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奥报评论:《还不清楚华盛顿今后的方针------对共产主义扩散的忧虑》

    【本刊讯】奥地利《萨尔茨堡新闻》二月五日刊登一篇评论,题目是《安全政策中的权力和道德》,副题是《还不清楚华盛顿今后的方针——对共产主义扩散的忧虑》,摘要如下:
    密切注意美国事态发展的观察家现在不敢对美国将来的方针作出精确的预测,尤其是不敢对在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同苏联的关系,也就是涉及到安全和联盟政策方面的方针作出预测。在预言方面的这种谨慎态度主要是由于这样一个事实:美国总统卡特,尽管一方面表示出能学会一些东西,但是另一方面却“几乎是顽固地坚持由理想主义的原因所造成的偏见”。他迄今讲话中的矛盾百出是由这种情况造成的:他还一直没有才能从战略范畴来考虑问题,所以他稀里糊涂地按照道义上的标准来讲话。
    只有这样——就是说作为几乎是严格的道德主义的表现——才可以理解,总统一方面直爽地支持苏联统治地区内出现的人权运动,而另一方面他又同时让人审查一下,减少美国现有的核武器的可能性。差不多在同一时刻既指控莫斯科政权的肆无忌惮,又要为拆除华盛顿的军备进行调查,这从战略的考虑来说是不合逻辑的,但是从心理上来看,如果反共的看法和反原子武器的需要并存被说成是一种以传教士的热忱推行的理想主义的产物,那么这二者之间却有着某种联系。这位白宫的主人随着经验的逐渐积累是否以及如何与实际情况合拍,这可能多少取决于舆论的倾向,以致于他在对外政策方面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受国内情况的影响,正如抨击他的人所证实的那样,他对国内情况“感觉敏锐”。目前民意测验的结果无疑带来了一种模糊的甚至是矛盾的因素,以致于人们暂时还不能得出结论,而是必须先得看看事情的发展。
    一些民意测验表明,对共产主义扩张的忧虑,在一九六四年以后的十年内减少了,自从一九七四年起又重新增大了。希望改善美国和苏联关系的人数比例从一九七四年的百分之二十七下降到一九七六年的百分之二十三。毫无疑问这反映出美国人对苏联人搞军备所作的反应。
    同时,在美国,人们觉得苏联正在全世界扩大自己的政治势力这样一种感觉上升了。大约有一半美国人认为力量均衡还存在,有大约各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却认为苏联人的力量相比之下更强或更弱。主张在军事上反对苏联的野心,也就是说想确保美国的领导地位的人的比例由一一九七四年的百分之四十二,增加到一九七六年的百分之五十二,同时,主张保持、甚至是增加国防预算的那些人的比例由百分之五十七增加到百分之七十一。
    但是,在看到本国安全的地位上升的同时,还可以看到超国家的义务在下降。尽管大约有一半美国公民完全意识到苏联势力扩大到其他国家对美国自己的安全所意味着的危险性,但是用武力来保护那些国家使其不受扩张之害的意愿却大大减少了。
    鉴于这种民意背景,美国这个世界大国在联盟方面的活动——特别是在核武器战略方面的活动——在新政府执政时很可能比过去福特政府更加明显地受到欧洲人的态度的影响。

