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新处报道《白宫关于同黄镇会晤的声明》

    【美新处华盛顿二月八日电】题:白宫关于同黄镇会晤的声
    下面是白宫就卡特总统二月八日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华盛顿联络处主任黄镇的会晤发表的新闻公报全文
    (本刊有删节)。
    总统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主任黄镇大使进行了一次友好和有益的交换意见。他申明:“我们对人民共和国的政策将以上海公报为指导,我国政策的目标是关系正常化。我认为美国和人民共和国在世界许多地方有着共同的利益。考虑到这些利益和我们的双边利益,我期望我们两国的合作得到加强。”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二月八日电】(驻白宫记者:海伦·托马斯)卡特总统和中国联络处主任今天重申要进一步密切美国和这个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关系。
    卡特说:“近几年来,我们在加强我们两国之间关系方面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我希望看到在今后几年中这种关系将会大大加强。”
    卡特在谈到使两国间的联系重新建立起来的尼克松政府在一九七二年签署的上海公报时说:“我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关系的基础现在是,将来也是上海公报规定的各项原则。”
    黄镇说:“我们认为,只要双方严格遵守上海公报的各项原则,我们的关系就会继续得到改善。”
    这两个人会谈了九十分钟,白宫新闻办公室事后说,他们“友好地和有益地交换了意见”。
    【南通社华盛顿二月八日电】美国总统卡特今天会见中国联络处主任黄镇,是美国新政府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第一次接触。尽管卡特…
    黄镇会谈的内容没有透露很多,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是这样,可是这里的人们着重指出,这次会晤的重要性在于两方确认他们希望和愿意开展双边合作,并在五年前签署的上海公报的基础上促进关系正常化。
    这里没有人怀疑卡特政府希望同中国改善关系。然而鉴于卡特政府在国际事务的其他方面的活动,人们认为卡特不会把马上研究美中关系明确地置于优先地位。
    在这方面,卡特除了就原则问题发表过一些谈话之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宣布过任何具体计划。

日《朝日新闻》记者述评:《邓女士访缅,对苏扩张采取先发制人对策》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二月九日刊登该报记者近藤的文章,题为《邓女士访问缅甸,表示承袭毛、周路线,对苏联的扩张采取先发制人的对策》,摘要如下:
    香港当地认为,已故周总理的夫人邓颖超女士从二月五日开始对缅甸的访问,具体地表明了华国锋政权的对外政策是在继承过去的毛、周路线。
    毛、周外交路线是以加强同第三世界的团结为基轴,通过接近美国,增进同日、英、法等西方工业发达国家的合作关系,推进构筑反苏阵营,通过扩大同西方各国的交流以加速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的速度。
    邓女士访缅,是对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奈温
    总统访华为改善中缅友好关系所作出的努力的回礼和增进友谊的访问。但是,在这个时期派遣邓女士访缅,有不仅仅是回访的一面,这是不言而喻的。
    缅甸在内政方面特别是经济建设方面存在着很多问题,据说社会主义化政策正处于难以进展的状态,但是过去地处印支半岛的一角的缅甸一直坚持了性质不同的独自的外交路线。现在,处于印度次大陆和印度支那半岛连接点的缅甸采取何种外交姿态,可以认为,对于已把手伸到印度次大陆的苏联同印支半岛是否能更好地通风是一个关键。
    当然,对现状也有这种分析,即把苏联向东南亚的扩张夸大得言过其实,苏联对缅甸作了多少工作还不清楚。但是,在经济上陷入困境的缅甸,并非没有可能向苏联靠拢,中国认为至少能够通过工作不使缅甸进入苏联势力范围,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也有的评价说,“在美国卡特政权尚未具体提出东南亚政策的时候,派邓女士去缅甸,是外交上的绝好时机”(《南华早报》)。
    周总理任职总理期间曾八次访问缅甸,努力增进了友好关系。
    华体制对东南亚外交工作首先选中了缅甸,也可以说是要给人们留下继承周路线的深刻印象。

