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香港《大公报》文章:《日语增加使用汉字》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二月一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题目是《日语增加使用汉字》,摘要如下:
    经过多年讨论,日本的“国语审议会”上周正式提出了“新汉字表试案”。内中建议,将现在使用的“当用汉字表”的数目略作改动,即将三十年来一直使用的一千八百五十个汉字,增加到一千九百个字——将原有的一千八百五十个字中不大为人使用的三十三个字删除,另外增添八十三个新字。(在日语中,国语指日语,当用汉字指日常须用的汉字。)
    这个试案还需要日本各界正式讨论,表示赞成抑或反对,然后再经官方研究,在一九八○年正式宣布是否实施。
    日本的“国语审议会”是个半官方机构,由文部大臣聘请民间人士(包括作家、学者等)组成,向文部大臣提出审查和讨论意见。审议会以三年或两年为一届,期满后另选成员组成下一届会议。
    在“国语审议会”内外,关于日语中的汉字使用数量问题,一向存在着“‘表意派”和“表音派”的对立。“表意派”认为不能忽视汉字在日语中的作用,主张多用,“表音派”则认为汉字是日语的绊脚石,主张少用,凡是必须使用汉字的地方,尽量按该字的读音,用假名(日语的字母)来表达。
    日语的构成,自古以来就是用汉字和假名混杂写成。在原则上,汉字在表示实质意思时使用,假名在表示语形变化时使用,或在表示助词、助动词时使用。因此,日本的古文虽不分句,应在何处读断,应如何理解,都可以一目了然。
    但是近年来,这个问题出现了变化。由于汉字数目很多,而一个汉字可能在日语中有多种读音,在近代日本人看来,如果在一般社会上通用的文章里使用这多的汉字,阅读起来就很不方便。为了减轻人民的阅读负担,同时增加印刷的便利,就必须减少汉字,将汉字的数量限制到一定范围之内。
    我们拿起几本日文书籍来看,就会发现,随着时代不同,书里所用的汉字数量大有不同。不妨用两本曾经改编为电影的小说来举例。一本传统作品《雨月物语》,原著的序言通篇都是汉字;另一本在五十年代出名的《箱根风云录》,作者高仓辉就偏偏不多用汉字,几乎完全用日本的假名写下来,汉字只占了全书的九分之一。在近代日本人的眼光中,自然是这册《箱根风云录》比《雨月物语》易读得多了。
    据最初的“国语审议会”统计,近代日本报纸、杂志、书籍等各种印刷品上,经常使用的汉字约为四千个,内中一千字为常用字,其出现率占文章总字数的百分之九十(即一万字文章中有九千字不出这批常用字的范围),如果把常用字从一千字扩展到一千八百字,则其出现率更可以提高到百分之九十八到九十九,于是,三十一年前的“国语审议会”决定了一千八百五十个字的“当用汉字表”。也就是说,今后日本人民书写时,所用汉字限为表内所列的字,不在这一千八百五十字之内的汉字,一概要以假名来拼写。
    这一千八百五十个字的决定,当时被认为是“表音派”的胜利。
    这种情况,到了六十年代出现了转变。“国语审议会”的人选经过几届变动,“表意派”的人逐渐抬头,对于多年来限制汉字、重视表音的方案表示怀疑。一个委员指出,“战后,国语实施方案的看法、想法有着根本的错误”,“使用限制范围内的汉字,只应该在中小学校内实行,如果也一定要其他方面的人跟着如此,未免奇怪。”
    接触文字最多的“其他方面的人”乃是作家。于是,日本文艺作家协会出头了。它在一九六七年向“国语审议会”提出申请书。作家们认为,文学作品中的汉字不应当限制在这一千八百五十个字之内,超出这个范围,是应当允许的。
    从一九六七年到现在宣布“新汉字表试案”的一九七七年,共是十年时间,才把三十年前的“当用汉字表”推翻。而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过是只增加了五十个字,可见这场争辩相当激烈。不过,日本这些日子有很多评论指出,此次改动的重要性,并不在于五十字的增添,而在于从过去的一千八百五十个字的“限用”,而改为现在的一千九百个字的“酌情使用”。换句话说,新表只是一个大致参考的范围,有谁愿意增多使用,也悉听尊便,不是那么硬行反对了。
    对于这一变化,过去坚持表音的人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汉字虽有增添,但数量毕竟不多(“表音派”松坂忠则甚至说,“我深怕一下子增加到五千个汉字”);惧的是增加汉字的闸门一开,不知道将来还有什么新行动。
    “表意派”的人虽然感到获得了胜利,却认为胜得还不过瘾。例如,该派的大野晋就表示,希望起码再增加四百字,增至二千三、四百个汉字,认为那才能使日语丰富。

