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新社说:邓副委员长访缅意义非常重大

    【法新社仰光二月九日电】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邓颖超,是自从毛泽东主席去世后出国进行国事访问的第一个中国高级领导人,这里认为,这次访问选择了缅甸,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邓受到了国家元首的待遇。她所到之处,街上都有群众列队欢迎。
    邓昨天继续同吴奈温总统举行密谈。
    她的访问使人乐观地认为,两国将加强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合作。
    邓在访问时重申中国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这些原则一向是缅甸向邻国寻求的保证。
    缅甸同中国的边界长二千一百七十二公里,同印度的边界长一千九百五十公里,同孟加拉国边界长二百二十五公里,同老挝的边界长二百五十公里。
    这里强调指出,选择缅甸进行这样的头一次访问也许表明,北京新的领导人重视同这个信仰佛教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双边关系。
    【本刊讯】缅甸英文报纸《劳动人民日报》二月八日发表题为《进一步加强友好关系》的社论说:缅旬领导人和人民对邓颖超副委员长给予了热烈的欢迎,表现了缅甸和缅甸人民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尊敬和友好感情。这种热烈的欢迎,使渴望继续发展我们两国之间的友好和希望看到已经建立起来的牢固友好关系更加巩固的那些人深为感动。
    我们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历史的早期阶段。近些年来已经建立起来的贸易、社会和文化联系使我们有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来根据当代需要巩固和加强相互谅解和友谊。中国人民和缅甸人自古以来的胞波友谊是在相互信任、谅解和合作的基础上继续发展两国关系的基石。
    缅甸和中国的领导人一直经常互相作友好访问。吴奈温总统已几次访问中国。已故周恩来总理也多次访问缅甸。在一个长期中的这种往来和接触日益加深了相互了解和巩固了友谊。事实是缅甸和中国的友好关系是长期存在的,是有非常广泛基础的,这种关系是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

《也同中国进行接触》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二月十日刊登一篇评论,题为《也同中国进行接触》,摘要如下:
    卡特总统政府在上台初期初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使节去白宫晤淡,这是总统方面采取的一个很好的行动。在同俄国大使会谈之后不久(而且是在接见其他许多国家代表团老早之前)就会见中国人,这一姿态毫无疑问会引起北京的注意,卡特要不是这样做的话,北京几乎肯定会对这位新总统对于苏联事务给予的那么多的重视感到不安。
    这次会晤不仅显示出美国对两大共产党国家都是感兴趣的,从而体现出一定程度的平衡感,而且还使得卡特有机会重新肯定在改善中美关系方面已经取得的进展,并期望两国关系今后继续有所改善。他清楚地表明,美国的政策将继续以前总统尼克松同中国已故的周恩来总理一九七二年所商定的上海公报为指导方针。
    中国驻华盛顿的使节黄镇明白地同意这是正当的基础。他说:“只要双方严格遵守上海公报的各项原则,我们的关系就会继续得到改善。”
    这两个人都知道,美中关系正常化已证明不是一件轻易实现的事情,而且这方面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也没有取得很大进展。主要的障碍仍然是由于美国不愿意撤销对台湾政府的承认,作为走向同大陆的人民共和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一个步骤。因此,总统在这次会晤之后仅仅宣布他将继续谋求实现关系正常化,而没有表明他考虑到要采取什么办法来实现这一点。在他执政的这个初期阶段,这是他所采取的一种智虑明达的立场。
    与此同时,华盛顿正在仔细审查美国对华政策。国务卿万斯已经多次表明这一点。八日在白宫举行的会晤看来是友好的,因而成为为今后继续会谈打开门户的一种有益的作法。

