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经济新闻》社论:《日中经济交流的现状》

    【本刊讯】《日本经济新闻》二月十日发表一篇社论,题目是《日中经济交流的现状和发展程序》,摘要如下:
    日中两国之间的睦邻共处关系要怎样建设起来才好呢?日中邦交恢复以来,已经四年多了,但是,在这个课题上的努力,现在才刚刚跨出第一步,双方今后都要作出巨大努力。这一两年来,日中之间由于各自的国内情况和国际环境的影响,在各方面的交流往来中出现了可以称之为关口的局面。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为了保证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内大家将来都能生存和繁荣,现在已经到了能够冷静地对待建立相互依靠的结构这一课题的阶段。
    中国的现状是,处于克服“政治变动后遗症”的过程中。中国现在要重建指挥系统和管理制度,使工矿业的生产、运输部门和流通部门的工作逐步走上原来的轨道,重订企业管理制度。还有,农产品和工业制品的政府收购价格和零售价格以外,人民公社收益的分配和工人的工资制度等等,似乎也必须重订。
    中国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第一次发表了毛泽东二十年前写的题为《论十大关系》的文章,同时发表了华主席在当时举行的全国农业会议上作的也可以称之为第一次施政方针演说的长篇报告。阐述了重视现实的平衡发展的《论十大关系》,主要是出于对以对苏关系为轴心的国家安全问题的慎重考虑。毛主席文章和华主席讲话,重叠起来看,就可以感到进入革命第二代的中国突出地表示了要在政治、经济、工业、民生等广泛领域大规模改革国内法制的态度。大概可以说,中国准备以总结和反映文化革命十年的经验的形式,谋求法律和现实的一致,以便适应开发经济社会的发展阶段。
    这个问题,对日本来说,在展望邻邦今后的动向上将是不可忽视的。

第三十四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抽签结果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月十六日电】组织者今天说,来自创纪录报名数字的六十七个国家的五百多名运动员将参加三月二十六日至四月五日在伯明翰举行的第三十四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抽签结果表明,报名参加男子团体“斯韦思林杯”比赛的有六十二个队,参加女子团体“考比伦杯”的有五十四个队。
    在一九七五年加尔各答锦标赛结果的基础上定出的十六个种子队,在争夺男子团体冠军的预赛中分成两个组。上届冠军中国队在第一组中将与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西德、法国、英格兰、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比赛。
    在。在上届锦标赛决赛中失利的南斯拉夫队是另一个组的第一名,将与一九七三年冠军瑞典及日本、南朝鲜、罗马尼亚、丹麦、波兰和苏联比赛。
    第一组的第一名在一场半决赛中将与第二组的第二名相遇,第二组的第一名将在另一场半决赛中与第一组的第二名相遇。
    在女子团体赛中有十八个队被列为种子队。在一九七五年锦标赛决赛中以三比二险胜一九七三年冠军南朝鲜的中国队,与匈牙利、英格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瑞典、保加利亚、比利时和北朝鲜在第一组。第二组由南朝鲜、日本、苏联、南斯拉夫、西德、法国、波兰、香港和印度尼西亚组成。
    匈牙利的约尼尔将与二百九十九名强大的对手队伍争夺和捍卫他的男子单打冠军称号,其中有一九七一年冠军、瑞典的本格森。
    按抽签的安排约尼尔将在决赛中与中国的郭跃华相遇,另一名中国选手梁戈亮被列为第三号种子,位居欧洲冠军、法国的塞克雷坦前面。
    这十六个种子第一轮比赛全部轮空,十六个种子的其他人是舒尔贝克(南斯拉夫)、李振恃(中国)、克兰帕尔(匈牙利)、约翰森(瑞典)、斯蒂潘契奇(南斯拉夫)、河野满(日本)、高岛规郎(日本)、黄亮(中国)、本格森(瑞典)、盖尔盖伊(匈牙利)、奥洛夫斯基(捷克斯洛伐克)、托塞尔(瑞典)。
    上届冠军、北朝鲜的朴英顺还有中国的三杰张立、葛新爱和张德英,是女子单打种子选手的前几名,有一百九十七名运动员参加女子单打。
    其他种子选手是郑贤淑(南朝鲜)、哈默斯莉(英格兰)、马戈斯(匈牙利)、基什哈齐(匈牙利)、赫尔曼(瑞典)、李艾莉萨(南朝鲜)、黄锡萍(中国),亨德里克森(西德)、鲁德诺娃(苏联)、乌赫里科娃(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老将亚历山德鲁,她是一九六三年锦标赛的亚军。
    【路透社伦敦二月十六日电】匈牙利的约尼尔和北朝鲜的朴英顺在下月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捍卫他们的男、女单打冠军时将会遇到来自六十七个国家的近五百名对手。
    三月二十六日至四月五日将在英格兰中部城市伯明翰举行的第三十四届锦标赛的抽签今天在这里进行。
    约尼尔和朴英顺作为上届冠军,按照传统被列为单打第一号种子。但是争夺看来将比过去要激烈。
    特别是约尼尔要捍卫他的冠军称号将会很艰苦,自两年前他在加尔各答荣获男子单打冠军以来竞技状态一直不佳。
    六十七个国家的总数轻而易举地打破了四年前在萨拉热窝创造的五十二个国家的最高纪录。
    中国是乒坛上的一支正在增长的力量,将派出创纪录的二十名运动员,在男子比赛中以郭跃华为首,在女子比赛中以张立为首。
    锦标赛开始便进行男、女团体赛,分别争夺“斯韦思林杯”和“考比伦杯”。团体赛的循环制使运动员有机会在单项比赛之前显示威力。
    政治问题给上届锦标赛覆盖了一层阴影,这次可能不会成为一个大因素。
    南非的参加一直是使组织者感到难办的问题,这次没有报名,而台湾又不是国际乒联的成员。
    在团体比赛中以色列被安排到远离阿拉伯国家的位置。
    【法新社伯明翰二月十六日电】中国很有希望在三月二十六日开始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保住他们的男、女冠军称号。
    但是在男子团体“斯韦思林杯”比赛中他们将会很艰苦,他们与匈牙利抽在一起了,匈牙利人在去年十一月份的斯堪的纳维亚公开赛中打败了中国人。匈牙利人在决赛中又打败了瑞典人。
    匈牙利的约尼尔将捍卫他的冠军称号。虽然近年他一直是低于最佳竞技状态,但还是被列为第一号种子,按照抽签,他将在决赛时与中国的郭跃华相遇。两年前的加尔各答锦标赛冠军、北朝鲜的朴英顺将捍卫她的女子单打冠军称号。她被列为第一号种子,按照抽签她将在决赛时与中国的张立相遇。
    在男子种子选手抽签的上半区里,约尼尔预计将在半决赛中与中国的梁戈亮相遇。在抽签的下半区里,郭跃华预计将在另一场半决赛中与法国的塞克雷坦相遇。
    预计的女子单打半决赛的排列是朴英顺对中国的葛新爱,张立对中国的张德英。
    加尔各答锦标赛的双打冠军获得者全部变换了合作者。
    在男子双打中,约尼尔将与克兰帕尔搭配,而不是盖尔盖伊了。盖尔盖伊现在与捷克斯洛伐克的奥洛夫斯基搭对了。
    第二号种子、一九七三年世界冠军瑞典的本格森和约翰森看来很有可能获得男子双打冠军。本格森曾在一九七一年获得世界单打冠军。约翰森在一九七三年世界单打决赛中被中国的郗恩庭险胜,过去他与阿尔塞配合曾两次获得双打冠军称号。
    在女子双打中,罗马尼亚的亚历山德鲁有一个捷克斯洛伐克人乌赫里科娃作为合作者。在加尔各答与亚历山德鲁合作的、日本的高桥省子这次没有报名。欧洲单打冠军、英格兰哈默斯莉与霍华德被列为第二号种子。
    在混合双打中,苏联的戈莫兹科夫和鲁德诺娃配合,取代了另一个苏联费尔德曼。中国的梁戈亮和葛新爱是第二号种子。

