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巴解放组织发言人米泽尔谴责说:美国无视巴勒斯坦权利

    【美联社大马士革二月十五日电】一位巴勒斯坦游击队领导人今天说,美国的中东政策对这个地区来说,是一个不利条件,也是对世界和平的威胁。
    在美国国务卿万斯到达以色列开始谋求和平的中东之行的前夕,阿卜杜勒·米泽尔召开了一次记者招待会,攻击华盛顿“无视巴勒斯坦权利和支持以色列”。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米泽尔说,“我们提醒世界注意,美国在继续无视我们的存在和权利。我们提醒万斯注意,我们不会和他搞任何不合算的买卖。”
    他警告说,除非华盛顿改变对阿拉伯问题和巴勒斯坦权利的态度,否则美国在中东的利益将受到损害。
    他说,“华盛顿只能得到它在越南和柬埔寨得到的那样的后果。”

巴解放组织的安全部队逮捕一批想谋杀万斯的巴勒斯坦人

    【法新社开罗二月十三日电】可靠的巴勒斯坦人士今天在这里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安全部队,今天正在审查一批以阴谋杀害万斯的嫌疑而被捕的巴勒斯坦人。
    这些人士说,这些在星期三被捕的可疑分子,声称是参加拒绝阵线的游击队组织之一的成员,但是审查者们非常怀疑这是否属实。
    这些人士说,万斯明天开始访问中东若干首都,而这些可疑分子阴谋不是在贝鲁特就是在安曼杀害他。他们说,这些可疑分子正在贝鲁特受审查。这些人士追述说,就在万斯的前任基辛格一九七四年开始他的首次中东访问之前,在约旦首都逮捕了一批未遂的谋杀犯。

印度为艾哈迈德总统举行葬礼

    【德新社新德里二月十三日电】已故印度总统阿里·艾哈迈德今天在许多人参加的哀悼仪式中下葬了。
    英·甘地和临时总统贾蒂率领了送葬者。
    甘地夫人的儿子桑贾伊也到了。
    总统的遗体由军人护送经过市中心到贾马清真寺埋葬。

石油大鳄(六)

    所谓的“埃克森学院”并不是什么大学或商科学校,它指的是路易斯安那州巴顿罗兹地方的庞大的炼油厂,埃克森是最先进的资本主义企业,它用自己的方式培养它的接班人,同样强调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缺一不可。豪斯顿王国埃克森的这些办事人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大楼里面,看来都是十分自信的,他们是一家有了百年历史的跨国企业的董事,他们都有充分的专业知识,每人每年赚取二十万美元以上的薪酬。
    除了纽约总部外,埃克森在得克萨斯州豪斯顿市另有一个总部。纽约总部管国际业务,豪斯顿总部管公司的美国国内业务。豪斯顿总部矗立在油田中央,四周都是平原,无数的高速公路交织,无数的注明埃克森财产的路标如大树般骄傲地竖在路旁。从地平线上望去,只有少数的油泵,少数的油管,那巨大的地下石油财富,都经由肉眼看不见的地底装置,流入这家大企业持有最多股份的垄断资本家的荷包中。豪斯顿总部大楼最高的两层,是豪斯顿石油俱乐部所在的地方,石油大亨们喜欢在这里吃最好的牛扒和杨梅酱,接待他们的客人,居高临下地欣赏他们的王国。壳牌石油公司越过大西洋,人们到了伦敦泰晤士河畔。它的南岸矗立着这个古老的英国城市最早建成的第一座摩天大楼,这就是蚬壳中心大楼。从它的尖顶下望,泰晤士河像蚯蚓,国会所在的西敏寺像侏儒。
    联结着这座大楼,是一整座蚬壳“王城”,在高高的石头围城里面,有蚬壳自己的游泳池、餐厅、射击场、俱乐部、宾馆、电影院和地下交通网。处身在这个城堡中,人们忽发奇想:即使它被围困三年,里面的人的生活秩序很可能也不会受影响。二、洛克菲勒王国鬼城毕索莱约翰·D·洛克菲勒在一九○五年说过一句“名言”:
    “只有牺牲早生的蓓蕾,美丽的美国才能显现它的雍容华贵。”
    他这话不仅为他开创的美国石油工业破坏环境生态提供辩护,而且最露骨地宣扬了资本主义弱肉强食的哲学:牺牲一大批,发达一小撮。
    一九五三年,美国戏剧作家尤金·奥尼尔在他的作品《米斯贝格丹的月亮》一剧中,借剧中人的口,喊出“打倒一切暴君,上帝诅咒标准石油公司”的口号,反映了普通美国人对石油垄断资本财团的憎恨感情。
    一个世纪之前,美国的石油工业首先是从宾夕法尼亚州发展起来的。从匹兹堡往北走,沿着亚列根尼河谷,经过一片青山绿水,就到达称为“石油城”的古老小镇,这个小镇现在还是繁荣的,“汽油大街”上有新的假日酒店,有一些很好看的维多利亚式房子,情调是安详的,只在书店出售的旧照片中,人们才看到当年的疯狂情景:泥泞的街道上挤满了醉酒的做石油梦的汉子、妓女和流氓。
    离开了“石油城”,田野更加广阔了。人们继续往前走,不久就到了毕索莱,它是美国早期石油地区的贸易和交通通讯中心。一八六五年它全盛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万名居民、八家酒店、两家电报局、一家戏院、一家报社。那时候,毕索莱邮政局的忙碌,在美国居第三位。
    美国第一条油管就是在毕索莱铺设的。
    毕索莱的繁荣只持续了五百天。现在,这里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在小山丘顶上,有一个木牌写明这个鬼城曾经存在过。人们正在那里建筑一座博物馆,准备陈列一些当年的篷车遗骸、几段油管。
    大街、戏院、教堂都荡然无存。毕索莱使人兴起无限的感慨。今天跨越五大洲、财雄势大的七大石油垄断企业,它们那一个个的城堡,也许就是明天的毕索莱?
    “巨手”从毕索莱继续驱车前走,沿着美国历史上第一条油管的路线,可以到达梯索维尔镇。一八五九年,伊云·狄拉克在这里钻出美国第一口油井。
    伊云·狄拉克像其他许多寻油先驱者一样,贫困潦倒无声无息地死去。踏着他们的足迹而来的后继者中,少数的人成为亿万富翁。
    狄拉克的油井出油之后,几年之间,美国石油事业迅速地发展起来,石油被广泛地用于机械业、交通运输业和人民的日常生活。石油开发达到了如此疯狂的程度,以至供应大大超过了实际需要,价格像雪崩似地下跌。当狄拉克油井出油的那一年,每桶原油的价格是二十美元(每桶等于四十二加仑,它是宾夕法尼亚州当时用来装原油的木桶的容量。现在早已不再用木桶装石油了,但世界各地仍沿用一桶四十二加仑这个标准来计算油价),到次年年终,每桶的价格跌到只有十美分。
    价格狂跌使许多首先投身在美国石油工业的人破产,便利了较大的资本家实行吞并,垄断化加速。这些在石油海中吞吃小鱼的大鳄鱼,在美国被写书的人称为“巨手”。
    “巨手”的代表性人物是约翰·D·洛克菲勒。埃克森现在还保存一张他挤在一群美国首批寻油者中间的照片。
    在狄拉克油井冒出石油之后六年,当时只有二十六岁的约翰·D·洛克菲勒在“石油城”以西一百哩的克利夫兰,收购了一家炼油厂的控制股权。
    这位洛克菲勒有一双老鼠般细小的眼睛,高高的颧骨,长长的脸庞。他具有一切成功的垄断资本家的特质:冷静、狡猾、决断,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他脉管中流动的冷血,是从他的父母继承的。(六)