美报文章:《“俄罗斯母亲”的乱糟糟的家庭》

    【本刊讯】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二月十四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俄罗斯母亲”的乱糟糟的家庭》,副题为《在苏联,少数民族问题并未消失,俄罗斯族使每个公民具有共同特点的努力带有对少数民族搞殖民主义的标记。结果——无休止的种族、语言和文化的冲突》,摘要如下:
    在苏联国内,一个种族问题的定时炸弹正在滴答走动着。它所显示的危险使克里姆林宫深感不安。
    这颗炸弹有两个组成部份:其一是,“俄罗斯母亲”和苏联十七个主要的民族之中的许多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另一个是,在总人口中占主要部分的俄罗斯族人的人口继续下降。
    此外,在直言不讳的苏联专家和西方许多权威人士中间有这样的论点:苏联内部正在明朗化的少数民族的冲突,预示着在莫斯科企图加紧它对共产党卫星国的控制时东欧将来可能出现骚乱。
    在苏联,“民族”并不具有同在美国一样的合意。这里的人从不自认为是“苏联国民”,而是俄罗斯人、格鲁吉亚人、乌克兰人、亚美尼亚人或其他什么民族的人。在国内通用的每张身份证(苏联公民如果没有它就甚至不能正式存在)上,都写明是哪个民族的人。
    同苏联其他许多方面一样,民族问题也是沙皇时代遗留下来的。
    在理论上,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中的每一个都有权退出苏联。但是,它们之中任何一个加盟共和国要这样做的机会实际上等于零。例如在一九七四年,十四个亚美尼亚民族人仅仅因为提议就退出苏联的问题举行公民投票而被判处长期徒刑。
    今后的变化。关于在少数民族的基础上搞分离的想法无论如何还没有普遍产生,但是在一个独裁主义国家里是很容易把这种想法压制下去的。而比较难以处理的是其他几种事态发展,例如这个国家的民族混合的比例正在发生引人注目的变化。再过不到一代人的时间,这种比例就将造成严重的经济和安全问题。
    按照一九七○年这份最近的人口调查,苏联的人口为二亿四千二百七十万,其中一亿二千九百万为“大俄罗斯人”。但是几乎每一个少数民族的出生率都超过俄罗斯人的出生率,有时候达到四比一的比例,例如在穆斯林的中亚就是如此。几年之内,俄罗斯人在苏联就将成为一个少数民族。某些权威说早已是少数民族了。其他专家坚持认为,到本世纪末,甚至包括乌克兰人和所谓白俄罗斯人的斯拉夫人也将成为一个少数民族。
    到一九八五年,参加劳动大军的男女有一半以上将是非俄罗斯人。目前在有大量劳动力的中亚,兴建了一批新的工业企业,其所占比例是极其不相称的。但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帮助拉平经济发展,使比较落后的地区能比较迅速地前进。但这也造成了非俄罗斯人的强大的经济权力中心,这种中心可能使莫斯科的政治控制复杂化。
    压力增大。军事部队的人力可能变成一个甚至更为敏感的问题。苏联当局早已使用军队作为一种使种族混合的手段。来自中亚、波罗的海地区和高加索的新兵被派到俄国进行基本训练,并且把他们编入了俄罗斯人的部队。
    但是所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在中亚和高加索的新兵中至少有百分之二十五,也许百分之四十以上都不能说非常流利的俄语。除了分配他们在工程大队或步兵部队中干卑微的活以外,无法分配干别的什么活。
    在几乎每一个少数民族地区,民簇的压力和苏联压制民族情绪的努力都在明显增长。例如,在格鲁吉亚,发生了一系列火灾和小炸弹爆炸事件,这些事情的背后都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对情绪。
    但从爱沙尼亚经过中亚直到苏联远东部分,民族主义的高涨是显而易见的。
    在塔林的一次歌咏大会上,在官方的节目结束后,一大批群众开始高唱爱沙尼亚的爱国歌曲,当局就用吵吵嚷嚷的扩音器来把歌声淹没下去。
    克里姆林宫之所以要镇压民族主义,是因为担心这种态度会破坏莫斯科建设社会主义的蓝图。
    一九七五年一批苏联哲学家出版的一本难解而权威的书强调了这一点。他们写道,民族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敌人手中的王牌之一。他们通过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希望在社会主义国家复辟资产阶级制度……但是历史的经验赋予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的民族感以新的含意”。
    获得或实行民族主义“新含意”的措施包括使各少数民族共和国俄罗斯化,用俄罗斯语代替地方语,将地区共产党紧紧控制在莫斯科手中,如果这一切都行不通的话,就进行严厉镇压。
    莫斯科表面上说,它的政策是发展苏联生活的“共同内容”的。而少数民族活动家们则坚持认为,克里姆林宫实际上是企图消灭非俄罗斯民族文化。
    十五名政治局成员中只有五名是非俄罗斯人。西方分析家们说,在处理这个国家日常事务的共产党书记处的高级人士中没有非俄罗斯人。
    一些研究苏联问题的权威人士认为,苏联官员们的长远目标是最终把所有少数民族,同化为一个建立在俄语和俄罗斯文化基础上的“苏联民族”。少数民族语言和传统——苏联的民族主义情绪的核心部分——将继续遭到压制,因为它们是对共产党独家控制整个苏联社会的一种挑战。

美报文章:《卡特谋求削减二十五亿美元的国防预算》

    【本刊讯】美《巴尔的摩太阳报》二月十六日刊载一篇文章,题为《卡特谋求削减二十五亿美元的国防预算》,摘要如下:
    卡特政府决定从前总统福特一月向国会递交的一千二百三十一亿美元的国防预算中削减大约二十五亿美元,这是表明它在武器方面作出了一些重大决定的一个行动。这个国防预算是为十月一日开始的财政年度制订的预算。
    消息灵通人士说,有关的重大决定所以值得注意主要不在于它们将节省费用,而是在战略核武器和某些其他的武器方面显示出来的政策方针。
    苏联可能把一些行动看做是进行限制战略武器会谈的谈判信号。另外一些行动则表明,西欧防务的重点不仅是建造先进的武器,而且可能是增加这种武器的数量。建造核潜艇之外的海军核动力舰蜒的前景将是值得怀疑的。
    由于拟议中的削减主要是在武器方面(这方面的拨款规定要在好几年的时间内使用),因此对国防开支立即产生的影响将不会很大。据认为,福特预计的一千一百零一亿美元的一九七八财政年度的国防开支将只削减大约五亿美元到七亿五千万美元。
    可能影响限制战略武器会谈的一项重大决定是,把一种叫做MX的新式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的试制工作放慢一年。卡特总统已经表示愿意放慢发展这种导弹的工作,如果俄国愿意放弃部署SS—20导弹的计划的话。
    政府还将在以后就B—1轰炸机的前途作出决定之前,把拟议在一九七八财政年度生产的这种有争议的飞机的架数从八架减少到五架。
    据说,国防部长布朗已表示赞成建造地面攻击巡航导弹而不是海军正在试制的反舰艇导弹,这是一种将对欧洲防务产生影响的表明重点有所改变的方针。这样一些地面发射的精确制导导弹最终可能代替或补充在欧洲的有人驾驶战斗机。

美国一些众议员抗议苏拘捕和迫害持不同政见者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二月十二日电】众院的一些议员昨天打电报给勃列日涅夫和多勃雷宁大使,抗议苏联“拘捕和迫害”持不同政见的领导人。电报建议美国和苏联的代表在贝尔格莱德会晤,汇报履行赫尔辛基条约保证言论自由的情况。这项条约是两国都签了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