加拿大报纸报道:《中国为武装部队制定方针》

    【本刊讯】加拿大《环球邮报》二月七日刊登芒罗发自北京的报道,题为《中国为武装部队制定方针》,摘要如下:
    中国的庞大的军工生产联合企业的成员正在北京开会,显然是为了尽力解决军事现代化和中国的经济与它的武装部队的关系问题。
    中国官方报纸于上周末报道了武装部队、国防工业生产、科研和发展部门的代表参加的正在分别召开但互相有联系的四个会议。这条消息说,中国共产党主席华国锋和其他领导人接见了会议代表。
    宣传这样的会议是很不寻常的,看来也是激进的四人帮去年十月被清洗以来的另一个迹象,表明中国军队转向更加着重于军事现代化。毛本人也赞同军事现代化的构想。
    外交分析家们几乎一致地认为,中国对苏联采取的基本的军事态势,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仍然是防御性的,并且将继续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军队和民兵中的大量人力,而较少依靠比较小的核武库。
    这里的一些观察家认为,在中国军队里,对发展能够对付新式坦克和飞机的新飞机、导弹和改进的大炮的要求越来越多。越强调用“钢”打未来的战争,中国武装部队对整个经济提出的要求就越大。最近,中国报刊上发表的一些文章中,正在以谨慎和笼统的措词讨论在中国经济仍然处于发展的初步阶段时怎样使军队现代化的问题。

《发挥一切积极性》

    【本刊讯】日本《人民新报》二月二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题目是《发挥一切积极性,学习〈论十大关系〉》,摘要如下: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文章发表了。我一读就完全被吸引住了,不能不再反复地读。我周围的人也说要尽早一天得到这篇文章,努力学习。对于内容如此深刻的文章的思想和内容,不是可以简单地掌握的。但是,我想在这里大胆地谈谈自己读后的感想,作为今后学习的起点。
    一、我想,这篇文章的基本思想是发挥一切积极性。
    整篇文章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深刻地分析了精神和物质、认识和实践、政治和经济、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等关系,提出了解决方法。
    现在,必须特别注意的是,不从困难的定义和理论出发,而立足于中国的现实本身,从具体的事实出发,引出正确的解决方法,阐明规律。我们往往陷入这样的思考方法:原则是这样的,所以大概是这样。在这种时候,可以读这篇文章,整理自己的思想。
    二、十大关系也就是十大矛盾。因此,可以说,文章本身通过分析中国存在的矛盾,找出解决方法,已成为生动的运用辩证法的模范。
    毛泽东就两点论作了如下的论述:“一万年都有两点。将来有将来的两点,现在有现在的两点,各人有各人的两点。总之,是两点而不是一点。说只有一点,叫知其一不知其二。”
    并且,对各种关系的分析本身也用“一分为二”的两分法,明确什么是主要方面、什么是次要方面,阐明了对立面的相互依存和渗透的关系。
    我们在认识矛盾的时候,在认识主要方面或主要矛盾的时候,往往产生只看到主要方面或主要矛盾,轻视或忽视次要方面或次要矛盾的倾向。举一个例子来说,政治路线必须看成党的生命、党的工作的关键。这是主要的。或者也可以说是重点。这时,如果离开次要方面特别是离开群众斗争来抽象地论述路线问题,那么就等于否定对立物的一方,就会事实上陷入形而上学的片面性。
    三、毛泽东说:“对于犯了错误的同志,有人说要看他们改不改。我说单是看还不行,还要帮助他们改。这就是说,一要看,二要帮。”“对待犯错误的同志,究竟是采取帮助态度还是采取敌视态度,这是区别一个人是好心还是坏心的一个标准。”
    从毛泽东的上述教导来看,错误一定要批判,同时一定要帮助人家改。帮助必须是真心诚意的帮助。举例说,我们大约从两年多以前起注意到福田正义的罪行,改正了自己追随他的错误。
    最近,不断有同志注意到福田正义的罪行,果敢地造了福田的反。这种时候,我们难道可以不欢迎不帮助这些同志吗?我想,和革命不分先后一样,改正错误也没有先后之分。如果这样做,党内的团结或革命队伍的团结就会加强,就能够把犯了错误的消极性转化为积极性。我想,这从党的建设上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