美报文章:《莫斯科陷于严重困境》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二月九日刊登罗·德拉蒙德的文章,题目是《莫斯科陷于严重困境》,全文如下:
    苏联和苏联集团共产党国家正在发生的两件事,使克里姆林宫陷入严重的、痛苦的困境:要求有较大的个人自由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对人权的镇压越来越厉害。
    共产党领导人还不知道对此应该怎么办。
    苏联政府不愿看到卡特政府鼓励萨哈罗夫等苏联持不同政见者,但是他们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对此提出抗议。
    尤其使它为难的是,它觉得难以公开承认,普遍剥夺公民自由对维护独裁统治是十分重要的。它相信镇压是正确的,认为镇压是适当的统治方法。这就是对西方的批评的老实而又合乎逻辑的回答。
    确实显而易见的是,苏联领导人显然是既害怕自由,又害怕承认他们害怕自由。因此,他们不得不温和地说,苏维埃世界不存在镇压,并企图使我们相信,持不同政见者不是精神错乱,就是病情更严重。共产党人既要镇压,又要装得他们没有镇压。最近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小组委员会会议揭露了一些生动的例证,说明克里姆林宫是怎样决心用一切可能的办法来掩盖其压制人权的行径的。苏联政府通过向一位低级的联合国官员施加压力,试图删去一份联合国文件中提到苏联和东德是“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的说法。由于英国和美国代表的警惕和不懈的努力,他们未能得逞。
    由于苏联集团中鼓吹自由的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胆和越来越有力,因此对克里姆林宫来说,要奉行自相矛盾的政策变得越来越困难了。这些人已经注意到他们的政府在各种国际保证中口头上表示支持人权,因此他们现在认定,获得许诺给他们一些自由的时刻已到来。
    最近,捷克斯洛伐克持不同政见的人采取了一种大胆的战术。他们要求的不是允许他们离开国家,而是允许他们留在他们的国家——并为进行改革而斗争。
    值得注意的是,苏联政府分别在四个文件中明确保证尊重和保障言论自由、不受限制地交流情况和旅行的自由以及不受警察刁难的自由。这四个文件是:苏联宪法,赫尔辛基宣言,鼓吹建立多元社会的西欧共产党宣言以及联合国人权宣言。
    这些保证并没有把言词变为行动,但是它们使得莫斯科要通过喊叫“干涉内政”来设法避开西方的抗议变得困难了。因此,卡特政府为萨哈罗夫发出的呼吁(总统说这个呼吁表达了他的态度)指出,苏联违反了赫尔辛基宣言中规定的“国际准则”。
    当苏联驻美国大使多勃雷宁打电话给国务卿万斯的时候,指出下述这一点是很有意思的:他表示不满的根据是,他的政府对这些抗议可能变得非常愤怒,从而可能危及美苏限制战略武器会谈。莫斯科不是一向说缓和同意识形态竞争无关吗?
    经过所有这些年的结交朋友的活动之后,苏联今天在东西两面的边境上都受到敌对的共产党国家的包围,而使莫斯科不感到焦虑的唯一国家是非共产党国家芬兰,这一事实应当是意味深长的!

英报报道:《人权问题上的争吵弄酸了苏美蜜月》

    【本刊讯】英国《每日电讯报》二月九日刊登米勒发自莫斯科的报道,题为《人权问题上的争吵弄酸了苏美蜜月》,摘要如下:
    在华盛顿对克里姆林宫压制持不同政见者的做法发表批评性评论以后,美国和苏联的勉勉强强的蜜月看来行将告终了。
    苏联领导在上星期警告华盛顿说,美国政府对民权问题的态度可能造成“不良后果”,现在又得决定,怎样处置美国国务院最近对持不同政见者金兹伯格被拘留一事表示关切的举动。
    与此同时,由于莫斯科驱逐一名美国记者而华盛顿也对一名苏联记者采取报复行动,气氛已经变坏了。
    虽然驱逐记者问题上的争吵是可以很快被忘记和原谅的,但是美国关于金兹伯格的声明却惹怒了苏联官员。他们说,金兹伯格是被克格勃逮捕的,因为他参与非法的外汇活动而且同反苏的俄国流亡者组织有联系。
    然而,从苏联的观点来看,真正的问题在于,西方干预苏联内政是“不能允许”的,卡特政府必须象基辛格博士那样懂得和承认,在人权问题上同莫斯科纠缠是会收到相反的效果的。
    苏联领导现在等着瞧的是,卡特总统在公开批评东欧国家集团的内政方面将走得多远,他是否将试图把人权问题同陷于停顿的限制战略武器会谈联系在一起。据说,勃列日涅夫先生已经下决心,要在美国国务卿万斯先生下月访问莫斯科期间把限制战略武器会谈谈出个圆满的结果。
    当局丝毫没有表现出要停止他们对赫尔辛基协议监视小组成员的折磨。莫斯科检察院的官员们在七日晚上搜查了物理学家尤里·姆纽赫的住宅,没收了他家的三千五百卢布存款。
    姆纽赫博士上个月曾呼吁人们捐款,补充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作家索尔仁尼琴为援助被监禁的持不同政见者而建立的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