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文章:《苏联人对捷克的动乱不知所措》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二月十四日刊登该报特派记者伯恩发自维也纳的报道,标题为《苏联人对捷克因“权利”问题而产生的动乱不知所措》,全文如下:
    对捷克斯洛伐克人权抗议运动采取什么策略,俄国人在这一点上显然是犹豫不决的。这种抗议运动已发展成为考验东西方关系的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
    捷克斯洛伐克领导早已泄漏出了犹豫不决的迹象。公开赞同七七宪章的有将近五百个捷克学者、艺术家、作家和政治家。这些人自一九六八年改革运动遭到镇压以来已被排除出公众和文化生活。
    布拉格和莫斯科所以拿不准该怎么办,是因为运动的规模很大,西方对运动发起者最初受到的待遇有强烈反应。过去一周的事件似乎证实了捷苏两国的优柔寡断。
    第一件事就是苏联负责东欧政治事务的党书记卡皮托诺夫到达布拉格。第二件事情就是俄国的瓦·佐林二月十一日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会议上,对美国代表阿·洛温斯坦的发言作了简短而保留的答复。洛温斯坦提到了苏联最近逮捕持不同政见者和民权抗议者。“推论”遭到指责
    佐林怒斥美国的发言是“干涉”苏联内政,但直到本周一直未加进一步评论。捷克斯洛伐克和苏联对西方支持七七宪章一举作出的反应一般是具有类似的调子。据布拉格官方说,卡皮托诺夫是来进行正常的“党的经验”交流的。这种党际的访问是经常的。但是在双方交流“经验”时几乎不可能不讨论布拉格抗议的突然爆发,而这种抗议是改良主义者杜布切克一九六九年被赶下台之后,开始的所谓正常化以来最强烈的一次。
    对七七宪章最著名的签名者的诽谤运动显然已有所缓和。
    以党报《红色权利报》为首的舆论工具仍在继续攻击,但是主要集中攻击西方对抗议者的支持,谴责所谓的“(西方)协调运动”,该运动的目的是在六月份在贝尔格莱德举行第二轮欧洲安全合作会议之前使共产党国家为难。虽然七七宪章四个发起者在一月月中被捕,现仍然被拘留,警察那时讯问过他们,但没有再讯问后来在文件上签字的人。
    据移居西欧的最敏锐的捷克斯洛伐克观察家之一说,苏联人建议布拉格领导人“使事情冷下来”,让莫斯科来处理主要问题,意思大概是有关苏美关系的问题。
    莫斯科的焦虑反映在它从各方面进行抨击,抨击本国和布拉格的持不同政见者、西欧共产党人和南斯拉夫的“修正主义者”。苏联人受到告诫贝尔格莱德迅速直率地告诫苏联人不要违犯欧洲和两党有关独立和互不干涉的协议。
    使莫斯科更感到忧虑的可能是对欧洲共产主义的那种“中立”态度,匈牙利党正在采取这种态度。它的领导人卡达尔公开不同意其他党领导人(保加利亚的日夫科夫)的意见。卡达尔说,目前,有各种“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西方党最熟悉它们本身的条件。
    这番话弹出了一个不同的调子,它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莫斯科这些天仍然加紧工作,以便使这个集团就范和保持安静。

《为什么用二百名卫兵隔墙监视一个人》

    【本刊讯】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二月十三日刊登特里发自东柏林的报道,题为《为什么用二百名卫兵隔墙监视一个人》,摘要如下:
    配备有野外厨房和轻便床的二百名东德武装安全人员,在东柏林郊区的一幢树木掩映的房子周围已经驻扎了几个星期之久。他们不断监视的对象是东德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五十岁的罗伯特·哈弗曼教授。
    哈弗曼处于完全被隔绝的软禁之中。他的电话被切断了。拦街放置了两部大型的家具搬运车,阻拦来访者。
    包括电影女演员施奈德、哲学教授容克、作家伯尔和几位工会领导人及左派分子在内的一个小组在西柏林成立了一个自由和社会主义委员会,抗议东柏林政权的镇压措施和要求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享有人权。据西柏林律师席利说,他们的目的是“向东德统治者表明,他们的所作所为受到著名的左派分子的谴责和痛斥,他们不能把批评说成只是资产阶级的宣传而不予以考虑”。
    在比尔曼的故乡耶拿,蔡司光学仪器厂的几百名工人在学生起草的反对驱逐比尔曼的抗议书上签名。秘密警察对一些人进行了传讯。
    当前,面对着日益猛烈的风暴,政治领导人下令“降温”,指望最初的打击效果将吓退潜在的持不同政见者。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说,当局鼓动那些效忠的共产党的艺术家和作家在报纸上谴责持不同政见的同行,正在利用参议员麦卡锡的政治迫害的方法,让那些在道德上缺少骨气的人批判和告发他们的同行。
    主持东德作家俱乐部的著名剧作家哈克斯在一次粗暴的攻击中说,流行歌曲作者比尔曼住在作家伯尔家里时“在给索尔仁尼琴捉虱子”。当索尔仁尼琴被驱逐出苏联时,伯尔款待过他。
    比尔曼的录在盒式录音带上的抗议歌曲,在千百万人的半导体收音机里播放。这些歌曲中最流行的几首歌曲之一,导致成立了名为“孟菲斯”的狂热追随者俱乐部。这个俱乐部是按保安机关的开头字母的编写而命名,德国人将它读为“孟菲斯”。

