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泰国外交部长乌巴蒂访问马来西亚

    【法新社槟城二月三日电】泰国外交部长乌巴蒂博士今天在这里说,马来西亚和泰国之间新的边界协定是为了确保共同的边界的安全。
    据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报道,他在机场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新的协定和现在的协定不会有很大差异,只不过是予以修订,使之“符合新的时代”。
    他还说,“签定新协定的主要构想是确保我们两国的边界一带的安全。”
    乌巴蒂博士是应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里陶丁的邀请前来作三天访问,他率领二十四人的代表团到达这里。
    预料乌巴蒂和里陶丁除了讨论在边界一带采取联合军事行动问题和其他双边问题外,将草签新的边界协定。
    乌巴蒂说,泰马部队目前在泰国南部的沙道县的联合军事行动是令人满意的。
    泰国代表团在吉隆坡访问两天后,将在周末访问新加坡。
    【本刊讯】泰国《曼谷邮报》一月二十九日报道:
    泰国和缅甸一致同意建立一个联合工作组,这个工作组将制订计划解决两国共同边界上的贩毒问题和其它还没有解决的问题。
    成立一个官员级的联合工作组的协议是在泰国外长乌巴蒂进行三天非正式访问期间达成的,乌巴蒂与他的代表团已于昨天回国。
    乌巴蒂说,工作组将订出措施来解决武器和商品走私以及贩毒问题——所有这些问题是共同边界上长期存在的问题。
    讨论的主要问题还有在伐木、捕鱼和矿业方面进行经济和商务合作的问题。就这些问题达成任何协议都会有效地消除走私。
    乌巴蒂说,工作组所取得的进展将导致两国高级官员进一步举行会谈。
    缅甸外长和国防部长都接受了访问泰国的邀请,但日期还有待商定。尽管没有讨论共产党叛乱问题,但双方谈到了要在边界两边采取的安全措施。
    据差玛南(代表团的一个成员)说,预料泰缅边界联合委员会将在近期内恢复。
    差玛南还说,奈温对泰国显示出了友好态度,下令再释放一批被俘的泰国渔民二十二人。缅甸早先曾释放了七十二名渔民。

合众国际社自新德里报道说:拉姆退党使英·甘地陷入严重政治危机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二月三日电】农业部长拉姆辞去政府职务并且退出国大党,使英·甘地总理陷入了她一生中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印度政治观察家们说,这件事成为甘地夫人担任国家领导人的十一年当中她遇到的最严重的危机。
    甘地夫人轻易地克服了一九六九年党内发生的分裂,因为向她挑战的人都名誉扫地了。高等法院一九七五年六月十二日的裁决说明她在选举中有不法行为一事也曾威胁到她的领导地位,但是她通过实行全国紧急状态度过了那个难关。
    然而,最近的危机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发难的人们原来都是她的亲密的助手和忠实的支持者,他们在党的基层组织里有相当多的追随者。
    正当执政党的中层领导人和一般成员中有明显可见的不满情绪的时候,这次分裂发生了。
    据仍然支持甘地夫人的一位国大党高级领导人说,拉姆和支持他的人造反,是“对加强桑贾伊(甘地夫人的三十岁的儿子)的地位的做法造反”。
    他说,拉姆的挑战,将鼓励其他害怕同甘地夫人决裂或公开反对她的人。
    【路透社新德里二月三日电】印度国大党昨天晚上对自从一九七五年宣布紧急状态以来党内出现的第一次大叛变作出了强烈的反应,显然是希望避免进一步损害它在选举中的地位。
    国大党的愤怒主要是针对拉姆的。他是这个执政党的一个元老,从在全国的影响和得到的支持来说,也许仅次于总理一人。
    他的退党大概会严重减少国大党在人口稠密的北部几个邦能得到的票数。那里是拉姆的根据地。现在新德里开会决定国大党候选人的十三个邦的首席部长谴责拉姆的退党是“背叛行为”。
    人民党的领袖梅达说,选举时全国将发生大分裂。

《前泰国铁碗人物又成了一股力量》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一月十六日以《前泰国铁腕人物又成了一股力量》为题自曼谷报道:
    经过三年政治流亡后于一周前回来的前军界铁腕人物巴博·乍鲁沙天元帅说,他是“一个老人了”,希望在家乡安静地度过晚年。
    但是这位六十五岁前独裁者一月八日从台湾回来后的行动以及人们对他表示的敬意,已不容怀疑他在动乱的泰国政治生活中又一次成了一股力量。
    泰国和外国的观察家已经称巴博是“泰国最有势力的人”。预料他对十月六日夺了权的军人支持的政府将发挥强大的影响,为他的东山再起扫清道路。
    军方指定的总理他宁·盖威钦由于其清教徒式的主张一直在得罪随心所欲的高级军官。政界有些观察家预料,他宁在几个月之后将被撤换。这些观察家中有些人认为,陆军将优先选择巴博取代他宁,但是还有些人认为巴博将在幕后操纵。
    说明巴博又有了权势的另一迹象是国王于一月十二日接见了他。记者问巴博谈了什么,他回答说,“国王问我日子过得怎样,他告诉我泰国过去三年试验民主政府的情况,告诉我局势是多么混乱。”
    他又说,这次接见是“根据共同的要求”安排的。
    他说,他赞成美军撤走。美军已于去年七月全部撤走。
    然而,他又说,“我不赞成美国撤回军事援助。这对我们是不利的。”
    泰国自从现政府夺取权力以后就重新表示效忠于美国,并停止了文官政府为同越南、柬埔寨和老挝改进关系所作的努力。
    有好几位高级军官指责越南和老挝支援泰国的叛乱活动。记者请巴博谈谈泰国同印度丈那邻国的关系,他回答说,“非常危危险。所有这些邻国都变了。我们必须非常谨慎。这是危险的。”

