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专电《波德戈尔内访印------「新的外交」》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二月七日刊登新德里专电,题为《国内的政治含义如何?》,副题为《波德戈尔内访印——’新的外交”》,摘要如下:
    苏联主席波德戈尔内将在两星期后访问印度,据官方说是要讨论国事。但是,他的访问所选择的时机可能也有国内的政治含义。
    波德戈尔内主席将促进欧洲共产党国家集团和不结盟以及所谓第三世界的进步国家之间的密切关系。在苏联外交的新计划中,苏联象重视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一样重视印度。这些国家一直在扩大它们自己同第三世界的联系。
    苏联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去年十一月在贝尔格莱德会见铁托总统时对不结盟表示热心。大约在同一时候,波德戈尔内呼吁共同努力解决亚洲悬而未决的问题。
    但是,当印度和苏联的看法集中于需要在亚洲搞缓和时,印度却不支持勃列日涅夫提出的亚洲集体安全计划。亚洲国家迟迟不接受这个计划,一些人士认为这个计划是力图用苏联的网把中国包围起来。
    与此同时,莫斯科一直忙于谋求同印度的东邻孟加拉国改善关系,虽然孟加拉国军方铁腕人物齐亚·拉赫曼最近访问了中国。亲苏的孟加拉国共产党在孟加拉国同印度在法拉卡水坝引走恒河河水问题发生的争端中支持孟方。
    甘地总理虽然一方面限制亲苏的印度共产党对她的国大党的影响,但是她同苏联却保持着最好的国家关系。
    苏联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在印度国庆日(一月二十六日)打电报给新德里,希望“我们两国的武装部队之间的合作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加强,以利于我们两国人民,以利于加强亚洲的和平和全世界的和平”。这份电报使观察家们感到意外。在印苏来往的外交函电中提到“我们两国武装部队之间的合作”是史无前例的,尽管两国订有为期二十年的友好条约。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柯西金总理或波德戈尔内在同一节日打给印度的电报没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波德戈尔内将在甘地夫人在政治上显然处于困境的时候来这里访问,因为选举将在三月月中举行。虽然国大党和印共的关系已经达到了新的低潮,但是,它们在许多选区都需要对方,以击败重新抬头的反对党的挑战。
    即使在印共对甘地夫人在紧急状态下执行的政策日益挑剔时,苏联报纸仍要求两党继续合作,以消除右翼“反动派”对印度民主的威胁。
    尽管如此,印共还是赞成甘地夫人的最高级的内阁部长拉姆上星期所采取的态度:退出政府,带头造反,反对他所说的印度越来越走向独裁和极权主义的趋势。
    印度共产党很快就攻击“违反公认的民主标准的准则以及可能危险地滥用政府机器,来树立一个没有正式职务的人”的做法。后者十分明显的是指甘地夫人的儿子桑贾伊,他在党和政府里都没有担任任何正式职务,却成了一名有权势的人物。
    但是,印共朝着这个新的方向将走多远尚需拭目以待。在印苏国家关系融洽和波德戈尔内主席即将访问印度的情况下,观察家认为,印共也许还可以对国大党起某种影响。

美议员珀西和卡瓦诺在印谈美印关系

    【合众国际社孟买二月十四日电】两位来访的美国议员预言在卡特总统执政期间印美关系将得到改善。
    参议员查勒·珀西和众议员约翰·卡瓦诺在同卡特夫人一起离新德里前往孟买访问之前单独向记者说,改善印美关系的可能性增大了。
    他们是作为美国出席艾哈迈德总统葬礼的代表团的成员十二日到达这里的。
    参议员珀西说,他预计卡特政府会作出“一个真正的努力”来促进美印关系。他指出,自从甘地夫人一年零八个月之前实行紧急状态法以来,印度在美国人中的形象“大大下降了”。
    【萨马查尔社新德里二月十四日电】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卡瓦诺今天预言,在卡特总统执政期间,印度同美国的关系将比以往“更加成熟和进一步得到发展”。
    卡瓦诺说,他这次访问使他看到印度的“政治和经济形势都在大大改善”。
    这位三十一岁的民主党众议员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将向众议院国际经济和货币小组委员会以及银行和财政委员会提出一份“有利于”印度的报告。卡瓦诺自己是众议院银行和财政委员会成员。
    卡瓦诺说,印度连续两年丰收,已能做到粮食自给。他说,这有助于使印度经济更加稳定。卡瓦诺说,他为印度在实现粮食自给方面取得进展而感到高兴。印度过去一直是美国出口粮食的重要市场。
    他还认为,“使美国向印度投资的可能性在大大增加,这是符合印度同美国的利益的。”
    卡瓦诺说,总的来说,他的这次访问使他看到了两国““大大密切经济关系”的可能性。
    卡瓦诺说,卡特政府会是一个“非常开通的政府”,会给对外关系指出新的方向。
    卡瓦诺说,美国现政府将比过去八年更加重视印度,希望同印度进行更加直接的对话。
    【萨马查尔社新德里二月十四日电】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珀西今天在这里说,他愿向印度保证,他的国家无意干涉印度内政。
    他在这里对记者们说,“我们希望保持紧密和牢固的关系,而不希望这种关系破裂。”
    珀西也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委员。他指出,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关系最近有改善,他对次大陆已在解决自己的问题感到高兴。
    他安抚了印度对巴基斯坦获得核炸弹表示的担心。他说,卡特总统本人是核科学家,一定清楚地知道核扩散的危险。
    这位五十七岁的参议员隔了两年半又来印度访问时,发现这个国家今天的情况比以前好得多了。
    据珀西说,他最深刻的印象是这个国家的新的守纪律的气氛。
    这位参议员谈了他所说的印度的成就和不足之处。他说,通货膨胀已经遏制,生产率有了相当大的提高,工业基本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他说,生产率提高,必会吸引美国投资者。印度的工资低,早先曾吸引人。但是投资者们随后由于生产率低而不投资了。

