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伦敦“中国政策研究会”文章:《东方仍然是红的》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二月五日节译转载二月号伦敦“中国政策研究会”简讯上的一篇文章,题为《东方仍然是红的》,全文如下:
    在四分之一世纪史无前例的变革中,中国的真正革命外交政策,是经过审慎地设想,经常顶住了干扰而贯彻执行的。这是因为有了象周恩来这样的久经考验的马列主义者主持政府和外交工作,包括和外国政府的许多棘手的谈判。他一向按照毛泽东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所制订的战略部署而工作,永远记住人民的利益。由于他的坚持不懈的工作,世界形势迅速转变,有利于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反帝力量。
    但是,在过去的一年,中国人民失去了毛和周。中国会不会象资产阶级的“报道”暗示那样,会改变她的政治颜色?帝国主义一定欢迎这种转变,这点我们是不会怀疑的。他们从来没有停止夺回他们这么快便失去的天堂的尝试。对于中国在一九七六年内的每一个声明和行动,克里姆林宫自然是密切注意的。他们希望找到中国减弱对修正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压力的反抗的迹象。在铲除帝国主义和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方面,中国人民对原则的任何放松或妥协,他们都会热烈欢迎。在毛逝世之后,中国的确面临重大的危险。如果“四人帮”没有被粉碎,他们篡夺了党和国家的权力;而这种权力是用阴谋和分裂手法取得的,无论他们口头上怎样革命,都是意味着在对内对外方面根本离开了毛的革命路线。对其他的影响是不难想象的。
    然而,密切地观察最近的发展,中国并没有改变颜色。在与其他共产党、人民和国家的交往中,仍然执行毛和周的路线。对华国锋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重要讲话中讲到的这方面的内容,中国的敌人不会感到愉快:“帝国主义、特别是社会帝国主义……幻想出现一种力量改变毛主席为我们规定的革命路线和方向……我们一定要坚持……贯彻执行毛主席制定的革命路线和政策……联合一切受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侵略、颠覆、干涉、控制和欺负的国家,反对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一如既往,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将会在中国找到他们可以信赖的盟友。

合众社报道:乔晓光同志担任广西新职

    【合众国际社香港二月十七日电】广西电台今天广播,中国共产党任命了广西自治区党委会的新书记。
    乔被任命为这个华南地区党委第一书记,这是本周宣布的中国第二个省一级最高领导人的提升。乔曾一度担任驻北朝鲜大使,长期来一直在广西任职。

瑞士两个组织散发传单

    【本刊讯】瑞士「为共产主义而斗争组织」和「为了共产主义而决裂」两个组织最近在洛桑放映伊文思、罗丽丹拍的电影《愚公移山》时散发传单,标题是《不能通过中国的敌人的声音来了解中国》,摘要如下:
    毛泽东逝世后,全世界不得不承认以毛泽东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所完成的宏伟事业。这个事业,就是从贫困、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成为工厂和土地的主人的八亿人民在建设社会主义。
    .所有那些曾对这个革命的人民大量进行造谣和谩骂的人,现在却急忙改变策略。这些人企图把毛泽东描绘成一种无害的神像。西方报纸正如东方国家的报纸以及修字号「共产」党(如瑞士人民工人党,意大利共产党,法国共产党,等等)的报纸一样,伴之以挽词,竭力想把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埋葬掉。
    然而,在中国,阶级斗争是活生生的。胜利的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对已被击败、但尚未消灭、尚未绝迹的资产阶级进行斗争。而资产阶级也从未停止过反抗。它寻求可以重新夺取政权的一切途径,打着红旗反红旗。
    中国人民和共产党有了自己的新领导人。他们是通过包括在共产党内进行的、通过发动群众进行的阶级斗争选出这些领导人的,在斗争中断定了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解决了是继续坚持社会主义还是复辟资本主义的问题。「四人帮」打着红旗复辟资本主义,把自己打扮成有功的革命者。.
    毛泽东逝世后,一些人发动了一场针对中国的造谣运动,一场广泛的反共运动。帝国主义策划阴谋的场所(中央情报局控制着西方大部分通讯社)和社会帝国主义策划阴谋的场所(它们在西方报刊中有接替者,在瑞士则由《工人之声》接替),在这场运动中联合起来。小资产阶级的革命者和托洛茨基分子也参加了它们的合唱。
    但是,所有这些人怕什么呢?他们害怕无产阶级专政。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写道:「先生们,你们要知道虚无飘渺的这个专政是怎么回事吗?请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今天,我们对所有那些硬说在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斗争事迹一百年之后,无产阶级没有在任何地方取得政权的人说:请看中国,研究它,了解它。你就会了解今天虚无飘渺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怎么回事了。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大多数人民(约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九十五)有效的民主(不是归结为投票)和这个人民对妄图重新掌权的资产阶级少数人进行专政。这与我们在这儿的生活正相反,在我们这里,实际上只有资产阶级才有民主,只有少数有产者才有民主,他们通过国家把他们的专政强加于多数人民,强加于重新陷入经济危机、物质的不足和失业之中的劳动者。