第二届世界黑人和非洲艺术文化节在尼日利亚首都举行近一个月后闭幕

    【美联社拉各斯一月十七日电】世界各地的黑人聚集在拉各斯参加一个重要的国际黑人艺术节,他们在星期一开始举行一个讨论会,目的是复兴黑人的文化,重申黑人的文化价值。关于黑人的文化和教育问题的讨论会,是第二届世界黑人和非洲艺术文化节的重要特色。这个艺术节吸引了五十个国家的大约六千人参加,也吸引了同样数目的外国客人。
    尼日利亚国家元首奥巴桑乔中将在讨论会的开幕词中说,讨论会的主要目的是探讨如何实现黑人和非洲人的“思想解放”。
    奥巴桑乔说,这个讨论会的任务是帮助黑人和非洲人“解放自己,抛弃外国的标准”。
    奥巴桑乔说,取得技术知识是“黑人的进步所不可缺少的”。但是他又说,这并不意味着“以所谓技术文化来削弱我们的文化特点”。
    艺术节的许多参加者把黑人的“文化解放”看作是黑人的第三次解放。他们认为废除奴隶制是第一次解放,结束非洲和加勒比海地区黑人国家的外国统治是第二次解放。
    这次讨论会将探讨这样一些题目,如黑人文化与政治制度、黑人文化与大众宣传工具、黑人文化与哲学、黑人文化与科学技术。
    艺术节的客人来到这里是要观看戏剧和电影,参观从非洲和人类起源到纹身这样一些问题的展览会,观听诗歌和文学作品朗诵会,并且参加关于黑人文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讨论会。
    本届艺术节将于二月十二日结束。
    【法新社拉各斯二月十三日电】历时一个月的第二届世界黑人和非洲艺术文化节昨晚在这里闭幕,来自五十六个国家和地区的、参加艺术节的代表团黄昏时举行了游行,接着在首都各地举行了一夜的舞会和狂欢。
    在国家体育馆举行的闭幕仪式由国家元首奥巴桑乔中将主持。
    外国来宾中有利比里亚总统托尔伯特、几内亚总统杜尔的夫人和几内亚总理贝阿沃吉。
    原有的代表团有好几个已经离开尼日利亚回国,其他代表团只参加闭幕游行。但是还是有许多客人以及东道国代表团的成员参加,游行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然后代表们发表了闭幕讲话,降下了艺术文化节的旗帜。这面旗帜预定一九八一年在埃塞俄比亚再次升起来。
    奥巴桑乔将军在体育馆对成千上万的观众说,这届艺术节“远不只是我们共同的文化遗产的复兴”。他还宣布在拉各斯建立一座黑人和非洲艺术文化博物馆。
    他还要求非洲优秀分子改变态度。他又说,“只要我们生活在最腐朽的帝国主义体制之下,我们在经济解放方面的努力就不能实现预期的目标,因为这个体制是束缚文化和思想的。”
    他说,“改变优秀分子的态度,就一定可以实现”同殖民化的思想决裂,“因为这些优秀分子毕竟是同西方文化接触的主要人物”。必须从大学和其他高级学府开始发起对思想奴役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