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巴基斯坦《晨报》文章:《甘地夫人-------家族中的分裂》

    【本刊讯】巴基斯坦《晨报》二月十六日刊登一篇文章,标题是《甘地夫人——家族中的分裂》,全文如下:
    英迪拉·甘地夫人在宣布议会选举后遭到一个又一个的挫折。如果说她的国大党先前由于贾格吉凡·拉姆和其他几位党的中坚分子退党而分裂的话,现在她自己的家族分裂了。潘迪特夫人的政治力量虽小,但是她作为贾瓦哈拉尔·尼赫鲁的妹妹和前联合国大会主席,威信是很高的。所以她重新进入政界,站在拉姆的民主国大党的一边,是对甘地夫人的严重打击。此外,在反对她的人们能够团结起来协调他们的活动的情况下,她不得不约制她的儿子,以消除人们的畏惧,人们畏惧的是她要把尼赫鲁王朝永远强加于印度。
    印度的政治中坚贾雅普拉卡什·纳拉扬和莫拉尔吉·德赛——他们有大批追随者——在领导右派政党的统一战线。贾格吉凡·拉姆
    ——国大党资历最高的领导人之一——享有大约八千五百万“贱民”的效忠,他同一些有影响的国大党同事一起成立了他自己的民主国大党。现在,英迪拉·甘地夫人的姑母为了参加反对这位印度总理的竞选活动而放弃退休生活出马了,人们认为她对她的侄女是从来没有好感的,不论是政治上或其他方面。
    同时,英迪拉·甘地夫人做了最后时刻的努力以避免国大党高级成员脱党,把她的儿子桑贾伊的国大党青年组织推到后台,桑贾伊抢出风头的咄咄逼人的做法招了一些高级党员的怨恨。据说,将不给予国大党青年组织成员以这次选举的候选人资格。如果属实,甘地夫人将得更加依靠她的党内高级同事,在今后一些天和若干星期里,他们对她的忠诚会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的确,今天印度的关键问题是:英迪拉·甘地能够使她的党不再发生党员脱党的事情吗?拉姆先生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大党内同事参加他的组织。潘迪特夫人没有政治基地,但是她仍能抵消甘地夫人利用其已故父亲的人望的活动并且把英迪拉的国大党内忠于尼赫鲁的人拉到拉姆的国大党内。
    甘地夫人在这样的诸事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凭着她在印度农村人口当中的很大的吸引力干下去。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区别不了什么是独裁统治,什么是民主治理,而在实行了二十个月的紧急状态期间体会到一些生活必需品的价格是他们买得起的。嫁妆法和离婚法修改后,他们也受益了。然而,她大力贯彻节育计划,激起了群众的相当大的怨愤,因此她吃了这些苦头。
    今后两周,印度的政局将发生决定性的转变。甘地夫人重申,她将不把选举延期。如果今后几周内情况明显恶化,她是否遵循她的保证,则仍待分晓。

英《泰晤士报》报道:《甘地夫人的反对派受到恐吓》

    【本刊讯】英国《泰晤士报》二月十四日刊登威廉·弗兰克尔十三日从德里发出的一篇报道,题为《甘地夫人的反对派受到“恐吓”》,摘要如下:
    贾格吉凡·拉姆在德里同我谈话时说,反对党在竞选期间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政府的恐吓。
    拉姆说:“这是一场不平等的比赛。她(甘地夫人)可以乘空军的飞机,在一天之内可以跑三、四个邦。而我们跑这么多地方就需要一周多的时间。我曾想包租一架飞机或直升飞机,但是,飞机的主人害怕政府,谁也不敢租给我们。”
    拉姆说,这是因为人民害怕政府怪罪。他对我说,到他家来的汽车都受到情报部门的军官的注意,情报部门的军官随后就打电话或找上门去威吓开汽车来的人。
    拉姆饶有风趣地评论上周末在德里举行的群众集会说:“甘地夫人拥有用之不竭的金钱,拥有整个国家机器。而我们的主要资产是群众的自发的和热情的支持。”
    我问拉姆他认为竞选运动中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拉姆肯定地说,最大的问题是现在仍然没有取消的紧急状态,尽管现在并没有实行。
    他并不急于把桑贾伊·甘地当作一个选举中的问题来说。他对我说:“我不想提桑贾伊的问题”。虽然他很知道人们很关心他在政府中的作用。
    他不认为桑贾伊在竞选中很活跃。“在二月二日以前,他经常出现在电台和电视上,但是现在他已完全不见了。”