日《读卖新闻》报道:《(日语)新汉字表试行草案》

    【本刊讯】日本《读卖新闻》一月二十二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新汉字表试行草案》,摘要如下:我国的文章同汉字
    自古以来,我国一直是用汉字同假名混用写文章,即汉字加假名同时并用写文章。特别是在明治时代以后,这已成为一般普通的习惯。汉字与假名同时并用的文章,是对表达国语有用的形式。
    汉字便于创造新词汇,明治以来创造了为数很多的汉语,促进了文化的迅速发展。
    但是,汉字的数目极多,随心所欲地使用汉字,作为一般社会上通用的文章,也不是没有使读者难以理解的情况。为了减轻国民读书写字的负担,谋求印刷等的便利,战后采取了规定日常使用的汉字范围这一措施。也就是一九四六年发表的“当用汉字表”和继此之后的“当用汉字音训表”以及“当用汉字字体表”。可以认为,这一措施的实施总算取得了应有的效果。但是,另一方面,汉字的字数和音读与训读的限制,束缚了国语的表达能力,使表达不够自然。这也是不能否认的。新汉字的必要性据说汉字的总数达几万之多。根据就当代的报纸、杂志、书籍等各种印刷品进行的用字调查,认为其所使用的汉字有四千个左右。
    在这些汉字当中,有的使用次数很多,也有的使用次数不那么多。
    一九四六年宣布的“当用汉字表”中的一千八百五十个汉字这一数目,从这一点上来看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在“当用汉字表”中,也有现在基本上不使用的汉字;另一方面,也有在社会生活中经常使用但没有列入此表的汉字。特别是在“当用汉字表”中,因为采取了限制的方针,比如用表内汉字不能表达的语言,不是换成别的说法,就是用假名来写。所以给一般的国语表达带来许多障碍。
    国语审议会根据文部大臣的谘询,研究了“当用汉字表”发表以来实施了三十年的历史,弄清了“当用汉字表”的优缺点。结果认为,需要重新拟定更为有效的汉字表,以便在一般社会上能顺利地交流思想。新汉字的特点新汉字表收入了在法令、公用文件、新闻、杂志和广播等一般社会生活中使用时效率高而且共同性多的汉字。目的在于作为在一般社会生活中书写通俗易懂的文章的大致标准。同时也希望新汉字表有助于用机械的手段处理和转达语言。
    新汉字表是在当代的一般社会生活中使用的汉字,而不是要干涉科学、技术、艺术等各种专业领域和个人对汉字的使用。不言而喻,更不是想否定在过去的文献中使用过的汉字。
    另外,因为新汉字表是表示大致的标准,所以,并不是根据这一汉字表进行限制,比如限定在书写文章时只能使用在这一汉字表中提出的字和音读与训读来写。当然不是否认使用汉字表中所没有的字和音读与训读。即使是汉字表中的字,也不是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使用这些字。
    新汉字表中,没有收入在地名、人名等固有名词中使用的汉字。
    我们认为,这一汉字表既然是在一般社会生活中所使用的汉字,那么在学校教育中进行指导时也可以参考。在学校教育中,最好是在学习基本汉字的同时,努力使学生理解汉字的文字组织和作用。选定的方针一、选取使用次数多的汉字。二、选取作用大特别是造语力强的汉字。三、选取即使使用次数和作用不那么多和大,但从有利于表达概念这一点来考虑,认为是特别需要的汉字。四、已经惯用简体的,采纳简体字。今后遗留下来的问题一、怎样考虑表示地名、姓名等固有名词的汉字,特别是如何处理“人名用汉字附表”(一九五一年)和“人名用汉字补充表”(一九七六年),今后需要加以充分研究。
    二、如何考虑学校教育中使用的汉字,特别是如何处理一九四八年出版的“‘当用汉字附表”(所谓教育汉字),有必要加以充分的研究。
    三、希望今后就关于字体的具体的各种问题进行研究。特别是因为新汉字表是表示大致的标准,所以,也有必要就没有收入新汉字表中的汉字体进行研究。

日报报道:《新汉字表试行草案-------国语审议会提出报告》

    【本刊讯】日本《读卖新闻》一月二十二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新汉字表试行草案——国语审议会提出报告,使用汉字的“大致标准”为一千九百字》,摘要如下:
    在二十一日举行的国语审议会全体会议上,通过了第十二届国语审议会(会长是福岛慎太郎)草拟的“新汉字表试行草案(一千九百字)”,来代替现行的当用汉字表(一千八百五十个字)。福岛会长以“审议结果报告”的形式交给了海部文相。新汉字表同当用汉字表相比,字数增加了五十个(增加了八十三个字,取消了三十三个字),而且,其性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限制”变为“大致的标准”。因此,在文章的表达上大大减少了不方便和不自然的弱点,但另一方面,担心造成无限制地使用比较难的汉字。如何调整这一矛盾?作为教育、新闻和出版界等的新问题将成为议论的焦点。
    国语审议会和文化厅将征求各界的意见,在不久即将召开的第十三届审议会上重新进行审议,加以修改,希望在一九七九年春正式答复,在一九八○年以前通过内阁告示或训令来加以实行。
    新汉字表重视如下三点:(一)汇集了在法令、应用文、新闻、杂志和广播等一般的社会生活中使用时效率高而且共同性多的汉字;(二)书写通俗易懂文章时的大致标准;(三)对电子计算机也有便利之处。
    根据国立国语研究所等对现代汉字所进行的调查,使用次数多的汉字有两千四百个。从表达语言和书写文章的观点出发,以使用次数和作用的大小为中心,就这两千四百个字一一进行了研究,结果选择了一千九百个字。
    在纳入新汉字表试行草案的字当中,同当用汉字表一样的字有一千八百一十七个。另外,同一九五四年第二届国语审议会作为“将来修改当用汉字表时的补充资料”提出的报告,并已在新闻界中实施的“补充汉字”相比,在预定增加的二十八个字中,采用了二十四个,在预定取消的二十八个字中,取消了十五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