美国《阶级斗争》刊载伯斯坦文章:《天地翻覆》(五)

    在以美帝为首的老牌帝国主义集团破裂的情况下,西欧资本主义国家也开始面临苏联控制和干涉的威胁。最明显的例子是芬兰。芬兰表面上是独立的,但苏联在那里实行经济和政治控制。因此,要了解目前第二世界的问题,必须从两个超级大国争霸的角度来看。
    毛泽东尽一切力量支持第二世界各国工人阶级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并亲自给予在同修正主义斗争中产生的这些国家的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以巨大的援助。在不断帮助和支持第二世界各国革命阶级的同时,毛主席还制订了促使这些国家中的反霸倾向进一步发展的政策,支持每一个反对超级大国统治的斗争。例如,中国对欧洲团结起来反对超级大国问题的重视,具体体现在去年向欧洲共同体派驻了中国大使。
    毛主席不厌其烦地告诫同他谈话的每一个欧洲领导人,指出对苏联采取绥靖政策的危险性。他看到资本主义国家中一部分资产阶级分子赞成绥靖和“缓和”,另一部分不那么赞成绥靖和“缓和”,两者处于严重分裂。他从自己的经历以及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中知道,绥靖只能导致加紧侵略,加速战争的爆发。因此,他不断反对绥靖政策,鼓励他们对两个超级大国提高警惕。修正主义者敌视关于第二世界的观点
    修正主义者特别敌视毛主席关于第二世界的观点。社会帝国主义者觊觎欧洲。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会使欧洲所有的国家都芬兰化。他们正在准备着要对欧洲各国和全世界人民进行大规模的侵略和战争。他们宣传“缓和”的神话,以便解除欧洲的武装,使欧洲乖乖地屈服于他们。他们憎恨毛主席对欧洲各国和人民提出的要准备应付战争的警告。他们用各种方法诽谤他。但他们的诽谤只不过象一块小小的遮羞布,遮不住毛主席大无畏地揭示出来的赤裸裸的事实。
    总之,毛主席关于三个世界的概念,回答了革命斗争中区分敌友的问题,指明了如何建立反对以超级大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它具体论证了第三世界是反对帝国主义的主力军,因而是美国工人阶级的同盟军。第二世界有摇摆的一面,但应该利用其与第一世界的矛盾的一面,鼓励其反霸权的倾向。第一世界,即美国和苏联,是主要敌人,各国劳动人民必须坚决地对之作斗争。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路线是在毛主席亲自指导下制定的。即使在毛主席身患重病,生命的最后一息,他还是重视这个领域。毛主席制定的外交政策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充分利用中国这个无产阶级已经取得政权的国家的地位,为国际工人阶级谋利盒的。由于强调中国应该对于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毛泽东的革命外交路线是在成功地利用压迫者之间的一切矛盾的同时,对全世界的被压迫者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中共中央最近发表的一项声明,概括了毛主席的外交政策,并且保证继续加以贯彻。
    中国外交政策的每一方面,都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典范。毛主席大胆地鼓励每一个国家内部的阶级斗争。中国赞助亚洲、非洲、中东和其他地方的解放事业,放手给予政治支持和物质援助,并且始终支持第三世界国家为发展经济、反对超级大国统治的斗争所作的努力。
    例如:当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为了发展民族经济、打破南部非洲种族主义政权的封锁,需要修建一条铁路时,他们除非接受一大串附加条件,否则不能指望得到西方大国的帮助。中国挺身而出,提供了零件、设备、货币和技术指导,并且派遣数以千计的工人协助建设这项工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