孟加拉国宣布发现一个大气田

    【路透社达卡一月三十一日电】这里的顾问委员会的一位委员今天说,同孟加拉国政府订了合同的一家美国石油勘探公司在孟加拉湾发现了一个大气田。
    顾问委员会负责石油和矿产的委员穆罕默德空军少将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新发现的这个气田在孟加拉国西南沿海五十英里的地方。
    他还说,一家同孟加拉国政府也订了合同的南斯拉夫公司在孟加拉湾附近的一口井里已经发现了蕴藏有石油的明确的迹象。
    已经证实在孟加拉国沿海有七处气田。

石油大鳄(五)

    帕斯和贝纳特不知道,埃克森和蚬壳总部也不知道,一丸七三年十月十日深夜到十一日凌晨跟亚马尼这次谈判,是他们最后一次跟OPEC就油价问题进行的谈判。这一次以后,“七姊妹”谈判油价的权利就被剥夺,第三世界石油输出国和它们的组织OPEC在定价时不再跟“七姊妹”磋商。第三世界石油输出国向全世界表明,它们是本国自然资源包括石油的主人。吾及尔偕亡两天之后,“七姊妹”听到电台广播消息说,OPEC在科威特再度举行了会议,决定把每桶原油价格依不同的质量标准提高三至五美元。
    再隔一天,OPEC的阿拉伯成员国庄严地宣布,对支持以色列侵略者的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它们同时警告所有在阿拉伯土地上开采和收购原油的西方石油公司,特别是埃克森和蚬壳为首的七大石油公司,必须严格地遵守禁运的命令,否则就要面对特权被取消的危险。
    震动整个西方的一场石油“战役”开始了,阿拉伯人运用了他们手中的石油武器,不仅向以色列和它的支持者,而且向两个世纪以来被视作当然的帝国主义强权政治宣战!
    阿拉伯人民和国家表现了惊人的团结,阿拉伯国家和第三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表现了惊人的团结。
    美国惊慌愤怒,欧洲像发生了地震。“七姊妹”各个总部的办公大厅一片混乱。这是历史上第一次,这些自比“上帝”的大亨们看到他们的虚弱,证明他们并非无所不能。最可笑的是,作为沙特阿拉伯油田控制者的阿仑柯公司(埃克森占最大的股份),奉命每天把美国和欧洲石油禁运执行的情报,向沙特阿拉伯政府报告,从而把“七姊妹”的活动置于OPEC的监督之下。阿仑柯不敢违拗,恭谨地执行指示。
    突袭占领的恐吓、战争的威胁,都没有吓退团结的阿拉伯人。甚至向来被认为最保守的沙特阿拉伯人、科威特人,也昂然地向全世界宣告,如果侵略者的军队空降他们的领土,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把所有油田和油库炸成火海!
    考虑到天文数字的财富可能丧失,“七姊妹”可怜巴巴地在本国进行了活动,阻止最凶恶的冒险主义者采取危及它们根本利益的鲁莽行动。
    阿拉伯国家取得了石油战役的完全胜利。
    但是,斗争并没有结束。石油禁运解除之后,美国加紧组织国际石油消费国家联盟,力图跟OPEC对抗,并且通过黑暗渠道,在OPEC内部挑拨离间,破坏团结。
    埃克森总部大楼高达五十三层。它的大门前是喷泉水池,入门以后是一座极大的大厅,顶上悬挂着月亮和星星。
    第二十四楼是埃克森的“机械头脑”,许多电视荧光屏连结着两座电子计算机,它纪录世界范围的“埃克森货物”的运转资料。这个电子计算机中心和埃克森设在豪斯顿、伦敦和东京的电子计算机中心相联系,组成一个简称“逻辑系统”的“运输后勤和通讯联络情报体系”。它记录了五百条埃克森油船在一百一十五个海港装货开往二百七十个目的地的有关统计数字,记录了埃克森生产的一百六十种石油产品运销六十五个国家的一切资料。
    一切看来是出奇地简单,当人们需要任何一种统计资料时,管理电子计算机的女孩子按一按键盘上一个掣钮,荧光屏上立刻出现了绿色的字样,列出了准确的答案。埃克森大楼第二十四楼就像一个天神,高高在上地监视世界市场。
    但五十一楼才是真正的脑袋。这里是执行董事们的办公处。它是埃克森“石油联合国”的神经中枢。在这里主持大计的埃克森执行董事们,绝大多数是出身于得克萨斯州的化学工程师,他们是埃克森这个老企业的新血,差不多都经历这样一个过程:科学技术大学、炼油厂和油矿区的实际工作。他们都自诩是“埃克森学院”的毕业生。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