格韦茨曼新闻分析:《万斯前往中东寻找打破僵局的主张》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二月十四日刊登格韦茨曼发自华盛顿的新闻分析稿,标题是《万斯前往中东的使命》、《这位国务卿寻找打破僵局的主张》,摘要如下:
    万斯国务卿将飞往中东同以色列和重要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举行会谈。他希望这次会谈将提供关于如何打破十八个月来外交方面的僵局,以避免发生另一场战争或石油禁运。但是,我们虽然有理由抱某种希望,但也有同样充足的理由以极谨慎的态度看待中东的前景。
    因为,正如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在他进行的“实地调查”中所发现的那样,无论是解决程序问题或是实质性的问题,似乎都没有什么轻而易举的办法。有点迟缓的做法高级官员们认为,如果要使中东问题取得进展,美国必须很快提出新的主张,并且迫使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都作出重大让步。老主张看来不再可行了。
    尽管有着召开日内瓦会议的一切热情,但在那些对召开日内瓦会议感兴趣的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提出一项可以克服十八个月来阻碍着会议召开的主要问题的令人满意的方案。简单地说,苏联和阿拉伯国家都说,除非邀请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参加会议,否则关于中东问题的会议是开不起来的。以色列人同样坚决表示他们有权否决向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发出邀请。万斯希望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克制关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程序性争论掩盖了一个重大的实质性问题。阿拉伯人、俄国人和许多其他国家都认为,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下的巴勒斯坦人得到自己的“家园”之前,中东问题永远不会有解决的办法。埃及总统萨达特说,应该把家园限定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这里自一九六七年以来就被以色列占领。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由观点各不相同的人组成,一直没有正式赞同过在约旦河西岸成立国家的主张,因为这样做将被看成是同以色列共处,这种看法在巴勒斯坦人中间曾引起争议,在以色列人之间也引起争论。但是万斯显然希望试探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同意同以色列相处的可能性。
    万斯重申美国的立场是,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承认以色列存在,以及承认联合国要求举行谈判的有关决议之前,美国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没有任何关系。国内政局使事情复杂起来了这件事由于以色列和埃及国内的政局而愈加复杂。以色列人准备在五月份举行大选。在开罗,萨达特必须利用他的全部影响重建他的优势地位,因为上个月发生了两天骚乱。
    集中注意巴勒斯坦问题转移了人们过去的注意力:就是中东问题的任何解决办法都要确定最后边界问题。阿拉伯人仍坚持归还一九六七年战争中以色列从埃及、叙利亚和约旦夺去的全部土地。以色列表示它不会放弃所有的土地,尤其不会退出耶路撒冷东部,这里已同该城的其它部分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