外电报道杜布切克住宅受监视

    【路透社布拉格二月十四日电】持不同政见人士今天对路透社记者说,(住在布拉迪斯拉发的)前捷共领袖杜布切克住宅外面站岗的警察不让他接见来访者。这些人士说,一九六八年的另一个共产党官员、杜布切克的密友许伯尔十一日也被拦住。警察不让他会见杜布切克。
    警察十日开到杜布切克的住宅周围戒了严。
    这些人士说,布拉迪斯拉发的警官从杜布切克的门口把许伯尔带走了,带到了那里的警察局。警方对他进行了两小时的搜查和讯问,问他访问的动机是什么。许伯尔坚持说,他是来探望杜布切克的,但他被告知“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不要再回到布拉迪斯拉发。

西欧共同市场同苏联开始谈判二百浬捕鱼问题

    【法新社布鲁塞尔二月十六日电】苏联今天开始同共同体就在其新的二百里经济区中捕鱼问题进行前所未有的谈判。此间观察家认为这个行动是对欧洲经济共同体的“事实上的”承认。
    苏联渔业部长伊什科夫率领一个由高级官员组成的代表团在共同体总部同共同体的官员坐在会议桌旁商讨解决由于共同体扩张捕鱼区而产生的棘手问题。这里的人士认为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政治行动。
    伊什科夫特别强调,他的与会绝不改变莫斯科同九国共同体之间的关系。但是共同体的人士认为这一行动是在共同体同苏联及其经互会盟国之间建立正常关系方面迈出的重大一步。经互会谋求共同体合作,但是仍然没有正式承认共同体。
    率领共同体代表团参加会谈的是英国外交部国务大臣欧文和共同体农业渔业执委古内拉克。观察家注意到,伊什科夫并没有反对古内拉克参加会议。
    至于苏联是否打算正式承认共同体,对此他不置可否。他说,他的国家对渔业问题非常感兴趣。他预料这次谈判将是困难的。
    他说:“保护受到威胁的鱼种,是符合每个人的利益的。我们赞成求得合理的解决。我们希望能达成一项良好的协议。”
    他表示,他的目的是同共同体达成一项长期期协定。
    消息灵通人士说,在到三月底为止的过渡时期内,共同体对苏联渔船在共同体二百里范围内的作业活动实行了限制,伊什科夫明天将阐述莫斯科政府对这件事的反应。

美报报道:《布朗公司购买基辛格回忆录的版权》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二月十一日刊登一篇报道,标题是《利特尔·布朗公司购买了基辛格回忆录的版权》《据报道该公司以二百万美元的代价购买该书在北美的版权》,摘要如下:
    时代杂志公司在波士顿的子公司、利特尔
    ·布朗公司在争购美国现代史上和国际出版事业中最神秘的、尚未写成的、尚未订出提纲的一本书——《基辛格的回忆录》——的版权的竞争中取得了胜利。它是在同六个以上的出版商的竞争中获胜的。紧张的幕后谈判,包括基辛格的钦慕者盲目的出价和提出的巨大的数字,带有这位前国务卿自己的外交活动的某些秘密色彩。
    利特尔·布朗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小阿瑟·桑希尔或基辛格的出版问题代表、国际创作公司的总经理马文·约瑟夫森都没有透露美元数字。但是,根据其他了解情况的出版商(包括几个曾经为该回忆录出过价的出版商在内)所进行的猜测,购买版权的代价估计为二百万美元。这是指这本书在北美——美国和加拿大——的版权,再加上销售平装书的版权和在读书会出售的版权。
    基辛格保留了对这本书的其它一切权利。据国内外的出版界人士估计,这种安排最终会使基辛格增加三百万美元的收入,使总的收入达到五百万美元。这个数字不包括可能得到的电视版权。
    出版这本书的合同是由基辛格于七日在纽约签订的。当时有消息说,基辛格正在墨西哥晒太阳。签订合同之后,他已取道华盛顿回到那个地方去。
    在纽约的时候,基辛格会见了利特尔·布朗公司的前总编辑、现任高级编辑布雷德福。
    布雷德福说:这本回忆录将是“报道他在白宫和国务院的治国本领的一本洋洋四十万到五十万言(字)的巨著”。
    将负责出版这本书的监督工作的利特尔·布朗公司的桑布尔说:“基辛格打算深入地叙述他从一九六八年到一九七六年在政府中起的作用。我认为,他亲自对美国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的评价和描述将使他的书极度吸引人和极有价值。”
    一位参加过讨论出版这本书的问题的人说,这本书将包括下列一些题材:这位前国家安全顾问在越南战争中所起的作用、他的中国之行、他在尼克松总统和福特总统领导下任职期间在中东和其它地方的冒险和外交活动。“不可避免的是,他将不得不谈及水门事件”。
    基辛格将在从墨西哥回来之后开始拟订这本书的大纲和研究其内容。他对利特尔·布朗公司说,他希望能在明年年底交出他的手稿。这本书将在与全世界的出版商就翻译权问题密切协作以避免事前泄漏材料,然后于一九七九年秋季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