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经互会打入加勒比地区》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二月三日刊登该报驻拉丁美洲记者的文章,题为《经互会打入加勒比海地区》,摘要如下:
    共产党经济集团经互会正打入加勒比海地区。
    经互会利用古巴作为跳板,不久将开始同牙买加和圭亚那举行会谈,这可能导致它们在这个组织中至少得到有限的成员资格。并且它正向其它加勒比海国家作主动表示。
    经互会的官员表示,他们正得到本半球一些国家好意的看待。
    苏联近年来在拉丁美洲展开了贸易和经济攻势,经互会的努力正顺应这个计划。
    然而,经互会同牙买加和圭亚那的关系不大可能会立即对它们的经济产生大的效果,它们的经济目前同美国和前英联邦联系在一起。
    但是可以想象,它们的经济可能会部分脱离西方,特别是鉴于从加勒比海地区发出的民族主义调子越来越响。同经互会建立联系可使牙买加总理曼利和圭亚那总理伯纳姆在努力克服他们的国家面临的经济问题时,具有另外的选择。经互会在加勒比海地区的努力使得卡特政府对拉丁美洲的态度变得复杂了,并且引起了国务院的某些关注。
    古巴在经互会的努力中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中间人。古巴仅在五年前加入了这个成立三十年的集团,卡斯特罗主席在为该集团进行推销方面表现出相当大的热情。他上月在哈瓦那说,“如果说经互会今天有一个讲西班牙语的成员国,不能责怪谁。”这位古巴领导人可以认为牙买加和圭亚那对经互会感兴趣在很大程度上是他的功劳。他同这两个国家已有了十年的外交和经济关系,向它们提供各种援助计划。
    在同经互会的联系方面,圭亚那走在牙买加前面。在经互会开会期间,圭亚那工业发展部长霍伊特正在古巴,他正式表示他的国家希望同经互会成员国发展双边和多边的贸易和经济关系。
    据援引他的话说,他的国家谋求同经互会建立正式联系,圭亚那同经互会的关系可能会比该集团同除古巴外的任何拉美国家的关系更为密切。但是牙买加也不落后,曼利总理上月在议会说,牙买加不久将同苏联开始贸易会谈。在哈瓦那会议后,经互会的两个官员计划在二月初访问牙买加首都金斯敦,预料再从那里前往圭亚那首都乔治敦。

福田在众院谈缔结日中和平条约的问题

    【本刊讯】东京消息:日本首相福田二月七日在众院预算委员会答复了日本自民党议员金子一平、社会党议员小林进等人就福田内阁的经济和外交政策等问题提出的质询。下面是二月八日日本《每日新闻》报道的关于日中关系的部分,全文如下:
    金子:首相在谈及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问题时说:“作为日本来说,如果对方在和平宪法的范围内,予以理解的话就将缔约。而不拘泥于把霸权条款写进前言,还是写进正文的问题。”可以这样理解吗?
    首相:可以这样理解。
    金子:希望能够慎重而大胆地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
    首相:明白了。
    小林:不能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唯一问题是,日中联合声明第七条,即反对霸权主义问题,也就是在要不要把联合声明的词句原封不动地写进条约里这一点上。我认为宫泽四原则也是不妥当的。
    首相:我认为,日中关系正在顺利地发展着。其发展轨道就是日中联合声明,希望诚实地遵守它,使日中关系发展下去。必须早日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小林说,要把联合声明的词句原封不动地写进条约中去。可是,要变成条约,就必须斟酌条文的措词,有必要进行恰如其分的处理。宫泽四原则既不是原则,也不是条件,仅是当时的宫泽外相自己发表的感想,我们的立场是不受其约束。希望通过外交途径早日缔约。
    小林:我于一月访问了中国。中国方面在谈到宫泽四原则问题时说:“中国并不把它当作问题。日本方面说中国方面没有就这一问题做出回答,而正在进行敷衍。宫泽外相前年在纽约向乔冠华外长提出四项原则时,中国当场就拒绝了。因此不再做回答是理所当然的。”中国方面还说:“勿宁说,等待回答的倒是中国。把球扔回去的是日本。”我认为中国方面的说法是正确的,我不能不做出这样的解释。在宫泽四项原则中如果说有值得考虑的余地的话,那就是在“日中两国任何一方都不应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谋求霸权,也反对其他任何国家谋求这种霸权的努力”的这一条款中,有可能把日中双方反对第三国的霸权行为解释成为联合行动,解释成为军事条约。首相在三日的众议院全体会议上说:“如果能够就日本的和平宪法,得到理解的话……”如果仅仅是表示反对第三国霸权的意思而不包括行动的话,那不就不成为任何障碍了吗?中国方面也认为“只表示反对谋求霸权的国家的意思就够了”。中国对它将意味着联合行动、军事条约这一点也是付之一笑。
    首相:听了小林先生的发言,就好象听了中国方面的发言似的。我认为,现阶段谈论诸如谈判处于何种阶段、球是在日方还是在中方等问题,是愚蠢的。中国也建立了新体制,根据新的立场可以进行谈判。我说三道四,就会成为谈判达成协议的障碍。我对中国采取坚定的姿态。这就是说,日中关系正在顺利地发展,要继续履行联合声明。当前的条约问题,我希望以两国都满意的形式早日缔结。