英·甘地已选定国大党候选人名单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二月十六日电】英迪拉·甘地总理的国大党今天定好了三月全国大选中的候选人名单,并说国大党将在新议会的五百四十二个席位中竞选四百九十七个席位。
    国大党同亲莫斯科的印度共产党和在一些邦拥有牢固地位的地方组织就剩下的四十五个席位达成了竞选谅解。
    【法新社新德里二月十六日电】人民党发言人今天透露,联合起来的反对党“人民党”要求选举委员会主席在英迪拉·甘地总理和其他部长的选区派观察员,以防止他们利用政府机器在选举中拉选票。
    这位发育人说,在桑贾伊·甘地选区也需要派观察员,他将在北方邦的阿梅提县参加竞选。
    这位发言人说,将第一次参加竞选的三十一岁的甘地先生有“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包括男的、大的和金钱”。他说,尽管如此,人民党的候选人、三十九岁的拉文德拉·普拉塔普·辛格将同他进行激烈的竞选。
    辛格先生是这个地区的著名律师,以前是属于极右的印度教徒政党人民同盟的少壮派。
    这位发言人说,反对党将把甘地先生的选区看作是“他享有很高威望的地区”,他们将不遗余力地使他的对手辛格先生获胜。
    反对党发言人说,人民党为三月选举提出的候选人中,约有百分之五十现在仍被拘留着,尽管各团体发出呼吁,要求释放他们。他说,除非取消维护国内治安法和全部释放这些被拘留的人,否则,他的党就认为选举并不是自由和公平的。
    发言人透露,为了尽可能地形成对付甘地夫人的国大党的联合一致的反对阵线,人民党已同新成立的民主国大党、印共(马)、南方的德拉维达进步联盟、左翼的革命社会党以及前进集团达成了调整席位的协议。他说,这些调整协议已在西孟加拉邦、泰米尔纳德邦、北方邦、安得拉邦、马哈拉施特拉邦、阿萨姆邦和旁遮普付诸实施。尽管由于肾脏病而身体很不好,但是贾雅普拉特卡希·纳拉扬今天已开始三周的游说旅行以争取人支持反对党。

石油大鳄(七)

    冷血洛克菲勒的母亲是浸信会教徒,但是她实际上更像撒旦的女门生,她对待别人包括她的儿子约翰在内,是残酷无情的。当约翰·D·洛克菲勒不听从她的指挥时,她就把他捆缚在柱上,把他打得皮开肉绽。
    约翰的父亲老洛克菲勒是一位卖假药的无牌照医生,曾经因为犯强奸罪名入狱。行骗是老洛克菲勒的拿手好戏,他向他的儿子约翰灌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哲学。
    约翰·D·洛克菲勒没有机会进大学,他接受训练,成为克利夫兰一个簿记员。他对数字特别感到兴趣,最擅长心算,曾经跟一个以精明著称的犹太人比赛,结果不论速度还是准确,都超过了这个犹太人。
    洛克菲勒在克利夫兰市开始了他的石油事业。当别人都忙于到荒原野地找寻新的油源时,他另有打算。他一开始就野心勃勃,决心最终使美国这一门新兴工业置于他的控制之下。他认定,要控制这门工业,关键不在于把石油从地下带到地面,而在于抓住加工提炼和销售的环节。他开始时跟两个英国人克拉克兄弟合伙,兴办了一家小炼油厂。这两个英国人跟工于心计的洛克菲勒合伙,等于是送羊入虎口,用不了很长时间,洛克菲勒就用极低的价钱,收购了克拉克兄弟的股份。
    洛克菲勒用他全部的冒险精神,极大的魄力扩展这家炼油厂,从一切可能的来源借入资本,拉来新的股东。
    洛克菲勒知道,要击败他的石油业同行的竞争者,首先必须降低他运出去的石油成本,减少运输费用是一个诀窍。他得到一位新股东亨利·费勒格莱的帮助,给铁路当局一些负责人员以秘密的好处,这些人运用他们的影响力,使铁路当局作出两项决定:一、承接洛克菲勒集团付运的大量石油时,运费给予较大的折扣;二、铁路另给洛克菲勒以秘密回佣。
    在美国发现石油之前,连接大西洋和美国西部的西方大铁路已经计划兴建。石油业和铁路在同一个时间发展起来。标准石油公司的诞生把他的石油事业跟铁路事业联结起来,使洛克菲勒得到了极大的发达机会。大西洋——西方大铁路后来成为美国最主要的石油运输工具。依靠铁路的扩展,石油业渐渐地膨胀到全国性的规模。
    洛克菲勒的冷酷无情和秘密鬼祟行事的手段,使他成为一时特别受人仇恨的对象。当他一间间地扩展他的炼油厂,一处处地开拓他的石油贸易的时候,他的对手事先往往不知道谁在收拾他们,如何收拾他们。举个例子,当他通过秘密途径,迂回曲折地把克利夫兰市一个竞争对手的企业收购到手时,他使收购保持秘密,使这家事实上已被收购的企业表面上跟洛克菲勒全无关系,继续留在他的竞争对手的阵营中,使它的人员发挥了间谍坐探的作用,使洛克菲勒对同行敌手的动态了如指掌。
    到一八七○年,洛克菲勒进入石油业仅七年,他已经建立了一家拥有一百万美元的联合股份公司,命名为标准石油公司,洛克菲勒本人拥有这家公司百分之二十七的股份。标准石油公司当时就已经垄断了美国十分之一的石油生意。
    洛克菲勒通过对运输业和炼油业的控制,准备进一步控制采油业。他和他的炼油同业组织了一个称为“改进南方会社”,属于这个会社的成员,都可以在付运石油时自铁路公司取得回佣,不属于这个会社的人得不到这个好处。
    他们又利用当地石油产量激增,美国又出现了早期的不景气,设法压低原油价格。采油业和炼油业卡特尔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许多小资本的独立采油者受不了风浪袭击,纷纷破产。
    一八七五年,以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为首的美国炼油工业已经更健全地组织起来,成立了“中央协会”,洛克菲勒担任主席。从这时候开始,其他的炼油厂都把他们的产品卖给标准石油公司。
    一八八三年,洛克菲勒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了标准石油托拉斯。这时候,铁路给予他的利益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他已经拥有自己的输油管网,这些“铁的动脉管”带着石油产品,运行在美国东部。(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