美泰在暹逻湾举行海军联合演习

    【美联社曼谷二月一日电】美国大使馆发言人今天说,美泰海军预定二月四日开始在遏逻湾举行联合演习,主要是反潜作战演习。
    预料这次演习大约进行五天。去年的演习引起了越南官方宣传机器的强烈抗议,说这次演习标志着美国继续对东南亚进行军事干涉。
    这位大使馆发言人说,过去的演习证明是“对双方都有好处”。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一月二十四日以《电报表明美泰关系行将改善》为题报道:
    泄露出来的一些外交电报表明,美国几乎马上就能同泰国的军人政府建立比它同前一届文官政府更好的关系。
    美国驻泰国大使查尔斯·怀特豪斯在军人去年十月六日接管政权以后一个月之内发回的一封电报中汇报了他同乌巴蒂的谈话内容。
    在这次谈话中,这位泰国官员断定:“美国同泰国之间实际上不存在什么问题。”
    大使馆关于这次谈话的总结说,这一席话的含意是,两国之间一切悬而未决的问题“已随着前政府消逝了”。
    怀特豪斯大使在向华盛顿汇报去年十月十四日同他纳外交顾问和乌巴蒂外长谈话情况的电报中说,他纳认为,泰国永远对付不了已经在战争中锻炼得很坚强的越南军队的直接进攻。

路透社介绍“金三角”泰国一侧情况

    金三角延伸到缅甸和老挝,它为世界上大多数吸毒者提供海洛因、吗啡和鸦片
    【路透社泰国北部昌建村一月二十四日电】(记者:格兰维尔·瓦茨)这个苗族山区部落村子除了一些衣衫褴褛的小孩和几个抽鸦片的老太婆之外,可以说看不到什么人。
    男人和年轻妇女都到村外的罂粟地里收割鸦片去了。
    这个村位于所谓金三角的泰国部分。金三角延伸到缅甸和老挝,它为世界上大多数吸毒者提供海洛因、吗啡和鸦片。
    这些村民在烈日下努力工作,辛劳地榨取罂粟白汁,这些罂粟白汁将运去西方城市提炼成海洛因。
    在泰国北部这些森林密布的宁静山丘里所生产的鸦片,每公斤可卖三千铢(合一百五十美元)。
    十公斤鸦片可以制成一公斤海洛因。
    在纽约市街上,一公斤稀释的海洛因可卖二十五万美万。
    这些种鸦片的山里人看来对于他们生产的东西经过漫长的过程制成海洛因后到底值多少钱是不知道的。
    他们只知道靠种植罂粟谋生,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由于他们的罂粟作物而引起的痛苦和罪恶
    。
    苗族人和其他部族人抽大烟和吞吃鸦片已成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对别人没有抽大烟吞鸦片的习惯感到吃惊。全心全意禁毒的人员承认,他们很难迁怒于那些一百年来一直把种鸦片和抽鸦片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苗人和其他山里人。
    这些人员说,金三角真正的坏人是那些经纪人和拥有私人军队的大买主。当后者的鸦片车队从缅甸的掸邦往南开往泰国时,这些军队就加以保护。
    目前通过这个地区时的保护金是每公斤生鸦片缴纳大约二百铢(合十美元)。
    把参与鸦片买卖的军阀和军队仔细分分类,就象战场上的军队部署表一样。
    首先,有两支由原来的国民党军队残部组成的军队。这些国民党军队残部是在共产党接管中国后逃到缅甸的。
    第三支中国非正规军的领导人是一位将军。他的指挥部就设在缅甸境内,但是他经常住在泰国北部一个府的首府清迈的宅邸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毒品管制署清迈分署主任就住在同一条街,相距只有几码。
    另一支国民党军队,由另一名将军指挥。
    鸦片车队主要由国民党军队保护,他们配备有先进武器。
    他们不得不经过掸邦各种叛乱分子组织控制的地区。它们利用鸦片赚的钱购买武器同奈温的仰光政府作战。
    这些军队对路经它们的地区的每公斤鸦片都是要收费的。
    他们自己也种植鸦片用来购买武器和补给品。
    国民党负责把鸦片商队护送到泰国边界,在那里,一部分鸦片膏在四周有卫兵守卫的原始的提炼厂里提炼成吗啡和海洛因。
    把鸦片提炼成吗啡和海洛因的那些药剂师几乎都是华人,其中有些是在香港受训的。