路透社评加勒比海地区国家同经互会的关系

    【路透社布里奇敦一月三十一日电】圭亚那和牙买加决定争取同社会主义国家经济集团经互会建立联系,从而使古巴在外交上获得荣誉。但是,虽然这样,加勒比海地区不会在一夜之间转为共产党的。
    无疑,在决定争取同东欧进二步密切关系的背后有一个政治动机,特别是在圭亚那,但是,压倒一切的考虑似乎更象出于经济方面。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在圭亚那和牙买加经济面临瘫痪性问题的情况下,这两国政府的意向象一个商人为其资本寻求他所能够得到的最好的利润的冷静思考。
    如这里的一位政治观察家所说:“我们有什么选择呢?如果美国和其他传统的援助来源不想帮助了,我们到哪里去寻求帮助呢?”
    这是今天加勒比海地区的一个共同的情绪,在这个地区,经济在糖价暴跌和旅游业大降的双重压力下已经崩溃。
    牙买加总理曼利和圭亚那总理伯纳姆无疑对苏联和经互会在一九七○年糖季生产近乎灾难之后给予古巴的援助留有深切的印象。
    曼利和伯纳姆现在希望知道他们是否能享受给予古巴的优惠待遇,这是合情合理的,古巴以高于世界价格的价格向苏联出售糖,并以低于世界市场的价格得到石油。
    某些观察家感到疑惑的是,圭亚那和牙买加为了获得它们要支撑它们的经济而如此迫切需要的贸易条件不得不在政治上陷到何种程度
    。

香港《大公报》报道:《台湾警察凶恶如狼》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二月七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台湾警察凶恶如狼》,摘要如下:
    蒋帮“海军陆战队司令”孔令晟调任“内政部警务署长兼台湾省警务处长”后,曾表示要“贯彻执行”清除“四害”——职业赌博、流氓、走私、贩毒。
    台湾公众说,“四害”固然是台湾社会上的问题,但台湾社会的败坏,并不只此“四害”,更令公众怵目惊心的是强暴妇女的色狼和打家劫舍的强盗,他们使居民提心吊胆,无时安宁。而官方却视若无赌,只字不提。
    有人还指出,台湾社会另一大害,是警察本身。台北某杂志曾刊登一封给孔令晟的公开信,指出“民众一谈到警察,便摇头不止”。
    一月二十九日台北《中国时报》刊载了台东县警察欺凌居民的报道。前台东县“议员”陈培昌,向“县议会”提出诉状,指责警察乱闯他的住宅,口口声声说为了“取缔赌博”,使陈宅无端端背上“赌博之家”的污名。陈培昌并为此事向“警务处”、“警政署”、“内政部”、“行政院”、“立法院”等提出严重抗议。
    台东“县议会”为此曾邀县“警局”负责人到会,但县“警局长”、“副局长”及“督察长”都没有出席,而由主任秘书、台东“分局长”及“副分局长”列席。
    县“议员”陈万居说,警方抓赌,何必出动十三人之众?即使抓通缉犯,也不必派这么许多人。而且警方抓赌又未带搜索证,大批便衣人员竟冲入民宅,直登二楼;查明没有赌博事实后,仍在户口名簿上注明“取缔赌博”字样,使陈家成为永远性的“赌博世家”。这种做法,显然“有利用职权加害于人之嫌”。
    关于所谓“取缔赌博”,其实也只是作状而已。据台湾报纸说,赌博所以长久以来无法禁绝,主要原因是由于警察包庇赌场。去年十二月间,云林县一位“议员”程某就揭露:西螺镇埔心“派出所”警员,有集体向赌场索取“红包”情事;在该“派出所”辖区内,有一“特权人士”开赌场,为了疏通管区警员,每月要送“红包”一个,由全部警员分受。但有一次,因为有两个警员应得的“红包”被人吞没,这两名警员于是演出了一幕“抓赌”的场面,赌场老板大为光火,要求“派出所”退回所收“红包”,否则就将以往收取“红包”的内情全盘托出。这一事情闹开后。“派出所”所长把吞吃“红包”的警员骂了一顿,并使两名警员仍得“红包”,才算了结。
    台湾警方包庇赌博的事,难以尽录。去年底,台南市发生一宗连环凶杀案,也是与赌博有关,但报案后,警方不到现场处理,也不作笔录备案。原来赌徒因被赌场逼债,愤而杀了赌场保镖。过了几天,调解人也被斩了几刀,“派出所”主管陈某怕此案闹大,置之不理,原因是他与这家赌场有密切关系。这家赌场向赌徒索债的方法之一,就是由警官陈某出面施压力的。
    去年八月二十九日被捕的黑社会名人咖蚋庆(原名杨庆顺),自一九六九年至去年四月,长时期以来,公然在台北双园区开设赌场,聚赌抽头。但七年来,警方尽量避免干扰他,而他也丝毫没有躲避警方之意图。到去年四月,他宣布收山。在结束赌场四个月后,警方才拘捕他。在他开赌场的七年期间不抓他,到结束赌场后才抓。这就不仅说明警方与赌场有关,甚至这个赌徒还有更硬的后台。
    蒋家小朝廷的警察作恶多端,到处伸手要钱。嘉义县警员雷震,因密医黄水桐把病人汤祖清医死了,雷震出言恐吓黄水桐,如被送到“地检处”,将被判刑四年,如要免刑,五万元可以了事。经过讨价还价,以三万元成交。
    蒋帮警察像这样的事例太多了,所以台湾公众往往称蒋帮小朝廷为“警察国家”,民怨民愤的程度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