象,似乎英国的石油巨头是一批爱国者,他们关心大不列颠帝国的利益,多于他们对利润的关心。壳牌石油公司的发迹早在一八九二年,远在洛克菲勒的石油垄断在本国被海湾石油公司和德士古部分地打破之前,它在国外的权威就已经受到欧洲势力的挑战。
    挑战开始于设计一种新油船,借以安全地通过苏伊士运河。
    这种新油船自俄国的巴库油田运出石油,航行到东方的新加坡和曼谷。第一艘新型油船叫“摩鲁克斯号”,船名前面,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蚬壳标志。
    出资制造这艘新油船的人是马科斯·桑苗尔,他是壳牌石油公司的创办人。桑苗尔是个英国犹太人。马科斯·桑苗尔的父亲长期在远东经商,制造和运销一种有蚬壳标记的箱子。
    马科斯·桑苗尔在俄国找到了石油。
    一八七三年之后,旧俄沙皇准许外国投资,在高加索地区开发石油。那里的发展前景,当时看来甚至比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更广大。瑞典的诺贝尔兄弟,已经在高加索获得了特权。这对兄弟的父亲,是西方世界最早发明炸药管的人。诺贝尔兄弟需要资金,便邀请法国罗斯齐特银行合作,就此开始把俄罗斯石油带到欧洲市场。
    “诺贝尔—罗斯齐特石油集团跟洛克菲勒达成谅解,把欧洲市场一分为二,和平共处。但是在亚洲,洛克菲勒下定决心保持他对市场的垄断。要向洛克菲勒势力挑战,是十分艰苦的。标准石油财团由于有丰厚的美国利润为后盾,它有能力在任何一个市场大幅度削减油价,直至把竞争者搞垮。
    马科斯·桑苗尔参加了一个贩卖俄罗斯石油的辛迪加。他迅速地认识到,要在美国标准石油集团的“价格战争”前站稳脚,他必须同时在所有市场展开竞争。只有在建立了世界性霸权之后,他才能用在甲市场经由高价格取得的利润,津贴乙市场因为竞争的需要临时削价而遭到的损失。
    (十二)

法胡姆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团访问约旦

    【路透社安曼二月二十二日电】官方人士说,自从一九七○年约旦军队把巴勒斯坦突击队赶出约旦首都以来,约旦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今天第一次开始了他们之间的正式会谈。
    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主席法胡姆率领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代表会晤了约旦首相巴德兰,从而开始了双方之间的对话。
    率领四人组成的代表团的法胡姆说,他到这里来进行会谈是要帮助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对阵国”约旦、埃及和叙利亚之间建立最强有力不过的关系。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官员们说,他们在这里会谈期间的首要目标是要找出支持一九六七年被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办法。
    然而,这个组织并不认为会与约旦达成任何突然的、意外的协议。
    一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高级官员说:“我们现在奉行的是一步步来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